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東西應該是在你修鍊的時候被吸引過來的……我也是突然想起來《玄心訣》有這樣的好處!」

玄心劍魂解釋道。

「原來如此,不過這小東西應該不會是玄獸山脈跑出來的吧?」

七夜嘴角帶著一個笑容,修鍊了《玄心訣》之後,自己似乎還多了一個吸引玄獸的體質了……

看到在自己懷中眯眼躺著的小狐狸,七夜摸了摸小東西的皮毛。

柔軟滑膩,無比的舒適,小狐狸身上帶起一陣藍色電弧,這電弧讓七夜感到無比酥麻!不過卻並沒有什麼危險。

「阿狸,等等我……」

就在七夜好奇這小狐狸的由來之時,一個略微有些熟悉的小女孩兒聲音,在窗外傳來進來#### 第五十七章龍靈兒

「阿狸,你到底要去什麼地方啊!」

氣喘吁吁的小女孩兒聲,緩緩的出現在了窗檯口。

隨後出現的是一個穿著粉紅小裙,長發用兩個可愛小兔兔髮飾裝扮的小女孩兒。

小女孩兒約莫十二三歲,嬌小的身子看起了柔柔弱弱的,不過那雙大眼睛卻異常明亮。

女孩兒的出現,讓七夜微微一楞,雖然女孩兒的臉上滿是塵土,身上看起來也髒兮兮的,不過七夜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女孩兒。

她就是今日在街上看到的那個可愛女孩兒。

而且這丫頭的身份還有點兒極不簡單。

「咦,大哥哥,竟然是你!」

女孩兒看到七夜,一對大眼睛立刻彎成了月牙!

兩顆小虎牙在女孩兒的笑容之下,顯得更加可愛。

「原來是你這小丫頭!」

七夜立刻走到窗前,將小女孩兒抱進了屋內,這丫頭竟然在屋檐上爬行,如果失足掉下去,那該多危險。

看到三米多高的窗外,七夜就給女孩兒捏了一把冷汗。

「我不是小丫頭,我叫靈兒,龍靈兒!」

小丫頭似乎不喜歡別人叫她小丫頭,聽到七夜的稱呼,小丫頭立刻抗議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龍靈兒?」

聽到這個名字,七夜莞爾一笑,靈兒,靈兒,人如其名,嬌小靈動。

這丫頭真是純凈的像只小白兔,竟然直接將自己的姓名說了出來。

龍姓可是龍天帝國的皇族姓氏,再加上七夜偷聽到的小丫頭和那中年男子的談話。

七夜更相信這丫頭絕對是龍天帝國的小公主,至於是哪一個公主,七夜也並不知道。

反正這丫頭的身份絕不一般。

「對!本公主就叫龍靈兒!」

小丫頭嘟著小嘴,插著嬌嫩的小蠻腰,無比驕傲的說道。

可是剛一說完,小丫頭立刻知道自己說漏了嘴,連忙捂著小嘴。

「我,我不是什麼公主,我只是一個小丫頭!」

一想到皇叔說的話,如果自己暴露了身份,就不帶自己出來玩了,小丫頭立刻連忙改嘴。

看到這小丫頭的表情變化,七夜更是覺得這丫頭無比可愛,不自覺的笑了笑。

這樣心思純凈的少女,還好沒有遇到不軌之徒,這或許就是所謂的人傻小可愛,傻人有傻福吧!

「你,你不許笑我!」

看到七夜臉上一直帶著笑容,這小丫頭的小臉,立刻漲得通紅。

她也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你,再笑我,我就讓阿狸電你了!」

小丫頭急了,或許是龍靈兒的表情太可愛了,七夜實在忍不住,所以就多笑了一會兒。

這般純凈可愛的少女,總是讓人獲得好感。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靈兒小姐剛才說的什麼公主啊,我絕對沒有聽到,就算別人問我,打死我也不會說的!」

七夜立刻對著少女道。

「哼,這還差不多!」

龍靈兒瞪了瞪大眼睛,臉上故作憤怒,不過她這樣嬌小的人兒,實在提不起讓人害怕的恐懼,唯一有的就是嬌俏可愛!還有不食人間煙火的純凈。

這份純凈,倒是讓七夜勾起了不少回想,一個是與自己天人兩隔的冥月,還有一個是一心為了自己的夜香茗,三個女孩兒都有著各自的一份純凈。

不過想到夜香茗,七夜就陷入了擔憂。

給夜香茗解開封印之後,夜香茗就陷入了沉睡,在夜香茗最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卻離她而去,越是想到夜香茗,七夜的心裡就變得沉重,眼神也變得哀傷!

「大哥哥,你怎麼了?」

少女看到七夜的情緒變化,悄聲問道。

一隻小手,摸著七夜的臉龐,雖然小手很小,可是卻讓七夜感受到了溫暖。

七夜抓住小丫頭的小手,將她的小手放在她的另一隻手上,輕輕的拍了拍。

「大哥哥沒事。倒是你,在屋檐上爬行,太危險了,如果摔下去怎麼辦?」

「而且,你看看你身上弄得這麼臟!完全是個小花臉了!」

七夜溫柔的說道。

「不危險,以前我在宮裡經常這樣爬,已經習慣了,就是身上弄髒了一點而已……」

女孩兒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又搓了搓髒兮兮的小手。

「這一次還要怪阿狸,如果不是她,我也不會弄得這麼臟!」

小丫頭瞪得一眼七夜懷中的小狐狸,沒想到這小狐狸竟然無比乖巧的跳出七夜的懷中,站到了女孩兒的肩上。

一道噼啪的雷電閃過,小丫頭身上的灰層,竟然被一圈雷電之力給自己祛除。

原本髒兮兮的小丫頭,立刻變得無比乾淨!

「阿狸,你為什麼一醒過來,就跑到大哥哥這裡來了?」

少女直接問向小狐狸。

「啾啾~」

小狐狸似乎在對著少女說著什麼,沒想到讓七夜震驚的是,龍靈兒這丫頭竟然能夠聽懂風雷靈狐的話!

「你是說,大哥哥身上很舒服?」

龍靈兒問向小狐狸之後,小狐狸竟然點了點腦袋。

「你的意思是,和我在一起就不舒服了嗎?」

龍靈兒的臉上帶著氣氛,沉著小臉,就像要滴出水來。

這個表情讓小狐狸立刻搖著小腦袋,親昵的在龍靈兒臉上蹭著。

惹得少女發出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阿狸,你告訴,為什麼大哥哥身上很舒服?雖然我也挺喜歡大哥哥的!不過你要給我說清楚!」

龍靈兒一字一頓的問向小狐狸。

「恩恩。他能夠凝聚出讓你進階的能量?」

龍靈兒又問道。

小狐狸一直和龍靈兒交談的,兩人的關係似乎極為密切。

「靈兒,你能和玄獸交流?」

七夜驚訝的問道,雖然能和玄獸交流的人七夜並不是沒有遇到過,不過那也是修鍊了某種秘法,或是和玄獸靈獸有關的功訣。

可是這樣一個小丫頭,也能夠和玄獸交流,七夜如何不驚訝?

「阿狸是我的契約夥伴。我當然能夠和她交流啦!」

龍靈兒的解釋,讓七夜恍然大悟。

靈師擁有強大的靈魂之力,能夠和玄獸結為契約夥伴,共同成長,龍靈兒也是個靈師,再加上皇室公主的身份,擁有這樣一直護體的玄獸,也不稀奇。

「雖然阿狸是我的契約夥伴,可是我從沒看到過她像今天這樣高興!」

龍靈兒指的自然是這小狐狸跑到七夜的懷裡,這小東西倒是有點兒不想要自己這個主人了。

「不過大哥哥是個好人,我也不怪她亂跑了!」

龍靈兒看著七夜的眼睛,就那麼看著。

她覺得,七夜的眼睛就像是星空一樣,一片黑暗之中有著光亮閃過,很是吸引人。

「丫頭,你的那位『大伯』呢?」

七夜拍了拍小丫頭的肩膀,輕聲問道,七夜也知道自己的冥夜之瞳有點兒『問題』,所以故意打斷了這小丫頭的。

今天在大街上的時候,七夜就看到龍靈兒坐在一個中年男子的肩上,而兩人的交談自然落入他的耳中,所以七夜才會如此發問。

「大伯趁我裝睡的時候跑出去賭錢了!他以為能夠神不知鬼覺,卻沒有想到,他想做什麼我都知道!」

「要麼去喝酒,要麼去青樓喝酒,要麼就去賭錢后喝酒!反正就是這三種情況……」

小丫頭輕哼一聲,一副早就將自己大伯看穿的表情。

這種人小鬼大的話,讓七夜一陣頭大。

更讓七夜頭大的是這丫頭竟然從嘴裡說出了『青樓』二字,看到眼前這樣一個小不點兒,七夜一臉尷尬……

越是看著這小丫頭那人小鬼大的表情,七夜的眼神不自覺的有點兒虛。

一個小女孩兒在一個男子面前提到『青樓』這兩個字,是個男人也會有奇怪的表情,更何況話是從這麼小的一個小女孩兒嘴裡說出的。

「大哥哥也覺得我不知道青樓是什麼地方吧?」

這丫頭雙手插著纖細的小腰,粉紅的小裙輕輕擺動,一副看穿了七夜的表情,她說出的話更是讓七夜一臉尷尬。

「咳咳,怎麼會……靈兒這麼聰明,大哥哥怎麼會覺得靈兒不知道……」

七夜故意做出一副被這丫頭打敗了的表情。

「你撒謊!我可是能夠看穿男人的內心。你說慌我可是聽得出來的……」

靈兒的話再一次讓七夜無語,這丫頭,說的跟真的一樣,還看穿男人的內心,真是一個小丫頭片子……

「咳咳,額。時候不早了,丫頭,要不,我送你回去,如果你大伯看到你不在,會擔心死的!」

七夜說不過這丫頭,所以趕忙岔開話題,看到這丫頭,七夜莫名的心虛。

「他才不會晚上回去呢!他會玩到明天早上,喝過早酒的時候才會回去接我!大伯什麼樣,我還不知道么!」

聽到這丫頭的強悍回答,七夜甚至有些好奇,這丫頭不會是跟蹤過,她稱之為『大伯』的皇叔吧?

「額,靈兒,你不會想一直待在大哥哥這兒吧?這麼晚了,總該回去睡覺了吧?」

七夜剛剛覺得這丫頭純凈可愛,又十分好玩兒,所以很喜歡這丫頭。

可是這幾句話交談下來,七夜心裡有點兒發虛,和這樣一個什麼都懂的丫頭說話,是一個很費神的事情,七夜恨不得趕緊將這丫頭送走。

人小鬼大不說,似乎真的能夠看穿男人的內心,若不是年齡和心思還很稚嫩,說不定必是一個不得了的女子!

「靈兒不困!」

「大哥哥,反正你也沒睡,要不,咱們去城裡逛逛!」

小丫頭片子的眼裡亮著壞壞的光芒,一臉貪玩兒的表情。

「啊?去城裡逛逛?」

七夜更是無語,這大半夜的哪裡有小孩兒玩的地方?

要麼是青樓,要麼是賭場,要麼是武鬥場,無論是去哪個地方,都不好,都不是小娃能玩的。

這丫頭這麼一說,七夜倒真是有點兒為難。##### 第五十八章小丫頭片子

「丫頭,這大半夜的也沒什麼地方玩的。咱們就在這裡吃點兒東西,就回去了,好吧?」

七夜就在路街旁找了一個烤串的小攤,想將這丫頭好好打發了。

他這個曾經的神劍至尊,打打殺殺或許還順手,可是要應付這樣一個小丫頭片子,想想就是頭大。

聞到香味飄飄的烤肉,靈兒這丫頭咽了咽口水,直接走到正烤著肉串兒的老大爺旁,指著自己想吃的烤肉,每一樣都挑選了一份。

選好烤肉,靈兒這丫頭又走到一個小木桌旁坐下,眼睛一直望著碳火上的烤肉,大眼睛眨巴眨的,而她肩頭的靈狐,同樣是盯著香味四溢,冒著香油的烤肉。

什麼樣的主人,倒是有什麼樣的契約玄獸,都是兩個貪吃的萌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