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希望在,劉笑天相信自己一定會找到自己父親的。

「幫主,你也不要失望,我們只是得到尊父曾經到達過這些地方?至於現在具體身在何處?兄弟們還是沒有查到!」趙柄說著拿出一張地圖遞給劉笑天。

劉笑天接過這張地圖,開始看起地圖上面所標註的地方。

「楚國?」劉笑天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心想自己父親到底曾經招惹過什麼人?難道是楚國的超級大勢力嗎?

在每個國家,總有一些超級大勢力存在,正是因為這些大勢力的存在,使得每個國家雖然有戰亂,但是並沒有互相吞併,否則一個國家要是沒有這些超級大勢力的支撐,估計早被旁邊的國家吞併了。

「就是楚國,根據兄弟們多方的查勘與驗證,尊父曾經在楚國出現過,至於以後具體的事情,兄弟們就不知道了。」趙柄搖了搖頭說道。

「你回去重重的獎賞這些兄弟們吧,看來我得去趟楚國了。」劉笑天收起地圖,不由得淡淡的說道。

不管怎麼樣?父親是他這輩子最親最親的人了,他不能夠看著自己父親出事,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必須把自己的父親找回來。

「大人,我不建議你去,要去就讓我們去看看吧!你說你剛把這裡整頓好,就要離開,大家肯定都捨不得。」聽到劉笑天要離開楚國,林源不由得站出來勸解道。

「我也不建議!」這時候文和等人也是說道。

「好了,大家的心意我心領了,不過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去做就行了,」劉笑天感激的點點頭。

去趟楚國,看看外面的世界,劉笑天覺得也是好的,更何況那裡自己曾有父親的蹤跡,要是這趟楚國之行能夠將失蹤的父親找到,那更是錦上添花了。

想要攀登修鍊巔峰,就註定是一場汗水與孤獨相伴的征途。既然已經選擇了這條路,劉笑天相信自己會堅持走下去的。

「趙柄,你回去告訴兄弟們,讓他們好好修鍊,還有別忘了繼續尋找俞晴夏他們吧!等我這趟回來,我就會來看他們去的。」劉笑天對著趙柄吩咐道。

趙柄很清楚劉笑天的性格,一旦決定的事情,就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

「幫主放心吧!」趙柄點點頭。

「這裡的事情就交給各位了,我希望你們精誠合作,好好把這片土地給我治理好,還有大家別忘記修鍊,我惹得敵人可不少,以後有的是你們出力的地方,當然你們要是給我搞窩裡斗,那就到時候休怪我無情。」劉笑天對著林源等人囑咐道。

林源等人也是明白,自己大人做事方式就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他們要是大家干涉,反而會讓劉笑天不滿,所以此刻唯有點頭服從。

「大人放心吧!你走的時候怎麼樣?來的時候也是什麼樣?」文和等人點點頭都是說道。

「主人,那我要跟你去!」王不一這時候站出來堅定的說道。

「不一,這次不行,你的劍法雖然精鍊,但實戰能力還是差了點兒,我希望你這次留在這裡,跟林源他們好好修鍊,把你的修為與實戰能力都給我提上去。」劉笑天搖了搖頭說道。

這次楚國之行,劉笑天用腳趾頭想都會知道有多麼的兇險。所以他不想帶任何人。

「好吧!」王不一有些不情願的點點頭。

劉笑天打過招呼,然後與大玄龜向著城外慢慢行去。

「師兄,新的征途又要開始了,不過我聽說楚國的姑娘比我們大秦王朝的還要水靈?你還記得藍靈嗎?那身材可是莫得說啊。」劉笑天提起楚國,就記起了曾經在神山力量時候被他欺負過的藍靈。

本來大玄龜有些無精打采,但是被劉笑天這麼一說,一下子來了精神。

不由得發出嗷嗷的叫聲,一下子就蹦到了劉笑天的肩膀上。

「不過師兄,我們這次只尋找我父親以及給我尋找煉製復靈丹的藥材,我們不惹事。不然就麻煩大了。」劉笑天對著大玄龜說道。

大玄龜點點頭,口中吐出一根長長的雪茄,同時把自己的墨色眼睛也是戴在了眼睛上面。

在林源等人的目送下,劉笑天與大玄龜漸漸沒入他們的視線之中。

「希望大人能夠平安歸來!」周天不由得說道。

「放心吧!你們的幫主,我們的大人,絕對不會有事的,這個世界上只有他坑死的人,想坑我們幫主的人還沒有出生了。」趙柄不由得笑道。

雖然這次趙柄不知道啥原因大玄龜始終沒有說話,但是趙柄知道,輪坑人,絕對沒有能夠比得了大玄龜的。

大秦王朝與楚國兩國實力相差不大,都是國內天才雲集。

不過楚國與趙國兩國可是十分的友好,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楚國與秦國的地理位置的原因。

因為楚國與趙國的邊境線是一條橫貫幾千里的秦楚大江,這條大江可是決定了兩國的分界線,同時由於這條大江的阻隔作用,兩國從來沒有發生過戰爭。

畢竟想要橫貫秦楚這條大江去作戰,那實在是太難了。

過了好半天時間,劉笑天與大玄龜來到了秦楚大江河畔。

大江翻騰滾浪,看起來十分的壯觀,一眼看去,一片白茫茫的天際,好像天地相連。

「好大的江河!」劉笑天不由得感嘆道。

大玄龜點點頭。

確實這秦楚大江看起來十分的雄偉壯闊。要想憑著劉笑天的飛天羽翼飛過去,那實在是有些太難了。

就在劉笑天等人向著怎麼度過這條大江的時候,突然在大江上出現一葉小舟,同時在小舟上出現一聲聲悠揚的美妙歌聲!「往事悠悠,恍若夢一場!情有情來也無情……」

「船家,我們過河!」劉笑天大聲的揮手與喊道。

「好嘍!」小舟之中也是傳來一聲清脆悠揚的回應之聲。 不多時間,這船家將小舟停靠岸邊,然後從小舟之中走出一名令人遐想無限的美妙女郎。

這女子看起來十七八歲,鵝蛋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可以瞬間將人殺死,挺翹的瓊鼻,臉蛋白嫩的如同綢緞似的,胸前的那對飽滿呼之欲出。櫻桃小嘴微微張開。

一雙大長腿與一對手臂如同白玉雕刻成的,前凸后翹,簡直就是一個殺人不償命的女妖精。

看到如此模樣的女子,大玄龜早已是看的呆了,不由得自主的將嘴微微張開。猥瑣模樣盡顯無疑,

「妖精,怎麼覺得和阿修羅那姑娘有一比。」劉笑天儘管定力很好,但是當看到如此美妙絕倫的女子之後,還是不由得呆了一下,不過劉笑天很快穩住了心神。

心想真不會是妖精吧!怎麼被這女子看一眼,我有一種失神的感覺。不過劉笑天很快搖搖頭,否定了這個結論。

「兩位客官要坐船嗎?」女子羞澀的問道,聲音彷彿如同天籟。

「我們正是要坐船!」對方如此有禮貌,劉笑天也是真誠的回應道。

「好的,那奴家送你們過岸!」女子點點頭,嘴角露出一抹令人能夠瞬間淪陷的微笑,這微笑宛若春風,宛若佳釀,能夠讓人失魂落魄。

「有毒!」劉笑天感覺到自己差點兒又一次失神,不由得內心嘀咕道。

「走了師兄!」劉笑天推了一把大玄龜說道。

卻不料大玄龜早已經看的呆了,嘴角都流出涎水來了,可是大玄龜渾然不覺。被劉笑天推了好幾次都沒有發覺。

劉笑天無語,自己這師兄實在是太色了。一遇到絕世美女就走不動了。

劉笑天不由得又是重重的推了一把大玄龜,卻不料用力過大,直接將大玄龜推倒在地上。

這時候大玄龜才反應過來。不由得罵道:「臭小子,你想謀兄害命啊!」

看到劉笑天與大玄龜很逗的模樣,漂亮女子不由得發出咯咯的悅耳笑聲。

大玄龜趕緊擦了擦嘴角的涎水,然後與劉笑天一同登上了小舟。

漂亮少女款款蓮步,嫵媚的模樣令人有一種犯罪的衝動。

大玄龜看著這女子如此的香艷動人,在坐在小舟上之後噴出幾股鼻血。

「師兄,我不認識你!」劉笑天無語的轉過臉龐,望向一望無際的大江。

漂亮女子嘴角帶著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一聲吆喝,然後小舟開始遊走,迎著白茫茫的天際向著另一邊而去。

「往事悠悠,恍若夢一場!情有情也無晴,愛恨心痴,到頭來一場空,紅粉瞬間成骷髏,美人遲暮傷了誰,啊……」

悠揚的歌聲宛若盛開在青山綠之間的格桑花一般令人舒暢,但是這女子歌聲飄出的時候,劉笑天分明感覺到自己有一種暈暈乎乎的感覺。

這女子的歌聲彷彿能夠令人失魂奪魄。劉笑天不由的瞥了一眼這女子的划槳的背影,不過整個人卻是警惕起來。

雖然歌聲好聽,背影迷人,但是劉笑天總覺得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要是這女子是一名正常人,那唱出的歌聲不會如此的令人陷入一種恍若夢境的感覺。

「江湖兇險,人心難測,雖說這女子的容貌與歌聲都是一絕,但是還是不得不防。」劉笑天盤膝坐在小舟上,心念微動,真元在體內開始流轉。

大玄龜可就沒有劉笑天這麼幸運了,鼻血接連噴涌而出。

「師兄,原來你暈船啊,我幫你把眼睛蒙上。」看著大玄龜一直噴鼻血,劉笑天有些擔心的說道。

殊不知,劉笑天這樣子做也是為了掩飾,這大玄龜天生就有一種對女子的嫵媚抵抗不住的感覺。

漂亮女子微微轉過臉,掃了一眼劉笑天,內心湧現出一抹驚訝。因為她這歌聲本就含著一種殺人的音波,能夠讓人陷入一種夢幻,然後殺之於無形之中。但是這臭小子好不簡單,竟然能夠抵抗住自己的這種歌聲的魅惑。

「我就不信!」嫵媚女子在內心狠狠的說道。

「姑娘。你的歌聲真好聽,你叫什麼名字?」劉笑天將大玄龜的眼睛蒙上之後不由得問道。

「回公子,小女子叫宇瑤(魚妖),」漂亮女子很有禮貌的回應道。

「那你一個人在這裡擺渡?家裡的人了?」劉笑天繼續問道。

劉笑天發覺這女子的歌聲問題很大,所以盡量不要讓這女子唱歌了,否則他都要迷失在哪令人銷魂落魄的歌聲之中而不可自拔了。

「我爹娘都死了,我們家就在江邊,我爸媽被洪水沖走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女子有些悲愴的說道。

「奧,怪不得,好可憐的女子!」大玄龜內心不由得想道,大玄龜用爪子在劉笑天手心寫到:「趕緊過去抱抱她!」

「師兄,想抱你就去抱?這女子歌聲有問題的。」劉笑天無語的回應道。

當然這也是大玄龜七十二泡妞絕技之一,在一個女孩子有些傷心的時候,如果你用語言好好安撫她,或是抱抱她,要是這女子願意,那你基本上就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不會吧?怪不得我鼻血噴的有些多。」大玄龜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那你再聽聽看!」劉笑天無語道。

原來大玄龜一心都在看著漂亮女子了,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女子有沒有問題。

「那姑娘你也不容易啊,來,給你錢。」劉笑天掏出一張金幣說道。

「謝謝公子,小女子無以為報,只有用歌聲回報公子了。」余瑤笑道,然後清涼無比的歌聲又是響了起來。

不過這次歌聲音調比剛才更加的好聽了,但是在對方歌聲飄出的瞬間,劉笑天分明有一種自己意識被剝奪的感覺。

「媽蛋,果然有問題!」大玄龜感覺到自己隨著這歌聲進入一種很香艷的感覺之中,但是很快就恢復過來。

劉笑天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全身功法開始運轉,真元迅速在體內流轉起來,抵抗著對方這讓人想入非非的歌聲。

劉笑天不由得有一種很無語的感覺,說好的這次出來不惹事,但是事情就偏偏這麼來了。

感情是上了賊船啊! 這絕世美女時而歌聲哀怨凄涼,時而悲壯雄渾,聲音如同天籟,但是隨著這歌聲,劉笑天與大玄龜都有一種進入一種幻覺的感覺。

尤其是大玄龜,雖然愛美人,但是軟肋就是天生受不了這種充滿誘惑的歌聲或是聲音。

大玄龜根本抵抗不住,隨著歌聲的飄蕩,很快進入一種香艷無比的場面之中,四周被一群群穿著暴露的美女們所包圍,這些美女此刻只應天上有,身材凸凹有致,令人想入非非的地方都是若隱若現,這樣的香艷場面就是大玄龜做夢都想象不到。

大玄龜本就對美女天生有一種無法抵擋之力,此刻被如此的絕世大美女包裹,鼻血接連噴涌而出。很快就染紅了劉笑天包在大玄龜頭上的一張紗巾。

「我靠,再這樣下去,師兄肯定會流血而死的。」看著一滴滴鮮血滴落在小舟上,劉笑天不由得無語道。

「師兄,對不住了,為了讓你活命,只能夠委屈你一下了。」劉笑天伸出手掌,輕輕在大玄龜的頭蓋骨處一敲,大玄龜瞬間就暈了過去。

劉笑天一把抓起大玄龜,然後裝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

余瑤一直在看著劉笑天的表現,當看到劉笑天在自己歌聲之下竟然絲毫無損的樣子,內心不由得閃現出一抹奇異的神色。

要知道,喪身在她歌聲之下的修者可是不計其數,這小子控制力怎麼如此好?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議了。

「公子,你今年多大了?」既然歌聲誘惑不成,余瑤只能夠相別的辦法了,反正無論如何,這小子都不能夠活著渡過岸去,在她在這裡擺渡的那一刻,她就沒有想著能夠將一個人成功的送回岸去。

坐上她船的人,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被她殺死之後吸干他們的血肉與真元,補充她的真元,讓她的修為步步高升。

「十九歲了!」劉笑天很淡然的說道,但是內心卻是無比的謹慎。這女子看起來絕世無雙,但是從剛才的表現來看,絕對是一個不簡單的傢伙,不過目前,劉笑天還是沒有看清楚這女子到底有什麼意圖?

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先發制人,這可是劉笑天一直做人的準則。

「好年輕啊!應該還沒有結婚吧?」余瑤如同天籟般的聲音嬌笑道,同時一陣微風吹來,余瑤長發飄蕩。香風陣陣,無比的充滿誘惑之力,尤其是余瑤那絕世無雙的身材,本身對男人就是一劑無比狠毒的毒藥,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見了如此絕世美女,定然會抵抗不住誘惑的。

「還沒有!」劉笑天點了點頭說道。

「公子,你看這四下無人,小舟之中只有你我二人,要不公子……」余瑤帶著無比誘惑的表情轉過臉龐,櫻桃小嘴微微張開,香舌帶著一種香艷無比的氣息。

劉笑天暗罵一聲,這女子真是一個妖精,幸虧老子我抵抗力強,不然就要喪身在這裡了。

只有自己辛苦追來的女子才是正品,這倒貼而來的美女誘惑是誘惑,但給人總有一種沒有好事的感覺。

「你我二人挺好的,今天能夠目睹姑娘的絕世容貌,也算是我劉笑天三生有幸,不過我對風火雪月之事不感興趣,還請姑娘能夠成全,我渡過岸去是有緊要事情要辦!」劉笑天如實說道。

「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娘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卻還不領情,你以為老娘我願意與你風花雪月,老娘只是看在你年輕的份上,讓你享受一會那男女之事,免得死的太可憐,真是不識好歹。」看著劉笑天對自己謹慎的樣子,余瑤終於暴露出狠辣的原型。

「媽蛋,你原來是想殺我!你這女子,我和你無冤無仇的,為何我殺我?」劉笑天不由得無語道。

確實,自己只是想渡過岸去,然後尋找自己的父親,但是這女子卻三番五次的引誘他,要讓他死在這裡

天底下哪有那麼好的事情啊?

「哼,老娘是什麼人你難道看不出來嗎?我其實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魚妖,我都說出我的原名了,你還真是好笨。」絕世女子說著身形變換,然後瞬間化作一條大魚,大魚渾身光華閃爍,帶著一股駭人無比的氣勢。

「我去!」劉笑天渾身光華燦燦,冷冷的看著剛才的那絕世美女化作的美人魚,不由得謹慎無比起來。

妖獸修鍊本就比人困難,既然能夠經過無數年化成人形,那定然是很恐怖的存在了。

大魚瞬間又變回美人的模樣,嘴角帶著誘惑無比的微笑。

「怎麼樣?老娘可是花了無數年才變成人形的,你小子渾身精氣無比的雄厚,老娘要是吸了你的精氣,定然比現在還要厲害無數倍。」余瑤帶著挑逗的笑容笑道。

「我好多天沒有洗過澡了,你要是想吃我,那可是很難吃的。」劉笑天故意說笑道,不過內心卻不由得一陣無語,這次上的賊船可不簡單啊。

這余瑤很顯然已經是天元境的境界,自己現在沒有大玄龜的幫助,要是真動起手來,自己可不是對手。

「哈哈……別把老娘當做三歲小兒看待啊。你看看你腳底下那是什麼東西?」余瑤嬌媚的笑道。

劉笑天無比警惕的往腳下一看,這才發覺原來在自己腳下的小倉之下全部都是人頭,這些人頭七零八落,起碼有個一百多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