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祖,我叫菲兒,我來服侍你」。

靈女們七嘴八舌的圍上來,一邊介紹,一邊扶著靈祖。

莫邪嚇到了,想不出來怎麼回事。「停停停!我不要服務」。

「靈祖,我們是自願的」。

莫邪都懵了,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進錯地方了,抬頭看看,沒錯呀!「東方客棧」。

店童偷著樂,他心裡明白呀!這都是慕名而來的,自願送上門的,要知道,靈祖在城外的事,把整個城的靈女心都牽走了。這些都是店主嚴加精選的,不然更多。

「這樣,這樣,一人一百晶石,先喝點茶,我一會兒找你們」。

「不嗎!我要幫你洗浴」。靈女粘了上來。

「不洗,不洗。我要休息會兒」。

「我陪你」。

我的媽呀!莫邪徹底的招架不住了,想找店童幫忙。店童仰著頭,假裝看不見。

莫邪只好臉一沉。「都聽話,不然都走吧」!

眾靈女見靈祖不高興了,這才安靜下來。瞪著可憐巴巴的眼睛盯著他。

莫邪知道不應該發火,笑笑。「各位的心思,我領了,我有事求各位。請先回去休息,明日再來。如何」!

眾靈女噘著嘴,誰都不想離開。可是靈祖下了逐客令了。

莫邪急忙散盡晶石,跟著店童進了客棧。

「小子,你是不是想害我」。莫邪裝著生氣道。

店童搖搖頭。「靈祖,她們是自願的陪你,沒人強求。你忘記了城外的事」。

「哦」!莫邪如夢方醒,原來是這麼回事。我說一路行來,這麼多的靈者向他見禮,當時只當做城中的禮節。

「小靈友,這事還得求你」。

「求什麼求,這事交我來辦」。

莫邪一聽,放心了。他最怕靈女纏著,這要是承影看到了,那還了得。摸了下耳朵,感覺到火辣辣的,像似被誰扭過了。

店童看著靈祖的背影,苦笑的搖搖頭。 何歡見蚩尤聽勸,心知要糟,激將道:「蚩尤!你便要一直做個膽小如鼠的縮頭烏龜么?」

那蚩尤竟是恍若未聞,毫不猶豫地走入了光影炫目的第四道封印之門。

風神飛廉那龐大無比的身軀已然擋在那封印之門的門口,渾身絢麗的色彩迎風飄飛,頗具飄逸華貴的氣質,語聲不失輕蔑地笑道:「蚩尤大人又豈是如你所說的那種膽小鬼?阿修羅,你能一路闖到此處,可見實力非常。我乃風神飛廉,敬你是位猛士。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戰?」

何歡聽對方說話語氣逐漸鄭重起來,他的表情也不禁變得有些凝重。這個風神飛廉,他自然也知道,那是自最初的時候就跟著蚩尤出生入死的人物,多年以來戰功顯赫,其實力也是可想而知。

此時此刻,在這個地球上,還能夠有實力前來支援協助的人,都已進入了這個封印之地。不論是索菲亞他們八人,還是趙嚴父女,還是李大蝦,大家此刻恐怕都已陷入了苦戰。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一個可以援助的人了。

哦,要說這樣的人,其實倒也還有一個,那便是沙塵老怪。

想到膽小如鼠縮頭縮尾的沙塵老怪,何歡不禁搖搖頭。要想那傢伙進來幫忙,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

不得已,眼下只有自己先打倒了飛廉,然後才能繼續追擊。剛開始想要憑藉速度先行闖入的念頭,此刻也放棄了。面前這人號稱風神,其速度自然也是非同小可的。只是,此時蚩尤已經進入了第五層,不論自己能否打敗飛廉,他,還能趕得上阻止對方么?

那頭的飛廉,巨大的身軀已高高飛起,口中喝道:「那麼,就讓本神來見證一下你的實力吧!」

「絕殺——風之刃!」

******

封印之地第一層。

此時,將冥神神荼、鬱壘二人圍攻在中間的索菲亞等八人,卻已陷入苦戰。

他們八人都是實力超強的黑珠死神,放在整個死神界,哪一個都是數一數二的強悍人物,可是,面對來自魔界的大魔神,便有點相形見絀了。

先前在艾克斯星的時候,他們以十一對十一,瞬間遭遇慘敗,不僅三位剛剛新任命的隊長因此犧牲,甚至連整個艾克斯星管理區域都搭了進去,便是最好的明證。只不過,此時他們以八敵二,相比之下便輕鬆了不少。

只是,他們畢竟不是暗影,作戰的方式,唯有依靠千變萬化的死神技能。而這許多技能,絕大多數都不能對眼前的大魔神造成傷害。而強如「群星粉碎」這樣極其誇張的招式,是否能夠傷害到冥神兄弟姑且不說,光是使用者本身的死亡氣息的消耗便有些承受不起,更何況還會傷害到自己及身邊的同伴,因此也無法作為這場戰鬥中可以考量使用的絕招。

所以,打一開始,這八位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隊長們便只使用侵蝕類、輔助類的技能,盡量阻礙對方的行動,拖延對方的攻擊,腐蝕對方的心靈。

他們雙方展開神通時,速度相差並不多,那冥神兄弟被對方各種鬼花樣極多的招式糾纏,金色戰戟展開的強力攻擊竟皆無果。一時間,雙方竟陷入了持久戰當中,可以說,誰能耗到最後,誰便是贏家。

正僵持間,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自入口處閃入,一晃眼,已經進入了下一道入口。

索菲亞等人雖在戰鬥之中,卻也察覺到了這眨眼便逝的身形。繼趙嚴父女、李大蝦之後,這已是第三波進入這片封印之地,前往更下層的人了。

索菲亞心頭暗思:「這人好快的速度。他是什麼人?為何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一走神,迎面神荼一槍搠來,直奔她的額頭!

她一驚之下,腦海里「黑晶盾甲」的招式油然而生。一旁的吉爾特更施與援手,以「幽魂之力」硬是疑惑了一下神荼,令他心神一盪,戰戟便失了準頭。

神荼不由破口大罵道:「好傢夥!你們這群討厭鬼,當真煩人。本神還真不信,看你們能夠撐到幾時!」其實,他自也知道對方八人的意願,只是這種戰鬥方式,終究傷不了他們兄弟分毫,純粹是瞎耗時間罷了。以他們身為大魔神的身軀,到最後自然能夠勝了對方。只是這般反覆煩擾,當真好生令人心煩。

索菲亞方剛遭遇驚險,心驚之餘,不敢再走神,與其他七人一道,屏氣凝神,又是全力與對方斡旋起來。

******

封印之地第二層。

趙嚴雖然身為一名暗影,速度較之普通黑珠死神已是快了許多。但他本身底子較薄,因此上,即便比起吉爾特等人來,也並不見強得太多。至於女兒趙倩倩,初入黑珠級別的水準,本身又並非死神,實力更不必說。他二人合力對付大力神誇娥氏,原是有些強人所難。只不過,雖不能傷敵,勉強自保尚還能做到。更慶幸的是,不知誇娥氏是否抱著不願傷害女流的念頭,從不對趙倩倩動手,攻擊之時,多是針對趙嚴而來。

趙嚴卻不知道,大力神本性不惡,對這地球又有些感情,蚩尤欲要奪取定心珠,從而令地球破滅的舉動,他本身並不以此為然。只是他也不刻意阻止,也不刻意協助,只是依著順其自然的念頭行事。對於趙嚴父女,他本身也並沒什麼惡感,更無什麼深仇大恨,因此上,他只是以玩玩的心態對敵居多。放李大蝦進入第三層,也是出於這樣的心態。何歡之所以敢讓趙嚴父女留下來與他對戰,自也是看穿了這一點。要不然,起初之時,誇娥氏便不會放過何歡。

雙方對戰,趙嚴雖是全力以赴,卻總有一種與棉花較勁的感覺,情形頗為古怪。

便在這時,一道黑色的影子倏忽閃過,竟沖向了下一道封印之門。

趙嚴察覺到那道身影,心頭暗疑:「那是什麼人?」方才李大蝦穿過時,已是頗有喜劇色彩。那誇娥氏明顯是故意放人進入,至於這人,誇娥氏還會放他輕易入門么?

正自揣測,只覺眼前一花,誇娥氏身軀竟已不見。回神一看,那誇娥氏竟是后發先至,已攔到那黑影的前頭。

見到那黑影的背影,趙嚴不由一怔。

「是他!?」 那黑影冷不防被誇娥氏攔住,一愣之際,卻聽誇娥氏大笑道:「再加上你,倒也剛剛好了。嗯,你們且自一對一的來,蚩尤大人是成是敗,全看天數。小子,本神之所以攔你,無非是要證明一下,論速度,本神可是在眾神中排第一。你這點速度,實在不足為奇!本神只是要你多少有些自知之明罷了。哈哈哈……」

大笑聲中,誇娥氏身形又是一閃,竟又回到了與趙嚴對敵的悠閑狀態。

那黑影沒想到這個大力神這般玩鬧有趣,簡直就跟小孩子一般,愣了一下神,嘴角邊微微一笑,已進入封印之地第三層。

趙嚴見那人進去下層,心頭一塊石頭仿似落了地,暗道:「有這人幫忙,阿歡應該能輕鬆不少吧?」

******

封印之地第三層。

此時此刻,雷神雷公已經快要瘋了。

萬萬沒有想到,他最賴以為傲,甚至連蚩尤都拿他這一招沒轍的絕招,五雷之光,竟然會對眼前這個胖子無用。

「五雷轟頂!」

「天雷之威!」

「雷光奪魂!」

「電光噬魄!」

……

雷公一個又一個雷電招式施展開去,當真是令天地驚,鬼神泣。

然而,他的招式,看似花樣繁多,形狀各異,偏偏換湯不換藥,李大蝦一口一聲「回溯之力」,「咻」一下又將他打回原形。

雷公幾乎要哭出聲來,說道:「兄弟,你就不能換換招式?」

李大蝦聳聳肩,有些無奈地笑了笑,道:「別的我也不會啊!」剛開始的時候,他與雷公針鋒相對,嘴上也絕不饒人。此時見到雷公的凄慘神色,他竟也心生不忍,語氣上也便客氣許多,不再隨便罵人。

李大蝦平生能力,無非就兩個,一個吸收,一個釋放。那釋放之力,本是攻擊人的,偏偏雷公能力屬性特殊,釋放之力不僅傷不了他,反而會助長他的威勢。倒是這擁有吸收作用的「回溯之力」,恰恰是雷公能力的剋星,雖然傷不了對方,可是要制服對方,竟是輕鬆至極的事情。

雷公匍匐在地,看似傷心至極。

李大蝦走上前,道:「這個……要不咱們歇會,就此罷戰?」

其實李大蝦本身也並不好受。他體內本身吸滿了能量,這時只盼能釋放一番,哪想對付這個雷公卻非得使用回溯之力不可。這樣一來,他體內能量越積越多,不好好發泄一通,實在也是憋得難受。

雷公聽言,眼淚汪汪地抬起頭,喃喃道:「罷戰……」忽然間,他醜惡的雙目猛然一睜,露出無盡的陰狠殺意,大聲喝道,「本神跟你拼了!」猛地撲上前去,也不施展神通了,將李大蝦全力撲到,竟施展起肉搏術。眨眼間,這一人一神,二人竟以身相纏,狼狽不堪,難解難分地打起了力氣戰。李大蝦雖然高大肥胖,力氣終究比不上神龍之軀的雷公,一下子被揍得傷痕纍纍。

雷公見之大喜,方才找到了戰敗對方的訣竅,哈哈狂笑道:「原來應該這樣才能打敗你!死胖子!臭小子!去死吧!」

一時間,「噼里啪啦」的抓拍聲,加上李大蝦因受傷疼痛的慘呼聲,兩人纏鬥的情形,當真令人不忍直視。

忽然,一個黑色的影子自上一層的入口一閃而至,下一瞬便到了前往第四層的門口。

那兩人此時以肉相搏,哪裡還會顧得上這個?黑影這一來一去,兩人竟全然不覺。

李大蝦雖然是血肉之軀,幸好那回溯之力對自身也有用,一邊受著傷,一邊卻在那裡不斷恢復。只是疼痛總是難免。兩人在那裡翻龍倒鳳,大呼小叫,一時間是停不下來的了。

******

封印之地第四層。

風神飛廉鳥頭鹿身,形容怪異,體態飄然,飛身在高空之中,俯視底下的何歡。

「絕殺——風之刃!」

一時間,四面刀鋒如雨。

那道道風刃,力量強大至極,密密麻麻,速度快速異常,圍攻中間位置的何歡。

何歡只見到漫天鋒芒,知道自己即使速度再快,也是避無可避。當下暗影力施於雙手,暗影刀隨心而生,上下左右,光影如梭,將那四面風刃給一一擋下。只聽得兵刃交接之聲不絕於耳,那道道風刃與他暗影刀產生的撞擊之力,將何歡的雙臂震得直發麻,渾身力道急速消逝。

他從進入這封印之地起始,連戰冥神兄弟、大力神、雷神,身上早已傷痕纍纍,體內能量亦有不足之象。如今又以力相抵,力拚這滿天刀刃。與此相對,對方卻是好整以暇,悠然出招,這令何歡的精神狀態變得更加萎靡。

那風之刃,卻絕非高階死神所施展的風系招式那般簡單,更加不是自然界的普通的風。雖名之為風,實則充盈無窮神力,比之何歡的暗影刀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此鋪天蓋地,著實難以抵擋。

何歡漸漸脫力,心知不能久戰,更挂念已經下到第五層的蚩尤,心急之下,大喝一聲,竟全然不顧四面襲來的風刃,雙手成拉弓之勢,手中黑白環繞的生死之箭已成,瞬息之間,發箭半空,直射力求神體飄然的飛廉。

飛廉沒想到他竟採取這般同歸於盡的打法,一驚之下,想要疾身閃避已是不及,忙以身邊風刃集於一點強勢接箭。哪曾想,何歡這生死之箭的力道,可不比普通的暗影刀,強了何止十倍?飛廉硬接之下,竟沒能輕鬆接過,被生死之箭的後繼之力推得向後直摔過去,身上衣衫頓時破碎不堪,凌亂不已。他力求保持的神閑氣定的形象,瞬間便蕩然無存。

何歡放棄抵抗風刃,卻也並不好過,只是一霎那間,身上已不知中了多少刀。雖然及時以「黑晶盾甲」護身,仍不免滿身傷痕,心頭暗驚:「他這風刃竟鋒利至此!倘若反覆被他如此割傷,時間一久,我小命也必不保。」

飛廉被破了形象,也是惱羞成怒,重新飛身而起,喝道:「好強的箭!且看看,是你的光箭更強,還是我的風刃更利一些!」正待再次發招,忽見入口處黑影一閃,一個渾身黑色衣衫的矮瘦之人已然現身,看了這邊情形,笑道:「阿修羅,虧得你如此聲名顯赫,想不到竟會狼狽至斯。」

何歡回頭看了那人一眼,愕然道:「是……你?」 莫邪進了亭樓,獨自坐在晶案邊,拿出晶軸,鋪在案上。指尖術光閃動,慢慢的在晶軸上寫下一竄名字。秦姬、秦月、承影、鈍鈞、小月、……、赤霄,寫到扁樂、古欣、秦阿和夏禹時,手指不由得抖了起來。刑湖的一景一木,一字一句都深深的印在念域里。

手抖了會兒,莫邪還是放棄了。他不願再想那些痛苦的經歷,慢慢的閉上眼睛,兩行淚水流了下來。當淚珠滾到了嘴角,澀澀的,皺起眉頭。

「我怎麼哭了」?莫邪抹了把臉,揉盡臉上的痛楚。抬指在眉心捻過,數縷光影落在晶軸上,惟妙惟肖的身影出現在名字上。

「店童請各位小靈友進來。」

亭外應了聲。不多時,店童帶著數位靈女走進亭域。「靈祖,你看我選的還滿意吧」!

掃眼靈女們,個個都面頰紅暈,飛起一片紅霞,凝著嬌羞的肉息。莫邪立即明白了,店童理解錯他的意思,笑了笑也不解釋。

店童見靈祖笑了,立即放了心。「靈祖,你受用,我先出去忙活」。

靈女們齊刷刷的跪拜,細甜的聲音回蕩在亭域。

「起來吧」!莫邪讓眾靈女起身。

靈女們紅著小臉,起身時,有意的拉了拉戰甲,露出一片雪白的香肩。

莫邪擠擠眼睛,看著白花花的一片白胸,容易得眼病。清了下嗓子。眾靈女忙抬起頭,擺手弄姿,輕輕把手放在裙甲上,慢慢的拉起,露出一片令人噴血的大白腿。

訓練好的?莫邪眼直了,他沒想到會是這種效果,鬧了半天,這些靈女都是來賣的。

「好了」!

靈女們聽到靈祖的口氣生冷,嚇得放下裙甲,低下頭。

「抬起頭來」。

靈女們抬頭時,玉手輕貼面頰,嘴角微微的撩起,嫵媚的眼神眨眨的跳著。

莫邪看在眼裡,心裡這個氣呀!行了,別說沒用的話了。唰!晶軸抖起,空中亮起數道立體的人影。

「這些人,你們誰見過,告訴我,重重的有賞」。

靈女們好奇的看著光影,紛紛的搖搖頭。齊聲道:「靈祖沒沒呀」!

「沒沒,沒沒都走吧」!莫邪呲了下牙,混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本想說聲「滾」,沒好意思說出口。

靈女們失望的看眼靈祖,噘著嘴出了亭樓。

莫邪一臉的失望,想了想,又想開了。這些小靈女能知道什麼?「店童」。

「哎!來了」。店童跑進亭樓。「靈祖,這些沒有忠意的,我可以再找」。

「不用了,我問你件事」。

店童快語道:「靈祖,你儘管問,別看在下是個跑腿的,城中的事沒有不知道的」。

莫邪滿意的點點頭。晶軸一抖,光影浮在空中。「這些靈友,你可見過」。

店童一一看過,搖搖頭。「靈祖,在下閱人無數,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到過本客棧的,路過這條街,我都能記住,可惜,這些靈女我沒見過」。

莫邪收了晶軸,靈域之大,是不太好找。不過,他也不著急這一時,只要他們在必能找到。看來,我必須弄出點動靜。噠噠噠!指尖輕輕的敲著案面。

店童伸著頭,眨巴著眼睛。「靈祖……靈祖還有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