首先他自然是先詢問寽,雖然寽只是一道虛影不是本體,可先前既然能阻止兩獸,顯然這道虛影應該是可以戰鬥的。

「可以,但是要快」

聽到他這麼說,幻雨也點了點頭,他自然也差不多猜到了寽想表達的意思。

隨後他便將目光再次投向了光頭,如果說只是為了藥草的話,有寽出手自然已經差不多能夠有很大的把握,可要是想屠掉這隻玄龜,那麼自然是還有些不夠的,特別是龍傲現在還有傷在身。

更何況就算是龍傲沒有受傷,恐怕僅靠他們也很難辦到,所以光頭的決定至關重要。

這一次光頭並沒有開口,而是沉默了下來。

見到他這般,幻雨也有些為難,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先前看他和龍傲化作本體戰鬥的樣子,就好像是兩獸之間有著什麼巨大的仇恨一般,可當他詢問龍傲的時候,龍傲卻很是疑惑。

按他的話說,他除了腦中自己冒出了光頭本體的名字之外,對其他的完全沒有什麼印象。

得到這樣的結果,幻雨也很是疑惑,難道說他們曾經是天敵亦或者是其他的什麼,總之幻雨也很難確定。

場面就這樣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良久之後,還是龍傲率先打破了僵局。

他先是看了看寽,隨後才將目光轉向了光頭,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和荒族到底有什麼仇恨」

聽到龍傲的話,光頭瞬間抬起頭看向了龍傲,可當看見龍傲一臉疑惑的時候,他一時也有些詫異的回到。

「你,難道不知道」

這個問題,龍傲自然是搖了搖了頭,他要是知道,哪裡還會發問。

龍傲這樣的表現自然也引起了寽的注意,所以他一閃身來到龍傲的面前,然後閃電般的朝著龍傲的額頭伸出了一根手指。

眼見此幕,幻雨出於相信,並未有所動作,光頭的目光也緊緊盯了過來。

半晌后,寽緩緩收回了手指,而龍傲則雙眼一閉,然後便昏迷了過去。

幻雨見狀連忙一把將龍傲接住查探起來,發現他只是暫時昏迷,幻雨也鬆了一口氣。

還不待他詢問,寽便緩緩開口道。

「他的腦中有一片混沌,也就是說他的記憶尚有一部分缺失」

這個答案,不僅是光頭,連幻雨也有些震驚,連忙就準備開口詢問。

可寽彷彿知道他要說什麼,又再次開口道。

「現在我這具虛影還幫不了他」

說完之後,他便將目光轉向了關頭。

光頭見狀,面色一陣變幻后,朝著幻雨點了點頭。

得到他的回復,幻雨也目露感激。

有了決定之後,接下來,龍傲和光頭便進入了療傷的階段。

由於兩獸大多都是本體的外傷,所以恢復起來也很快,再加上有幻雨從旁協助,這個時間便被大大的縮短。

然而這期間,幻雨也實在是忍不住好奇,便向寽詢問了光頭和荒族的淵源。

最後得到的結果自然是相當震驚。

根據寽所說,龍傲所在的荒族乃是妖界的皇族,也就相當於統治者這般。

至於光頭所屬的族群,曾經是荒族的附屬族群,也就是相當於下屬的意思。

不過後來由於光頭的族群日益壯大,其中出現了一部分反叛者,向荒族發動了戰爭,也就是想要篡位那般的意思。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荒族獲勝,然後荒族便將光頭一族的叛逆盡數誅滅,而至於其他的則盡數流放。

聽完這些,幻雨也終於明白了光頭為何執意要和龍傲決出生死,恐怕光頭曾經所在的一方,應該是並未反叛的一方,最後的結果卻是一樣受到了荒族的懲罰。

這其中到底誰是誰非,幻雨也難以定論,而且龍傲雖然是荒族的王子,可或許那個時候的他應該還並沒參與這些事情才是。

總之這些事情,只能由龍傲恢復全部記憶后,他們在自行解決,幻雨可是完全插不上手,畢竟嚴格說起來,這算是別人的家事。 三日之後,龍傲便和光頭盡數恢復了傷勢,於是制定了一番計劃之後,光頭便帶領著幻雨龍傲和寽前往那隻玄龜的領地。

令幻雨沒想到的是,入口居然是大殿下方。

而幻雨也終於知道了那些妙齡女子的去處,他一時間也是有些憤怒,更加堅定了想要屠掉這隻玄龜的念頭。

光頭既然已經答應了幫助幻雨,自然也就沒有在打算隱瞞。

事實上當初他是在流放的途中,被他的家人暗中送入了人界,而他出現的地方便是大海之中。

原本一切看起來都很好,但是沒過多久,他無意間侵入到了玄龜的領地,雙方自然是一場大戰。

然而那個時候的光頭還沒有達到現在的實力,於是自然不可能是那隻玄龜的對手。

那隻玄龜打敗他之後也並沒殺他,而是將他收為了自己的屬下,並且命令他來到了這座島上。

之後的事情,也就簡單明了了。

光頭來到島上之後建立了鬼殿,從而幫玄龜搜集妙齡少女。

至於那隻玄龜要這些妙齡少女做什麼,光頭也不知道,因為玄龜並不能化作人形,也就是說..咳咳..

總之這些少女送去之後,自然是再也沒有出現過,無論那隻玄龜有什麼打算,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少女的結果已經不言而喻。

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幻雨和龍傲自然是有些氣憤,但是他們也不好責怪光頭什麼,畢竟他也是逼不得已。

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能活著誰想死。

至於寽,倒是沒有什麼表示,對他來說,這些或許都不值得掛在心上吧。

幾人就這樣從大殿下方的入口快速朝著深海疾馳而去,整整過去了差不多七日左右,終於快要接近玄龜的領地。

能在大海下修建這麼長的一條通道,幻雨還是相當的震驚。

根據光頭所說,那隻玄龜平常都是深海中棲息,至於這條通道只不過是為了運送那些少女才修建而出。

關於這個,幻雨自然也能理解,畢竟那些普通人想要活著抵達深海,自然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就算是以幻雨現在的修為,想要從海面進入深海,也完全不可能辦到,就光是深海里的水壓,都可以輕鬆將他碾成粉末。

再次過了兩日之後,他們也終於踏入了玄龜的領地內。

然而也就在他們踏入的瞬間,深海處趴著的一隻巨大的烏龜緩緩睜開了雙眼,目光中露出了些許疑惑,它自然是已經感應到了來人。

就當它正準備向光頭髮出訊息詢問的時候,一道有些虛幻的修長身影出現在了它的面前,這讓它雙目一凝,緩緩張開巨嘴發出了低沉的聲音。

「你是誰」

這道身影自然便是寽。

幻雨的計劃便是讓寽先來拖住這隻玄龜,他們好先將藥草採到手,接下來在合力將此龜誅滅。

聽到玄龜的話,寽並沒有回答,而是身形一陣閃爍之後,化作了一條約莫百丈左右的黑色巨龍,隨即直接朝著玄龜發出了一聲咆哮。

這道咆哮一出,玄龜的眼中也慢慢升起了怒火。

寽的修為自然是比它高的,這一點它已經有所感應,但是如今在它面前的不過是一道虛影,這樣的挑釁它自然無法置之不理。

玄龜先是同樣咆哮了一聲之後,一絲無形的漣漪也悄悄從它的身上散出。

然後它便直接朝著黑色巨龍沖了過去,它要將這道敢於挑釁它的虛影徹底碾碎。

看到玄龜衝來,寽雖然只是一道虛影,但也毫不示弱的同樣沖了上去。

一時間,原本平靜的深海中,兩隻巨獸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至於大海的上方,原本平靜的海面也在此時掀起了滔天巨浪。

兩獸這般大的動靜,幻雨那邊自然也感覺到了。

「這邊…」

光頭見狀,連忙帶著幻雨朝著一個方向而去,此時正是取藥草的最佳時機。

然而就在他們剛往前不久,幾隻幻獸便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由於幻雨並不了解海幻獸,所以這隻幻獸的名字他也不是很清楚,總之就是一些蝦蟹之類的樣貌,不過這幾隻幻獸身上散發的氣息可絕對不弱,基本上都在五到六級的層次。

看到這些幻獸出現,光頭便快速對著幻雨交代了幾句,然後便迎了上去。

幻雨見狀也知道時不我待,連忙帶著龍傲朝著另一個方向疾馳而走。

不過顯然他們還是把一切想得過於簡單,一路上不斷有幻獸湧出,阻擋他們前進的道路。

雖然大多都是四到五級左右,可奈何數量眾多,幻雨和龍傲也早已渾身浴血。

並且此時幻雨已經只有獨自一人在前進,至於龍傲則也留下來拖住了敵人的腳步。

好在是一路血戰之後,幻雨終於快要到達自己的目的地。

就在前方不遠處的地方,五顏六色的光芒印入眼帘,幻雨連忙在這些光芒尋找起藍瑚藤的蹤影。

隨著他的眼神一處處掃過,突然,一抹耀眼的藍色吸引了他的目光。

那是一條有點類似珊瑚又有點類似海草的藤條,正靜靜爬在一塊石頭上。

看到此物,幻雨也是面露喜色,立馬就準備飛身往前。

可就在他剛準備往前的時候,一條藍色的尾巴便直直朝著他抽了過來,迫使他不得不連忙閃身後退。

待得他穩住身形,才發現藍瑚藤的前方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人形的幻獸。

「海龍女」

幻雨面色有些陰沉的說出了此獸的名字。

沒錯,此獸的名字叫做海龍女,這也是幻雨唯一認識的海幻獸,此獸的上半身乃是人形,幾乎與人類無異,並且還是女性,下半身卻是一條長長的尾巴。

這種幻獸也是唯一一種,從出生開始就是這般半人形模樣的幻獸。

看著眼前的攔路虎,幻雨也是大感頭疼。

他怎麼也沒想到最後居然還有這樣一隻幻獸存在,而且這隻海龍女身上散發的氣息,明顯已經達到了六級的層次,也就是說,這是一名幻尊。

如今幻雨可只是孤身一人,如果手段盡出,他自然也可以勉強將此獸斬殺,不過那樣他自己勢必會重傷,這對後面的計劃無疑會有一些影響。

然而還不待他想到辦法,前方的海龍女卻率先開口了。

「沒想到,居然是一名人類,樣子還這般俊俏」

說完,她還伸出長長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看著幻雨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熾熱。

看到此獸這樣的眼神,幻雨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狠狠了咽了一口唾沫。 幻雨此時簡直是暴汗淋漓,幾乎都有點不敢目視前方,實在是那隻幻獸的目光有些太那啥了。

自己該不會是剛好碰到了這隻幻獸的發情期吧,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再次渾身一抖,連忙使勁甩了甩頭,把這個想法祛除掉。

至於不遠處的海龍女,等了半晌也沒見幻雨有所動作,她先是轉身看了一眼藍瑚藤,然後轉過身看著幻雨繼續說道。

「人類,你想要這個東西么」

幻雨聞言自然沒有猶豫的點了點頭。

看到他這般,海龍女的臉上露出了輕笑,讓幻雨還不驚呆了呆。

雖然它是一隻幻獸,不過除去下半身的尾巴之外,不得不說,它的容貌倒也算得上精緻。

再加上它的雙鬢還生有一些淡藍色的鱗片,不但沒有顯得很突兀,反而有一種極為和諧的美感。

「那要怎麼辦呢,人家可是奉命在此鎮守」

就在幻雨還有些發獃之際,海龍女繼續開口了,並且還稍稍面露的難色的扭了扭尾巴。

這一幕,讓幻雨連忙回過神來,差點就要伸手抽自己一個嘴巴子。

眼前這個可不是什麼美人,乃是一隻幻獸,再說那下身的尾巴…嗯,總之還是趕緊想辦法把藥草拿到手才是正道。

想到這裡,他握了握手中的兵器緩緩開口道。

「那麼便只能得罪了」

看到幻雨做出這般表態,海龍女面色露出一陣惋惜,然後緊接著說道。

「看來這就是人類所謂的圖窮匕見吧,還真是無趣」

沒有在管它說什麼,幻雨已經當先發起了攻擊,只不過在半路的時候,他的心裡還是忍不住啡腹了一句,你丫知道啥叫圖窮匕見嗎就在那裡胡說八道。

沒有任何花哨的動作,幻雨的劍便直直斬向了海龍女的脖頸。

面對著幻雨的攻擊,海龍女面露不屑,以幻雨的修為想要這麼簡單的傷到她自然是不可能的。

只見她不閃不避,只是輕輕抬起一隻手,然後在幻雨的劍到來的瞬間,對著劍尖屈指一彈。

女人,我只疼你! 幻雨頓時面色一變,因為他感覺到一股大力彷彿正從劍尖傳來,害得他差點將手中的劍給丟了出去。

覺察到這一幕,他頓時面色一狠,握劍的手猛得爆出一股幻力,終於將這股襲來的力量抵擋了下來,而他的身形也趁勢倒飛了回去。

「放棄吧,乖乖束手就擒,說不定我還能好好疼你」

海龍女隨手擊退幻雨之後,面帶譏笑的再次開口道。

幻雨穩定身形之後,並沒有接過這句話,而是陷入了短暫的思索。

眼下的情況,如果硬拼自然很不明智,可就在這時。

他的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浮現出了先前海龍女所說的一句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