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比就是如此,在兩者之間,她雖然迷戀妖精的尾巴家一般的氣氛,但是很顯然在感情上兩頭害怕的蕾比做出了跟隨凱拉爾去魔法評議會的決定——再說了,吃公家飯,不論是哪一行哪一世界哪一個國家都是通用的好。

鐵飯碗啊!

所以蕾比理所應當的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人生面臨著無數個交叉路口,總是要做出自己的選擇的。

面對凱拉爾的邀請,她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而現在,凱拉爾走入了魔法評議院中。

魔法評議院是整個菲奧雷王國的中心,在菲奧雷王國首都擁有著無法取代的地位。

所謂的菲奧雷國王其實只不過是評議院的傀儡而已。

面對魔法評議院的邀請,凱拉爾自然能夠暢通無阻的走了進去。 ps:ps:第二更

第558章執掌評議院

「您就是凱拉爾大人了。」那些類似青蛙一般的人並沒有讓凱拉爾有什麼多餘的表情,仍然是那麼彬彬有禮的他對於青蛙人和普通人的區別沒什麼不同。

這讓那些青蛙人大為的感動。

凱拉爾當然知道對於太監來說最大的榮幸就是和普通人一樣,凱拉爾自然能夠了解這些青蛙們的想法。

這些青蛙們保持的恭敬是當然的,凱拉爾是誰?聖十大。

齊克雷因也是聖十大,但是齊克雷因那種沒有根基的傢伙怎麼可能和凱拉爾比?

凱拉爾身後站著的可是妖精的尾巴這個菲奧雷王國第一公會。

惹出無數的事情然後,無數麻煩的事情讓評議會給他們擦了不知道多少次屁股的妖精的尾巴雖然被彈劾多次,會長馬卡洛夫也被直接叫到這裡來被罵了多次,但是很顯然,至於真正對妖精的尾巴的懲罰幾乎等於沒有。

這就是手段這就是勢力。

這就是妖精的尾巴!

當一個人強大之後,肯定有無數人出來添油加醋眾人拾柴,將他越捧越高,同樣的是一個公會的實力強大到無法比擬之後也仍然是眾人拾柴的。

比如說露西這位女孩,就是慕名而來,名聲和實力是對等的,還有更好的是口碑。

妖精的尾巴只會越來越強,而絕不會越來越弱的。

除非——馬卡洛夫會長被直接幹掉!

但是凱拉爾的出現排除了這種情況。凱拉爾還並不知道妖精的尾巴還有一位s級的聖十大,基爾達斯。而是認為妖精的尾巴就只有他和馬卡洛夫兩位聖十大。

所以理所當然的,最強的一點反而會變成最弱的一點,強中更有強中手,凱拉爾可不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能斬了馬卡洛夫的存在。

據他所知,能夠斬了馬卡洛夫的騎士大陸就有一位。

迪妮莎大概可以算一個,而普莉茜婭能否斬了馬卡洛夫還不好說。

但是她們卻沒辦法幹掉凱拉爾。

單從實力上來說她們是比凱拉爾更強的,但是問題是凱拉爾最拿手的魔法不是其他,正是防禦性魔法。再加上他還會飛,簡直就是不破bug,所以說她們若要殺死馬卡洛夫大概是可能的。

所以凱拉爾才會覺得妖精的尾巴如果會崩潰的話肯定是馬卡洛夫的隕落引起的。

大家都在依賴他,他是大家的爺爺,所以爺爺的死去絕對會引起巨大的悲痛。

而悲痛有時候不但能夠轉化成力量,也能轉化成軟弱的。

特別是這個爺爺是家裡的頂樑柱的時候,他的死就等於是家的崩潰。這比爺爺的死是更加讓人害怕的一件事。

故此凱拉爾才會覺得如果妖精的尾巴要崩潰,肯定是最頂點的那個人被擊潰引起的雪崩。

但是凱拉爾一旦支撐起了第二個點,這個公會就沒那麼容易崩潰了。

所以凱拉爾一旦加入妖精的尾巴協其聲勢絕對能在魔法評議院執掌一張席位。

摩爾迦娜和蕾比如同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不斷地左看右看,但是身為凱拉爾的隨從,那群青蛙也沒有資格管她們兩人。

蕾比以前來魔法評議會都是心驚膽戰的。何時有過現在如此放鬆的心情?

人有生以來第一次品嘗到權利的味道,蕾比突然覺得這種感覺很棒……

魔力和權力這兩種力量到底誰的更加迷人,沒有人說得清楚。

至少凱拉爾是兩種都嘗過味道的,都站在頂峰的,但是如果你現在去問他。哪種更迷人,就算是他也無法告訴你準確的答案。

「諸位午安。」凱拉爾推門而入。大氣磅礴,彬彬有禮,顯得一派宗師風度。

一頭銀髮隨風而動,顯得極為飄逸。

這個男人生得一副好皮囊!

坐在圓桌前的十一人心中不禁讚歎到。

「你就是凱拉爾埃托克?!」如雷的聲音在大殿中想起,瑤瑤坐在最高位置上的老人用如同奔雷一般的身影問到。

下馬威這就來了嗎?可惜,用投影體威力略顯不足啊。凱拉爾心中洒然一笑,對方這下馬威簡直比色厲內荏還可笑。

「正是。」凱拉爾撫胸,對著十二人做了一個撫胸禮:「妖精的尾巴,聖十大,凱拉爾埃托克在此。」

妖精的尾巴在前,點醒所有人他的立場,聖十大,提醒所有人他的力量,最後用凱拉爾的名聲提醒他的聲望。

專訪已經做出去了,他就算坐在地上他的聲望也絕對會提升,這群屍餐素位之輩在政治上絕非他的對手。

在魔法上或許他們會有一些比凱拉爾還要強的存在,但是在政治上,凱拉爾一根手指牽著他們團團轉!

凱拉爾此話一出,頓時氣氛一冷。

大家都在想著自己的事情,反而議長沒人回應為他造勢了。

凱拉爾微微一笑。

「咳,那麼從今天開始你就是第十二位議員了!請坐。」議長輕輕咳嗽一聲給自己解圍,大家都是老到臉皮厚過牆的人,怎麼可能還會讓尷尬的氣氛蔓延呢,輕輕咳嗽一聲就已經推過了剛剛的事情,開口說道。

「哼,為何前來還要帶著侍從?」那暗紅色頭髮的老女人不滿的哼了一聲,只是直接對凱拉爾發難。

凱拉爾來到魔法評議會之前也曾經做過了一番調查,對於這位魔法評議會中唯一一位女性法師也是有所了解,她在香水魔法和香水業內是舉足輕重的人物,所以儘管不是聖十大卻也是魔法評議會的一員。

「和只用思念體的您不同,我可是將全部的事業,時間,精力撲在魔法評議會上的傢伙,這麼多的事情我也只能請兩個幫手了。」還有一點就是,這位名為婄露諾的女性是看妖精尾巴十分不爽的女星之一,所以凱拉爾毫不猶豫的用言語予以了重擊。

如果說剛才之前他只不過是在以後進之輩做出了禮數,那麼現在坐在了這個圓桌上的時候他就已經完全變成了一位言辭犀利步步為營的將軍,攻城拔寨,執掌評議院,只在今朝!m..閱讀。) ps:ps:第一更,感謝打賞,滿地打滾~

ps1:還有一更,繼續碼字去。

第559章從嚴,從重,從快

如果說凱拉爾在之前只有五成的把握能夠掌控評議會,那麼現在就已經提升到了八成。

他完全想不到評議會的組織居然是如此鬆散,能夠在評議會中露面的只有數個家離得比較近的評議員,和凱拉爾這種工作狂不同,這群平均年齡在55歲以上的老頭子們根本沒有太大的精力來處理這些事情。

真正的生力軍齊克雷因和議長也就只有議長這位65歲的老頭子還能算得上辦實事的,可惜問題是,齊克雷因身為史上最年輕聖十大,他的目的並不在魔法評議會,他在評議會根本沒有任何根基,他進來只是做一些舉手表決的事情。

大多數事情輪不到他做主,而且他的心思更加不在這邊。

這就導致除了真正有些事情需要大家拍板的之外很多事情其實都是議長一個人在處理。

議長做出了處理之後才會拿到每周一次的表決大會上來表決。

事實上這個表決大家要投整整一天,包括統一的事情,如果事情不順,比如說有一半的議員們表示不同意,那麼大家就要對這件事情商討出一個大家都滿意的結果來。

表決往往要持續兩天時間,而其餘時間大部分的議員們都不會出現在魔法評議會中,這種不敬業的表現實在是讓凱拉爾大為嘆服啊!

就算是這樣。打著和利貝爾王國同樣「永久中立國」的名頭的菲奧雷王國還是憑藉著地方魔法師協會的自治完成了十分平穩的政治過渡。

菲奧雷王國現在的勢力分佈是這樣的,地方魔法師工會組建公會首腦會議。而這些首腦會議一般是分配他們附近的黑暗公會的清理。

而這魔法評議會又是所有地方首腦會議的領袖,決定一些能夠讓整個菲奧雷王國傾向的政策。

比如說將某一些作風太爛的公會定位黑暗公會進行討伐,又比如說對商業問題的討論。

這一套上行下令系統是代表著菲奧雷王國原生態的政治體系,說實話,很畸形。

不但沒效率,而且議長基本上權利雖然大卻沒有絕對的權利,也就是說拍板的權利,甚至很多時候如果做出了錯誤的判斷很多事情都要怪到議長頭上來。可以說這可是一個大號的替罪羊。

那位議長表現出來的戒備是對凱拉爾這位新升的政治明星的精惕,但是說實話,如果凱拉爾真的要當那個議長,估計他是舉雙手雙腳歡迎的。

可憐……

一個那麼富饒的國度身為中樞的魔法評議會居然懶散到這種地步……

凱拉爾真心覺得如果不是自身的基礎實力過硬,菲奧雷王國早就被別人打下來了。

Boss太囂張:老公,結婚吧 這就好像蘇聯一樣,如果不是國家版圖夠大,人口夠多。工業力量夠雄厚,光憑斯大林那種亂指揮的尿性也早就被人滅國。

一個連首都都被人打下來然後動員全國搶回來的國家也就只有蘇聯這個底子厚的傢伙而已。

首都的淪陷意味著指揮系統的癱瘓,但是斯大林硬生生憑藉著自己過去十幾年打造出來的「蘇聯慈父」的形象跑的正大光明,在紅色精戒中的「動員兵」的名詞就是從那個時候而來的。

所以在深入的了解了菲奧雷王國現在的問題之後凱拉爾就有一種感覺。

那就是國不將國。

如同僅僅因為「醫保問題」而停擺整整17天的美國zhèngfu,他們只需要削減數個軍事項目就能夠完全的擺脫這次醫保的大難題,但因為軍火商人們的抗議而作罷。只能在那本來就少的可憐的醫保預算中進行激烈的爭奪。

政治是妥協的遊戲,一旦雙方拒絕妥協又無法開戰,只能展開冷戰。

這一條道理在現實中已經無比明確的用美利堅合眾國的例子告訴了大家。

而很顯然,菲奧雷王國既做不到瑞士的「絕對minzhu」又做不到美國的「相對minzhu」也做不到中國的「絕對ducái」(這絕非貶義詞,ducái能夠帶來效率。這恰恰是追求地球第一的我們最需要的。)很大一部分時間,資源都處於浪費的狀態。實在是讓凱拉爾覺得機會頗大的。

既然他能夠掌控這個國家,那就明顯要比戰爭帶來的征服顯得更加的便利。

凱拉爾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麼自然也就更加的賣力。

雖然當了一個早上的舉手機器,但是凱拉爾大概也了解了整個魔法評議會的構成和十二位議員的立場派系。

還有魔法評議會的工作制度。

凱拉爾輕輕地敲著桌子,突然有種不耐煩的感覺,這種明顯浪費時間的事情他現在說出來不適合。

最少要一個星期……

現在他只能忍著,忍著陪他們玩家家酒。

他在抑制著自己的怒氣,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不是一個國家最高權力機關應該討論的東西,而這群人卻樂此不彼。

他們沒有一個做領導人的覺悟,凱拉爾甚至恨不得現在就將他們全部piupiupiu,但是他不行。

他要忍耐,忍耐是一個政客的基本功,已經完全晉級成為政治家的凱拉爾在面對這群人的時候,怒氣雖然有,但是卻不會露半點。

他的身後蕾比還在堅持,而摩爾迦娜早就到外面去玩了。

因為有凱拉爾這個聖十大在她身後,也沒有青蛙人敢攔著他們。

凱拉爾一直在仔細的聽著所有人的話,觀察著所有人的表情,揣摩著所有人的思維和立場,判定著所有人的利益和目標。

他從坐在位子上諷刺了那位婄露諾的老女人之後便再沒有說過任何話,但是賢者氣度擺在那裡,每一次投票他都是被人最為關注的那個。

大家似乎都有點太過在意凱拉爾了。

但是很明顯,凱拉爾身為妖精的尾巴的法師在那裡擺著,不可能讓人無視的。

不管他什麼時候進入這個圈子,也不管他是什麼階級,也不管他到底是什麼人,只要他印上了妖精的尾巴的烙印,那麼他就代表著妖精的尾巴這個勢力。

至少有3位議員是屬於妖精的尾巴的人,凱拉爾只需要表現出自己的能力就能夠獲得3票,加上他自己4票,接近三分之一的票數。

或許對於其他人這是一個十分巨大的力量,但是對於凱拉爾來說,這算什麼?

整個魔法評議會才是他的目標,整個菲奧雷王國才是他的目的。

區區評議會4票。

凱拉爾輕輕地敲打著桌子,只是聽著所有人的意見,他們的意見反饋著他們的立場,凱拉爾現在還沒有輪到說的時候。

「那麼今天的最後一個提議。」議長的話讓旁邊的青蛙送上來12份文件,這就是最後一次提議了。

「關於妖精尾巴破壞哈魯吉安市港口事件!」議長大聲的咆哮道。

「那個納茲破壞了整整半個哈魯吉安市港口,而且還將一大半的哈魯吉安市給毀了!至少3000萬j的損失,找誰賠!!」議長拍著桌子,震得嘩嘩響,蕾比花容失色,她這才知道一個城市到底需要多少錢才能夠建造。

凱拉爾撇了撇嘴,騙誰呢,這種中世紀國家加上魔法的協助建造一個都市要3000萬j?

再說了建造都市又不僅僅是整個國家的責任,都市,都市,首先要有人的聚集國家才會指派官員,然後才會計算投資,這裡面的水分十分之大,但是港口的話的確是有一兩千萬的。

但是水分其實也是蠻多的,但是凱拉爾並沒有說出來,只是靜靜地聽著。

「那麼這一次妖精的尾巴的責任怎麼辦!!」議長說道。

這是又一次的發難,面對凱拉爾,所有人都把目光看了過來,這是凱拉爾和反對派的第一次交鋒。

這一次,凱拉爾甚至連其他3票都無法動用,因為這的確是妖精的尾巴的理虧。

其他三人是妖精的尾巴的勢力,但是卻不是妖精的尾巴的人,他們最多會選擇性的偏向妖精的尾巴,而不是無原則的偏幫妖精的尾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