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

啪!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啪!一聲響亮的耳光聲,響徹這片寂靜的幽香花庭當中。

「混蛋旋寒,別碰清婉!」

冰眸怒瞪,芃清婉宛若一塊千年寒冰絕冷道。

「小清婉,你惹怒我了!」

被芃清婉這一巴掌,當即將旋寒激怒了,沒有再顧慮芃清婉的感受,旋寒直接扯開芃清婉的領子,欲要真的教訓下芃清婉……

「旋寒你放開我,旋寒你個敗類,放開清婉兒我!」

眼瞅自個激怒旋寒,令旋寒這麼一副盛怒的模樣,芃清婉當即是有些害怕,但卻不想原諒旋寒他,並且拚命的掙紮起來不願旋寒得逞道。

哼!而此刻盛怒的旋寒,絲毫沒有停下手的打算,並且一口就再度狠噙上了清婉的鮮唇。

「旋寒你個敗類,既然不喜歡清婉,為什麼還要佔有我?!」

被旋寒硬壓住雙腕的芃清婉,拚命掙扎著自己的嬌軀,欲要脫離旋寒的魔爪啜泣道。

「唔!」被芃清婉這一句絕冷的話語刺激到,旋寒一時間停下了手中粗暴的動作。

「清婉的心,曾經被你偷走~」

「但是現在,清婉只有討厭你,很討厭你,超級討厭你!」

「清婉我這具完壁之軀,不想旋寒你這個敗類玷污!」

「清婉我討厭你!」

眼瞅旋寒停下手中粗暴的動作,芃清婉當即絕冷的再添一語道。

此刻的芃清婉,就只想要狠狠的懲罰旋寒,看旋寒他痛苦!

「哼,你給我記住了芃清婉,小爺我並不是非你不可,小爺我身邊多的是女人!」

「以後本公子不會再回來了,再見!」

被芃清婉這一句句冰冷的話語刺激到,旋寒當即也不好惹的直接怒話道。

隨即,冷傲的立身,旋寒退開了芃清婉處……

「旋…旋寒公子,您的傷還未痊癒,清晨涼,小心別涼著了身子~」

突兀,一名少女怯弱的聲音,從不遠處的花圃壇旁傳來。

膽怯少女:一襲褐色捲髮束於腦後,清眸,巧鼻,粉唇,俏頰,

一身純粹白色黑邊的貴族衣裳,衣襟口微微敞開;配百褶小裙,一雙玉肌修長的的美腿,展露於空氣當中。

此名少女,正是:柯小暖。

此刻柯小暖懷裡,正揣著一件藍霜邪衣。

柯小暖不打算放棄旋寒,因此抱著僅有的微弱希望,懷揣著藍霜邪衣出來尋覓旋寒……

而就在剛才,她意外聽見爭吵的聲音,便前來查看一番,卻意外的找到了旋寒公子。

「旋…旋寒公子,清晨微涼,別涼到了身子~」

眼瞅著花坪上衣衫不整的芃清婉,柯小暖有些膽顫於剛才究竟所發生了些何事,但顫顫巍巍間,柯小暖還是替旋寒披上了衣服。

「小暖不僅生的越來越漂亮,越來越人憐愛,而且還這麼貼心,當真令人愛不釋手呀!」

話語間,旋寒突兀的湊上了柯小暖的臉頰,蜻蜓點水般的在小暖臉頰上親-吻了一下道。

「唔,旋…旋寒公子過獎了~」

被旋寒一吻,當即令柯小暖變成了只小鵪鶉,無比嬌羞可人道。

「小暖,今天本公子一天有空,有空一起出去玩嗎?」

面帶微笑,旋寒一把摟住柯小暖,邀請她一起出去遊玩道。

「好…好呀!」

被旋寒這番邀請,當即令柯小暖她難以至信,她可從未想到幸福來得如此突然。

「咱們邊走,邊想去哪兒玩~」

摟著柯小暖的纖細腰枝,旋寒和柯小暖打趣道。

「旋…旋寒公子,芃清婉小姐她?」

「哼,別管那個蠢女人!」

柯小暖眼角餘光瞅見可憐的芃清婉,本著關懷的意思提點了下旋寒,但卻直接被旋寒當頭一棒,冷冷呵斥了回來。

而眼瞅旋寒如此動怒,柯小暖當即也不敢多嘴,只得被旋寒緊摟著,打趣戲笑間遠去……

「旋寒你個敗類,我討厭你!」

「死旋寒,清婉兒最討厭你啦!」

心頭無比憤恨間,芃清婉當即從花坪上揪起一把花束,就怒沖沖的扔向了旋寒道。

旋寒和柯小暖這麼親密,就是故意做戲給她看,故意氣芃清婉她的!

旋寒就是在打擊報復給芃清婉她看,讓她清楚他旋寒不是沒了你芃清婉就不行了!

「啊嗚嗚嗚,啊嗚嗚嗚……」

瞧著旋寒和柯小暖親密遠去的背影,芃清婉當即像小孩般哭的嘶聲裂肺。

她,原本是來探望旋寒病情的!

她,原本是希望和旋寒和好的!

她,根本就不想和旋寒吵架的!

她,不想把旋寒拱手讓出去呀!

旋寒你個笨蛋,旋寒你個大笨蛋,再哄哄清婉我難倒會死啊?!

旋寒,求你了,別走!

旋寒,只要你回來,清婉我再也不和你吵!

旋寒,只要你回來,隨意你對清婉兒做什麼!

旋寒你個笨蛋,別走呀……

瞧著遠去的旋寒,芃清婉哭的嘶聲裂肺,試圖將旋寒他喚回來。

然而上一次她這麼哭泣,她能夠隱隱感覺到旋寒就守護在她的身旁,可是這一趟,芃清婉徹徹底底的感覺不到旋寒的氣息了!

顯然這一趟,旋寒他是真的生氣了!

而再想想旋寒最後說不再回來了,芃清婉她就徹底的慌了,這樣子生氣的旋寒,她可還從未遇見過呢!

倘若以後真的再也見不到旋寒,那麼她如何是好呀? ……

時間荏苒,日漸西斜。

山頭暮色漸漸鋪蓋,滿天霞雲擠壓天際,

夕陽,已然鋪蓋了整座曉日升城。

這是即將入夜的前兆,對於這山川水秀之所格外美麗!

曉日升城,繁華商貿街。

繁華商貿街:四周瓊樓玉宇,古典古香,墨文雅閣,矗然林立。

且繁華的街道上,充斥著沿街店鋪飄出的淡淡香味,清爽宜人,格外令人舒心。

隨著即將入夜,繁華商貿街上的沿街店鋪,當即紛紛掛出了油燈,以提供微亮的光芒。

人來人往,格外熱鬧,隨著入夜眾多市民告別一天的繁忙,得以享受這短暫的自由時光。

行走在這片繁華商業街道上的,赫然有著眾多的名門貴族,達官顯貴,他們亦享受著黃昏美好的時光著。

「……你們有聽說嗎,今晚曉日升城的凰寶拍賣行當中有些稀世上品拍賣呀!」

「嗯,我聽說此趟凰寶拍賣行當中,會有一柄絕品寶劍拍賣,那柄極品寶劍非同小可呢!」

「呵呵,法寶兵器,哪次不是暗中提前流傳出風聲,這些都是噱頭,用來吸引眼球罷了~」

「沒有見到真實貨色前,都不要妄下定論呢!」

「對的,本少爺可是上過不知道此當了呢,興沖沖的以為是什麼極品貨色,到頭來都是噱頭唬人的罷了。」

「不過,聽說此趟拍賣會上,會有一條名貴的項鏈拍賣呢!」

「項鏈,什麼級別的法寶呀?」

「好像項鏈品級不高,但是有人見過,的確格外漂亮呢!」

「切,品級不高的項鏈頂多就是墜飾,估計價格也高不到哪兒去,這種東西本公子才不在意呢。」

今晚的街道上,較之平日里,多了幾分熱惱與議論,

而首當其中的,便是富家子弟們議論凰寶拍賣行今晚會出現什麼特別物品呢。

由於距凰寶拍賣行拍賣會開幕還有段時間,這些富家子弟們也不想早入場發獃,因此便三五成群的隨便閑逛在大街上,寫意的打量著大街上的攤位著……

而正巧閑逛在大街上的一男一女,耳聞如此有趣的事情,當即竊竊私語交談了起來。

「呵呵,看起來我們有地方可去了~」

伴隨著輕笑間,一名少年公子顯露:

一襲高昂的黑色秀髮,風拂輕揚,劍眉,涼眸,翹鼻,薄唇,俊頰,

一身藍霜邪衣,衣袂舞動間,氣質煞是高雅大方,器宇軒昂,風度翩翩,

一柄飲血長劍佩於腰后縛劍擱上,其劍鞘縫隙口邪霜劍霧下落,似哀霜落著,直至輕淡消匿。

少年公子,正是旋寒。

「旋寒公子,凰寶拍賣行的入場費有些貴,況且其中並沒有什麼好貨色呢!」

「那些傳說的名品寶劍,名品劍器,都只是為了招攬顧客的噱頭罷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值得拍得的寶物呢……」

溫婉吐聲間,一名玲瓏少女顯露出來:

一襲褐色捲髮束於腦後,佩貴族禮帽,靈眸,俏鼻,鮮唇,俏顏,

一身純粹白黑邊的貴族衣裳,配百褶小裙,一雙玉肌修長的的美腿,展露於空氣當中,

一柄淿水長劍,佩於腰后縛劍擱上,從劍鞘口一抹水色隱隱流淌出,顯然這柄長劍亦並非凡品。

可人少女:柯小暖。

眼瞅旋寒想要去凰寶拍賣行遊玩,柯小暖當即勸誡道。

能夠和旋寒公子在一塊兒,柯小暖就已經很滿足了,而凰寶拍賣行的入場費不便宜,有得那些錢他倆能夠遊玩很多地方了。

回憶著今天一天遊覽的行程,柯小暖當即輕甜展顏著:

柯小暖和旋寒兩人,一天率先遊覽了曉日升城周圍的名勝古迹,上寺廟拜了拜佛,祈求今後時常有好運發生,

中午尋覓了街頭巷尾的幾家名小吃店鋪,隨便品嘗了些美食,

過後遊覽了幾家清香四溢的花店,並且贈送了柯小暖一株漂亮至極的暖橙色鮮花:朝露彩兒!

在柯小暖洋溢著幸福開心的笑容下,愉快遊覽了市坊內的諸多精美飾品小店,欣賞撥-玩了這些精美的小玩意,

以及,兩人又閑逛了幾家寵物商店,逗弄了下可愛的小寵物~

快樂的時光往往度過的飛快,轉眼間便已經黃昏,初夜即將降臨了!

不過夜晚的曉日升城,完全還有眾多好玩的地方,因此根本沒有必要強求去凰寶拍賣行中玩呢!

「小暖真乖,真會替別人著想,不過你也應該玩累了吧,稍微進去休息一下唄?」

眼瞅柯小暖這麼善解人意,旋寒當即摸了摸柯小暖的腦袋,輕笑展顏道。

「切,小暖明明想要替你省錢的~」

聽聞著旋寒關懷的話語,柯小暖當即小鹿亂撞,緋紅著小臉呢喃道。

一天遊玩下來,除了柯小暖回禮給旋寒買了個小禮物外,遊玩的費用幾乎旋寒全包了,

而倘若入了這拍賣行,旋寒估計又會為小暖她破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