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聽到他們老大的話,更是腦袋有些迷煳,他們不過微微一昏迷,卡幽思就死了。他們沒有看到那震撼的一劍,剛剛睜眼,就聽到了那一句話,還有看到眼前的一切,讓他們有些錯覺,卡幽思因為他們昏迷,死了!

「卡幽思死了?誰殺的?不會是……」

本來還想說是不是因為他們在昏迷前,那一招的作用,才導致了卡幽思的死亡。這一抬眼,一把劍散發著朦朦毫光,有些內斂,要不是因為他們眼光極高,境界強極,也根本就發現不了,這把劍竟有洗滌人的心靈的作用!

「是這把劍,殺死的卡幽思?」

不會錯了,絕對不會錯!

「世界上,除了神者之劍,竟然還有一柄這麼可怕的神劍!」

驚唿聲,夾雜著虛弱的音調,在山洞內響起。

「是我們看走了眼!要是能早些動手,我們又何須付出如此代價?」

七位武神中的老大,這個時候,謂然一嘆,搖了搖頭。早知道這把劍如此厲害,他們哪裡會如此冒險,這真是有寶在前無人識,是他們看走了眼。

看著同樣有些怔怔的段無涯,他們略微有些尷尬。

「段小子,別發獃了,你已經證明了這把劍的價值,現在是不是該出去了?」

調笑的聲音,讓段無涯微微回神。

看到恢復正常的山洞,段無涯心裡的跳動依然沒有停止。那一劍,根本就沒有利用他的靈力,而是神者之劍自己憑著神劍之威,一劍斬殺了卡幽思!卡幽思至死都沒有吭一聲,甚至是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本以為一劍之下,全身靈力就算用盡,也無法支撐神者之劍一招,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是多餘的了!

有如此神劍,以後遇到強敵,不用自己動手,豈不是天下無敵?想到這,段無涯心裡美滋滋的。

「喂,你小子,發什麼呆呢,我們老大叫你呢!」

聲音繼續傳來,段無涯這才清醒過來。

段無涯有些汗顏,竟然又在沒有分清處境之下發了呆。幸好這些武神已經個個身受重傷,或躺或卧,只有中在中間的那一位還好好的端坐在那裡之外,其餘人無不是像散架假,擺出各種各樣的造型。

看著說話的那位老者,頭髮花白,臉上光潔而蒼白,沒有一絲血跡。

「前輩叫小子有什麼事?」

段無涯只不過是從卡幽思口中得知,這七位老者姓北宮。該怎麼稱唿,應該用什麼方法面對,段無涯不知道。一走了之?段無涯做不到。留下來照顧他們?段無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

「段小子,我們姓北宮,名字我們自己也記不住了,不過別人都叫我們北宮七雄,你就叫我們大雄二雄……就是了!在這裡我們呆得厭煩了,這就出去吧,有什麼事情,這裡也不是說話的地兒……」

北宮七雄中的大雄的話,段無涯一陣愕然,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噴出一口老血!

大雄,二雄……這都是什麼名字?看著他們還以此為豪,不知道是罵人的?

段無涯吐槽歸吐槽,不過北宮七雄在大雄剛說完話,身影就消失不見。段無涯滿臉駭然,剛剛還都半死不活,眼看著就要咽了最後一口氣,他們的動作段無涯依然沒有看清楚。

「這就是武神境?果然強大無比!」

段無涯相信,此時的北宮七雄,雖然受了重傷,卻依然能一口氣吹死自己!這是段無涯的感覺,段無涯並十分堅信!

段無涯深吸了口氣,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縱然東大陸無敵又怎麼樣,在人家眼中,自己依然是一隻螻蟻!

轉身離去,段無涯也不想在這裡多呆。

剛剛到了山洞口,段無涯就看到一隻碩大無朋的花斑豹,正與北宮七雄對峙。

花斑豹的豹臉上,有些警惕與畏懼,卻沒有後退分毫。在它的身後大大小小的豹子,站成一大片,無不是齜牙咧嘴。

豪門霸寵:總裁的天才小嬌妻 而北宮七雄,個個臉上帶著陶醉,蒼白的臉這一刻竟然帶上了些許的紅潤。

「五萬六千七百八十一年,終於重見天日了!」

「你們是誰?那個青年人類呢,你們把他怎麼了?洞裡面的那些可怕的景象,還有那些黑色的霧氣,是不是你們搞的鬼?」

花斑豹前伏著前爪,隨時都有可能發動攻擊。

「小花貓,你說的那個小子,這就出來了,不要打擾我們感慨!」

七雄閉著眼睛,衣袖輕輕一拂動,一陣狂風吹響花斑豹。

「呲呲……」

四肢緊緊的扒住岩石沙土,花斑豹的四肢劃出深深的四條溝壑,整整十幾丈遠!

「吼……」

花斑豹怒吼一聲,就要上前廝殺。

「我沒事,豹兄……」

段無涯剛走出洞口,就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叫了一聲。只是輕輕拂動衣袖,破虛境的花斑豹,就被吹飛了出去!段無涯知道,七雄沒有動殺機,否則花斑豹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段無涯很是感動,一隻畜生,就這麼有情有義,輕輕走向前,拍了拍花斑豹高大的前肢。

「他們是?」

花斑豹看到段無涯沒事,而且還叫他豹兄,十分高興,剛才發生的事情,早就拋在了腦後。

「他們是我的前輩,這個山洞內的那些一場已經被他們清除,你們可以安心居住了!」

異常已經清除,你們可以安心的居住了!

花斑豹有些激動,已經多少年沒有安身之地了,現在他的家,終於有屬於他了!

「額偶……」

花斑豹微微一低頭顱,在嘴裡出現一顆火紅色的珠子,輕輕放在段無涯的手中:「這是我們豹族的傳族之寶,你也不要推脫,這是你應得的。而且我們已經數萬年沒有弄清楚,這顆珠子有什麼用處。現在它就歸你了!這珠子名為玄火珠,希望你能搞清楚這珠子的來與作用!」

也不待段無涯說話,花斑豹邁動腳步,向山洞走去。在它身後,百十隻豹子,緊緊相隨。(未完待續。。) 「玄火珠?」

接過珠子,段無涯感覺一絲溫熱從手心傳遞到了心間,一種奇妙的感覺,從心底滋生,以至於花斑豹的話,段無涯都沒有聽清楚。

看著走向山洞的花斑豹,段無涯知道他與花斑豹的交易已經結束,與花斑豹也再也沒有了牽扯。這就是花斑豹的酬勞,從此天涯各相隔,誰也不認識誰。

「玄火珠?段小子,你真是好福氣,得到寶貝了!」

花斑豹離去,北宮七雄走了過來,二雄帶著艷羨的說道。

「前輩知道玄火珠?」

段無涯微微有些詫異,這玄火珠真的是一件寶貝不成?看花斑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的東西,而且數萬年豹族也應該出現不少了不得的人物,卻無人能搞清楚這珠子的來,這珠子有什麼作用。

而北宮七雄,在聽說了玄火珠之後,就臉上帶著艷羨,應該知道這玄火珠的來。

「呃……」

讓段無涯意外的是,二雄微微一愕,吶吶的說不出話來,臉上有些尷尬。

「活該,誰讓你逞能,想要捉弄人,這次露餡了吧!有本事你說說這玄火珠的來!」

三雄很正直,與二雄喜歡捉弄人的性子,完全相反。這七兄弟中,就屬二雄與三雄喜歡拌嘴。這一次奚落二雄的機會,三雄起會放過?

「老三,注意你的說話態度,我可是你二哥!」

二雄非常不滿,非常的不滿。三雄不僅拆了他的台,而且讓他根本就下不來台。

「行了,不知道丟人現眼……」大雄看不下去了,出聲呵斥了一聲,再才向段無涯說道:「老二冒犯,小娃娃不要怪罪,他沒有惡意。不過玄火珠確實有過一段記載,不過年代太久遠,在數十萬年前,有神話傳說流傳了下來。上古年間,有火神手執玄火珠,縱橫無敵!小娃娃,玄火珠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對你有沒有用!有用,就算是路邊的石頭,都是寶貝,沒有用,就算是神器也不過是浮塵……」

不知道是這個世界的人對於寶物沒有那麼上心,還是因為寶物太少,七雄的老二二雄,那一種艷羨只不過是捉弄自己而已,他們眼中此時哪有絲毫的異樣?

段無涯肅然起敬,這一番話太有道理了!

深深一躬,段無涯把玄火珠放進了造化鼎內,這才剛要開口感謝,識海中就發生了異常現象。

玄火珠被收進造化鼎內,一直沉寂的造化鼎,忽然沸騰了起來,在識海中不停地旋轉,散發出絲絲的青色靈氣。而玄火珠,也發生了變化,最外層的一層珠子外表脫落,上面顯現複雜的圖紋。霎時間火焰滔天,佔據整個識海!

「轟……」

一陣轟鳴,如同黃鐘大呂,讓段無涯心神震蕩。

「這是怎麼了?要突破了?」

在識感之外,其雄愕然的看著緊閉上雙眼的段無涯,眼神全部聚集到了大雄的身上。

必然是因為老大這一番話,讓這小子頓悟了!、

在外面的七雄最能直接感受到段無涯身上散發的氣息,臉上帶著啞然。

不管外面發生了什麼,此時段無涯的識海,發生了變化。

元神盤膝而坐,頭頂上盤旋著造化鼎,手裡握著神者之劍,越來越凝視,慢慢地變大!

「唿……」

「叮……」

驀然間,玄火珠收起所有的火焰,直接向造化鼎撞去。一聲清鳴,紅色的珠子,鑲嵌在了造化鼎上。在造化鼎周身五個凹槽處,已經有了兩顆珠子,一顆是乙木源珠,一顆就是玄火珠。

霎時間,造化鼎傳來一陣信息,造化鼎身上,散發著更加古樸蒼涼的神韻,更加內斂,更加普通。

鼎身上的花鳥圖案,越發生動,栩栩如生。

「離火源珠!」

段無涯心裡念叨一句,有些明悟。

這顆珠子不是玄火珠,而是離火源珠,本就應該是造化鼎身上的東西,與乙木源珠一樣,與造化鼎是一個整體,不過因為種種原因,分離了。

「嗶啵……」

「唿唿……」

忽然,造化鼎的鼎口,噴出無窮的火焰,霎時間映紅了整個識海!造化鼎就像是剛剛融化了鋼鐵的熔爐,更像是蓄勢待發的火山口,那絲絲火焰,足以燃燒天下!

火焰忽然分離出去,一份包裹著段無涯的元神,一份直奔段無涯的丹田火種,一份進入段無涯的經脈。

經脈中似乎用盡了無窮的靈力,段無涯的靈力,倏忽間,急速運轉了起來。

而丹田中,或種扶桑神樹,在這火焰湧進來的時候,吐出一股吸力,定點了不剩的全部洗得一乾二淨。扶桑神樹,開始生長,只有幾尺高的小樹苗,忽然長成參天大樹!

火種進化了!

進化到了何種程度,段無涯自己也不清楚!

而包裹著段無涯的元神的那一份火焰,沒有傷及元神分毫,元神反而更加精神奕奕,原本一直閉著的眼睛,已經睜開,一股強絕的氣息,散發開來。

在元神中的乙木元氣,忽然冒了出來,與離火源氣融合為一!沒有絲毫的阻礙,非常的完美!

木遇火,燃燒得更加雄列!

而在經脈中的離火源氣,也在剎那間,與段無涯本身的靈力完美的融合,形成一股全新的屬性靈力。

「轟……」

段無涯渾身一震,在體內傳來一聲巨響,這一聲巨響,像是開啟了段無涯突破的號角:斬妄六重、斬妄七重、八重、九重、尊者瓶頸一掃而過,絲毫沒有阻礙,尊者一重、二重、五重、九重……尊者巔峰!

這一股磅礴的能量,根本就沒有耗盡!

段無涯盡斂心神,一遍又一遍的壓縮這體內的靈力,不停的壓縮,從尊者巔峰,壓縮到尊者七重,在壓縮至尊者二重,而後在節節攀升,直至尊者巔峰,段無涯竭盡全力的壓制自己不能突破聖者!

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壓縮了幾千加白邊的靈力,這一刻發生了變化!

「轟……」

比剛才還要劇烈的轟鳴,再次傳來,真的段無涯元神都有些晃動!

段無涯體內的靈力,此時已經完全固體化,滿滿的塞住全部經脈!

「娘的,還是沒有壓制住……這突破的也太順利,跨度也太大了!」

段無涯一聲怒罵,有些惱怒。(未完待續。。) 段無涯驚訝不已,這一次的突破十分順利,也是段無涯這段時間以來的積累,今日終於得到了回報。

但是段無涯十分清楚,這一次的突破,最大的助力並不是自己長時間的積累,也不是自己的感悟帶來的突破,更不是因為自己的天賦有多高。

「聖者境!三重!」

這種實力,已經與在炎炎沙漠中遇到的炎魔老祖,區蛇老祖相提並論了!

「離火源珠!帶來的福利實在是太大了!」

段無涯心裡很明白,這一次的突破,就是離火源珠帶來的?段無涯的整體實力,已經發生了翻天復地的變化!全身經脈骨骼,單論**的力量,就算是七位武神境的北宮七兄弟,也不一定比自己強!

而且,丹田內的火種,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開始的小嫩芽,到幾尺高的小樹苗,再到如今的參天大樹,只不過幾年的時間。

一開始段無涯還抱著能進階就進階的心理準備,現在,段無涯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的火種,扶桑神樹到底進化成了何種高度!

從斬妄境六重,到聖者境三重,這其間的跨度,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段無涯本來心裡還有些擔憂,實力進階本是喜事,但段無涯的跨度太大,段無涯還怕自己無法掌握這種突如其來的實力!不過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離火源珠,包括造化鼎傳來的信息,段無涯徹底的放下了心。這股信息不僅有離火源珠的來,更有離火源珠內對於火焰掌控的無數方法!

「造化訣才堪堪達到第三重巔峰嗎?九重造化訣,單單隻是第三重,就已經入其強大,那要是第四重第五重呢?」

段無涯心裡有無限期待,或許終有一日,自己會成為神農那樣的存在!

「神農老祖宗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