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了對方的來意,君雲卿心中輕鬆下來,剛要開口拒絕,忽然,她雙眼之中,夜十八投射而來的無形字跡一陣變幻,傳遞給了她一個重要的訊息!

君雲卿到口的話一頓,她四處看了看,見四周並沒有其他人,當下鬆了口氣,道:「秦師姐,你們這樣可不好。這素胚如果沒有意外,可是今年質量最好的一個!我要是給了你,長老知道,肯定饒不了我。」

本來聽見君雲卿前面的話,那名秦師姐的面色已經沉了下來,聽到後面后,又有所緩和。

聽得出來,君雲卿顯然是心動了的,但是怕被責罰,所以不敢答應。

「這有什麼!」一名妙音宮弟子不以為然的道,「你們剛剛回宮,誰知道你們帶了多少個素胚回來!少一個又有什麼要緊的,我們秦師姐少不了你的好處!想想我們秦師姐的身份吧,日後有她幫襯,你也能更快出頭!」

的確,君雲卿這一次帶了好幾個素胚回來,一般誰也不會去細數,她給那名秦師姐一個,根本不會有人知道,還能為自己撈得大好處!

這些西音閣的弟子篤定君雲卿一定會答應。

就連那名秦師姐也好整以暇的看著君雲卿。

君雲卿面上裝作一副心動又糾結的模樣,最後狠了狠心,用力點頭道:「好吧!如果秦師姐能夠幫我進入地宮獲得修鍊殺音道的資格,我就把這個素胚給師姐!」

這正是夜十八通過查探妙音宮得到的消息——今天正是妙音宮挑選修鍊殺音道弟子的日子!

而妙音宮的弟子修鍊殺音道的地點,正好就在地宮!

那地宮錦盒之中的東西,果然是妙音宮殺音道的根本!

這是君雲卿光明正大進入其中的好機會!

正是得到夜十八這個訊息,君雲卿才改了到口的拒絕!

聽見她的話,西音閣的眾女面色都是一變。

那名秦師姐的面色更是直接沉了下來,「你還真是敢獅子大開口!一個素胚換獲得修鍊殺音道的資格,你以為修鍊殺音道的資格那麼好得到嗎?」

殺音道是妙音宮立於中央天域的資本,對於弟子的選拔乃是重中之重!其中的考量極多,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修鍊的!一般來說,只有四大音閣推薦出來,經過了重重考驗,證明對修鍊殺音道有極高天賦,又對妙音宮十分忠心的弟子才行!

她開口,其他幾名西音閣弟子也沉下了臉。

君雲卿卻一點不在意,她昂著頭看著那名秦師姐道:「師姐這麼說就不對了!誰都知道這個素胚的質量非常好!我帶回去,別的不說,長老那邊必然有獎賞!我自認天賦也不差,不然也不會被司音大長老看中!只要有那些獎賞,我再努力修鍊,以後總有機會得到修鍊殺音道的資格!」

她說著撇了幾人一眼,道,「現在我不過是想提前獲得修鍊殺音道的資格罷了!有什麼不對?怎麼能算獅子大開口?要知道,我將素胚給你們,是冒了極大風險的!要是被我們東音閣的長老們知道,被重重責罰不說,這輩子都別想修鍊殺音道了!我肯定要索取對我來說最有利的酬勞!」

「我不覺得我這個要求有什麼不對!秦師姐要是做不到的話,那我可就告辭了!」 聽著君雲卿這麼斬釘截鐵的話,那名秦師姐和那些西音閣弟子們的面色都有些不好看,但卻沒法反駁。

因為君雲卿說得並沒有錯!

對她來說,索取殺音道的修鍊資格的確是最好的結果!

只要她能夠修鍊殺音道有成,日後這事就算曝出來,她也不會獲得什麼嚴厲的懲罰!

但索要其他的條件可就不一定了!

「你倒是挺聰明的!」那名秦師姐蹙眉看了君雲卿一眼,沉思著猶豫不決。

她身為西音閣這一輩的天才子弟,自然有些特權,讓君雲卿得到修鍊殺音道的資格不難!

但這樣的特權也有代價和名額限制的!幫了君雲卿,她手頭的名額消減,依附在她身邊的人自然也要少掉一個!

別以為妙音宮內部就沒有競爭!

越是大的勢力,內部的競爭就越激烈!

這名秦師姐心中猶豫,但看著儲浩,又實在捨不得放棄!

儲浩可是血煞的第四統領,可以和四域盟的高級長老爭鋒的人物!實力十分強橫!

秦師姐雖然不知道他的真實實力和身份,但他的肉身資質在她眼中簡直好得過分!一旦得到他,並將其用煉屍魔音陣煉製成琴奴,最低也是地琴奴級別的!到時稍加培養,成為天琴奴也不是沒可能的!

而一般天琴奴可是只有長老才能擁有的!

要不是這樣,她也不會在看見君雲卿一行后,立刻出聲叫住她們!

君雲卿看著那名秦師姐猶豫也不說話,等著她做決定。

她已經從夜十八那知道,自己要去的那個地宮,是整個妙音宮的重地,禁地!

防護之森嚴,不亞於四域盟深處,木景尊者的居所!

一般人根本不準靠近!

君雲卿想混進去都沒辦法!

如果她實力高一點,還可以直接用攝魂塔音陣直接攝了一名核心弟子的心魂,甚至攝了一名長老的心魂,控制對方讓其帶她進入!

但君雲卿現在只有巔峰玄帝境的修為!

在妙音宮這樣強大的尊者勢力,巔峰玄帝境也有一般的普通弟子!連精英弟子都算不上!

而精英弟子都未必有資格靠近地宮!

所以君雲卿混進妙音宮后,才沒有直接去找地宮,而是往東音閣的方向走去!

便是準備在那裡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突破口!

現在這個秦師姐叫住她,問她索要儲浩,實在是絕好的機會,君雲卿絕對不會放過!

「好吧!我答應你!」思考良久后,那名秦師姐驀然一咬牙,答應了下來,「不過只是這一個素胚不夠!哪怕是我要往裡面添加人,也是要付出極大代價的!你再給我兩個素胚!我就幫你!」

「兩個素胚太多了。」君雲卿裝模作樣的和她討價還價著。

實際上,她恨不能馬上答應,反正又不是真的將儲浩他們送人,不過這樣一來,肯定會露了痕迹,當下假裝不滿的道,「我這次找的素胚質量不是一般的好,隨便上交一個都能得到極大的好處,要不是我們都還沒有修鍊殺音道的資格,肯定不會讓給外人的!三個換一個名額!太多了!」

她想看看能不能多帶一個人進去。

然而那名秦師姐卻堅定的道:「這次挑選修鍊殺音道的弟子和以前不一樣!聖物動蕩,讓這次挑選的條件也苛刻了很多!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能送你進去!你要是不加兩個素胚,這件事沒得談!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去,換成別的條件!這次可不是那麼好通過的,失敗的幾率太大!」

聖物,難道是指地宮的那個錦盒?

所謂的動蕩,難道是那次它溝通天魔七罪琴將她的意識引過去的那次?

君雲卿心中猜測著,面上卻堅定的道,「但是通過的好處也比以前多不是嗎?只要我能夠通過,說不定殺音道的修鍊都能超過之前的一些師姐!」

「隨便你了!三個素胚到底答不答應?」那名秦師姐並沒有反駁。

因為實際情況的確如君雲卿說得那般,不然這次挑選根本就不用舉行,正是因為風險大,收益也大,所以還是有很多妙音宮的弟子嘗試。

只是她一點也不看好君雲卿,殺音道的修鍊可不是過家家,十分危險!

那些參與挑選的弟子,誰不是被各閣挑選出來后就開始用各種方式開始接觸殺音道一些邊邊角角,像君雲卿這樣,什麼都不知道的,很容易出事!根本不可能成功!

不過那個跟她無關,她只要素胚到手就好!

三個質量極好的素胚,足夠她彌補這次動用特權的損失了!

「好吧!」君雲卿裝作無奈的點頭道,「三個就三個,不過單單隻換一個名額不行,我身後這些師妹你也要拿出一些好東西來給她們!另外,為了交易公平,這三個素胚不能馬上給你們!等我順利進入其中,再傳訊給她們交給你!」

她說著看向暗影眾女,眸光微閃,道:「諸位師妹,你們就在這裡等著,只要我成功,我不會忘記你們的!希望你們對此事守口如瓶,不然不僅我要受懲罰,你們也逃不過!」

君雲卿話裡有話,是要暗影眾人待在這裡,等她走後,就這幾人控制住!

有儲浩他們在,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眾人心中雖然心中擔憂,但見君雲卿心意已決,而且這的確是最好的辦法,後者身邊還有皮皮以及夜十八跟著,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當即紛紛點頭。

而從頭到尾,儲浩等幾人都完美的扮演著被煉屍魔音陣長久侵襲了的素胚角色,站在原地連表情都沒有變動一下。

雙方達成交易,君雲卿當即隨著那名秦師姐離開。

而暗影眾女和西音閣的幾人則一起撤到不遠處一條更為僻靜的小道,等著君雲卿傳訊回來后,繼續完成交易。

然而那名秦師姐不知道的是,她剛帶著君雲卿離開,儲浩他們便連同暗影的眾女發難,將那幾名西音閣的弟子給制住了!

後者等人震驚的看著儲浩等人,完全不敢相信竟然有人這麼不要命!不僅潛入她們妙音宮,而且還敢前往她們的重地地宮!

只是她們發現得太遲了!根本無法發出任何警示,更別說通知其他人了! 君雲卿跟著那名秦師姐前往地宮。

從夜十八顯示給她的訊息中,她知道,妙音宮中,這樣的挑選會持續整整一天!

說是挑選,實際上將各閣推薦的,認為適合修鍊殺音道的弟子集中在一起,讓她們接受地宮之中的考驗。

通過的,就擁有修鍊殺音道的資格!

沒通過的,結果顯而易見,成為被廢棄的肥料!運氣好的,大概可以保一條命,但那太不容易了!

基本上大半的人,都會死在地宮裡面!

只有掌控了殺音道修鍊之法的,才能夠走出地宮!

本來現在距離妙音宮一年一度挑選修鍊殺音道弟子的時間還早,但是因為君雲卿引動錦盒變故,引得地宮之中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動,所以妙音宮便將時間提前了!

只要通過這次挑選順利掌控殺音道修鍊之法的弟子,實力會比以前那些通過的弟子強很多!

然而,君雲卿對此卻全無感覺。

妙音宮的殺音道對她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將活人煉製成活屍,這手段太過陰毒狠辣了,絕對不是正統的修鍊之法!

妙音宮的人雖然藉此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但弊端也很明顯,根本不值一提!

甚至君雲卿懷疑,妙音宮的人根本無法晉級神道!

因為她們用的辦法,太有傷天和!

所以,她對此壓根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想藉此光明正大的混進地宮,然後找到錦盒罷了!

君雲卿跟在那名秦師姐身後走進地宮時,頓時感覺到一股極為陰冷濕重的氣息撲面而來。

那股氣息十分的僵冷,並不是一般的寒氣。

君雲卿仔細感應了一下,心中微微一凜,這是屍氣!又可以稱為死氣!

一般來說,一個地方要形成屍氣或者死氣,必須是那種常年不見天日,又有很多屍體的墓地!

因為屍氣不是煞氣,也不是怨氣,它只是那些屍體長年累月的待在一起,慢慢形成的一種腐朽奇異的氣息!

這些氣息一般來說對玄者沒有危害,但如果太多的話,對玄者來說,與毒氣無疑!

不過這些屍氣對屍體卻有極大的好處,能夠保存屍體,令其不腐。

但君雲卿還從未見過那麼濃郁的,幾乎化為實質的屍氣!而且充斥了整整一個地宮!

她打量著四周。

地宮之中,間隔十丈左右便立有一根巨大的樑柱!上面雕刻著盤旋飛旋的巨龍,巨龍前爪之中抓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將整個地宮照的極為寬敞明亮!

然而,在空氣中充斥著屍氣籠罩下,這種明亮也帶上几絲陰冷,令人感覺不到一點光明的溫暖!

此刻,地宮中間被四根蟠龍柱圍著的廣場之上,已經聚集了不少妙音宮弟子,看見君雲卿和秦師姐走進去,都看了過來。

「秦師姐。」這裡大多數的人都認識這位西音閣的天才弟子,不少人都向她點頭問好。

這些人,自然以西音閣的人居多。

更多的人則是將目光投在君雲卿身上。

秦師姐早已經能夠修鍊殺音道,此刻帶著人出現在這裡,意思不言而喻。

面對眾人打量的目光,君雲卿表現得十分坦然自若。

她前世做任務時什麼場面沒見過,這種小意思了!

她一邊跟著秦師姐往裡走,一邊摸著左耳垂的銀色水滴低聲傳音問道:「夜十八,能查到那東西在哪嗎?」

君雲卿說的東西,自然是放置在地宮中的錦盒。

早在準備前來妙音宮時,她就已經把自己看到的影像傳給夜十八了!

「沒有,這地宮裡有力量隔絕了我的查探。」夜十八低沉平板的聲音從水滴耳墜中傳出,「你小心一點,這裡很不一般,有神道的氣息殘留。」

夜十八這麼一說,君雲卿立刻提高了警惕。

神道氣息,代表這裡至少是一個類似神道秘境的地方!

像巫峽之淵的生死境以及圖騰一族的彼岸黃泉谷,都是這樣的地方!

這座地宮,若不是有神道強者建造的,至少那名神道強者也在此逗留過,留下了不少防護。

君雲卿心中有些凜然,透過水滴耳墜問道:「大致的方位知道嗎?」

「西北。」夜十八沉聲道。

兩人正交談著,走在君雲卿前方的秦師姐停了下來,對她道:「你在這裡等著。」

說罷就徑直往廣場前方的一角走去。

君雲卿抬眼看去,發現那角落的陰影處站著兩名老嫗,身上的服飾和一般妙音宮的長老截然不同,是一襲黑衣,周身的氣息十分陰森,幾乎要和四周的陰影融為一體。

君雲卿看著那名秦師姐走過去恭敬的行了一禮,隨後說了一些什麼,那兩名老嫗隨即抬眼朝她看了一眼,那眸光死氣沉沉的,十分渾濁,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活人。

片刻后,那名秦師姐拿了一塊令符走了過來,遞給君雲卿,不咸不淡的道:「好了,我已經和那兩名監察長老說好了!你可以參加殺音道的挑選考核了!這是你參加考核的令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