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我們練武的身子骨硬,再說,你這邊時間寶貴。」葉問二話不說,跟著虎頭和史東山出去了。

看著他們的背影,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心口壓著的那塊大石頭,總算是落地了。

接下來,就是等待葉問那邊的消息了。

兩天之後,葉問回來了,帶回來了一幫人。

「先生,來了!」葉問把大家領進來的時候,我早已經恭候多時了。

「蔣先生,你好呀!好久不見了!」60多歲的孫祿堂,雖然鬍子都白了,但是依然是那麼的老當益壯,身材高大的他,腰板挺直,聲如洪鐘,見到我,一雙大手就伸了過來,哈哈大笑。

這雙手,是如此的厚實而溫暖。

「孫老前輩,這麼久不見,你還是這麼虎虎生風!」我大笑。

「練武的人,都這樣。」孫祿堂指了指後面的幾個人:「本來大家都要來的,我想一想,一方面他們都有自己的事情,而且都來了,人太多也不是好事,來的時候,東山這娃把你這戲裡面的演員xing格都給我說了說,我尋摸了一下,挑了幾個合適的,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介紹。」

孫祿堂此時在中國的武術界,絕對是泰山北斗級別的人物,是公認的武林領袖之一,威望甚高,所以屋裡的這幫人,對他都是極為尊敬。

「這個李景林,我就不介紹了,都是老朋友。」第一個是李景林,當初拍攝的時候,我們就很熟悉,我還想他請教武術呢。

「這一位,是李書文,今年五十多了,有神槍之稱,很是厲害。」孫祿堂指著一個人道。眼前的這個人,個頭不高,雖然孫祿堂說他五十多了,但是外表上看,也就三四十歲,雙目如電,一看就是高手。

「這一位,叫劉百川,今年也過五十了,不過這傢伙面輕,看起來比我年輕二十歲呢。」孫祿堂哈哈大笑。

劉百川,我聽葉問說個他,有江南第一腳之稱,體格彪壯,孫祿堂說他看起來比自己小二十歲,我一點都不懷疑。

nǎinǎi的,是不是練武的都如此呀,要是這樣的話,之前我學的那些武術,也不能落了。

「孫老前輩,你們就四個人來呀,可不夠呀。」介紹完了,我說出了疑惑。

「四個人?呵呵,人不再多,絕對一個蘿蔔一個空,詳細情況東山都給我說了,我都已經幫你考慮了。」孫祿堂看著我這樣子,哈哈大笑。

這老頭,啥意思? 第3390章刀芒(2)

「引!」

擅長於各種引法,魔爪一伸,向控制機關飛撲而去的司徒皓月便被魔威束縛,徑直向大欲魔主方向飛來。再一次離開了滅龍戰舟!

在大欲發動對司徒皓月的牽引同時,三頭魔狼身上也散發出可怕的魔威,將滅龍戰船層層包裹,彷彿形成封印力量,阻止自己的對手再登船發動機關威脅自己。

「至暗!」

失去身體控制權又如此輕易地失去了戰舟的司徒皓月臉色鐵青,再一次施展自己的絕殺術法。

黑洞憑空出現,吞噬了部分大欲施展的神通力量,一個踉蹌,司徒皓月這才勉強重得自由,拚命向後倒飛。

心裡一萬個卧槽不知道當不當講。

在面對大欲真身的剎那,他才明白,離炎天道力對這些域外魔仙力量的壓制有多強勁。之前在戰場上與大欲分身為敵時,他根本感覺不到如此巨大的壓力。

「哦?有點意思……還有反抗的能力,不錯不錯,這樣本尊才沒有白白期待。」大欲魔主嘴角咧開弧線,邁步跟上。

「點點星羅。」

修長手指輕輕叩擊空氣,隨著大欲魔主指尖點風的聲響,司徒皓月所在空間立即空間經緯搖曳不止,甚至空氣莫名爆破。

這是一種司徒皓月難以理解的空間震波術,似乎完全打破了自己對於天道的認知。

仙……

第五步仙人,無論是修魔,還是修聖……都擁有著對規則力量更深的領悟!

嘭!

一道包裹著魔意的氣浪,猝不及防在司徒皓月的右側爆開,震得他直接失去平衡,向左側狼狽翻滾。

「嘖嘖,可惜戰鬥這麼快就結束了。」

似乎已經迫不及待要將司徒皓月的頭顱與滅龍舟收入掌中,大欲魔尊雙手張開,向上攤開的雙掌間,團團幽火燃起,迅速在其頭頂架起了一座「橋」。

橋上依稀出現日月星辰之影,橋下流水潺潺,彷彿有枯骨流過。

司徒皓月膽顫心驚地眺望前方,只覺得此時大欲魔主施展的神通帶著磅礴的氣象,雖然恐懼到令自己頭皮發麻,然而自己的目光,卻完全無法自那橋上星辰,橋下流水的畫面移開。

生死,明滅……大道之息撲面而來,令他又是好奇,又是恐慌。

「合道之光,只標記八界修士,若是可以惠及魔族,本尊一定也能搏到前三十六的名額,老夥計呀,你就當我的踏腳石吧。」

緩緩移動手掌,大欲魔主,似乎要將司徒皓月籠罩在自己的掌中世界內。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勁氣十足的刀風,卻自一個刁鑽的角度向大欲魔主的后心斬來!

「咦?」

嘴裡發出錯愕的聲音,大欲魔主甚至有那麼一個剎那,感覺到了威脅之意,是以輕輕錯身,讓那刀光擦著自己的身體而過。

原本就未想著一刀可以壓制強敵。

此時化為業火真魔形態的真小小踏浪而來,手中的獅子紋金斬,直接在風中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切出百刀。

融合了靈樞老龜,現在她亦擁有半步合道之威,再加上速、力紋全開,可怕的刀勁震得逃過一劫的司徒皓月臉皮發麻。

(本章完) 霍老爺子搖頭:「不,我不會的,麒麒你知道,爺爺最喜歡的就是你。」

「那是以前,」霍仲麒輕聲說:「爺爺喜歡的,是血管里流淌著霍家血液的我,現在的我,是個野種,和霍家沒關係,知道我不是您親孫子之後,爺爺已經好幾個月沒見過我了,爺爺早就不喜歡我了。」

霍老爺子啞口無言。

許久之後,他才艱難說:「麒麒,爺爺並不是不喜歡你了,只是一時間沒辦法接受這個打擊,逃避了一段時間而已……」

「我已經決定了,」霍仲麒抬頭,看著霍老爺子說:「爸爸用汽車撞了我一次,站在我身後,把我從樓梯上推下去一次,兩次,我死裡逃生,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有第三次,我不想賭。」

「以前,這裡是我的家,我很喜歡這裡,可現在,這裡讓我覺得恐懼,我連晚上睡覺都睡不安穩,會一直做噩夢,夢到有人偷偷跑到我都房間,一刀割下了我的腦袋。」

「我想離開霍家,去過一種新的生活。」

他歪頭看向顧君逐:「我想去和顧叔叔一起生活。」

霍老爺子看了顧君逐一眼:「麒麒,你和顧少難道不是今天才認識?」

「是呀,」霍仲麒說:「但我認識小樹苗兒和凌越很長時間了,小樹苗兒和凌越每天都很開心,他們不吵架,也沒人算計他們,而且,凌越也不是顧叔叔的孩子,凌越在顧叔叔家生活的很好,我相信,我也可以。」

即便在他還不知道他不是霍老爺子的親孫子時,他在霍家也活的並不輕鬆。

他的堂哥堂弟們,將他當成眼中釘肉中刺,時常挑釁他,說些陰陽怪氣的話辱罵他。

有時候,還會故意設局陷害他。

從他記事起,他就沒過過像小樹苗兒和凌越那樣無憂無慮,簡單純粹的日子。

小樹苗兒和凌越好的像是一個人。

他們從來不吵架。

他們總親密的湊在一起說悄悄話,無憂無慮的學習生活,自由自在的笑。

小樹苗兒笑起來的時候,溫暖的像小太陽,好看的像是一朵向陽花。

凌越對別人很冷淡,對小樹苗兒卻很細緻很耐心。

他很羨慕他們。

後來,又多了一個秦君夜。

他以為,有了秦君夜,多了一個人,會生出些矛盾。

就像他們家這些堂哥堂弟一樣,爾虞我詐,勾心鬥角。

可是沒有。

原來,是小樹苗兒和凌越好的像是一個人。

秦君夜加入之後,漸漸地,就變成了小樹苗兒、凌越、秦君夜,他們三個好的像是一個人。

他們三個做什麼都在一起。

他從沒見過他們有什麼煩惱和爭吵。

他們每天都在無憂無慮的笑。

他好羨慕。

他從沒體會過那麼簡單純粹的感情。

就像陽光一樣,那麼溫暖,讓人想要擁有。

得知他爸爸想挖他的心臟,他第一個念頭就是逃離。

逃去哪呢?

他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答案就是小樹苗兒家。

他太喜歡小樹苗兒那種生活方式了。 .第326章你們讓我來演!?

,除了配角之外,主角是七個人,除了定下來的劉振聲和葉問之外,還缺五個。本來我的意思是,讓孫祿堂這幫人都過來,我就不相信幾十個人當中我填不出剩下的五個來。

可孫祿堂倒好,包括他在內,一共才來了四個!還說已經替我考慮好了,這老頭,實在是讓我有些哭笑不得。

而史東山這狗日的,竟然也站在一旁偷樂,我讓他陪葉問去,就是讓他把這件事情辦妥的,可他倒好,竟然還任憑孫祿堂這麼折騰了。

好在那些人現在應該大部分還在天津,上海距離天津不算遠,讓他們過來,應該來得及。

就在我想讓史東山再走一趟天津的時候,孫祿堂的大手抓住我的胳膊,一下子把我拖到了那塊黑板跟前。

「蔣先生,來來來,我把我的意思給你說一說,你的這些東西,東山這娃兒都給我說了,放心,我老孫辦事情,你放心好了。」孫祿堂的大嗓mén,震得我耳膜嗡嗡作響。

好好好,聽你說。

「這個黑木,是最老的一個,呵呵,在這幫人當中,恐怕我是最老的了,如果你不嫌棄,我老孫就領了。」孫祿堂是個直腸子的人,有什麼話就說什麼,他這麼一說,我還真是眼前一亮。

孫祿堂是中國武術界地泰山北斗,武藝是沒的說的,而且具有長者之風,xing格和這個黑木,也就是黑澤明的裡面的勘兵衛的xing格十分貼切,更重要的是,當初拍的時候,他是跟著我一起共事的,表演方面,我是不需要cào心的。

「孫老前輩,這個角sè,你沒有問題。」我樂了。

「那好!你覺得好就行。這個,這個斷闕,不是一個有智慧的人嘛,這方面,沒有人比得上李書文傢伙了,他外號神槍,一方面武藝高超,另一方面,鬼點子多!」孫祿堂指了指旁邊的李書文。

李書文的武功,我想我不用懷疑,仔細打量他之後,發現這傢伙,的確符合這個角sè。別說,孫祿堂看人看得很准,有做演員經紀人的潛質。

「還有這個赤羽,是個講義氣的忠心的人,李景林很符合,他就是一根筋,和我多年的好友,乾的來。」孫祿堂建議把赤羽這個角sè給李景林,我也是連連點頭。

李景林的xing格,我熟悉,很不錯。

「至於這個白水,聽東山說是裡面武功最高的一個,我看,劉百川就跑不了了。他的來路,是少林的羅漢們,外號江南第一腳,xing格也很低調,沒問題。」孫祿堂下一個建議,我也覺得可行。

「可是孫老前輩,這四個角sè有了,這裡,還缺一個呢,而且是頂重要的一個!」看著黑板上剩下的最後一個名字,我點了點。

阿秀,也就是黑澤明裡面的那個菊千代,卻是空著的。畢竟他們才來四個人。這個角sè,是整部電影最有特sè最有亮點的一個,這個角sè找不好演員,那就完了。而且,更難的是,這個角sè是對演技要求最高的一個!

「這個,我們自有主張。哈哈,來的時候,我們一起就商量了。」哪知道孫祿堂似乎是信心滿滿。

「東山說,這個阿秀,是個冒牌貨,為人也很好笑,又說對表演要求最高,我們思來想去,那幫人都是貨真價實的真傢伙,讓他們作假那是不可能的,而表演要求高的話,他們也干不來,不過眼下倒是有一個人,最合適!」說到這裡,孫祿堂就不說話了,而是笑眯眯地看著我。

不光光是他,周圍的所有人都看著我,眼神極為詭異。

「孫老前輩,你的意思,不會是讓我演吧!?」我下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哈哈哈!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呀!蔣先生,你想一想,你不是武術界地,但是當初拍攝jing武mén的時候,你可是跟我們學過功夫的,有點底子,你身高馬大,又有演技,扮演這個角sè,實在是太合適了!」孫祿堂的話,讓周圍的人都點頭。

「師父,孫老前輩說的不錯,真是當局者mi旁觀者清,我們當初怎麼就沒想到呢!這角sè,除了你之外,誰也演不了!」連卜萬蒼都笑。

「孫老前輩,看來你當個武術家的確是屈才了,乾脆你過來當導演得了,要不,當個演員經紀人。」我的玩笑,讓一屋子哄堂大笑。

就這樣,在孫祿堂的張羅之下,的主演班底,算是湊齊了!而且,極為讓我滿意。

接下來的半個月中,大中華電影公司算是忙壞了。

電影公司被我一分為三。以二哥、卜萬蒼為主,一幫人開始陪同我選景,經過仔細的考慮,決定在浙江的一處山區搭建片場。這事情,事先和浙江督軍盧永祥打了招呼,對於這種事情,盧永祥自然是有求必應,不僅派了軍隊去維護治安,還要求相關方面儘力配合,有了他的許諾,這事情做起來就好辦多了。二哥等人帶人過去,開始按照我的要求,快速搭建各種片場,進展神速。

除此之外,以史東山、阿榮、阿山動人,則再梁啟超等人的指導之下,開始籌備道具、服裝等各種各樣的器材,這些東西,十分繁瑣,但是又絕對不可以出錯,所以並不容易。在杜月笙的幫助之下,專mén從揚州和蘇州請來了制衣高手,有這些人在,起碼有了保證。

至於另外一部分,就是導演組了。這部電影,雖然是小成本,但是要求很高。攝影有葉向榮擔任,在他的領導之下,開始和環球以及派拉蒙在上海的分部聯絡,什麼膠片、攝影機之類的luàn七八糟的東西,我都一股腦兒jiāo給他了。

至於我,也沒有閑著,最重要的工作,除了把剩下來的那些配角演員一一挑選好了之後,跟孫祿堂等人說戲。

這部戲,七個人的表演是關鍵,演好了,絕對會創造一個神話,如果演不好,不光是我丟人,中國人的面子都沒了。而孫祿堂等人,雖然是練武的,也知道這裡面的意義,所以一個個都十分的認真,雖然年紀都比我大,但是一個個甘心做小學生,看著孫祿堂那隻練武的大手握著筆記錄的樣子,我又想笑又感動。

好在,這些武術宗師,不像一般的練武把式,一個個休養很高,而且都識得字,文化程度是有的,而且都極為聰明,一點就透,所以我教起來,儘管是從頭來過,從演員的基本素養開始教,但是並沒有感覺到多吃力多麻煩,很快,他們的表現就讓我很是滿意。

不得不再一次佩服孫祿堂,他推薦的李景林、李書文和劉百川,絕對能夠勝任他們分擔的角sè。在這半個月中,一幫舞刀nong槍的人,走到哪裡都拿著劇本,不但愣是把各自的戲份背的滾瓜爛熟,甚至在演技上都迅速成長,別人不說,孫祿堂就老是拉著我討論演技,向我展示他領悟到的各種不同的表演方法,老頭子的天真,很是讓人開心。

時光,就這麼飛速流逝。很快,到了一月底。

農曆新年越來越近了,大中華電影公司裡面也是一派新年氣象。

在一切都搞得差不多的時候,我讓史量才把的相關情況報道出去。這消息,讓史量才歡呼雀躍,他早就等不及了。

一月的最後一天,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