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根據數據分析,實驗體多項生命體征都已經超過了健康成年人的平均水平,但是他們的生命體征數據已經停止上升了。」

北斗說完之後,立刻將三個實驗體的生命體征數據記錄顯示了出來。

張偉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從昨天晚上開始,實驗體的生命體征數據就開始越來越穩定,然後停止上升,這說明實驗體已經全面強化完畢。

「北斗,調出監控畫面。」

張偉吩咐道。

北斗立刻將三個實驗體的監控畫面調了出來。

從監控畫面可以看出,這三個實驗體依然老老實實的呆在房間內,做著各自的事情。

賈浩正在玩手機,李力涵正在上網,許歡正在做健身。

「聯繫他們,讓他們說一下~身體的變化。」

張偉又吩咐道。他製作的金屬手環只能監測部分身體數據,並不能完全反映出實驗體的身體變化,因此,他需要從實驗體口中得到更全面的信息。

「好的,先生。」

北斗立刻撥通了賈浩的電話。

賈浩這幾天過得挺開心的,在注射了那支深藍色試劑之後,他不但沒有一命嗚呼,反而得到了莫大的好處。從那天晚上開始,他就再也沒感受到癌症帶來的劇烈疼痛了,而且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每時每刻都在變強。他懷疑自己的癌症已經痊癒了,要不是那個神秘女人要求他一直呆在電腦攝像頭的監控範圍內,他早就跑去醫院檢查了。

「叮鈴鈴!」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賈浩隨手接通了電話,然後就聽到了那個讓他記憶深刻的女人聲音,「賈浩,從注射試劑開始到現在,你感覺你的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

對於這個女人,賈浩既感激又畏懼,因此,他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了對方的問題,「在注射試劑后沒多久,我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微微發熱,而且有一股強烈的飢餓感,我吃了平時六倍的飯量才勉強吃飽。幾個小時后,讓我難受了很久的癌痛也消失了,我懷疑我的癌症已經被治癒了。

然後,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直在變強,尤其是五官的感覺能力和身體的力量。我是近視眼,要戴眼鏡才能看清電腦屏幕上的字,但是在注射試劑一天之後,我的眼睛看東西就變得特別清楚,不僅不用戴眼鏡,而且能夠看清楚對面樓里的電視機上的字幕。我感覺我的眼睛現在已經變得和望遠鏡一樣強大了。

另外,嗅覺能力、聽覺能力也都得到了大幅提升。不過,這不完全是一件好事。我現在能夠清晰的聽見樓下男女做那事時的喘息聲,能夠聞到以前根本聞不到的臭味,我感覺自己房間里的味道就跟廁所一樣難聞,這給我的生活帶來不小的困擾。

總的來說,你給我的試劑還是很厲害的,尤其是對像我一樣的癌症患者來說,絕對是救命葯。我能問一下你準備什麼時候將這種葯推向市場嗎?」

張偉看到賈浩說話時那興高采烈的樣子,心中也是挺高興,畢竟自己讓一個年輕的生命重新煥發了生機。

接下來,北斗又詢問了李力涵,這是一個徹徹底底的遊戲迷,在查出癌症之後,依然每天沉浸在遊戲中,是真的用生命在玩遊戲。

李力涵顯得有些興奮,「我感覺我的癌症已經好了,而且我的手速和反應能力都比以前強了很多,我以前只能在LOL打白銀分段,現在已經打上王者了,我感覺自己完全可以去打職業賽了……」

對於李力涵,張偉表示無力吐槽。

接下來是許歡,曾經是搏擊教練,因為擁有一幅完美的身材,受到了很多女人的青睞,私生活混亂,無意中染上了艾滋,然後身體漸漸虛弱。

許歡說道,「我感覺我的病已經好了,身體也異常強大,在力量上應該不弱於巔峰時期的泰森,速度和反應能力也遠超普通人。我仔細計算過,我現在的心跳每分鐘378次,呼吸一次為12秒,而正常人的心跳應該是每分鐘60~100次,呼吸一次是4秒左右。這說明我的身體狀態很不正常,然而我卻沒有任何不適感,甚至還感覺精力異常充沛,這種情況很古怪。

據我猜測,你給我的試劑應該是漫威電影中美國隊長使用的的超級血清之類的東西,強化了我的身體,讓心臟的跳動加快。心臟是人體的血泵,心臟跳動得越快越強勁,人體的血液循環系統流動也會更快。血液流動得快,人體的新陳代謝也會相應的加速,就能給身體提供更多的能量,同時,身體需要的氧氣也就更多,所以我的呼吸也開始變得悠長。

這位女士,我是否猜對了?」 「面子?」

相府庶女:王妃不好惹 林天佑眼睛斜著瞥過去,「你還沒有那個資格跟本少談面子。

不過,本少初來乍到,不想多做殺戮,只要你廢了你兒子的魂脈就可以離開了。」

此言一出,聚雨酒樓老闆臉色一變,死死盯著林天佑。

他都已經表現的如此的低聲下氣,這個龍皇鬼帝還是不肯放過他的兒子。

他就這麼一根獨苗,如果兩百年之後,他的魂力仍然不能突破到兩千萬,那他的壽命會便會走到盡頭。

所以,兒子對他還是相當的重要。

「龍皇少爺,您就給我個面子不行嗎?

我兒子又不是故意招惹您的。

如果早知道您是龍皇的話,他連拍馬屁都來不及呢!」

聚雨酒樓老闆強裝笑容,姿態再度放低。

這是他最後的底線,如果林天佑一再為難,他不介意跟林天佑來個魚死網破。

「既然你不肯廢他魂脈,那今天過後,聚雨城將再無聚雨酒樓,所有跟聚雨酒樓有關的人,都會消失在這個洪荒邊境!」

林天佑再度閉上了眸子,機會只有一次,對方不把握好,那就不能怪他了。

「喂,我勸你還是聽我主人的話吧,想想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真的不肯廢了你兒子,那你全家都要跟著倒霉哦!」

天蠶針靈的聲音很清脆,就像百靈鳥在唱歌一般。

但這樣的聲音,落在了聚雨酒樓老闆的耳朵里,卻如同匕首一般,刺的他全身難受。

天蠶針靈的話成功的提醒了聚雨酒樓老闆,昨天的一幕,確實是他平生僅見。

他不敢再重蹈覆轍,將雙目移到了還躺在地上的兒子身上。

這個兒子如果魂脈毀掉,那在洪荒這樣的危險之地根本活不下去。

就算有他保護也沒有用。

「算了,用一個兒子的前途換家族的長久,這並不虧!」

嘆了口氣,他緩緩抬起一隻腳。

成文伯不明白父親是什麼意思,難道自己的父親真的要廢掉自己?

正想開口尋問。

就見聚雨酒樓老闆那隻抬起的腳驟然踏在了成文伯的胸口,宛如一塊洪荒巨石落下。

砰!!

「啊!」

巨大的壓力之下,成文伯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砰!砰!砰!

腳掌上近乎恐怖的魂力,將他神魂體內的所有魂脈,根根崩斷!

「你廢了我的魂脈?

你真的廢了我的魂脈?

爸,你瘋啦,我可是你的兒子,是你唯一的兒子,你卻把我變成了一個廢物!」

凄厲的慘嚎聲,令得人群在這一刻變得死寂。

他們難以置信的看著聚雨酒樓老闆,這可是成文伯的親爹,虎毒不死子,可他卻能如此狠心!

「唯一的兒子又怎麼樣?

不大了我跟你媽再生個出來!

你這個不成器的東西,天天給我闖禍,現在立刻給我閉嘴!」

聚雨酒樓老闆絲毫不顧兒子那無辜的目光,又是一腳之後,這才對著林天佑鞠躬:

「龍皇少爺,我已經完全按照您說的去做了,現在可以了吧?」

「滾吧!」

林天佑擺了擺手,正眼都不看他一下。

「多謝!」

聚雨酒樓老闆不敢繼續留在這裡,他拖著兒子就快速的離開了劍靈會場。

生怕晚走一秒,那個可怕的龍皇鬼帝就會改變主意。

直到人走了有一分多鐘,附近的人都還沒有這一幕當中回過神來。

他們本以為聚雨酒樓老闆會大發雷霆,甚至會把林天佑斬殺在會場之中。

但事情發生了巨大的反轉。

一向在這裡橫行霸道的聚雨酒樓老闆,竟然被一個少年嚇的把兒子都給廢掉了。

這是怎麼回事?

「喂,剛才你們聽到了沒有,成老闆喊那個少年時,稱的是龍皇!」

一個青年男子小聲對旁邊的人說道。

「嗯,聽到了,應該不是誤稱吧?」

旁邊的人群齊齊點頭。

「這小子實力到底達到什麼程度,我看不出來,但肯定比成老闆要強。

可他再強也不該自稱龍皇。

誰不知道『龍皇』二字在洪荒之地代表的是什麼?

那可是洪荒至尊的名號!」

一名中年男子語氣冰冷,顯然有些不服林天佑的『龍皇』之名。

「哼,他也就敢在洪荒邊境自稱『龍皇』了,因為洪荒深處的那些恐怖大佬,根本不屑來到這種偏僻之地。

否則,只憑那小子敢叫龍皇,就不知道要被斬殺多少次了。

洪荒至尊的名號也是他配叫的?」

人群議論紛紛,他們忌憚林天佑的強大實力。

但忌憚並不代表心服。

龍皇二字在他們心中就是洪荒之神,神的名字怎麼可以讓一個少年佔據?

可惜他們實力都不強,不敢出手教訓林天佑。

否則,就憑林天佑褻瀆龍皇二字,他們都不知道要殺林天佑多少次了。

議論的聲音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

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因為劍靈會場實在寬闊,這邊的嘈雜並未被所有人看到。

林天佑繼續懶洋洋的躺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天蠶針靈則是守在林天佑身邊,一雙眸子帶著凶光,威脅著那些想要上前跟林天佑打招呼的女子。

畢竟剛才的表現,讓林天佑太耀眼了,令得現場不少女子開始對林天佑好奇起來。

她們無比的想要認識一下這個又帥有霸氣的少年。

只是忌憚天蠶針靈,這才沒有上前。

會場門口,成家的馬車裡。

成文伯目光充滿死灰的躺在聚雨酒樓老闆身邊。

他的魂脈已經廢掉,此生無法再去修鍊魂力。

在這樣殘酷的洪荒世界,沒有魂力的他,只能任人宰割。

正如之前他父親所說,廢了一個兒子,大不了再生一個。

反正洪荒世界就是這麼殘酷。

「爸,他到底是什麼人?你寧可毀掉兒子,也不敢跟他為敵。

難道兒子的命,還不如那個小子值錢嗎?」

成文伯絕望至極,但仍然想弄清其中的原因,否則,他就算是死都不會瞑目。

「不是你的命不如他值錢。

而是他擁有滅殺我們全族的能力!

若你的魂脈不廢,家族今天就會覆滅!」

聚雨酒樓老闆輕輕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本章完) 張偉沒有讓北斗回答實驗體的問題,而是吩咐北斗,「在網上給他們一人買一套抽血工具,晚上再派無人機過去,讓他們在無人機上安裝的攝像機前,抽半管血。」

他需要對這些血液樣本進行基因檢測,查看在使用基因進化液之後,實驗體內的基因發生了哪些變化。

晚上,三架小型無人機陸續從實驗樓飛出,在兩個小時后又帶著三個實驗體的血液標本陸續返回。

張偉獲得血液標本后,立刻來到了生化實驗室,用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基因檢測儀,對血液標本進行了基因檢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