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種停頓,從1111星開始,向著四周快速的蔓延,很快就蔓延到了飛霞星域以及附近相連的星域,又蔓延到整個位面,並且從這個位面向無窮的位面蔓延!

而就在這種時間的停頓之中,卻有幾道光線由遠及近地飛來,飛入到了停頓的星空之中!

頓時,有三道光線被定住了,原來這是三個人,不,說人吧,他們也並不是純粹的人,他們只是擁有人形的一些特徵,他們每一個都散發著不可估量的強大氣勢,好像舉手投足之間就能夠毀滅一個位面!

只有一道光線依然在飛舞,甚至穿透了停頓的時間!

「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敢用輪迴盤,不過這是自取滅亡,我是絕對不允許你成功掌握輪迴盤!」

那聲音一出,十分奇特,竟然是白千萬道回聲相互疊加,他往前一奔,化作一陣流光,徹底投入到了輪迴盤之中。

暗夜也感受到了這變化,不過他倒是沒有意外,輪迴盤事關重大,他的敵人們定然會來阻止,現在才來了一個,他全然無懼。

在他們面前,無盡時空輪迴,無盡星空生而又滅,兩人攜手,似乎能夠走到時光的盡頭,所有時間空間的最終點!

終於,這個終點來了!

它一下子擊中了柳玉凰和暗夜!

兩人牽在一起的手鬆開了。

柳玉凰心中一驚,卻傳來了暗夜的聲音:「不要怕,老子在你身邊,睜開眼睛,好好地看著老子,認清楚老子。」

柳玉凰在急速的下墜之中,在無盡的亂流之中,睜開了眼睛。

她看到了一個畫面。

暗夜正在宇宙之中飛行,他好像負傷了,而他身後,無窮無盡的敵人在追趕著!

暗夜跨越了層層的空間,而當他跨越一個空間的時候,柳玉凰一下子認出來,那空間當中有一顆星,正好是靈極大世界。然而正在這時,後面有追兵趕到,他便身形一動,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影子出現,很快變成了他的樣子,直接撞向了靈極大世界,將那土地,撞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而他自己則是身形一動,消失去了其它的空間!

柳玉凰瞪大眼睛,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撞入靈極大世界的乃是他的分身?

她心中感到萬分的奇怪!

但就在這時,畫面再度一轉。

暗夜再度出現在了畫面之中,而當他正要偏離靈極大世界的時候,頓了頓,說了句:「時間回溯?有意思!」忽然看到了一個身影正在星空之中遨遊,那個身影,她那麼的自在,臉上帶著笑容,那麼的粲然,或許就是受到那個身影的吸引,暗夜便朝著那身影所在的地方飛去,重重地撞擊在了其地面上……

這——

這是怎麼回事?兩個畫面,兩個場景!而那個身影,不就是她嗎?

柳玉凰一下子反應過來,莫不是,這兩個暗夜,一個是前世的他,一個是今世的他?

她意識剛起,便是一陣眩暈,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第1442章等待她的宣判

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瞪著吳菀,眼睛通紅的說道:「惠妃娘娘,你現在指責我的時候就這麼義正辭嚴,可當初,你又是如何謀害貴妃的?」

「……」

吳菀的眉頭一皺:「什麼?」

聽到這句話,祝烽原本僵冷的心也突然一動。

他低下頭,看著馮千雁。

馮千雁這個時候也是破罐子破摔,指著惠妃吳菀便說道:「皇上,貴妃流產並不是意外,而是她謀害的,是她,她知道貴妃一定不會任簡若丞被殺,所以故意放出消息讓貴妃知道。」

「……」

「後來,她又趁亂讓人去推倒了貴妃娘娘。」

「……」

「貴妃的流產,根本就是她造成的!」

聽到這話,祝烽整個人都震了一下,他低頭看著馮千雁,沉聲道:「你,說什麼?!」

而吳菀這個時候卻冷笑了起來。

她說道:「皇上,這個刁婦因為知道自己的罪行被揭露,所以現在已經成了一條瘋狗亂咬人,皇上千萬不要相信她的話。」

這個時候,祝烽慢慢的走回到椅子前坐下。

身邊的許妙音也被突如其來的變故震驚,愕然的看著他們,又看向南煙。

卻見南煙臉色蒼白,一動不動,只是垂下來的手指微微的有些顫跡。

幸好冉小玉一直護著她。

許妙音立刻說道:「馮千雁,你說這話,可有證據?」

「我——」

馮千雁正要開口,但突然,口就啞了。

她猛然發現,自己一點證據都沒有。

而眼看著她這樣,吳菀和高玉容卻像是早有準備的,對視了一眼,冷笑道:「皇上,皇後娘娘,這件事妾根本毫不知情,完全都是馮千雁自己編造出來的。既然她說有人故意散布消息給貴妃娘娘,又趁亂推倒了貴妃,何不就著這兩條線索查一查呢?」

「……!」

一聽這話,馮千雁的身子更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許妙音立刻轉頭,看向南煙。

「貴妃。」

南煙好像突然被驚醒了似得,猛地抬起頭來,看向她,又看到坐在那裡的祝烽,神情複雜的望著自己。

她低頭,避開了他的目光,只輕聲應道:「皇後娘娘……」

「剛剛他們的話,你都聽到了?」

「……是。」

「當初,是誰把簡若丞的消息傳給你的?」

「……」

南煙沒有說話,只轉頭看向冉小玉,而冉小玉一皺眉頭,立刻上前說道:「回稟皇後娘娘,那個時候,奴婢和貴妃娘娘都被關在冷宮裡,消息是葉諍傳過來的,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在葉諍之後,奴婢還遇到了兩個人,就在路上談論這件事,好像是特地要說給奴婢聽的。」

「是什麼人?」

冉小玉指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宮女含香,說道:「就是她,還有建福宮中的小多子。」

祝烽立刻看向含香。

這個時候,含香知道事情已經瞞不住,趴在地上連連磕頭,不一會兒連額頭都磕破了,鮮血流了出來,不斷的說道:「皇上饒命,皇上饒命!」

玉公公也立刻讓人將角落裡的小多子抓了過來。

他臉色慘白如紙,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許妙音怒道:「該死的奴婢,你還不說?當初是不是你們故意把消息傳給貴妃,又讓人趁亂推倒了貴妃,害得她流產?」

小多子一聽,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連連磕頭道:「皇上饒命,皇後娘娘饒命!」

「快說!」

「是,是!」

這些人原本就是貪生怕死,哪裡又會講主僕忠義,一見馮千雁生下公主,而且已經活不成,斷定她必然失勢,立刻將之前的事全都竹筒倒豆子一樣的倒了出來。

「回皇上,回皇後娘娘,之前貴妃娘娘的事的確就是寧妃她設計的,她嫉妒貴妃娘娘得寵,又怨恨貴妃娘娘扣了她的月俸,所以一直懷恨在心,暗中找機會報復。」

「知道簡若丞的事情之後,她就設計,讓奴婢等去冷宮將消息傳給貴妃娘娘。」

「只是,葉諍大人已經將事情告訴了冉小玉,可後來,加派人手到牢中,趁亂推倒貴妃娘娘的,的確就是寧妃。」

「連往來的信物,奴婢都留著!」

聽到他們這麼說,馮千雁頓時整個人都涼了。

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奴婢竟然會在這個時候這樣出賣自己,而當初,自己投靠惠妃他們,一同加害貴妃,但為了出氣,這些事情都是自己去做,她卻完全沒有發現,惠妃他們根本將自己置身事外。

現在要查,完全無從查起。

而不管是小多子還是含香,話語間都避開了惠妃和安嬪。

他們在宮中混了這麼多年,當然也明白其中利害——

現在,馮千雁已經失勢,但惠妃的身後還有一個國公,就算真的有罪,也不可能真的殺了她,說不定將來還有東山再起之日,到時候倒霉的就是他們,所以,不如將所有的罪名都堆到馮千雁身上,他們不過是從犯,也能賣個人情,讓惠妃他們幫著說情。

果然,聽到這兩個人的「控訴」,惠妃吳菀立刻就說道:「這兩個奴婢已經說清楚了,還請皇上,皇後娘娘明鑒。」

「……」

祝烽皺著眉頭,冷冷的看著他們。

他的目光森冷如冰,只看著誰,就好像冷風一樣,吹得人徹骨涼,不管是惠妃還是寧妃,都瑟縮的低下頭去。

許妙音轉過頭來,看向貴妃:「南煙。」

「……」

南煙的臉色有些蒼白,聽著這些話,明明知道事情已經過去了,但她卻好像又重新經歷了一遍。

當初那些苦,與痛。

她茫然道:「皇後娘娘有何吩咐?」

許妙音嘆了口氣,道:「這件事,你如何看?」

「……」

立刻,眾人又都看向了她。

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寧妃指責惠妃,還是惠妃指責寧妃,到最後,決定的只有貴妃一個人。

只有她的話,才是這個後宮的規矩!

於是,所有的人都等待著。

連同寧妃馮千雁,和惠妃吳菀,大家都安靜的看著她,彷彿等待她的宣判一般。

(本章完) 全文完。

當柳玉凰敲下了這三個字,心中一陣的悵然若失。這本《萬獸共尊:傾城召喚使》花了她一年半的時間終於完結,心中竟然有些不知該何去何從。

她看到本文的最後一段:暗夜和玉凰通過輪迴盤進入到了億萬大世界無限小世界當中的一個平凡的世界之後,他們所有的傳奇,似乎都已經煙消雲散,他們的緣分,或許並不能在這個平凡的小世界之中延續,因為他們身上的傳奇,那在萬千世界吾往也的世界並不能繼續下去。 富貴錦繡 相逢何必曾相識,明月依舊照西樓。這也許就應該是屬於他們兩人的結局。這個現實的世界,實在是容不下他們那炙熱的愛情……

柔了柔眼睛,關閉了電腦。她不用去看評論也知道,現在網上定然已經是罵聲如潮,讀者們等了這麼久,終於要有個結局的時候,她卻來了個悲劇end,那些暗夜黨的讀者們不發瘋才怪呢!

「鈴鈴鈴玲玲!」

手機鈴聲響起,她無奈的接了電話,編輯小暖花的嘶吼幾乎要炸破她的耳膜!

「柳玉凰,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你知不知道,你那個破結局讓多少人棄書,他們都打電話來罵我了!趕快,立刻,回到電腦前,把這該死的大結局給我改掉!」

柳玉凰漫不經心:「編大,得了吧,都不小了,該認清現實了,現實當中根本就沒有這種愛情!」

小暖花快要給柳玉凰給氣死:「沒有你寫你妹,你寫出來了又給出這樣一個結局,不誠心膈應人嗎?改改改,現實已經如此殘酷,要讓人看到美好!」

「美好?編大,你說說,你被人甩了幾次!」

被如此戳心窩,小暖花幾乎氣炸了,但一想到那倒霉催結局,也放軟了口氣,硬的不行來軟的。

「我的小美眉,小美女,我的心肝,把這結局改了行不行?算我求你了,真的求求你了,現在我就指著這文給療傷呢,是你的文讓我相信這世界有暗夜這樣的完美男神,你不能這麼殘忍!」

柳玉凰只給出了兩個字:「抱歉。」

「你這個混蛋,你會遭天譴,我祝你這個老處女**XOO——」

嘟!

柳玉凰優雅地按掉了電話,扭扭酸疼的脖子,轉轉腰肢,長期對著電腦幹活,身體變得非常僵硬,頸椎病都有了。

照照鏡子,那是長久沒有照過鏡子而呈現的慘白。

柳玉凰是個宅女,地地道道的宅女,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職業就是網路寫手,不熱不火的那種,但好在,有一批十分忠心的粉絲對她全力支持。

鈴鈴鈴——

一看手機,乃是襄鈴打來的電話,不用說,肯定是為了結局的事情,她想了想,按掉了電話。

鈴鈴鈴——

這次,乃是小兔兒糖落落的電話,她也點掉了。

滴滴滴滴!

扣扣上彈出了幾個對話框。

洛夜兒:大大,你怎麼弄了這麼個結局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