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浩眸光微微一抬說道

於是三人轉身離開了這個房間,南極仙翁的房間最奇怪的一點便是,

此處的靈氣,極其的匱乏,與外界決然不同,

秦浩料想此處應該是有著絕靈法陣,應該是南極仙翁為了專心修鍊,方才如此的吧!

走著,走著,三人便來到了南極仙翁的武器庫,方一踏入,

三人便都震驚了!

因為足足十萬柄小姨子之劍懸挂在天穹之上,劍鋒耀耀發亮!

「可怕」

良久,秦浩方才吐出了這一句話,下一霎那,三人身影如流光,

飛掠在天地之間,將這整個武器庫的小姨子之劍統統收入了囊中!

「不愧都是萬年單身狗,你們的手速還真的是可以!」

林紫玥幽怨說道

「不敢當!」

秦浩微微一笑道,

他搶到的最多,搶到了足足六萬柄,沒意外,裝備一隻軍隊是夠了。

不過他很是好奇,

為什麼南極仙翁一個死老頭居然要這麼多小姨子之劍幹嘛,難不成,他要做什麼鬼事情???

而接下來的幾個房間也各有斬獲,但都是些小東西,三人興緻也寥寥。

便出了這南極仙翁的府邸,環視著整個小世界,發現也並沒有什麼收穫,

於是林紫玥和方韓寒準備離去,但秦浩卻說等一等,

將手一擺,便在原地不動了,林紫玥與方韓寒雖然不知道秦浩想做什麼,

但也只能做出無奈的表情,站立原地等待著秦浩。

因為就在秦浩踏出南極仙翁的府邸的霎那間,他接受到了,一段莫名的信息!

「你好,外來者,我雖然能知道你會來到這裡,但不知道是哪個歲月,也不知道你會怎樣對待我的小寶貝們」

「所以,在暗自給你下了一些考驗,不過恭喜你,通過了考驗,不然,你的一切都會留在這個,這個小世界也會隨著崩塌,一起沉睡吧!」

「對,你也許很好奇,好奇,我為什麼會給你下了這個障礙!」

「很簡單,因為,我並不確定繼承我丹道的是什麼樣的存在,所以,那裡只是一點小小的饋贈,而真正的禮物,則是由我真實的神念親自饋贈給你!」

「有關永生的秘密!請你,閉上你的眼睛」

話不驚人死不休,

那道聲音一說,便是所謂的永生,卻把秦浩嚇的夠嗆!

但想到這畢竟是別人的地盤,所以,還是乖乖的把眼睛閉上了。

頓時,一幕幕畫面陡然出現在他眼前,如同三d電影一般在秦浩眼前重放著,

有關,仙界滅亡的秘密!

「三界之中,六道之外,唯我獨尊!」

青山之巔,一人一劍傲立蒼穹,

而面前的,卻是百萬天兵,天將,秦浩眸光微微一縮,

因為那持劍男子的長相卻和自己十分相似,而卻多了幾分鐵血!

「三界之中,眾生之外,在你們這些所謂的仙,神的眼中,都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吧!」

「那我蚩尤,揭竿起義又如何,我可曾藉助了誰的意志,藉助了誰的威儀?」

「而你們呢,說著仁義道德,而做的呢,卻又是什麼,哈哈哈,假仁假義我蚩尤不要,就算你們幫助黃帝贏得了天下又如何,就算你們動用十萬天兵,封鎖四方六域又如何?」

「我照樣,可以將三界顛覆!」

「口出狂言,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些什麼,你在將巫族陷入無底深淵之中!」

「你是要將整個巫族,徹底顛覆,我作為巫族的大長老,宣布將蚩尤自巫族除名,現在開始,他與我們巫族沒有半點瓜葛,哼!」

十萬天兵之中,一尊五顏六色衣服的老者拿著一柄冰霜之杖,

自十萬天兵天將中走了出來,冷哼說道

旋即,一尊托著一尊寶塔的金甲威嚴將軍也顯現在天穹之上,

秦浩心中卻是瞭然,這位他知道,托塔天王李靖,

哪吒的爸爸,但似乎年代順序有點不對啊,蚩尤,托塔天王?

算了,不管這些了,畢竟是傳說,肯定會有偏差,安靜看吧。

「蚩尤,大長老這句話,其實是可以收回的,只要你聽話便是,在皇帝手下,當一個分裂一域的王者,也比死在這十萬天兵天將手下強吧,聽我一句話,投降吧,至少,我托塔天王可以保證你的生命安全!」

托塔天王李靖淡淡說道,桀驁的眸光中儘是不屑!

「讓你當我托塔天王家的一條狗,我看,就算是皇帝也不敢放肆的!」

這句話卻沒有說出去,而是托塔天王內心的潛台詞,

秦浩也很好奇南極仙翁是用什麼高超手段得到的。

不過這段與巫族大長老的紅白臉,秦浩卻是看懂了!

誘降嘛!

「呵呵,十萬天兵天將,圍而不殺,不就是為了,或者說忌憚我手中的這個東西嘛!」

蚩尤笑道,

右手之上,一抹黑色光華流轉不定,但秦浩卻雙眸爆睜!

那!

是???

萌寶歸來爹地要排隊 (感謝紫玥幽靈的月票支持!) 早晨五六點,容錦承摟住懷裡的韓雨柔。

「寶貝,起來,天快亮了,該出去了。」他的聲音凍得哆嗦。

「別叫……這麼肉麻。」

「寶貝,小寶貝,**愛。」容錦承不管,「再讓我叫一叫,萬一要是走不出去,我凍死在路上,你還得出去。」

「你都走不出去了,我還怎麼出去?」

「我要是凍死了,你就把我的衣服都穿上,能……能走出去。你得好好活下去,雖然我總看不起你,說你是個書獃子,可是我知道,你學習好、學歷高,前途無量……以後找一份好工作,找一個喜歡你的人,我知道,你想要的就是這些……我一直都知道……」他心裡頭明白得很。

「你要是出不去,我肯定也走不出去的,我路痴,不辯方向,我會凍死在這冰天雪地里。」韓雨柔咬牙,喉嚨里難受得很,心口也泛起不一樣的情緒。

「一直往前走就好,要是老三他們來了,會把你接走。」

「你憑什麼覺得你活不了我能活?」

容錦承沒再說話。

韓雨柔眉頭緊皺,她察覺到他的臉色有異樣。

她晃著他的肩膀:「你怎麼了?」

他的一張臉蒼白如紙,一點血色都沒有。

韓雨柔覺得不對勁,握住他的肩膀:「容錦承,容錦承,你怎麼了?你說話呀,說話!」

容錦承咬著牙,眼神迷離地看著她,沒有躲閃和逃避,長睫毛輕輕顫動,瞳孔里都是她的身影。

「小寶貝……」他又叫了一聲,也不管她喜不喜歡。

韓雨柔見他的手捂住腹部的位置,她低下頭,不由分說掀開他的毛衣。

毛衣上有洇起的水痕,不是水,是血。

她嚇得慌慌張張,手在抖,仔細一看,原來是他腹部的傷口裂開了,在流血。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還有很多傷疤,有的是新傷,有的是舊傷,很密集,都是疤痕。

「你受傷了怎麼不早說?你瘋了嗎?!」韓雨柔的手指頭哆哆嗦嗦撕開布料,不專業地替他包紮傷口,「你受了這麼嚴重的傷,為什麼都不吭一聲?你要是死在這兒,你甘心嗎?」

容錦承已經沒什麼力氣,任由她折騰。

他僅有的一絲力氣都用來跟她說話了:「死在哪裡都無所謂,如果能死在你懷裡,黃泉路上我都走得踏實。」

「閉嘴。」

「不閉嘴,就要說……」容錦承的唇角反倒牽出一抹上揚的弧度,「柔柔,你長得真好看,好看死了。」

韓雨柔覺得他就是個神經病。

「你不要動,我給你把傷口包紮好,等會兒我們就出去。沒關係,會走出去的,禍害遺千年,你會活下來的。」

「我不是禍害,我是**愛啊。」

「可愛你媽。」韓雨柔忽然就爆了粗口,連她自己都嚇一跳,可她的手哆哆嗦嗦,心裡頭不知是什麼滋味。

容錦承:「……」

為什麼要罵他,他不可愛嗎?

容錦承看到她的眼中有閃爍的光痕,伸出手撫摸她的臉頰:「你怎麼哭了?」 蚩尤緩緩舉起手中之物,剎那間,,一柄彷彿亘古存在的巨斧散發出無盡斧氣,頓時山河破碎,彷彿此斧

牽動著萬千世界。斧體純暗,不是黑色,而是其吞噬了所有光線和能量,比黑洞都可怕百倍,上面刻著兩個渾然天成的字,

「盤古」。

所有人不是用眼睛看見的此斧,而是強行震懾在所有人的心神上,秦浩看著這開天闢地的絕世神器,不禁讚歎天下無兵器可出其右。

也不知道當初南極仙翁怎麼記錄下來的,莫非當時南極仙翁是一名專業的仙人記者?秦浩不禁怪笑道。

在蚩尤決絕的戰意下,此斧越發可怕,彷彿要毀天滅地一般,

眾神身子微微後退,彷彿懼怕一般,托塔天王眼中閃過一絲懼意,

而後就是深深的貪婪。玲瓏寶塔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垂涎的重寶,再得盤古斧的話,我李靖將永世無敵。

秦浩望著那絕世的盤古斧也是心動不已,要是有這斧頭,絕對可以突破聖人瓶頸,

立地成仙,到時候天上地下為我獨尊,諸天仙神也要俯首稱臣。什麼仙啊魔啊,一斧頭的事,如果一斧頭解決不了,那就兩斧頭。

李靖望著讓天地都隱隱破碎盤古斧說道,

「蚩尤,放下盤古斧,給我,我可以讓你成為皇帝,並且永生不死。位列仙班」

心道,盤古斧騙到手還是解決了你這個禍患。嘴角露出一抹陰險的微笑。

哎呦這老東西蠻陰險,枉我原來還覺得他鐵面無私,以後遇到要防著點,秦浩看見李靖陰險的面目。不禁道。

此時巫族大長老望著蚩尤手持鎮族神器,頓時怒吼道:「叛子,還不將族器速速歸還。」

蚩尤哈哈大笑,

我一生無愧於天地,無愧於跟隨我打天下的戰士,你們這些永生的神仙個個道貌岸然,欺世盜名,眾生在你們眼裡不過是可以隨意搬弄的螻蟻,斷眾生仙路,在你們之後後世無人可成仙,縱然成仙也是你們的傀儡。

既然你們都腐朽在這永生的高高在上之中,那我蚩尤就來讓你們醒醒,仙不可以永遠存於世間,你們想要永生永世掌控世間萬物。

我,絕不允許。

蚩尤身上冒起蓋世紅光,那是鮮血的顏色,

蚩尤燃爆了體內所有鮮血,包括靈魂,他要以自身獻祭盤古斧,讓盤古斧發出滅世一擊。他燃燒了一切,此時散發的氣勢讓眾神的都驚悸。

不好,他要獻祭自身,

以盤古斧開天闢地之力斬滅仙源,讓世間輪迴,空間歸元。重回天地初開。他要同歸於盡。

快阻止他,

李靖大吼道。

十萬天兵天將聞聲而動,殺向那山巔的一人,

蚩尤不屑吼道,

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