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其中也有著她並不知道這金屬到底是多麼堅硬的緣故。

但那剩下兩名女子可就驚訝得差點合不上嘴巴了。

這記憶金屬的堅硬程度,她們可是無比清楚的這金屬雖說比起鋼鐵要軟上一點,但那畢竟是金屬,那堅硬程度,也絕對不可小視的。想要在這金屬之上捏出痕迹,就已經需要幾千斤的力量了,將這事金屬好像橡皮泥一樣拉長,那所需要的力量,至少也得上萬斤啊 雖然這把比賽葉飄把對面的王校長得罪的死死的,但是他的收穫也是有史以來最豐厚的一次。

打了一天下來,後面的幾把比賽中他又開出了2個鑽石寶箱,2個鉑金寶箱,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幾個黃金寶箱、白銀寶箱以及黑鐵寶箱。

當然大部分寶箱都是從王校長他們身上獲得的。

後面的對手就不行了,寶箱的爆率非常的低,甚至有一兩把比賽連寶箱都沒有爆出來過。

在王校長他們身上獲得收穫十分的豐厚。

2個鑽石寶箱分別開出了,忍凍挨餓和極限耐力。

「忍凍挨餓:宿主能夠在零下30度以內的環境中不吃不喝堅韌生存10天。」

「極限耐力:宿主的耐力增加為原來的5倍。」

而兩個鉑金寶箱中開出來的分別是一罐能量牛肉罐頭和夜視。

「能量牛肉罐頭:將宿主的狀態恢復到最佳狀態。」

「夜視:宿主在夜間視物如同白晝。」

這兩個鉑金寶箱中的東西也是相當的不錯的。其他東西就一般般了,都是些大路貨,葉飄以前就開出來過。

結束了將近的對局之後,葉飄稍稍地統計了一下自己從開始開寶箱到現在的戰果。

遊戲技能有:極限走位、百發百中、三倍視野、草叢視野、極限手速

現實技能有:大師級詠春拳、決鬥之舞、雙抗免疫、忍凍挨餓、極限耐力

通用技能有:成長性顏值、強身健體、蒂花之秀

而在財富方面葉飄現在手上有了將近200萬的現金,以及億達集團百分之五的股權。

這些都是他短短半個月多一點的時間中所獲得的。

正當葉飄在盤點自己近段時間的收穫時候,自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葉飄一看到來電備註,就有些暗自驚訝了一下。

「葉初晨?她這個時候找我做什麼?」

葉飄看到來電備註上的人正是前幾天才剛剛見過的葉初晨。

心中帶著疑惑,葉飄接聽了電話。

電話一接通,葉飄就聽到了葉初晨那邊傳來了一陣急切的聲音。

「不好了葉飄,有一堆身份不明的混血者闖入我們的基地裡面了,他們想要搶走你帶回來的那個吳松,這個吳松的身上肯定有什麼秘密,你快來支援!」

葉初晨的聲音在那邊顯得十分的急促,葉飄還能夠從手機里聽到葉初晨那邊傳來很多嘈雜的聲音,有喊叫聲,有怒罵聲,甚至還有開槍的聲音,總之那邊的場面肯定十分的混亂。

葉飄一聽,眼眸微微一縮,心中也是十分的驚訝,竟然還有混血者闖入狡兔的基地去營救吳松,看來這個吳松身上可能還真的有什麼秘密。

「你等我,我馬上過來。」

葉飄一聽這事情,連遊戲都顧不上打了,直接在直播間中說了句抱歉,馬上就光速下播了。

這看得直播間中的觀眾們有些面面相覷。

「葉神這就下播了啊?」

「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啊?」

「該不會被校長找上門了吧?」

「有可能,***是被校長制裁了。」

葉飄這波光速下播的操作讓直播間中的觀眾心底開始不斷地猜測起來,心中有些不明所以。



而這邊的葉飄,關閉直播之後,立馬就下樓開著自己的寶馬i8開始往昨天狡兔基地所在的廠房那邊開了過去。

一路上,葉飄的心中在疑惑,狡兔的這個基地已經建立了幾十年了,怎麼說被襲擊就被襲擊了,不知道他們撐不撐的住。

不過,就在葉飄剛剛下樓的時候,旁邊一個角落裡,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朝著葉飄那邊的方向看了幾眼。然後就拿出了手機對比了一下手機中的照片。

「就是這個傢伙了。」

那男子口中呢喃了一句,然後就快速地用手機發了一條語音信息。

「那小子出來了,大家找機會跟上!」

那男子說罷之後就看到葉飄上了自家的寶馬i8,然後一踩油門就揚長而去了。

「那小子竟然開著一輛寶馬i8,我把車子的照片拍給你們,你們跟緊了,找個人少的地方把他弄下來,將他帶到豪哥面前,讓他知道知道惹怒了豪哥是什麼下場。」

那人說罷之後,就躲在旁邊用手機對著葉飄揚長而去的車子背影拍了一張照片,發了過去。

葉飄開著車駛出了小區,然後就往那宏圖特種材料廠所在的地方開了過去。

由於葉飄一直是往郊區的路上開的,因此路上的車流也相對較少,而且因為事態比較緊急,葉飄就根本沒有遵守交通規則。

能超車的地方必定超車,能闖的紅燈必定闖過去。一路上葉飄的i8飆得如同一陣風一樣,引得路上轎車的司機們紛紛側目,口中怒罵不已。

「媽的,又是這輛車!昨天這輛車就在這條路上飆車,今天又來!」

「艹!這是哪家的公子哥,還有沒有公德心了,這個點在馬路上飆車,能不能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

「媽的,我要報警,我就不信了,這大庭廣眾之下,還真的能無法無天了。」

這條路是昨天葉飄開過的路,而有些車恰好也是昨天經過這條路看到過葉飄的這輛寶馬的,一時間那些人就顯得有些義憤填膺起來。

而葉飄的後面,幾輛大眾品牌的汽車艱難地跟在了葉飄的後面,不過他們與葉飄之間的距離也開始變得越來越遠。汽車上的司機們,此刻也是口中罵罵咧咧地罵開了:「媽的,這小子開車怎麼這麼野,我們要繼續跟上去嗎,他這樣開車說不定等下就被條子給抓走了。」

「那就搶在條子的面前把他攔下來,豪哥說要把他帶到面前,要是完不成任務,咱們可都要吃不了兜著走。再說了,幾個普通的條子在豪哥的面前算的了什麼,就算是條子把他帶走了,我們也可以搶不是嗎?」

「那倒是,在咱們杭城市一畝三分地中,還有誰敢不給豪哥面子啊。」

幾人一陣吹噓他們的豪哥之後,立刻就踩下油門開始在路上橫衝直撞地追了上去。 喬介燃一身的戾氣,看上去想要殺人的樣子。

羅燕回下意識的看了他一眼,頓時被他渾身的殺氣驚到,狠狠的瑟縮了下,淚光閃閃的看向陸時秋:「秋哥,我知道這樣很對不起你,但我已經決定好好補償你了!我……我不會虧待你的……」

「你說什麼?」陸時秋氣的傷口更疼了,「你不會虧待我?什麼叫你不會虧待我?你割了我的肝,還要割我的腎,這還不叫虧待我?你覺得怎麼對我才算虧待我?」

「秋哥,你聽我解釋!」羅燕回急聲說:「秋哥,我、我說了,我會補償你的!我會嫁給你,照顧你一輩子,後半生只對你一個人好……我……我……以後我所有的一切都給你,算作我對你的補償!」

「你神經病吧?」喬介燃氣炸了。

如果不是看羅燕回是個女人,他能一腳把羅燕回給踢飛出去。

他氣的狠狠啐了一聲,「你把你所有的一切給阿秋,就算你對阿秋的補償了?你真是病的不輕!你算個什麼東西?!因為阿秋對你信任,你傷害阿秋才能得手,你就是個騙子!騙錢、騙物也就算了,你居然傷害阿秋的身體!你的補償對阿秋來說,不值一文,你、你……」

喬介燃越說越氣,氣的臉色發青,渾身發抖,只恨自己口才不夠好,所說的話不夠表達他千萬分之一的憤怒。

「不……不是這樣的……」羅燕回連連搖頭,急促的分辨說:「不是這樣的,秋哥,我是為了救人才這樣做,秋哥,你只是失去一部分肝臟和一顆腎臟而已,就能救一條命!秋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好人會有好報的!而且、而且……我願意嫁給你,照顧你一生一世,不管你以後的身體有什麼不好,我都願意陪在你身邊,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阿燃說的沒錯,你確實有病!」寧淮景也忍不住了,往前走了幾步,眼中冒火,一副氣的想要宰人的模樣,「什麼叫阿秋失去的只是一部分肝臟和一顆腎臟而已?什麼叫而已?!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阿秋哪怕是切根手指頭,他自己也沒做主的權利,他要先告知他父母一聲才可以,你有什麼權利代他做決定?」

「對,」盛西城也憤憤說:「你願意嫁給阿秋,你也要看阿秋願意不願意娶你,像你這種蛇蠍心腸的女人,倒貼阿秋,阿秋都不會要,你是拿什麼臉,用施捨的語氣說出來的?」

顧君逐淡淡說:「我比較想知道的是,你想救的,到底是什麼人……你所謂的和阿秋在街頭邂逅,一見鍾情是假的吧?是你精心策劃的陰謀,對不對?」

「對,」陸時秋盯著羅燕回問:「你想救的是什麼人?我們兩個相遇相識,是不是你算計好的?」

「不……不是這樣的……」羅燕回目光躲閃,「秋哥,請你相信我,我會對你負責的,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願意嫁給你,一輩子陪著你,這樣還不行嗎?」 ?第六百二十三章記憶金屬

雖然之前已經知道了伏翔到底是多麼的強大,更是感受到了伏翔身上所發出的威壓到底是多麼的恐怖。

但真正看到眼前這個男人的肉身居然有著這般恐怖的力量,她們還是感到一種無法想象的震撼湧上心頭。

力量,**的力量,那單純的,純粹的力量,比起其他任何錶現形式的強大都要震撼人心無論是在任何一個時代,在任何一個世界,都是如此。

或許伏翔其他方面的表現十分強大,比如魔氣之類的,比如威壓之類的表現的無比強大會給她們造成深刻的印象,會讓她們感受到伏翔的強大,會讓她們覺得伏翔十分恐怖,十分的強大。

但卻絕對無法造成此時這樣的震撼

這種震撼,完自內心,發自本能,發自基因深處。是自緣故以來鐫刻在人體基因深處,從遠古時代傳承下來的那種本能的反應,無論是什麼人,都絕對難以脫離這種本能的控制。

這兩名女子,當然也是如此。

在遠古時代,人類和自然搏殺,和大自然之中的無窮猛獸爭奪生存的權力,那時候沒有各種高科技,沒有各種武器,沒有各種奇功妙法,所有的,就只有**的力量,只有強大的,超乎一切的**,才能夠給人類帶來生存的權力,能夠帶領著人類從蠻荒走進文明

正是因為這樣,對力量的崇拜,特別是對**力量的崇拜,才會鐫刻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什麼絕妙的武技,什麼精巧的刀法,劍法,甚至無窮的威壓,這些能夠讓人感到神奇,能夠讓人感到震驚,但卻無法讓人感到發自內心的震撼

只有力量,只有**所爆發的那種蠻橫的力量,才能夠真正的達到這種效果。

伏翔此時臉上的神色卻是十分的輕鬆。

這記憶金屬的硬度畢竟是比不得真正的鋼鐵,也只是比起樹木稍稍好上一點而已。

上萬斤的力量,已經能夠輕鬆的將這金屬拉開了。

而要將這金屬拉成這種好像麵條一樣的形式,看起來似乎需要不可思議的力量一樣,但事實上卻不需要想象中那麼巨大的力量。

事實上,要將這記憶金屬拉成如今好像麵條一樣的模樣,最難的,卻只是第一步而已

想要將這事金屬拉開,只需要突破第一步,將這金屬拉動,後來的那些,就只是保持這種力量,甚至還可以稍稍放鬆一些而已了。

因此,看起來需要時無窮大力,事實上,伏翔卻只是在最開始拉開的時候用了九成力量,之後,甚至只是花了三成力量,就能夠將這記憶金屬拉成現在這個模樣。

將這金屬拉成這樣長的,好像是麵條一樣的形狀之後,伏翔輕輕的放開。

將這金屬擺放在桌子之上。

在他雙手放開之時,一種十分奇異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或者可以說又是在意想之中的變化出現了。

這麵條一樣的記憶金屬在開始緩緩的收縮,那原本被拉得細細長長的金屬體開始慢慢增粗。

整個過程就好像橡皮筋被拉長之後恢復過來一般。當然,這恢復過來的速度被放慢了幾十倍甚至幾百倍之多,簡直就如同慢動作一樣。

伏翔看著這變化,臉上現出了讚歎的神色,心中也感到頗為有趣,靜靜的看著這麵條一樣的記憶金屬在慢慢的收縮,慢慢的回歸原本的模樣。

這記憶金屬並不因為伏翔的觀看而加快恢復速度,也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減慢速度。

這收縮的過程不斷的持續著,這記憶金屬不斷的縮短,不斷的增粗著。

便在這時,那司職解說的女子以及那正在伺候的女子臉上也現出了緊張夾雜著期待的神色。

她們雖說見過記憶金屬,也看過這記憶金屬恢復的狀況,但很顯然,她們卻是從沒有看過有人將這記憶金屬拉得這麼長再來看其恢復過程的。

這讓她們不由得有些擔心這記憶金屬變形這麼大之後還能不能恢復過來。

擔心這記憶金屬會不會因為超過它的變形極限而無法恢復過來。當然,同時她們也十分期待這記憶金屬能夠完全恢復過來,能夠讓她們看看這記憶金屬的恢復極限。

正是因為如此,她們的表情才會如此緊張夾雜著期待。

同時,這種觀看過程,也讓她們在不斷難道回想著之前伏翔那狂猛的動作。那將金屬球拉成麵條的動作……心中的震撼在這過程之中卻是在不斷的加深著。

在一旁的朱雀此時卻也是饒有興緻的看著那麵條一樣的記憶金屬在如何改變。

這記憶金屬顯得十分的奇異,根本就是她所前所未見的——朱雀畢竟不是什麼修鍊狂人,戰鬥狂人,更不是什麼冒險狂人,對於與她自己有關的東西自然是十分了解,在某方面來說也算是見多識廣,但在另一方面來說,比如這種和武器有關的,和戰鬥有關的,卻可以稱得上是見識淺薄。

就比如,此時這種記憶金屬,就不是她所曾經見過的。

因此,卻也是感到十分的好奇,希望能夠看到這記憶金屬是否真的能夠在出現那麼大的變形之後依然能夠恢復過來。

至於伏翔之前用手將那個金屬球拉成麵條的景象,對於她來說,雖說有些震撼,卻並沒有和那兩名女子那樣,甚至無法達到顯現在她臉上的地步。

這當然並不是朱雀的自制力比起那兩名女子強大許多,而是因為朱雀對於伏翔的強大有著這兩名女子所無法比擬的認知。

這種認知,就讓她對於伏翔所能夠做出的任何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有了心理準備,心理面對於伏翔能夠做到任何事,都基本上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也就不會有太多的震撼出現在她的心中了。

在四人的八隻眼睛之中,這麵條一般的記憶金屬在不斷的收縮,不斷的從原本麵條形狀慢慢的縮減,慢慢的向著原來那種好像不規則球形一般的形態轉變。

整個變化過程持續了十分鐘。

等到十分鐘之後,一個不規則的球形金屬,取代了原本那線條一般的金屬棍,出現在了伏翔和朱雀等人的面前。

伏翔看到這記憶金屬已經恢復了原來的形狀,眉頭微微一皺,伸手用兩隻手指將這一個三十斤重的,拳頭大小的金屬球捻了起來,放在自己的眼前細細的觀察著。

雖說已經是恢復了不規則球形的形狀。

但很顯然的,不規則的球形形狀,並不只有一種,其中也有可能是有著許多細節的不同。如果只是看到這不規則球形形狀就認為這金屬球能夠完美的恢復,那就有些武斷了。

因此,伏翔卻是細細的,無比細緻的觀察著這金屬球的每一個細節。

同時更是將這些細節和自己記憶之中的金屬球形狀進行對比。

隨著這些對比,伏翔臉上漸漸現出了欣喜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