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長空猴急的說道:「既然如此的話,天玄老弟,不知道這麼好的道器,可有我三人的份呢?」

果然是利字當頭,這個時候,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自己有沒有好處。

葉雲笑道:「正所謂,買賣不在仁義在。三位老哥這些年對我天玄宗倒是照顧有加,即便出不了價格,這道器的話,我也會贈與三位,待會三位老哥,便可以告訴我,你們想要什麼樣子的神兵,我好幫你們定製。」

孔德淡然一笑道:「我倒是簡單,只要一柄劍就好了。」

萬成金也是眉開眼笑的說道:「我只要一枚銅錢就行了,這適合我萬家的功法。」

武長空急忙說道:「我們武家的話,以連體為主,若是方便的話,天玄老弟就給我做一雙拳套,如何?」

葉雲嘴角揚起的笑意,變得何須親近起來,說道:「這些都不是問題,一個月後,便給三位老哥送上,如何?」

「好,真是太感謝老弟了,我武長空必然會給予天玄宗一切方便!」人都是自私的,先得到自己的好處的時候,即便出賣的是自己集體,自己家族的利益,那也會認為理所當然。

反正他們都是在用自身家族的資源去給予葉雲幫助,對他們來說,只需要找到合適的理由就好了。

葉雲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麼這磁石煉製的道器,售價十億上品道石的話,不知道三位老哥可有什麼異議?」

「這麼便宜?」三人面面相覷,倒是沒有想到,葉雲竟然售價這麼低廉,要知道有些時候,一柄強大的道器,在修者的一生之中,起到的作用,是絕對大的,那就是對自己生命的一種保證而已。

「好了,既然如此的話,三位老哥,你們也別不相信,我給你們的十億是後期的合作價格。至於這一柄劍的話,就當是競標了,我倒是想知道,三家對我天玄宗這三年來的照顧,是否因為我天玄回來之後,會少了呢?」

這句話說都已經是非常的明顯了,你們想不想合作,就拿出誠意來,這柄劍就是競拍的最好誠意表現。這就是一種競標,同樣的也說明了葉雲的態度。

一旦這三家有一個不夠誠意的話,那麼天玄宗或許就要重新考慮下合作方式和條件了。這不由的讓三個老謀深算的傢伙,面面相覷,臉色都陰沉了下去,都在暗自琢磨,以十億為底價來競標這柄劍的話,他們需要拿出多少才會合適呢?(未完待續。) 一覺醒來,又是一個大晴天,王旭陽洗漱完畢,直接走出了小院,觀察起了魚塘。

此刻魚塘里的水早已經抽到了標準線,而兩台抽水泵也都停止了工作,朱濤父子兩也回家休息去了。

「等下去釣兩條魚放水中試試」,王旭陽對水質還真沒多大的研究,只得聳聳肩,用最笨的方法,測試一下。

吃過早飯後,王旭陽便將自己釣魚的傢伙拿了出來,準備到清源溪中垂釣一會。

「你這是要去幹嘛?」,正當他要走出家門的時候,盧曉也是突然看到了他的裝扮,好奇道。

「這還用問嗎?自然是去釣魚了」,王旭陽揚了揚手上的吊杆,大聲的解釋道。

盧曉眼前一亮,開口道,「釣魚啊?聽他們說可好玩了,你還有釣魚竿嗎?我也想去。」

「有倒是有,就是……」,王旭陽家的確還有根釣魚竿,正是他以前那根竹制的。

「沒什麼就是,有就行了,快拿出來吧,我也要去」,盧曉顯得很是興緻勃勃道。

「好吧」,無奈之下,王旭陽也只得點了點頭,將那根竹制的釣魚竿拿給了她,反正她也是一時興起。

帶上傢伙后,兩人向著清源溪出發,一路上的美景惹得盧曉是激動不已,甚至還會拿出單反相機來讓王旭陽拍攝一下,儼然一副遊山玩水的模樣。

「我說,你照這麼多照片。又不傳到網上,用來幹嘛啊?」,連續照了十多張后。王旭陽實在有些忍耐不住了,開口詢問道。

「笨啊,留著當做紀念啊,等我老了的時候,可以拿出來慢慢的回味」,盧曉很是認真道。

「好吧,你贏了」。王旭陽直接敗退,只得隨著她的意,一張一張的給她拍攝著。

好一陣后。兩人終於來到了釣魚的地點,將凳子擺上后,準備穿珥龐博垂釣。

蚯蚓王旭陽早就準備好了,而且還兌上了一點石髓靈泉。這樣魚才會儘快的咬鉤。

王旭陽這是準備速戰速決。根本就沒有這麼多的時間耗下去,他得釣些不同種類的魚檢測魚塘里的水。

至於盧曉,王旭陽給她穿好餌后,就不管她了,而是專心的注意著自己的吊杆。

只是一會,王旭陽就有了收貨,一條普通的鯉魚,再次上餌拋竿。 御夫有道 幾分鐘后,又一條草魚上鉤。

看到這裡。盧曉實在忍耐不住了,開口詢問道,「為什麼魚兒都只咬你的鉤啊,我的就不咬。」

「給我看看」,將魚竿插到地上后,王旭陽將盧曉的竹竿接過手,拉起來一看,魚餌都已經被吃光,很明顯已經有過魚兒吃鉤,她沒有注意罷了。

王旭陽默然,只能再次給她串上魚餌,從開頭教起了她釣魚該注意哪些東西。

盧曉悟性自然不必多說,沒過多久就吊起來了第一條魚,雖然只是一隻小鯽魚,但也讓她高興了半天。

一個小時后,王旭陽的魚餌用完,換來了總共十多二十斤各種品種的魚,放滿了整個網狀魚袋。

將魚竿收起放好后,王旭陽對該釣的津津有味的盧曉道,「好了,我們回家吧。」

「哦,好吧」,雖然有些戀戀不捨,但盧曉還是拿的起放的下,將魚竿收起后,跟在了王旭陽的背後。

回到家中后,王旭陽將漁具一放,就來到門外,將網狀魚袋放入了自家的魚塘中,便不再理會。

……

時間還沒來到正午,王旭陽家便迎來了一群貴客,正是他三姥爺一家,準備回來解決房子的問題。

王旭陽一家自然是好吃好喝的供著,吃過午飯後,便直奔縣城,將房子給過戶。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辦完此事後,三姥爺一家又開車離開,而王旭陽卻是來到了梁永建家。

此時,梁永建正都弄著銅頭鐵頭,見王旭陽到來后,頓時笑道,「是來找我說修房子的事情吧。」

「你怎麼知道?我記得我沒跟誰說過啊」,王旭陽有些好奇的對梁永建詢問道。

「這還用你說嗎?你們去縣城辦過戶手續的時候,三姥爺家那幾口人就將消息傳遍了整個王家溝」,梁永建笑著回答道。

「原來是他們啊,那就不奇怪了,既然被你知道了,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需要什麼手續,你直接說」,王旭陽開口道。

「嗯,需要……」,梁永建一口氣將需要的東西說了出來,王旭陽也將其全部記在了心中。

不一會後,王旭陽將這些東西都帶給了梁永建,自己當上了甩手掌柜,只需要等消息就行了。

回到家后,王旭陽特意檢查了一下魚塘里的魚,發現一個個都是活蹦亂跳的,甚至比剛被拉起來的還要鮮活。

正在這時,休息好的朱濤朱亮父子也走了過來,對王旭陽打了個招呼后,道,「老闆,水質怎麼樣,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沒問題吧,你看我早上放水裡的魚,現在依舊活蹦亂跳的」,王旭陽笑著回答道。

「那太好了,不過還是再觀察一天吧,免得出現什麼問題,也好放心」,朱濤提議道。

「也對,我們拉回來的可是魚苗,不能不小心,等明天要是還沒問題,我就去拉魚」,王旭陽點了點頭道。

兩人再次議論了一會後,便各自分開回家,至於那些魚兒,還在繼續水中遊動。

吃過晚飯後,王旭陽拿出電話,給劉雙雙說了一下自家要修房子的事,問問她有沒有什麼意見。

劉雙雙一聽,當然是非常高興,畢竟王旭陽打這個電話問自己,已經證明了一點,那就是完全認可了自己這個未婚妻。

不過劉雙雙也沒多大的意見,只是淡淡的提了一些需要的東西后,便讓王旭陽全全負責。

……

第二天一早,王旭陽早早的起身,到魚塘里看了看網狀口袋中的魚,發現它們依舊是活蹦亂跳的后,才完全的放下了心來。

吃過早飯後,王旭陽便對父母提出了告辭,他準備去找朱濤,讓他朋友問問是在哪裡買到的鰻魚苗,這樣免得他跑彎路。

朱濤自然是滿口答應,掏出電話就給自己的朋友打了過去,詢問魚苗是在哪裡買的。

他朋友並沒有隱瞞什麼,說出了地點后,還把賣家的電話給了王旭陽,讓他自行聯繫。

拿到電話號碼后,王旭陽便給這家名為優選魚苗的公司打了過去,確認了一下有沒有魚苗。

得到賣家的肯定的答覆后,王旭陽才告別了眾人,向這家公司的魚苗基地開去,準備看看再說。

……

才開了沒多久,王旭陽的電話便響了起來,掏出手機一看,卻是兩天不見的穆毅打來的。

一接通電話,王旭陽便笑著詢問道,「穆總啊,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的確有事,我原本想今天就來你家拉貨的,但車卻是沒改好,只能明天再來了」,穆毅也是笑著回答道。

「怎麼,拉貨的車都要區別對待?你這是讓我受寵若驚啊」,王旭陽帶著誇張的語氣道。

「哈哈」,穆毅大笑兩聲,道,「我這是不得不區別對待啊,你那蔬菜可是寶貝,萬一在路上被碰熟了,可就虧大了。」

「呵呵,穆總你誇張了,咱家的蔬菜質量絕對保證,比別的蔬菜破損率可低的多,不用這麼麻煩的。」

「還是小心為妙,不要捨不得這點小錢,對了,我父親的葯……」,穆毅帶著緊張的語氣道。

「如果不出問題,明天你就可以來拿回去了」,王旭陽微微一笑,穆毅打電話來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也不耽擱你時間了,我們明天再見,我親自來取」,說著,兩人客氣了一陣,便掛斷了電話。

魚苗基地離人守縣並沒有多遠,所以沒一會,王旭陽便驅車來到了現場,準備進去考察一下。

只一下車,一位油光滿面的中年男子便迎了上來,眯著眼道,「你好,請問是王老闆嗎?」

「我是,想必你就是這家魚苗基地的黃老闆吧,幸會」,王旭陽當即伸出手來,與其握了握。

「走吧,咱們進去看魚苗,咱不吹牛,我家的鰻魚苗,絕對是整個西南地區排的上號的」,握手之後,黃老闆帶著王旭陽就向基地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做著保證。

來這裡之前,王旭陽就查過這家魚苗店的底,發現風評非常不錯,老闆也真沒吹牛。

不過美中不足的,就是這裡的價格會比其他魚苗基地的要貴一點,但一分錢一分貨,為了魚苗的優質,王旭陽覺得值得。

兩人一路閑聊著來到鰻魚苗池前,王旭陽定睛一看,發現這鰻魚苗長的跟泥鰍還真像。

不過細看之下,兩者間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就比如泥鰍有鬍鬚,鰻魚就沒有。

撈了一些鰻魚苗上來,王旭陽仔細的檢查了一下,發現果然如老闆說的一樣好,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完魚苗后,那自然是議價的環節,剛開始老闆報價挺高,王旭陽直接報出了朱濤朋友的名字,老闆也知道是熟人介紹的,就給了同一個價格。

將訂金交了后,王旭陽拿著收據直接回家,而老闆承諾,明天中午前,就會把魚苗送到。

……(未完待續。。) 「這……」現在倒好,原本盛氣凌人的三人,都不說話了,哪裡敢先開口?萬一得罪了葉雲,那麼不僅僅剛才到手的好處沒了,回到家族裡,也沒有辦法交代。

畢竟家族的高層要求他們將天玄宗瓜分了,可是一旦天玄宗專門向著任何一個家族傾斜的話,那麼這就不一樣,這就意味著,肯定會有一家會和西北風了。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刑天的聲音,「啟稟主上,朱家朱立炎特來拜見,是否要讓他進來?」

「朱家朱立炎?」孔德三人聽到這聲音之後,頓時神色一緊,急忙看向葉雲。

他們現在在談論生意,尤其是在為了這道器競標,若是在被朱家橫插一腳的話,那麼可就真的要損失大了。

葉雲無奈的笑道:「三位老哥還請見諒,來者都是客,何況他還是朱家的繼承人,我也不能怠慢了啊,咱們都是開門做生意啊。」

「無妨,無妨……」三人現在節骨眼上,哪裡敢得罪葉雲,急忙開口說道,其實他們現在的內心就都估計都在罵【娘】了,至於罵誰,就不得而知了。

「好……」葉雲點了點頭,便讓刑天將人帶進來。

並沒有過了多久,一道火紅色的身影,氣宇軒昂,就洒脫的進來,正是朱立炎。

他見到了葉雲之後,倒是客氣的拱手道:「立炎見過天玄兄,見過孔兄、萬兄、武兄。」

其實按照輩分來說,孔德三人都可以說是朱立炎的祖輩了,然而朱立炎不僅僅是朱家的大公子,同樣修為也到了道祖境初階了,自然以平輩相稱了。

「好!」孔德三人面無表情,禮貌性的回了一個字,就都沒有說話了。

葉雲倒是拱手回禮道:「不知道朱兄來我天玄宗,所為何事?」其實他心裡透明,自然知道朱家來到這裡,也是為了合作的事情。

當然現在三家都在這裡,想要業餘按照三年前所說,最低價先給三大家族,有些不合適了。

況且,當初也僅僅只是天陽丹的價格,可並不是其他的貨物,也會是這個價格。

朱立炎淡然一笑道:「這一次我小妹朱立婷本來也是想見一見天玄兄,只是被我留在了學院內。畢竟這一次,我是為了家族和天玄宗合作的事情而來,不知道天玄兄有何高見?」

葉雲眉頭一挑,笑道:「正好,想必朱兄也看到了我懸浮在大廳上的這柄劍了,此劍正是競標所用,若是極為能夠出得起好的價格的話,我天玄宗道器這一塊的合作,自然不是問題了。」

「天玄老弟,我們三家可是最早合作的,你這樣做,讓朱家也【插】進來的話,是不是不是太合適?」武長空眉頭緊鎖,現在他們三人要是還不明白葉雲的意思,那麼可就真的是白活了。

葉雲擺了擺手道:「當初我和三位老哥談論的是天陽丹的生意,至於道器方面的事情,當初因為才開始建立天玄宗天寶閣。倒是還沒有商談,眼下朱家對我天玄宗一直都頗有照顧。小弟我也不能厚此薄彼,畢竟玄天道武學院,也是小弟的家啊!」

這話說的理由非常充分,使得孔德三人也沒話說了,心裏面卻將朱立炎給恨透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朱立炎定然是知道他們三人來找葉雲談論合作的事情,他自然也就跟著來湊熱鬧了。

他們三人要是再多說的話,就等於是在破壞了葉雲做生意,也同樣是擺明了要得罪朱家,那可就不好了。

葉雲自然不會去在乎,究竟誰來競標,只要價格合適,對於天玄宗有利的話,才是最好的。

「此劍……」朱立炎點了點頭,看向懸浮在空中的那柄黑色長劍,頓時眼前一亮,先前他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了,感覺到了這劍比較獨特,現在再仔細去看的時候,立刻就發現了這柄神劍的特殊之處。

身為朱家大公子,眼界自然還是有的,立刻就看出了這神劍的材質,立刻就驚喜的說道:「天玄兄,不知道這神劍的競拍價格是多少?」

葉雲笑道:「不多,其實我先前看到三位老哥,都為了合作的事情爭執不下,特此才想到了這個辦法,也好看看各位的誠意。這柄道劍的材質本身就很難得了,再加上鍛造就不是很省事,但是我本著買賣不在仁義在的原則,對於大家來說,這價格還是很合理的,而且只要將這第一柄劍競標下來的話,以後我都會最低價格供貨。十億上品道石為底價,應該不會太高吧?」

「確實很便宜,這柄道器實在獨特,就是在千重海,恐怕千重島也無法做到。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如何?」朱立炎嘴角帶著笑意,自然是將孔德三人的表情都看在了眼裡,不過他還真的不擔心,九大家族歷來都是在何以明爭暗鬥,只要不是太過分的事情,還不至於撕破臉打起來。

「等等,有這種好事情,怎麼能夠少的了我錢家?」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幹練的聲音響了起來,竟然是只見站在天玄宗外傳音進來的。

葉雲臉色一變,就是孔德四人臉色都變了,錢家要是也插足進來的話,這競標似乎真的就麻煩了,尤其是先前萬家和天玄宗合作的目的,就是為了打壓錢家。

要是讓錢家也和天玄宗合作在一起的話,似乎這對於葉雲來說是有好處的,可是對於萬家來說,很有可能就要遭受到最慘痛的打擊了。

朱家【插】了進來,孔德三人可以不當回事,最多不開心,好歹還有一拼之力,可若是錢家呢?財大氣粗,若論財力,那都是整個玄天道界數一數二的。

他們同時將目光落在了葉雲的身上,都希望葉雲不要讓對方進來,可是因為葉雲並沒有將天玄宗的防禦力量提升到道帝境,只要是巔峰道祖就可以在沒有設防的情況下,知道裡面所發生的事情。

這也是葉雲不想讓八大家族懷疑,一旦知道天玄宗擁有道帝境以上的實力,恐怕又會是另一個心態了。

那將會真的團結一心,而不是一團散沙,就會想著對付葉雲,對付整個天玄宗,那麼天玄宗很有可能重蹈雲家的覆轍,被直接聯手毀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