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

門被打開了。歐陽菲雲站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浩天……」歐陽菲雲看著秦浩天很是好奇的樣子。

「你還沒睡?」秦浩天看著歐陽菲雲一副躲躲閃閃的樣子,心頭暗笑。

他可以確定,剛才躲在自己門外偷聽的人應該就是歐陽菲雲了。

「還沒有……有事么?浩天?」歐陽菲雲看著秦浩天。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么?」說著,秦浩天不由分說的擠了進去。

歐陽菲雲愣了一下,不知道秦浩天要做什麼。但也不能不讓秦浩天進來不是。

「浩天,我給你倒杯水……」歐陽菲雲說著,轉身就要去給秦浩天倒水。

不過秦浩天卻伸出了手,抓住了轉身欲去的歐陽菲雲。

「啊……」

手勢不住的歐陽菲雲撞進了秦浩天的懷裡。

秦浩天摟住懷裡的佳人,但覺幽香撲鼻。讓他覺的蠢蠢欲動。

「浩天你……」歐陽菲雲感到心頭如小鹿亂撞。臉紅心跳。

她感到一隻賊手在自己的嬌軀上上下其手的。

「我要……」秦浩天看著歐陽菲雲呢喃著。

秦浩天將歐陽菲雲攔腰抱了起來,向房間內的床鋪走去。然後將歐陽菲雲慢慢的放在了床榻之上。

看著眼前嬌柔可人的佳人。秦浩天的眼睛很是溫柔。

「浩天……我怕……」歐陽菲雲前世到現在都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此時心頭自然是無比的緊張。

秦浩天微微的一笑,對著歐陽菲雲笑著說道:「不用害怕……每個女人都會經歷的……」

「嗯……」歐陽菲雲聞言,漸漸的冷靜了下來。

看著眼前的秦浩天,歐陽菲雲還是有些不知所措。女孩子的第一次都如此的忐忑。

秦浩天卻沒有考慮的太多,開始為歐陽菲雲寬衣解帶。很快,歐陽菲雲的身上已是清潔溜溜了。一具上蒼為之嘔心瀝血才創造出來的**,展現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菲雲,我好感動……我終於可以擁有你了……」秦浩天看著眼前的歐陽菲雲。

唯一法神 「嗯……」歐陽菲雲覺的自己的臉頰有些的發燒。

秦浩天開始挺槍上馬……

在得到了歐陽菲雲身上的精華以後。秦浩天施展了陰陽合和之術開始雙休,采陰補陽。

當暴風雨過後。秦浩天看著已沉沉睡去的歐陽菲雲,拂了拂他額前的劉海。然後為歐陽菲雲蓋上了身上的被子。

秦浩天盤膝坐在床上,運轉身上的玄氣,將從歐陽菲雲身上吸納而來的能量,完全的吸收。

不得不說,處子的陰氣,確實是最有裨益的。秦浩天將歐陽菲雲身上吸收的精純陰氣吸收以後,納入自己的丹田。感到一股很是充實的感覺。他覺的自己的修為達到了玄聖期一段了。雖然沒有突破。但自己剛剛突破玄聖期。在吸收了歐陽菲雲身上的玄氣以後,馬上就突破到了玄聖期一段的巔峰。這也著實是太強大了。

在從歐陽菲雲的身上嘗到了甜頭的秦浩天,開始夜夜笙歌。每天都和幾女在滾被單。只是讓秦浩天感到有些意外驚喜的歐陽菲雲似乎初嘗滋味以後,從開始的羞澀,到後來的主動。轉變的很快。每個晚上,都在藍可欣、柳清瑤幾女的支持下,和秦浩天殺的是難分難解的。當然,秦浩天得到的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在第三天後,秦浩天的修為直接從玄聖期的一段,突破到了玄聖期的二段。別看這只是小小的進步。但就是這小小的進步,其難度可以說是超越了上一層十倍有餘。

現在已是玄聖期,秦浩天對震天教和皇極宮的忌憚之心便小了許多。即使是打不過,秦浩天也可以跑,倒也不怕對方。

浩天城領主府內

「水凌,現在震天教有什麼新的動向?」秦浩天看著眼前的水凌,沉聲問。

水凌看了秦浩天一眼,正色的說道:「公子,現在震天教擴張的勢頭仍然很強……下一個目標極有可能是東華國……」

秦浩天聞言,眉頭皺了起來。東大陸和西大陸震天教可以說是齊頭並進。各大帝國雖然奮力抵抗,但胳膊擋不住大腿。震天教的勢頭太猛了。想要抵擋震天教的擴張,不容易。

「對了,公子,有一個很奇特的現象……」水凌似乎想到了什麼。

「哦……什麼?」秦浩天凝起了眉頭,看著水凌。

「公子,我發覺,震天教在每每滅掉了一個勢力后,都會洗劫對方的寶庫……」水凌對著秦浩天說。

「哦……洗劫寶庫很正常,畢竟震天教也許需要靠資源維持的……」秦浩天微微沉吟了一下。

「不對……公子,水凌以為沒有如此的簡單……」水凌正色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微微眯起了眼睛,對水凌問道:「怎麼說?」

水凌對秦浩天正色的說道:「因為天樓的情報網上顯示……震天教的人似乎在尋找幾種材料……」

「幾種材料?」秦浩天聞言,微微凝起了眼睛,點了點頭。

「有五花石……南海紫金、藍紗……」水凌對秦浩天正色的說。

「哦……這些似乎是一些煉製器械的材料……這震天教到底想做什麼?」秦浩天凝起了眉頭。

水凌沉吟了一下,對秦浩天正色的說道:「公子,震天教已然收集了有一段時間了……」

「收集一段時間,還在收集,說明需要很多……難道真的是在煉製什麼嗎?」秦浩天有些納悶。

「你讓天樓的人繼續關注……一有消息,立即報給我……」秦浩天正色的對水凌說道。

水凌看著秦浩天,正色的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公子……」

「嗯……上次交代你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秦浩天看著水凌。

「公子,我正要向你彙報,羌族找到了……」水凌對秦浩天笑著說。

「真的找到了?」秦浩天聞言,有些欣喜。

「嗯……公子……」說著,水凌便將羌族的具體地點告知了秦浩天。

秦浩天聞言,果然是大為的欣喜。自己的超級鎧甲已是被擊碎了,無法修復。好在秦浩天有足夠的蜃樓王的殼。只要找到羌族的具體地點,自己就有望修復自己的鎧甲。

雖然秦浩天現在的實力,可超級鎧甲還是能給秦浩天帶來不小的防護力。

「嗯,你去把這羌族的地圖給我畫出來……」秦浩天對水凌道。

「知道了公子……」水凌點了點頭答應了。

「現在是非常時刻,天樓也必須小心……」秦浩天對水凌交代了一下。

水凌對秦浩天淡淡的笑道:「公子,水凌已有注意了……」

秦浩天點了點頭,對著水凌笑道:「有注意就好……」

很快,水凌所作的地圖便送了上來。秦浩天看著水凌所畫的的地圖。悠然,秦浩天覺的這地形,似乎很是熟悉的樣子。仔細的看了一番,發現這和自己得到過的一副天魔琴的藏寶圖有些相似。只是那時在得到這藏寶圖的時候,自己因為沒有將這藏寶圖研究透徹,所以這件事情就耽擱了下來。卻不想,現在發現這羌族的所在,和這藏寶圖的所在竟然有些吻合。秦浩天眯起了眼睛,暗道:很好,挺不錯的,這樣自己倒是省卻了麻煩。

看著天樓送來的名冊。秦浩天暗自的忖道:如果震天教下一個對手就是東華國的話,那蒼龍學院首當其衝。蒼龍學院作為自己的第二故鄉,自己是不是應該回去幫幫手?不過現在自己還是將這鎧甲的事情搞定。

羌族在西秦國邊界。秦浩天坐在小龍,花了七天的時間,總算是到了。現在小龍的實力在激活了血脈后,實力比起以前,提升了一大截。速度也是提高了不少。

羌族在千年前和各大帝國起過一次大衝突。雖然羌族的實力不弱,但在和各大帝國衝突中,卻沒有佔得什麼便宜。最後在退出平原時,慘遭各大帝國的圍剿。雖然最後突圍而出,卻是損失慘重,幾被滅族。所以,羌族對於各大帝國的人,還是有很深的仇恨。

按照地圖上的標記,秦浩天慢慢的接近了羌族所在的地區。

悠然,幾個身披獸皮的青年神色很是慌張的從遠處跑來。身後跟著一堆的老弱婦孺。

這些人都是一些普通人。

秦浩天攔下了一個青年,對他問道:「怎麼回事?」

那青年看了秦浩天一眼道:「你別過去了,那裡有怪獸肆虐……」

「怪獸肆孽?這裡是羌族的村落嗎?」秦浩天對著那青年問。

「這裡正是羌族?你有事嗎?」那青年有些警惕的看著秦浩天。

「是羌族正好……」說著,秦浩天不再理會那青年,展開身法,向羌族所在的村落飛掠而去。 「歐陽公子,你……你這馬車到底是從哪裡弄來的?」許久許久才從震憾中回過神來的莫閑才心懷忐忑的問道。

藍羽王也是一臉的期待之色,這個問題他早就想問了,但又怕涉及到一些隱秘惹歐陽公子不高興,所以儘管他心中好奇得要死,卻一直沒有問過這個問題。

「呵呵,我這人從小就懶,又比較喜歡享受,隨便出個門都要乘坐馬車,而我家人又特別疼我,所以就弄了這輛馬車給我代步,讓大家見笑了!」歐陽萬年笑道。

他這不經意的一句話,讓車廂內的幾人心中又一陣震憾,暗忖這歐陽公子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恐怖家世啊?

看著幾人震憾的神色,歐陽萬年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便轉移話題笑道:「莫閑兄,你小姑與老藍的事情除了永昌王這個皇族成員當初留下的話外,還有其它阻礙嗎?」

莫閑見歐陽萬年把話題轉到這裡來,心知人家是不想多說車廂的事情,也識趣的沒有再提,聽完歐陽萬年的問題,莫閑稍微沉吟了片刻,然後說道:「如果是在千年前,那肯定不止永昌王這個阻礙,我們莫家肯定也有很多人反對這件事情。但現在就不一樣了,藍羽王前輩早在三百年前便突破到了九級武聖級別的修為,我想家族裡那些持反對意見的人應該也不敢再多說什麼了,只要能夠擺脫皇族的威脅,那藍羽王前輩與我小姑的事應該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聽到永昌王這三個字,藍羽王眼中掠過一抹恨意,當初如果不是因為他,他估摸早便可以跟心愛的女子在一起了,就不會硬生生的被拆開千年之久。

「嗯,這樣就好,只要你們莫家沒問題,那其它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歐陽萬年很自信的笑道。

莫閑等人對此深以為然,均想只要歐陽公子願意把他的身世背景稍微透露出來一點,相信即便是明月帝國無比強大的皇族,也要給他幾分面子的。

……

因為莫閑等人也在車廂里,所以歐陽萬年也不再讓安若妮泡茶,經歷過那三顆「生生造化丹」的拍賣后,歐陽萬年已經學會了不少東西。回頭想想,當時只是覺得一個男人身上不能沒有錢,又不願意從安若妮這個女孩子身上拿,才想著隨便拿兩三顆丹藥出來拍賣一下,弄點錢放空間戒指里以備不時之需。

可哪裡會知道,那三顆他練手時煉製出來的丹藥,居然攪出了如此巨大的動靜,讓四面八方的高手們都紛紛趕來參加拍賣,而且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著自己的主意。好在自己還算夠果決,當即便高調的推出藍羽王這個擋箭牌,在立了幾次威之後,總算把那些心思不正的傢伙給嚇住了,沒敢再來找他的麻煩。

所以經歷了此事之後,歐陽萬年懂得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身上的所有東西都不能隨便暴露,否則都會引起巨大的轟動,那樣的話就不怎麼好玩了。之前覺得那樣好玩,可那些人的嘴臉看多了之後,就感覺那樣其實很沒意思。

當然,歐陽萬年也不會刻意的玩低調,只是在一些細節上稍微注意便可,就像現在,他就沒有隨隨便便的讓安若妮泡茶,儘管這茶對他來說稀鬆平常得緊,但對別人卻是珍貴到極點的東西。

……

羅天梵很鬱悶,在邊荒城那個歸雁樓前被人「欺負」了還沒辦法報復回來,然後在神品丹藥拍賣會上又是一無所獲,這讓一直順風順水的羅少團長很是不忿。

在歸雁樓前「欺負」他的乃是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短時間內要報仇確實是不可能的了,這口氣不忍也得忍了。但在神品丹藥拍賣會上,那個處於他斜對面的二號包廂里的人故意加一千萬水晶幣氣他的那一次,就讓他感到很不爽了,再加上最後一顆丹藥都拍不下來,讓羅少團長把所有怨氣都集中到了二樓二號包廂的客人身上……

「陽叔叔,你確定那三個人還混在那個小商團裡面嗎?」羅天梵傳音問道。

「嗯,他們肯定不會想到行蹤從一開始就在我們兵團的掌握當中了,如果不是沒把握把三人一起留下的話,老夫之前就已經動手了。」王陽傳音回道。

「陽叔叔,那我們兵團的高手要什麼時候才能趕來啊?」羅天梵死死的盯著幾十裡外的小商團,傳音說道:「我最要是怕夜長夢多,萬一他們警覺溜走了,那我們豈不是白忙活了一場?」

「放心吧少團長,不出意外的話,我們的人今晚就能到,現在主要是盯緊那三人,別給他們找機會溜掉,等我們的人到了就可以馬上行動了。」王陽傳音說道。

羅天梵點點頭,眼中露出了一抹冷意,「敢戲弄少爺我,真是不知死活!」

……

夜,漸漸的降臨。

在一片小密林的空曠之地,一個數十人的小商團在此歇息。

「我說老二啊,咱們兄弟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堂堂正正爽爽快快的趕路,而不是與這些小商販們這樣慢悠悠的走?」蠻漢大哥渾身彆扭的傳音問道。

「大哥,自從那顆神品丹藥被我們拍得,我就感覺一直有人盯著我們兄弟,所以才迫不得已的在邊荒城那裡連續逗留了兩天,用盡了各種方法,總算把那些盯梢的人全部甩掉了。」秀士二哥微皺著眉頭傳音說道:「可就在我們化裝成小商販與這些人一起出城之後,我感覺又被不少人盯上了,還好那些人應該只是出於謹慎,並不是真的動疑,所以隨著我們的趕路,那些盯梢的又一個個的減少了。直到現在,更是一個盯梢的都沒有了。但是,我總有一種感覺,仍然有人在盯著我們,而且這人身手只怕比我們兄弟還要強得多。」

「啊?不是吧?還有高手盯著我們?」青衫老三此時沒有再穿青衫,而是與大哥二哥一起換成了小商販的服飾,他很驚訝的傳音問道。

「嗯,這次盯梢的人非常高明,我至今都沒辦法發覺他的存在,但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們兄弟真的被人盯上了。」秀士二哥凝重的傳音道。

蠻漢大哥與青衫老三心中同時一凜,他們三兄弟形影不離數千年,自是知道自家兄弟的能耐,秀士二哥的直覺一向都是那麼的準確,既然現在他感覺到有高手盯上他們,那事情已經是**不離十了。

「老二,那你說怎麼辦?」蠻漢大哥一向沒什麼主意,便傳音問道。

秀士二哥沉吟了片刻,當機立斷的傳音道:「事不宜遲,老三,你帶著這顆丹藥,等會我在小商團中製造一點混亂,然後我們先一起走。我想這位高手既然一直盯著我們又不出手,估計是沒把握把我們兄弟三個一起留下,到時我們隨機應變,必要的時候分開來逃,屆時再……」

秀士二哥傳音交待了一番,蠻漢大哥與青衫老三聽得頻頻點頭。 秦浩天趕到的時候,只見在一個村落的上空。一直看起來直徑十米的白龍,正在那裡肆虐。在黑夜裡,火光衝天。

而在那白龍的面前,三個老者和那白龍戰在了一起。

看著那三個老者和白龍戰在一起。雖然三人圍攻那白龍。但看情況,三個老者明顯還是屈居於下風的。

這應該就是羌族了。

難道這就是先前那青年所說的怪物?秦浩天眯起了眼睛,暗自的想道。

此時,在虛空中的那條白龍一個神龍擺尾。巨大的龍軀體一個尾巴對著三個老者的身上掃了下去。雖然龍的身軀非常大,但是速度卻是不慢。

三個老者神色一駭,想要躲閃卻已是來不及了。

看到這個情況,秦浩天不能再旁觀了。他的身子瞬間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的人出現在了那龍的面前。

「轟!」的一聲。秦浩天的手,狠狠的抓在了那條白龍的身上。

那龍「嗷!」的一聲,嚎叫了一聲。想要掙脫。可奈何秦浩天緊緊的抓住它的龍尾,那龍無論如何也掙脫不了。

「起……」秦浩天手一擺。那龍被秦浩天硬生生的從虛空扔了出去。

直接撞在了邊上的山體上,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音。

那白龍被秦浩天給徹底的激怒了。狠狠的咆哮了一聲。一團火球對秦浩天的所在噴了過來。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冷哼了一聲。不閃不避一拳,對著那火球轟了過去。

看著秦浩天這般,邊上的幾人都吃了一驚。

「小心,那火很厲害!」邊上的幾個老頭,看著秦浩天大大咧咧的竟然要用手去直接接那火球,頓時嚇了一跳。

那火球在秦浩天一拳轟擊下瞬間被擊滅了。秦浩天看著虛空撲來的白龍,一抓向著他的身上抓了下來。在白龍那可怕的爪子下,如果真的被它給抓到,秦浩天估計就算是自己已是千錘百鍊的身軀也吃不消。

不過白龍的速度快,秦浩天的速度卻比它更快。

「轟!」的一聲,秦浩天一拳直接的轟在了白龍的大腦上。這一錘直接的讓小白龍的腦袋發暈了。

秦浩天不待他反應過來。又是幾拳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