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無夜傲然一笑:「我有特殊的煉藥手法,煉成之葯,定然與眾不同。」

「閣下跟隨前輩煉藥,懂得一些煉藥手法,不甚奇怪。」王大師有點羨慕地說道。

我的奶爸人生 要知道他沉浸葯道多年,既沒有創出自己的煉藥手法,更沒有高人傳授……秦無夜才多大?

說不定和沐大小姐相差不多呢,他已經懂得煉藥手法,今後註定了不得。

「說回正事。」

沐清歌收斂訝異之色,道:「起先貴客說了,這是你經過前輩改動而來的藥方,那麼你可有處置它的權力?」

「前輩懂得的藥方多如繁星……他說了,化真丹歸我所有。」秦無夜不假思索地回道。

一旁,被前輩折服的王大師連連點頭……葯道強者,多是這等高風亮節,有著高人風範。

「如此的話,事情就好說許多了。」

沐清歌把玩著化真丹,笑逐顏開:「相信我,這枚丹藥會改變許多武徒的命運……閣下可以說一個自己滿意的價格,然後你我逐步商談都不遲。」

「價格當然要說的了。」

秦無夜緩緩說道:「不過,在方式上,大概與沐小姐想的直接買斷不同,我這一回是要和五行商會合作。」 林天佑丟下了一句話,帶著梓鴛繼續前行,再也不去理會眾人。

「混賬,不過是殺了個極冰鬼王而已,敢這麼猖狂?」

噬明意心頭裡的嫉妒火焰狂升,一掌拍了在旁邊的一張餐桌上,那無辜的餐桌就這樣被拍成了粉碎。

驚的坐在餐桌旁邊的幾人尖叫出聲。

花非煙目光陰睛不定,心裡的不爽比噬明意還要嚴重。

林天佑那最後留下的一句話,分明就是對他這樣天子城最有牌面的天王之子挑釁。

「一直聽說捉鬼龍王在冥界多麼多麼的牛氣,今天一看,似乎比傳聞之中的還要更加囂張狂妄。

居然敢放言要對付我的真身,可笑至極!」

花非煙本來沒有把林天佑放在眼裡,在他看來,林天佑的實力也就比他的分身強上一些而已。

如果沒知事府的大肆宣傳,他要踩捉鬼龍王,就像踩一隻螻蟻一般簡單。

但知事府不會無緣無故去瘋狂的捧高一個人。

所以,捉鬼龍王的威名,雖然有人質疑,可依然有幾分震懾力存在。

林天佑已經離開了,龍芷宣這才意識到,自己被他拋棄在了飯店裡。

她內心不知道為什麼,閃過一抹難過。

尤其是看到林天佑跟梓鴛那親密的互動時,她的眼角都閃起了淚花。

明明她只把林天佑當成大哥哥看待,可為什麼會這麼揪心?

就好像是自己的一個寶貴的東西,從此遠離。

林天佑跟梓鴛叫了一輛馬車,回到了龍泉客棧。

一到房間里,眾英靈先後現身。

紛紛向林天佑道喜。

而後又圍住梓鴛,向她表達了他們的思念之情。

「梓鴛姑娘,你可算回來了,你知道嗎?

這些天,主公都急壞了。

為了找到你,想盡了一切辦法。」

張飛自從受到典韋的打擊,已經很久沒有現身。

這回也是看到梓鴛,他心中開心,便中止了修鍊,出來跟梓鴛見面。

「她就是主公的梓鴛姑娘?好漂亮!」

貂蟬一雙美眸緊緊盯著梓鴛看。

她一直在想那個能令主公魂牽夢縈的女子,是個什麼樣的長相。

如今一看,她頓時驚為天人。

美,實在是太美了。

即便她有著古代四大美人之稱,也不敢在梓鴛面前比美。

對方無論是氣質還是容貌,都要遠超她數倍。

「這就是主公的正妻人選嗎?

實力好強,胸也好大,容貌更是遠遠超過我。

如此的女子,她當主公的正妻,我倒也是心服。

罷了,等贏下天書,我就用天書許願,成為主公的側室吧。」

花木目望著絕美的梓鴛,心中也早已經拜服。

最開始的時候,她對梓鴛這個人,一直感到糾結。

因為她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能夠讓如此強大的主公天天思念。

現在看來,對方確實有這個資本,也是從今天開始,她不再想著去搶梓鴛的正妻身份。

「梓鴛,你終於回來了!」

劍聖蓋聶微笑著看向梓鴛,這是他在春秋戰國時期的朋友。

他每天對梓鴛的擔憂,不比林天佑少。

只是他的實力太弱,無法幫林天佑戰鬥,這令他非常羞愧。

說來說去,還是蓋聶太執著於仁者劍道的修鍊。

他一直認為,最強的劍道,當是有著一顆仁者之心。

因為仁者無敵。

只是修鍊這種劍道,需要耗費的時間太長,所以現在不強。

可一旦劍道達成,他將凌駕一切強者之上。

對此,劍聖蓋聶有著無比的確信。

「嗯,有驚無險,謝謝你的關心。」

梓鴛點點頭,對劍聖露出一個和煦的微笑。

「對了,蓋先生,你在陽世被人稱為劍聖,何其榮光?

現在就不想著在冥界也把你的劍聖之名發揚光大嗎?」

梓鴛忽然又道。

在屍皇城,她已經明白了,如果想不受制於人,只能讓自己或自己的勢力強大起來。

否則,下次遇到將臣,依舊改變不了被抓走的命運。

以前她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只覺得跟林天佑好好過完一輩子就好。

現在,她改變了這樣的安逸想法。

因為有時候你不去招惹別人,別人卻會主動來招惹你。

所以實力是必不可少的。

更何況,現在還有一個旱魃。

她從旱魃的身邊逃走,想必令旱魃非常憤怒。

殭屍一旦憤怒起來,做起事情總是不計後果。

即便她真是女妭分魂轉世,在面對暴怒的旱魃,可能也會受到重創。

「嗯,我答應你,從今天開始,努力修鍊劍道,讓冥界眾英靈、鬼族都知道,我劍聖蓋聶不是浪得虛名。」

蓋聶從梓鴛的眼中讀懂了什麼。

那是一種緊張與不安,那是一種沒有力量,缺乏安全感的眼神。

所以,身為梓鴛的老朋友,他一定要提升實力,守護這個唯一的朋友。

林天佑一直看著劍聖跟梓鴛在那裡友好的聊天,他心中醋意大盛。

踏步上前,一把拉回梓鴛,說道:

「梓鴛,劍聖修鍊實力的事情,我會好好負責的,你剛回來,還是早點休息吧,我看你的面容都好憔悴。」

殭屍是不可能憔悴的,除非身體里的屍氣不足,眾人明顯能看出,林天佑就是不想讓梓鴛跟蓋聶聊天。

貂蟬捂嘴輕笑,心說主公吃醋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林天佑揮手讓眾英靈都回英靈空間,都站在他的房間里,擠都擠死了。

「主公,您不給梓鴛姑娘重新開一間房嗎?」

這時,花木蘭突然開口問道。

「為什麼要重新開過房間?梓鴛跟我住一個房間。」

林天佑沒有弄明白花木蘭的意思。

「可、可你們不是還沒有成親嗎?

未成親就同房睡,這、這不合禮法!」

花木蘭皺眉道。

梓鴛可是林天佑未來的正妻,怎麼能如此唐突?

「不錯,木蘭妹妹說的對,禮法不可廢,主公既然這麼愛梓鴛姑娘,就更應該注重禮法。」

貂蟬也跟著開口。

「是啊,主公是成大事的人,以後在冥界揚名立萬,要是因為不重禮法,別人會對梓鴛姑娘說三道四的。」

其他正要回英靈空間的英靈們,也是點頭附和。 「合作?」

沐清歌有點疑惑:「如何合作?」

「關於化真丹藥方帶來的利潤,我要與五行商會分成。」秦無夜說道。

「與我們五行商會分成?」

沐清歌遲疑少許,回絕秦無夜:「我們五行商會沒有與人合作分成的先例。」

要知道五行商會不同一些小貓小狗,放眼一域都是巨擎勢力,哪裡需要與某位藥師合作分成。

若然藥師入駐五行商會,為商會效力又是兩說,沐清歌無任歡迎。

「閣下的葯道造詣我相信,只是五行商會的確沒有這等慣例。」

王大師勸說秦無夜:「不如說個條件,或者選擇入駐我們五行商會,藥方權當閣下為商會做出的貢獻,不但分得利潤,還能被商會庇護,每年發放諸多好處。」

秦無夜怎麼可能看不出對方的意圖……不是不能分成,而是不與外人分成。

五行商會的目的只有一個,將有本事的藥師與它綁在一起,休戚與共。

「入駐五行商會,我有什麼好處?」秦無夜徐徐說道。

聞言,沐清歌眼前一亮……這是有戲的意思了?

「即是字面意思,為我們五行商會效力,在葯道方面做出貢獻……譬如閣下獻上化真丹的藥方,已是不小的功勞,哪怕初來乍到,僅是銅牌藥師,晉級銀牌藥師指日可待。」

沐清歌娓娓說道:「除此之外,作為商會藥師貢獻出來的藥方,依照比例,銅牌可得三成,銀牌可得五成,金牌則是七成。只要不斷提高自己的葯道水平,閣下得到的利益只會越來越多,不愁會被虧待。」

說話之間,沐清歌將一枚玉符呈上。

秦無夜的心竅之力驀然一掃,便是將裡面的規規條條盡收眼底。

「一般來說,藥師入駐,需要商會的藥師代為保證,如今王大師在這裡,相信可以免去這一步。」沐清歌笑吟吟地說道。

「沒錯,我可以為閣下保證。」王大師不失時機地站了出來。

不要看保證這等事情有些複雜,但是你保證的藥師作出了極大貢獻,你會跟著受益。

秦無夜一旦加入五行商會,立馬就會有不菲貢獻,送上門的功勞,王大師怎會錯過這等好事。

「玉簡里說,加入五行商會的藥師,除了每年作出貢獻之外,如果在三年一次的晉級考驗當中連敗三次,會被商會解除合作。至於獻上了的藥方,會按照實際情況,一筆買斷?」秦無夜瀏覽完畢,抬眼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