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葉雲的身上,這個一直很平靜的男子,在這一刻,已經掀起了所有人心中的波濤。 「強,實在是太強了!」在場所有李家人,包括隨王霸而來的王家之人,都不約而同的有了這樣的想法。小說xs520.

王霸雙目赤紅,緊緊的盯著葉雲,嘶吼道:「把我的金劍還給我!」本命道器被奪,還被抹去了神識烙印,使得他心魂受損,這對於王家的天才來說,已經是極大的羞辱了。

葉雲淡然一笑,悠然的說道:「一柄宗級下品的長劍,我還看不上眼。你既然以此劍斬我,那麼這劍你也別想著拿回去了。」

「咔嚓」宗級下品的道器,在葉雲的手中斷成了兩截,被葉雲隨手丟棄在地上。

「噹啷……」斷劍落地的聲音,震懾所有人的心中。宗級下品的道器,葉雲竟然根本沒有放在心中,並沒有見到如何動作,長劍斷成了兩段。

本命金劍被毀,王霸反而變得鎮定了許多,目光怨恨的看著葉雲,陰沉的說道:「你究竟是誰?」

葉雲不急不緩的說道:「我就是方才你說要廢了的人,正是與蘭詩有婚約在身的葉雲。」

「葉雲!」王霸驚呼出口,瞬間便想到了什麼一般,就像見了鬼一樣,恐懼的連連後退。「你就是葉雲?」

在場所有人不明白目空一切的王霸在聽到葉雲的名字之後,會這般驚悚。尤其是李家的二長老眾人,早已呆若木【雞】。

「哦?你居然認識我?」葉雲有些詫異,沒有想到一個小家族的修者,竟然會認識自己,他並不知道王霸的真實身份。

「葉雲你怎麼會來五行城的?」王霸真的害怕了,哪裡還會去在乎李蘭詩的未婚夫是不是葉雲,他只知道他通過宗門,知曉葉雲乃是天雲宗的後起之秀,風頭之勁,恐怕道武大陸無人能及。

葉雲淡然道:「我為何不能來?你若是不說清楚為何認識我的話,今日你也不用離開這裡了。」

話語平淡,然而王霸內心卻是猛地一縮,急忙說道:「你不能殺我,我乃是五行門金門的內門弟子,我師尊乃是五行門的長老!」

葉雲一愣,倒是頗感意外,沒有想到這王霸還有這麼一個身份,那還真的不能太過分了,不然得罪了五行門也不好。

王霸的態度也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彎,竟然上前一步躬身行禮道:「葉前輩,您也是道宗境的強者,可不能與晚輩這個道師境的修者計較。方才所作所為,都是晚輩的錯。還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您前段時間在帝雲城的威名,晚輩通過師尊,還了解了一二。晚輩對前輩,也是仰慕已久。」

葉雲依然還在沉吟,然而王霸的言行卻使得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李家二長老的神色,最為複雜。及時知道葉雲身份的李正德,現在看到王霸的對葉雲的敬畏之後,也不禁詫然。

眾所周知,王霸身為五行門的弟子,年紀輕輕便已經達到了道師境,在小家族之中,完全算是一個天才弟子。可是他依然敬畏有加的稱呼葉云為前輩,修行之路,達者為先,強者為尊。雖說葉雲的年紀比王霸小,但是卻並沒有什麼稀奇的。

李正德的心中震撼最為強烈,當初自己的弟弟李正才回到家族,告知自己,葉雲已經是道師境的修為,現在時隔一年多,竟然已經成為了道宗境的強者!道宗境,那可是在五行城都屬於高高在上的存在。五行門之中,已經可以是外事長老的級別了。

拋開葉雲天雲宗弟子的身份不說,即便天雲宗覆滅了,李家若是有葉雲這樣的強者坐鎮的話,那麼以後五行城的小家族之中,還不是李家說了算?

李正德目光閃爍,心中不斷的盤算其中的得失,愈發的發現完成葉雲和李蘭詩的婚事,這對於李家最為有利!

葉雲並沒有太多的想法,他雖然不怕麻煩,但是不喜歡被一些瑣事煩神。以他現在的修為和心境自然不會去與王霸計較,若是他還咄咄逼人的話,恐怕說不得廢了他也是正常的。

王霸心中忐忑不已,他可是通過宗門的師兄弟們了解到,天雲宗的後起之秀葉雲方一到了帝雲城,便廢了四大家族中張家的三公子,更是在帝雲城的山脈中布下殺陣,連鬼帥境的修為強者都難以倖免。

雖然今日他被葉雲扇了耳光,廢了本命金劍,但是這一切都不重要,沒有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只要他王霸活下去之後,發奮修鍊,有了實力之後,今日之仇,自然有機會一雪前恥!

葉雲淡然的說道:「不知道你還是否想娶蘭詩為妻?」即便他對李蘭詩只有兄妹之情,但是也不允許任何人欺辱李蘭詩,這是他的原則和底線。

王霸急忙拱手道:「不敢,不敢。前輩與蘭詩小姐郎才女貌,晚輩自愧不如,若是沒事的話,晚輩告辭了。若是前輩有暇,可以去金行區域的王家作客,我王家隨時恭迎前輩大駕。」

葉雲擺了擺手,淡然道笑道:「既然如此,卻之不恭了。你回去吧,葉某不希望以後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然的話,即便得罪五行門,我也敢保證五行城的王家不復存在。」

他的話說的很清淡,但是在眾人的耳中聽來,卻如同雷擊一般的震撼。葉雲的手段果然強橫,以他現在的修為,要滅王家,只需要他一人就足夠了。

王霸臉色難看,心中后怕不已,若是自己真的不計後果的要和葉雲作對,或者說對方也不計後果的找自己算賬的話,恐怕王家就真的危險了。

當下他也不再說什麼,一拱手,恭敬的帶著王家的人離開了。

本來今日的重點是王霸,卻沒有想到經歷了這一場風波之後,王霸灰溜溜的離去,葉雲反而成了焦點。

李正德朗聲大笑,拍了拍葉雲的肩膀說道:「世侄啊,日後我李家還需要你多多照拂了。走,我李家擺上宴席為你們接風。」

李家二長老雖然神色複雜,但是也不好再得罪葉雲,甚至害怕葉雲找他算賬。不過仔細的觀察之後,發現葉雲似乎並沒有將他放在心上,心中的大石也漸漸落下。

眾人之中,最為高興之人恐怕就非李蘭詩莫屬了,她歡快的雀躍,一展絕美的笑顏,拽著葉雲的胳膊,即便葉雲看到了那絕美的笑靨,也忍不住神情有些恍惚。 葉雲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深居在李家不出,除非是李正德前來尋他,不然即便是李家的大長老,葉雲都閉門不見。@樂@文@小@說|

對於李家之人的心思,葉雲自然很清楚,他用實力證明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葉雲不見李家長老,李家的長老卻沒有任何怨言,反而認為理所應當的。

甚至當李正德葉雲在天雲宗的身份公開后,李家的幾個長老雙眼更是閃爍著光芒。他們將目光放在了火望,笑三少眾人身上。奈何,除了道師境修為的賀剛和陳玉天天和他們嘻嘻哈哈笑外,並沒有誰理睬他們。

王霸被葉雲擊敗的事情,也不知是誰傳了出去,整個五行城所有的家族,都知曉李家來了一群強大的天才弟子。而其中一人,更是與李家的千金有著婚約。

當然很多家族都在心中冷笑不已,傳聞當初李家得知聯姻的家族被滅,便都反對這門婚事,李家的千金更是因此離家出走。

家族的聯姻一切都為了利益,故而李家可以在尚未與葉家解除婚約的時候,就在和王家商討聯姻了。

然而王家的天才弟子王霸,被李蘭詩的未婚夫隨意的羞辱了一番之後,李家又在打著其他的算盤了。

這一切與葉雲有關,他本人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整日里除了與賀剛眾人飲酒外,便是閉關修鍊。他知道當他的本源法魂出現的那一刻開始,萬魂之尊,汲取天地各種力量化作本源。這一切都註定了他身為天地間獨一無二的鴻蒙道體,必須要走自己的修道之路,誰也幫不了他。

李家的修鍊室中,葉雲的識海內,主魂正在與本源法魂融為一體,通過本源法魂去仔細的感悟本源的力量。

神秘老者聲音淡淡的在葉雲的識海之中回想,「本源法魂的神妙誰都參悟不了,你可以藉助本源法魂悟道,然而並非因為本源法魂融合了天地間的力量本源,你就對這些力量有了掌控的能力。」

葉雲點了點頭,說道:「前輩說的對,無論本源法魂如何強大,我依然是我,我作為本尊,若是不強,本源法魂何以強?我可以憑藉本源法魂,對天地間的各種力量本源,進行參悟,只有這天地的力量真正的為我所用,我才算的上至強!」

神秘老者平靜的說道:「你能明白這個道理,老夫很欣慰。你必須要確保你的主魂足夠強大,不然的話,終有一日會遭到本源法魂的反噬。並非說本源法魂會反噬其主,而是因為隨著不斷的汲取天地力量本源,若是沒有協調好其中的關係,你自身的主魂也沒有參悟的話,恐怕你會成為一個沒有神志的瘋子。」

葉雲將神秘老者的話銘記在心,他知道神秘老者一直都如同一個老師,不斷的教導他。就算神秘老者只是希望通過葉雲可以重見天日,但是這一份情,葉雲同樣記在心中。

「走一步算一步……」葉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三年前,自己因為無法進入天雲宗絕望,因為無法修鍊保護自己的弟弟而絕望,然而僅僅只是幾年的時間,他已經進入了道武大陸的中層。

當葉雲打開了修鍊室的石門之後,愕然的發現一道火紅的身影,正百無聊奈的坐在一旁,赫然便是李蘭詩。

「蘭詩,你在等我?」葉雲摸了摸鼻子,他沒有讓人等的習慣,若是早就知曉李蘭詩等候他的話,他斷然不會一直修鍊。

李蘭詩驟然間聽到了葉雲的聲音之後,驚呼一聲,似乎方才正在想心事的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葉雲的出現。

她優雅的一個轉身,見到葉雲之後,一展笑顏,如同靈巧的燕子一樣,來到葉雲的身旁,拽著他的胳膊,說道:「沒事的,葉哥哥,蘭詩也只是剛剛來。因為那個王霸又來了,不然蘭詩是不會打擾葉哥哥修鍊的。」

李蘭詩極為懂事,她清楚的知道,葉雲之所以沒日沒夜的抓緊時間修鍊,就是想要為家族報仇,找尋到自己的弟弟。 第五界點 這個年輕的男人,背負了太多的壓力。

葉雲目光閃爍,輕聲笑道:「這個王霸這一次來所謂何事?」

李蘭詩微微一撅小嘴,模樣誘人至極,即便是葉雲也為之一呆,心中暗罵自己,「葉雲,你都在想什麼?」

「這一次王霸只是和另外一個人來到了我家。聽火望師兄說,那隨王霸而來的人很厲害!連火望師兄與他一戰的話,都不會有勝算。」一說到王霸,李蘭詩的心情就會很糟糕,那目空一切的輕狂模樣,讓她特別反感。

葉雲目光一凝,心中不由得想道:「難道這王霸真的膽大包天?找來了一個五行門的道宗境強者,不然又怎麼會不請自來?若是太過分的話,今日就都永遠的留在這吧!」

一旁的李蘭詩只覺得渾身打了個冷顫,一道殺意自葉雲的身上湧起,讓她有些害怕。隨著葉雲的修為越來越高,李蘭詩愈發的感覺到來自葉雲身上的威壓。

「葉哥哥,你一定會成為道武大陸最厲害的強者!踏上巔峰,你一定會很寂寞的,我會努力修鍊,不會讓你丟下我,更捨不得讓你孤獨,你在哪,我便在哪……」李蘭詩美眸輕輕眨動,堅定的目光閃爍。

葉雲當然不知道看似柔弱的李蘭詩,在心中下了這樣的決定。他心中只有一個信念,讓自己變強!只有自己強大了,才有能力去主宰自己的道路,才能保護自己身旁在乎的人。

李蘭詩笑道:「葉哥哥,你待會千萬別給爹面子哦。」

葉雲詫然的看著李蘭詩,問道:「蘭詩為何這麼說?」

李蘭詩嬌哼了一聲,不滿的說道:「王霸那個傢伙,我看到就想打他,奈何修為沒他高。這一次恐怕他是借著宗門的強者來我李家立威的,所以葉哥哥不要留情,把他們都打趴下!」

說完李蘭詩舉起了緊握的粉拳,露出了白皙的手腕,揚起淡淡的清香,使得葉雲的鼻子也不禁抽動了一下,心中不由的贊道:「好香!」

李蘭詩見到葉雲在愣神,詫異的問道:「葉哥哥,你在想什麼呢?記住哦,不要給爹面子,把他們都打趴下哦!」

回過神來的葉雲,滿臉黑線,看來以後真的不能讓李蘭詩和賀剛、陳玉在一起,這股野蠻勁簡直就要成女【流】【氓】了! 當李蘭詩抱著葉雲的胳膊出現在李家的大廳之中的時候,葉雲頓時便感覺到一道鋒銳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這一道目光肆無忌憚,根本就沒有將葉雲放在心上,甚至在場所有人,都沒有放在眼裡。

葉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看來打走了一個王霸,來了一個比王霸還要目中無人的傢伙。然而自己真的怕他么?如果不是擔心惹上不必要的麻煩,他絕對會滅殺了對方。

「世叔,聽蘭詩說,你找我?」葉雲坦然自若的來到李正德的面前,隨意的行了一禮。直接將王霸和那道鋒銳目光的主人給無視了。

李正德因為葉雲的強大極為高興,現在看葉雲的目光,當真如同看自己的兒子一樣,這個女婿是越看越喜歡。隨即擺手笑道:「也沒有什麼事,王世侄與他的同門師兄,前來拜訪。點名想要見見你,你們好好親近親近吧。」

身為李家的家主,李正德雖然修為並不高,但是老謀深算,在葉雲出現的時候,便將問題丟給了葉雲自己去解決。更何況道宗境強者之間的事情,他又怎麼能插手的進去?

直到這個時候,葉雲才將目光看向來人,只見來人隨意的一坐,卻一股衝天而起的氣勢,那一股銳利無匹的氣息,讓葉雲有一種面對一柄神劍一樣。

「劍修……」葉雲瞳孔一縮,難怪對方如此輕狂霸道,竟然是攻擊力強大的劍修,再配上五行門金屬性的功法,一劍斬出,更是無人能擋。

要知道葉雲的師父余天,本身便是強大的道王境劍修。可以稱之為劍王,因為這一類修者,只修劍道。人即是劍,劍即是人。一劍斬出,天地裂。當初余天可以使得同境界的萬妖山幽夢女王受傷,甚至可以抵擋住萬妖山老祖巔峰強者的攻擊,足以看出劍修的可怕。

當葉雲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的時候,只見一股鋒銳的劍意,直撲葉雲,葉雲竟然都感覺到了眼睛有些刺痛。

「你便是葉雲?」這名年輕的男子依然隨意的坐在原位上,高高在上一般的質問葉雲。

葉雲卻並沒有看他,反而將目光又落在了王霸身上,淡然道:「王霸你帶人前來找我,難道不知道先介紹一下么?」

先前王霸被葉雲忽視,以他心中的自傲,也有些不甘,可是想到了自己的修為不夠,也唯獨只有暗自憤恨。現在被葉雲問話,急忙拱手一禮,說道:「這位乃是我金門的師尊坐下第五弟子,五師兄金瑞。」

「金門……」葉雲的瞳孔一縮,這段時日他自然通過李家,大概的了解了五行門。

五行門是除了雲家以外,傳承最為久遠的門派勢力。底蘊之強,甚至凌駕於其他幾大勢力。五行門之中,按照五行之力,分為金門、木門、水門、火門、土門,五門之人內的弟子,均是按照修行的功法和體質來分配進入五行門修鍊。

五大門各有一門主,同樣也是五行門的副門主,均是道王境的修為強者。平日里五行門的五門互相督促,門內弟子競爭,五行門各大事務均是由五門門主決定。而傳聞五行門的門主,神龍見首不見尾,根本就沒人知曉究竟是何人。便是幾大勢力的宗主,都不能知曉五行門門主是何人。

金門乃是五行門之中,實力最為雄厚,勢力最強大的。金、木、水、火、土,五門之中,金門為首。金門的門主更是道王境巔峰的實力,足以看出五行門的底蘊多麼的強大。

這些都是葉雲所了解到的,而面前的年輕男子,鋒銳如劍,姓金,乃是五行門金門的嫡系,金門門主的玄孫。

葉雲淡然的隨意拱了拱手說道:「不知道金瑞兄,今日前來,有何貴幹?」

金瑞劍眉一挑,傲然道:「這些日子,聽聞我師弟所說,他遇到了一名前輩強者,言他不配用劍,並且廢了他的本命金劍,特來看看,究竟是何人有此神威!」

「哦?」葉雲故作驚訝的輕輕「哦」了一聲,又恢復了風輕雲淡的模樣,說道:「既然金瑞兄已經看到了,那在下就去閉關了。」說完他便轉身要離去,他對於這些宗門的弟子,一點興趣都沒有。

「呃……」在場眾人都愣住了,金瑞乃是五行門的強大弟子,葉雲卻說了這麼一句話,顯然沒有將對方放在心中。

若說方才金瑞目空一切,並沒有將葉雲放在眼中,視為螻蟻的話,也不會專門來到李家來看葉雲。而葉雲更為傲然,根本就等於是無視了對方,意思很明白,你愛來就來,愛走就走,莫要打擾我修鍊了。

心高氣傲的金瑞又如何忍受得了一個滅宗之人對自己的無視,雖然傳聞中葉雲行事肆無忌憚,在帝雲城布陣坑殺了三大勢力眾多的高手,甚至包含了鬼帥境的強者,然而他並沒有放在心上。他認為那都是陣法的功勞,葉雲再厲害,也只是一個道宗境四階的修者罷了。而他已經道宗境六階。

「我說讓你走了么?」金瑞目光如劍,仿若要撕裂虛空,一道鋒銳無匹的劍意壓向葉雲。

葉云云淡風輕,仿若未覺,依然向著廳外走去。李蘭詩老老實實的跟在葉雲的身旁,似乎因為葉雲沒有教訓金瑞和王霸,有些可惜。

當然那一股鋒銳的劍意在壓迫向葉雲的同時,一旁的李蘭詩也受到了波及,感受到了李蘭詩氣息不穩,臉色蒼白,葉雲終於動怒了。

「放肆!」葉雲看也沒看,一股強橫無匹的氣息同樣蔓延而出,向著身後壓來的劍意席捲而去。

李蘭詩俏臉蒼白,卻帶著得逞的微笑,「葉哥哥還是疼我的,終於要對金瑞出手了,咯咯,要是也教訓一下王霸的話就好了。」

金瑞只覺得一股毀滅的氣息湧來,這一股毀滅之中又似乎帶著瘋狂無盡的殺戮,讓他如同有一種要在殺戮之中毀滅的感覺。

終於金瑞的臉色變了,「咔嚓」一聲,只聽到【屁】股下面的椅子在龐大的氣勢之下,瞬間碎成了渣。若非他見機得快的話,恐怕已經一【屁】股坐在地上出醜了。

「放肆!」金瑞同樣也怒了,葉雲雖然沒有傷到他,但是讓他那高傲的自尊心受到了打擊和羞辱,他必須要動手了!

… 金瑞一震衣衫,站起身來,一道犀利無匹的劍意衝天而起,只見他冷笑道:「近日來,葉兄弟的大名如雷貫耳,更是聽聞你在戰魔平原獲得了上古強者的傳承,今日有機會,金某自然要與你切磋切磋。看小說到.」

葉雲淡然的說道:「沒空陪你玩,若是金瑞兄沒事的話,就請便吧!」道宗境的強者,要與他切磋,卻被他說成了玩耍。

金瑞聞言,目光驟然間綻放出鋒銳凌厲的神采,一柄金色的長劍出現在他的面前。

葉雲也不禁有些動容,道宗境六階的修為,再加上這柄宗階中品的道器,葉雲也不得不慎重。金瑞比王霸強大太多了,同樣是耀眼的金光,王霸的長劍只是奪目,而金瑞的長劍金光已經是奪命!金光鋒利無匹,長劍一出,虛空都被劃破一般,發出了「嗤嗤」聲。

金瑞踏步向前,向著葉雲走去,聲音傲然的說道:「今日你戰,也得戰,不戰,也得戰。就讓金某領教領教天雲宗的道法!」

話音方落,金瑞的長劍一劍斬下,以他的身份和地位絲毫沒有任何避諱,即便這裡是李家的客廳,拆了又如何?

葉雲目光一凝,本以為五行門乃是名門正派,卻沒有想到整個道武大陸的幾大勢力哪裡會有什麼正邪之分?眾生皆為利往,幾大勢力的修者都想要壯大自己宗門的實力,那麼各種手段施展而出,也不足為奇了。

當然金瑞身為道宗境六階的強者,再手握一柄宗階神兵,即便是普通的道宗境八階都可一戰,這也是為什麼火望說與他一戰勝負難料。

當然葉雲根本無懼,一拳轟出,將金劍斬出的劍意,要一拳震散,對方的攻擊絲毫威脅不到他的肉身防禦,隨即淡然道:「你既然想要一戰,你我便到五行城的上空去戰,在這裡毀了世叔的房舍,未免有事身份。」

金瑞收起金劍,一甩衣袖,腳下一動,如同一柄絕世神劍,劃過虛空,出現在了五行城的上空。

「快看!御空飛行,那是道宗境的強者!好強的劍意,我們在下方都能感覺到,太強了!」五行城頓時沸騰了起來,同時還有人認出空中那傲然的身姿正是五行門的金瑞。

葉雲此番感悟本源法魂之中的天地本源之力,心境平和了許多,即使金瑞再厲害,也讓他提不起絲毫興趣。

只見葉雲背負雙手,虛空踱步,一步步的踏上五行城的上空,他本不想出風頭,奈何這個世道永遠不可能有平靜。

「那個年輕人是誰?看起來比金瑞還年輕,居然也是道宗境的強者!好恐怖的天賦!」人群中有見到葉雲洒脫的來到了金瑞的對面,不由得驚呼起來。一時間,五行城的修者都抬起頭看向高空中的兩人。

葉雲依然靜靜的負著雙手,目光平靜的看著金瑞,心中萬般無奈,既然不能殺了對方,就只有給個教訓,以免還有什麼人來打擾自己修鍊。

金瑞眼中鋒芒綻放,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葉雲依然雲淡風輕,真的是沒有把自己放在眼中。

只見他冷哼了一聲,說道:「你曾言,我師弟王霸不配用劍,今日金某便用手中的劍領教領教你的高招!」

葉雲淡漠的說道:「要動手就快點,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和你浪費。」

他兩個人的聲音雖然很輕,但是五行城的眾多修者,還是有人聽在耳中的。他們心中感慨不已,王霸乃是五行城出了名的狂妄,金瑞更是霸道。卻沒有想到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年輕人,更狂妄!

直接就說王霸不配用劍,難道這名年輕人也是用劍的強者?

「放肆!」金瑞身為道宗境強者,即使在其他大勢力,見到他都會客客氣氣,在小勢力之中,更是畢恭畢敬的對他。然而今日遇到了葉雲之後,不僅被無視了,甚至是幾番言語刺激的要暴走。

一柄璀璨的金色長劍,在虛空中綻放出耀眼的強光,「嗤嗤……」虛空似乎都要被這鋒銳無匹的一劍破開。

金瑞含怒出手,這一劍之威,他自信的認為,就算是道宗境八階的修者應對都極為艱難,更別說葉雲一個道宗境四階的修者了。

鋒銳的金色劍氣,縱橫虛空,將葉雲籠罩在其中。

葉雲依然負手而立,目光平淡的看著縱橫無匹的劍氣,心中感慨道:「五行門的金屬性劍道,攻擊卻是犀利無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