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毒庶妹冒名頂替而來,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奪。

「霆王爺,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誰嗎?哈哈哈,就是你最心愛的小護衛!」

真相來臨,為時已晚,滔滔江水,玉殞香消。

從此再無韓護衛的大名,再歸來,她身騎猛虎,手持摺扇,一身白衣,惹的亂世風雲變! 「大周太子狡詐啊!」

老護衛在蘇昭離開之後,還專門釋放玄氣探查了一下周圍,確定蘇昭真的離開了之後,老護衛是很無奈的。他也不能去追著蘇昭抓人了、

其實這件事情本身跟蘇昭就沒有什麼關係的,老護衛也不是真的想抓蘇昭做要挾的,畢竟那樣不是君子所為。而且老護衛覺的就玄君那樣的脾氣,自己抓了蘇昭的話,惹急了玄君,說不定他還會做出更加嚴重的事情來。

退一步說。神宮現在跟大周是合作的關係,老護衛也不想破壞的、

老護衛對眼下神宮的情況還是很了解的,西方軍團跟神宮拚命,神宮的確是需要盟友的,不管是玄君還是蘇昭的大周都對神宮又很大的幫助。

難道自己就只能退步了么?

目前看來只能是這樣了,老護衛收斂了一下自己的脾氣,才用厚重的聲音道:

「玄君出來吧,咱們談談!」

神相聽到自己的師父在叫玄君,他就鬆了一口氣,現在看來能夠讓自己的師父生氣的恐怕也就是玄君了,而且既然是玄君的話,自己的師父也就沒什麼事情了。

神相還是很信任玄君的,只要師父願意跟玄君談判,就代表事情往好的一方面發展了。

不過神相還是有些擔心的,所以沒有離開,而是選擇留下了。他要看看玄君和師父談些什麼,若是這倆人談不攏的話,要動手的時候,神相還能夠在旁邊勸說的。

「看來老前輩是想通了!」玄君是出現了,不過出現的玄君卻沒有靠近老護衛。

知道老護衛的實力比自己強橫。玄君是不會作死的湊上來的。

「說吧,你們想怎麼監督?」老護衛看都不看玄君一眼,好像玄君是個多麼讓自己礙眼的存在一樣。

玄君沒有立刻回答老護衛的話,而是在等待。等著蘇昭過來親自跟老護衛說。

而之前使用瞬移逃走的蘇昭也的確是回來了,一出現蘇昭就沖著玄君喊:

「你做這些事情之前能不能通知我一下,要是我跑的慢了,豈不是被前輩給抓住要挾了!」

埋怨的口氣一點都沒有讓玄君生氣,反而是讓玄君很高興的,好像是這樣說話的蘇昭讓玄君感覺更親切了。而且剛才蘇昭反應能夠那麼快的使用瞬移逃走,就更加的讓玄君舒服了,果然,自己看中的女人是很會看眼色的。

其實玄君也知道,老護衛不會真的對蘇昭怎樣的。老護衛畢竟是有身份的人,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尤其是老護衛那麼多的試驗素材都在自己的手上,況且神宮現在跟大周還是合作的關係,老護衛是不會做出過分舉動的,況且玄君覺得蘇昭提出來的要求一點都不過分,既然老護衛在搞這麼危險的研究,的確是應該有所制約的。

研究本來就應該在適當的約束之下,否則各種有悖人道的研究還不翻天了,尤其是老護衛這種人,在神宮的地位太高,根本就沒有約束,這樣他研究出來什麼怪物都不過分了。

尤其是老護衛並非是一個人搞研究的,他還要不少的工作人員,這些人在後山進行了更加慘無人道的試驗,就像是被蘇昭給抓住的紅笙長老,紅笙長老就是首席研究長老!

也正是從紅笙長老那裡,蘇昭知道了神宮各種研究的可怕之處。所以蘇昭才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對神宮的研究進行牽制和監督的。

「別廢話了,有什麼要求快點說,老夫不可能全部答應你們這些要求的!」老護衛很不耐煩的看著蘇昭,本來對蘇昭是很有好感的,而且對蘇昭曾經的經歷很好奇,甚至還有點惺惺相惜的意思,可是蘇昭和玄君這麼各做的暗算自己,就讓老護衛覺得不爽了。

「很簡單,老前輩遣散所有的研究人員,只有您可以研究,然後讓神相監督吧!」

蘇昭的話讓老護衛愣住了,而且老護衛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就是這樣的要求?這樣也算是要求?!

其實蘇昭的這些要求對老前輩來說太簡單了,因為現在後山中就只有他一個人,在神宮和西方軍團大戰的時候,後山所有的研究人員都撤走了,並且一些實力強悍的人還加入了跟西方軍團的戰爭中、

尤其是後山是在神宮城外的,要是將這些大量的工作人員都留下的話,的確是不安全的。也是因為撤走了所有的研究人員,所以神相還覺得神宮的這些研究會全部停止呢!

蘇昭這樣的要求對神相來說自然是更好不過了,因為蘇昭這樣不僅顧及了自己師父的面子,對自己來說是更好的,神相對自己的師父還是很親近的,可惜師父這些年來都忙著研究,根本就沒有時間見自己。

神相想見到自己的師父都很困難,蘇昭的這個提議剛好解決了神相的問題。

並且,神相覺得自己的師父肯定會同意蘇昭這個提議的。

「就這個要求?」老護衛用不相信的眼神看著蘇昭,而玄君也奇怪的看了蘇昭一眼,不過很快玄君就明白了,蘇昭這樣的提議是很有道理的。

或者說,蘇昭這樣的提議也是最簡單和省力的,本來嘛,老護衛本身就是一個明白人,他的很多研究的確是對大陸有很多幫助的,只是所有的事情尤其是他的研究是有極端兩面性的,怕的就是有邪噁心思的人利用他的研究,所以撤掉了老護衛身邊所有的人之後,也就沒有人會用這些研究搞事情了。

而且讓神相監督,就更加保險了。本身老護衛就不會做什麼危害的事情,而神相這個人就更加靠譜了,神相是要為整個神宮負責的,他這樣的人覺悟不可能不高。

「是的,希望神相能夠保證信息共享,若是我想問的話,希望神相可以告知你的研究成果和動向!」蘇昭補充道。

一開始先給對方最大的理想化。在對方驚訝和不相信會這麼好的時候,蘇昭合適的加上一個附加條件,就更加容易讓人接受了,當然,老護衛還是會談判一下的,他就看著蘇昭哼:

「我的研究成果跟你共享。那你有什麼跟我共享的呢?」

畢竟這些都是老護衛一個人的研究成果,免費無償的將這些研究成果給蘇昭的話,老護衛覺得是不是太便宜她了,即便是現在玄君的手上有自己的所有資源,但是這樣的要挾是老護衛不舒服的,他必須要從蘇昭這裡也得到一點好處。

「這樣,我可以跟神宮共享大周的先進武器!比如,火藥槍炮!坦克!」

蘇昭在大周繪製的各種「坦克」都是叫做千鈞戰車的,畢竟坦克這個詞語太先進了,而蘇昭在老護衛這裡專門說了一個坦克,就是想看看老護衛能不能聽懂自己的話、

因為蘇昭懷疑老護衛也是一個穿越的人!

所以用坦克來試探一下是最好的。

可惜,老護衛的表現卻讓蘇昭失望了,只見他一臉疑惑的看著蘇昭,問:

「坦克是什麼東西?」

「額……就是鋼鐵做成的戰車,可以有絕對的防禦,甚至能夠防禦魔晶炮的攻擊,並且可以在戰車上安置魔晶炮!」蘇昭只能解釋一下了。

一旁的神相目光閃閃,心思急轉的將蘇昭說的這個信息記載了下來、

神相覺得蘇昭的這個想法太理想了,若是能夠製作出這種戰車的話,那就不需要魔獸戰寵了,現在軍隊中的戰鬥力跟戰寵是掛鉤的,若是有戰寵的情況下,一個軍隊就能夠發揮出更加強大的戰鬥力。

而蘇昭所說的這種戰車,神相是在大楚的戰場上見過的,雖然是簡陋一些,但是那效果是相當震撼的,大楚在東大陸諸國中的實力是很強悍的,儘管大楚多年都沒有過戰爭,但是大楚的兵力和資源都很豐富啊、

結果大楚卻被蘇昭的新軍打的一點脾氣都沒有,就是因為大周的各種新式武器,那些大炮和戰車,絕對是超越了這個時代的產物。

九陰山下,幾千輛戰車轟鳴攻擊,幾萬的大楚軍隊幾乎是瞬間就潰敗了。

「哦~那這種坦克肯定是需要動力驅動的,而且還要各種驅動的零件吧!齒輪一樣的東西?」老護衛就展示興趣了。

蘇昭還是很驚訝的,畢竟這個老護衛竟然說出了齒輪!齒輪在這個時代是很稀罕的詞語啊,至少蘇昭沒從其他人或者其他地方聽說過,但是神宮是個比較神奇的地方,神宮內出現什麼新鮮的詞語也就不奇怪了。

「是的,動力源可以使用魔晶和法陣!」蘇昭就解釋。

「燃燒的動力也很不錯,難道不考慮一下?」老護衛忽然說。

蘇昭一下子睜大了眼睛,燃燒動力絕對不是這個時候可以提出來的理論!

「當然,老夫可以解決燃燒動力的問題,這種設備老夫可以製造出來,只不過有點超重了,你的坦克最大承重可以多少?」

老護衛不管蘇昭的驚訝,再次發問。蘇昭直接拿了一個樹枝,在地上畫了起來,而玄君卻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走過來將一套的墨寶放在了蘇昭的面前。

「你還隨身帶著這些東西啊!」蘇昭笑了笑,然後就在紙張上面畫起來了坦克的樣子。

作為一個軍事迷,蘇昭對各種坦克還是很了解的,她畫的是現代歷史一戰出現的坦克,馬克Ⅰ型坦克,外廓呈菱形,剛性懸挂,車體兩側履帶架上有突出的炮座,兩條履帶從頂上繞過車體,車后伸出一對轉向輪。

坦克自然是靠履帶行走的,所以能夠適應各種崎嶇的路面,尤其是對於戰場上各種艱難的地形來說。

畫完這個之後,蘇昭又畫了幾個發展階段的坦克,這些坦克的履帶明顯加寬,並且裝甲加厚,體型明顯笨重了,不過高大的身軀顯示出了它強大的防護能力,和在戰場上摧枯拉朽的進攻能力。

偵察一類的輕型坦克也隨手繪了幾個。甚至蘇昭還興起的繪製了曾經在現代廢墟中看到的王八重型坦克,M國的T95,這個可是四條履帶的怪物,專門攻克堅固工事的,而且蘇昭還專門畫了一個巨炮,低矮彪悍的車身,加上碩大的炮筒,只是從圖上就可以感受到這種重型坦克的強悍。

「這……你還可以畫出更多的圖紙嗎?」老護衛對蘇昭的態度完全轉變了,然後老護衛對蘇昭腦子中的知識更加感興趣了。

蘇昭卻是一個喜歡吊人胃口的,在老護衛表現出來了極大的興趣之後,蘇昭就直接收起來不畫了,而是又拿出了剛才談判的姿態,說:

「老前輩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我那樣的要求不過分吧?咱們各自監督和共享資源?」

老護衛想了想,似乎沒有拒絕的道理了,而且老護衛對蘇昭的這些圖紙也的確是很感興趣的,所以老護衛就直接說:

「你跟我一樣是輪迴之人,咱們的確應該資源共享的!老夫知道燃燒動力,因為老夫前世做過這個!只不過你說的這些更加先進!」

蘇昭再次詫異了。老護衛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確定是穿越的?只不過他所生活的年代比自己更早? 玄君有一種莫名的挫敗感,在看到老護衛跟蘇昭侃侃而談的時候,玄君就有一種自己被冷落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覺得很悲哀啊。

「不如殿下暫時就留在這裡,我們多研究一下,順便也讓蘇寧生和獨孤信住在這裡吧,這裡的環境對他們倆的恢復是很有幫助的!」老護衛顯然就是個人精啊,提出來的建議都讓蘇昭無法拒絕。

蘇寧生和獨孤信是蘇昭的血緣親屬啊,尤其是庄宗對自己這個大哥還是有很多愧疚的,凡是大周的皇族都應該對蘇寧生和獨孤信感覺到愧疚,因為他們為皇族的付出!

「相信老前輩肯定知道該如何治療吧?」蘇昭很期待的看著老前輩。

老前輩就點了點頭,雖然給這倆人治病要花掉自己不少的時間,而且自己的時間是很寶貴的,還要用來研究呢!不過既然能夠用這種方法留下對方,共享對方腦袋中的資源,浪費一點時間也是應該的。

反正從她這裡獲取的情報會節省自己很多的時間。

「好好!那徒弟現在就去準備一下,晚飯師父想吃什麼?」神相很高興,主要是可以趁機跟師父在一起了啊。

雖然城外的戰爭局勢還很緊張,可是神相也並非是一點時間都拿不出來的,況且跟師父在一起可以商量一下西方軍團的事情。

西方軍團這次大規模的進攻,讓神宮都摸不著頭腦,神相更是覺得西方軍團在傾巢出動之下,應該還有其他原因的。當然,獵王自身的實力和統御也的確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可是歸根結底還是有原因的。

自己師父幾乎是無所不知的,神相在修鍊上也的確是有瓶頸的,而且神相也受傷了,也只有師父才能治療自己身上的傷勢了。

「身上還帶著傷,沒用的東西,吃了吧!」老護衛這才有些不爽的看了神相一眼,隨手扔過來一顆丹藥、

雖然丹藥是被扔過來的,可是老護衛對玄氣的操縱能力非同凡響。丹藥是懸浮的飛到了神相的面前的,神相想都不想直接張口吞了下去。

神相外表看起來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可老護衛還是一眼就看出神相受傷了,這份能力自然是別人所不具有的,自然,老護衛拿出來的丹藥也是其他人或者其他地方所不具備的。

神相在吞下這個丹藥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中產生了一種溫和卻綿長的力量,這種力量不斷的催動身體筋脈開始修復,之前神相是將自己身體的傷勢封存了,這樣就不會讓傷勢影響自己的實力發揮了

這種情況就像是將病灶封存在身體中任由發展一樣,自然是會損傷身體的,等神相熬過這段時間放鬆下來之後,身體肯定會收到更大的損傷,可為了應付目前神宮的環境,神相也是沒有辦法了。

本來神相是打算等到戰爭結束之後用幾個月的時間來恢復自己身體的,但是現在看來完全不用了啊!因為有了師父的丹藥。自己的身體可以很快恢復的。

在神宮無比尊貴的神相在老護衛面前是無比謙恭的,別人其實不知道,現在的老護衛其實已經有兩百歲的年紀了,整整比神相大了一倍,老護衛伴隨著神宮度過了多次的危難,很多次神宮發生動亂或者苦難的時候,都是老護衛幫忙的,所以說,老護衛對神宮有著莫大的恩典。

對於神相也是如此,神相還是孩子的時候,就跟著老護衛學習魔法和玄氣了,是老護衛教會了神相所有的一切!

所以,神相對老護衛的尊重是發自內心的。

在吃了老護衛給的丹藥之後,神相就很興奮的去安排膳食了,玄君是猶豫了很長時間才留下來的。城外的戰爭局勢一點都不樂觀,玄君還需要去外面的,自己在外面還有不少的部下呢,現在只有黑龍帶領著,黑龍的掌控能力畢竟是弱了些,所以玄君還是想出去幫忙看著點。

可既然見到了老護衛,並且蘇昭還要留下來,玄君若是什麼都不做的話就顯得太過不去了。

況且後山這裡也的確是值得自己留下來的。

至少應該把自己從老護衛這裡弄到的材料還給人家一些,當然至於還多少的話就要看玄君的心情了,自然也要看老護衛的表現,要想從自己這裡拿走更多的東西,就需要好好表現哦!

老護衛雖然年紀很大了。但是對於一些人情世故還是有些不懂的,就像是他一直都沒有明白為什麼玄君會一直跟著自己,老護衛就覺得玄君跟著自己多餘啊。

反正自己是要跟蘇昭談的。跟這個玄君是沒有任何關係的,所以自己根本就不用搭理玄君。任由玄君屁顛顛的跟在自己的身後又怎樣,讓他自己玩去吧。

可老護衛這樣的態度已經影響玄君了,玄君已經決定了,自己絕對不會歸還所有材料的,一點點的還給他,而且還要他每次都要求著自己,這就是自己對他的態度!

庄宗自然也是跟著的,而且還把自己的兩個護衛找來了,弄的軟塌抬著大哥大嫂,等到了老護衛準備的地方之後,還讓老護衛幫助的自己大哥大嫂治傷。

只不過老護衛的做法讓庄宗有些生氣,因為老護衛並沒有好好的給倆人看病,而是直接給了丹藥,讓兩人吃下去丹藥就算是完了。有這麼敷衍的么!?庄宗只能親自開口詢問了。

「那什麼!我大哥和大嫂的傷不是很重么!尤其是大嫂的身體昏睡了幾十年,現在是不是需要好好看看啊,前輩不是搞了那麼多的研究嗎!」

庄宗覺得既然老前輩是專門搞這方面研究的,那麼久應該懂得更多,也就應該知道該怎樣用最快最好的辦法幫助大哥和大嫂恢復了。

畢竟你搞了那麼多的研究,至少應該用點在大哥和大嫂的身上啊。

「他們的身體只能靠養,沒有其他的辦法!」老護衛就哼了一聲。這貨明顯是不相信自己啊。既然不相信自己的話,何必找自己治療呢!好像自己很閑一樣,自己的時間是多麼寶貴啊,哪能這麼隨便的浪費在這倆人身上呢?

老護衛就覺得自己浪費時間的給他們治療,還不如修養和吃丹藥來的實惠呢!

「前輩,我知道一種草藥可以補氣,但是在這個大陸上沒見,不知道您這裡有沒有?」 天海道武 蘇昭想了一下才問。既然老護衛是穿越來的人,那麼肯定也知道現代藥品中的黃芪!

黃芪在現代可是很重要的補氣藥材,具有很強的功效,可惜在這個大陸上蘇昭竟然是沒有找到的,多麼可惜的藥材啊,可神宮在很多方面都是很讓人驚奇的。

尤其是老護衛既然還是穿越來的人,那麼就更加應該懂得黃芪的功效了,大陸這麼大,說不定老護衛從其他地方弄到了黃芪也不一定呢!

「我知道你說的藥材,黃芪,可惜老夫也沒有找到。」老護衛說到這裡,惆悵了一下,才說:

「不過老夫沒有去過西方,所以不知道西方到底有沒有黃芪。」

說到這裡的時候,老護衛的眼神終於看向玄君了,在場的這些人中,似乎有可能去過西方的也只有玄君了!

玄君本是想很傲慢的哼一聲,不理會老護衛,或者表現一下清高的,但是玄君卻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蘇昭和老護衛說的黃芪是什麼啊,直接開口詢問的話,會不會很丟人?

但是看蘇昭那麼著急的樣子,明顯是很想知道西方有沒有黃芪的,對西方最了解的人也就是玄君了,自然還有另外一個:九尾狐!

九尾狐在西方的時間最長了,所以要說什麼人知道西方到底有沒有黃芪的話,肯定是玄君和九尾狐了,為了不讓蘇昭失望,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希望,玄君都要試一試的。

「可能大家說的名字不同,你們還是把黃芪的樣子畫出來吧!這樣好辨認!~」玄君就想了一下,然後說。

老護衛立刻就嘲諷的笑了起來:

「恐怕是你不知道我們說的黃芪是什麼東西吧?」

老護衛也是夠了,明知道玄君是個臉皮很薄的人。卻專門開口刺激他,反正就是看玄君不爽的樣子。專門給玄君找不痛快的。原本脾氣相當惡劣的玄君,有蘇昭在身邊的時候卻明顯的壓制了自己的暴躁脾氣,就像是現在,即便老護衛專門找茬的挑釁自己,可是玄君仍然沒有生氣的,而是目光盈盈的看著蘇昭,人家就是在等待蘇昭的畫作而已,根本就沒有時間理會老護衛的挑釁。

老護衛哼了一聲。可能是做研究的本身性情就有些古怪的原因,老護衛在面對玄君的時候是顯得很任性的,反正是一點面子都不給玄君留的!

「老前輩,您來畫吧,我只知道黃芪被切成片的樣子,原生植物是什麼樣子,我還真的不知道呢!」蘇昭有些慚愧,只能把手裡的畫筆什麼地都給老護衛了、

老護衛雖然剛才跟玄君置氣了,但是關鍵時候還是很靠譜的,至少不會在這種時候為難玄君的,所以他很爽快的接過了紙筆,三兩筆就把黃芪原生態的樣子給畫出來了。

「你畫的太差勁了。我即便是看到過,也認不出這種樣子!」玄君嫌棄的拿著畫作看了一會,然後用無比冷漠的口氣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