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跟化身溝通,羅嵐已經得知冰河之主偷襲的詳情。

前不久,冰河之主的化身妄圖毀滅蔚藍位面泄憤,幸好羅嵐把無形魔神、虛榮魔神和悔恨魔神留在這裡。

當冰河之主使出主神大威能的時候,悔恨魔神動用悔之殿中的主神記憶,同樣以大威能抵擋。

戰鬥剛一開始,多位主神的化身和復甦候補主神趕到,想殺死冰河之主。

冰河之主立刻自報家門,說自己的光輝世界無盡之主的神,這件事是他和羅嵐之間的si人仇怨,為了兩個至高位面的友誼,請其他真神不要干涉。

羅嵐的影響力和勢力今非昔比,除了一些真神選擇退開,許多主神和復甦候補主神表示全力支持羅嵐。眾神稍作討論,使出神術,驅逐冰河之主的化身。

不過,這件事中有個小插曲,其他神靈就算沒有幫羅嵐,也都保持沉默,唯獨破天計系的殺滅之神主動幫冰河之主說話,勸眾神不要插手si人恩怨,避免和光輝世界發生衝突。

殺滅之神報復羅嵐沒什麼,但卻幫害羅嵐的異神說話,引發眾怒,許多真神跟他絕交,其中還包括曾經跟羅嵐敵對的真神。

一個至高位面的真神如果分不清敵我、辯不明利害,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羅嵐得到消息殺滅之神竟然在前不久離開諸神位面,一起離開的還有葬劍之神和幾名上位神。

這幾位真神都有一個共同點,跟羅嵐結仇很深。

羅嵐聯繫信息之神,但信息之神查不到他們的去處但讓羅嵐去見一見其他主神。羅嵐拜訪了幾位相熟的主神,只得到一個結果,那就是他們不在諸神位面。

如果這幾位本體在諸神位面,羅嵐懷疑他們有問題,直接找他們當面解決。但現在他們本體不在,事情就變得麻煩起來。

就在羅嵐的調查陷入死胡同的時候,邪劍之主給羅嵐發了一條神國傳訊說曾經看到一部分神靈進入了深暗之巢。

葬劍之神就是邪劍之主的屬神,邪劍之主這麼做,等於告訴羅嵐,他已經放棄葬劍之神。

邪劍之主畢竟是主神,就算再怎麼忌憚羅嵐也不會主動出賣自己的屬神,邪劍之主必然有苦衷。

羅嵐略一堆演,得出一個結論葬劍之神勾結異神。

如果這個推斷成立,那麼就可以推斷出多的事情。

殺滅之神親眼看到強如冰河之主都奈何不了羅嵐,意識到在諸神位面,能夠殺死羅嵐的主神不會殺羅嵐,而想殺羅嵐的卻又殺不死羅嵐。

殺滅之神認定羅嵐一旦晉陞主神,他就必然面臨黃昏,所以他決定后一搏,跟葬劍之神等多位真神聯手潛入深暗之巢,跟冰河之主甚至無盡之主合作,要解決羅嵐。

如果殺滅之神和葬劍之神真這麼做了意味著背叛諸神位面!

但問題是,現在邪劍之主沒有證據,否則他自己先清理門戶。

正是因為這樣,邪劍之主決定透lu葬劍之神的行蹤,隱晦地指出這件事。

有了邪劍之主的提示羅嵐做好準備,讓屬神密切關注殺滅之神和葬劍之神,只要他們回來馬上動手,不留後患。

羅嵐現在沒有時間外出因為他剛晉陞候補主神,要參悟主神之壁,要修鍊神技,要淬鍊神器,要管理神系一年之後,沉淪之主找到羅嵐,想跟羅嵐去深暗之巢,因為神骸之主的化身就在深暗之巢。

神骸之主隕落後,羅嵐和眾位主神只得到各種神骸,連半件不朽神物都沒有。神骸之主說過他的化身在深暗之巢,而且手中不止有一件主神器,如果能到手,收穫巨大。

羅嵐手頭的主神骸是夠用了,但魔神祭壇要晉陞主神器,還需要吞噬大量的不朽神物、主神器碎片或主神器,還遠遠不夠。

不過,羅嵐拒絕了沉淪之主的建議,因為他還要修鍊。

三年後,羅嵐又收到沉淪之主的神國傳訊,沉淪之主的主神聖體在深暗之巢隕落,非常失落。

主神聖體就是強大的化身,化身隕落,就等於這個化身的一切全部消失。沉淪之主的神國可以孕育的化身,但一切重來。

這等於沉淪之主損失了一枚主神意志烙印,難怪沉淪之主勸羅嵐不要去。

羅嵐手頭還有兩個主神意志烙印,但都已經讓另外兩具化身吸收,再過不久,他的三個化身都是主神聖體,以後再有主神化身敢偷襲,有來無回。

羅嵐對深暗之巢非常有興趣,但現在還不是去的時候,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得到永恆神骸,羅嵐先讓黃昏龍、浩劫一族和祭壇魔神各吃了一點,這些傢伙吃完就昏i不醒,連浩劫天使和無形魔神都不例外。

shi劍檢查完說沒問題,只是因為力量差距太大,他們需要適應一段時間。

洛li很讒,偷偷咬了一口永恆神骸,結果硌碎滿嘴龍牙。

羅嵐使用戰火之歌淬鍊通天劍,把永恆神骸的一根中指和得到的不朽神物融入劍身,通天劍馬上晉陞為yin影主神器。

魔神祭壇也吸收了部分永恆神骸,然後祭壇輪盤就跟喝醉酒的瘋一樣,每時每刻都在狂轉。

羅嵐把永恆神骸腰部以下全都埋進祖樹根部,祖樹開始瘋長。

祖樹雖然是至高神物,但從樹苗到達小樹的程度,半個永恆神骸足夠了,何況這是四臂巨人的神骸比人類的大許多。

祭壇魔神清醒后,羅嵐試著讓悔恨魔神提取永恆神骸的記憶,得到許多殘破的記憶,但都非常散亂可能受神骸之主的影響。悔恨魔神孜孜不倦,他的目標是得到一套完整的主神技。

羅嵐抓到了貨幣之主的化身和金錢靈柩的投影,正在靠祖劍的力量慢慢分析,雖然獲得的信息或記憶是零碎的,但一定能拼湊出有價值的信息。

十年的時間轉瞬即逝,羅嵐成功參悟透主神之壁,獲得,「眾生浮雕」的力量正式晉陞為遠古候補主神。

接下來,羅嵐的目標非常簡單,打碎主神之壁。

羅嵐每次看到自己的主神之壁都頭疼,那根本不像是一面牆壁,像是一個至高世界他試了許多次,主神之壁玟絲不動。

他的主神之壁太大了。

主神之壁並非是物質,而是一種奇異的存在,羅嵐必須要靠自身的力量能擊破主神之壁,連祖劍都幫不上忙。

主神之壁大也有大的好處,羅嵐開始眾生力量后,發現自己的眾生力量非常強大。

羅嵐一直在等殺滅之神和葬劍之神但他們兩位遲遲不回來。

擁有眾生浮雕,而且另外兩個化身都成功晉陞為主神聖體,羅嵐有了多的時間,於是收集有關深暗之巢的信息,並找來歷史之神。

羅嵐從歷史之神口中得知,光輝世界的許多主神在深暗之巢都有神廟由於深暗之巢的特殊xin,他們可以通過深暗之巢做很多事情。

無盡之主和貨幣之主在深暗之巢同樣有神廟,羅嵐得知這個消息后,便決定親赴深暗之巢。

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冰河之主敢偷襲蔚藍位面羅嵐就敢奉陪到底!

羅嵐從神座站起來,一邊向外走一邊說:,「歷史之神,我們到星空一趟我有件事需要你幫忙。對了,我準備去深暗之巢玩玩永恆的全知之主能給予我一定的幫助嗎?」

歷史之神緊跟羅嵐,問:,「您確定要在深暗之巢動手?」

羅嵐微笑著說:,「準確地說,不走動手,是把無盡之主和貨幣之主在深暗之巢的力量連根拔起!」

歷史之神頗為無奈,說:,「既然您下定決心,全知神系一定會全力幫您。以您目前的實力,只要不得罪永恆的深暗之主或他的主神屬神,在深暗之巢很安全,神主會跟深暗之主溝通一下。您一定要記住,千萬不要招惹深暗神系的主神。」

羅嵐說:,「你放心,我還不至於笨到四處招惹敵人。深暗之巢,風能進,雨能進,主神不能進。除了深暗神系的主神,任何主神本體都不能進入深暗之巢,所以我有信心把他們的勢力連根拔起。」

傳送到遙遠的星空,羅嵐一抬手,太陽戰車出現在面前。

歷史之神羨慕地說:,「您的運氣令我嫉妒。就算在光輝世界,有主神器的候補主神也不多,其中不是永恆主神復甦、就是永恆主神的神,每一位都能在晉主神面前保證不死,從容逃脫。您啊」

歷史之神話未說完,突然大聲驚叫,不知所措看著太陽戰車的車頭一兩頭百足蛇龍正在用腳踢一個主神聖體玩,而這個主神聖體的本體就是貨幣之主,正像拉車的畜生一樣跪著。

,「你、你、你瘋了?」歷史之神嚇得面無人sè,連話都說不完整。

歷史之神急忙說:「!藏起來,藏起來!如果被光輝眾神看到,他們一定會聯合上報無上的光輝之主,對您發動神戰!啊!您不能這麼自大!這關係您的將來!」

歷史之神真急了,他只是候補主神,跟貨幣之主比天差地遠,看到一尊太古主神的主神聖體跪在自己前方,他沒直接跪下去已經很不錯了。

羅嵐滿不在乎地說:「一個太古主神而已,你不用這麼大驚小怪。

再過幾天,車頭或許多出一個永恆主神的化身。」

歷史之神仍然不知所措,羅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鎮定,鎮定!你這個紀元就能晉陞主神,不要這麼膽小你可是候補主神!」

歷史之神一指貨幣之主,說:「他、他可是太古主神!連神主都不敢這麼羞辱他。您太大膽了!您要是敢這麼對待永恆圭神的化身,光輝眾神恐怕已經衝到您面前。您也是真神,應該明白真神的底線有些規矩不能破!」

羅嵐哈哈一笑,望向星空深處,說:,「你想過成為永恆主神嗎?想過成為無上主神嗎?想過坐在高的位置嗎?如果連這種規矩都不能破,你不配想!你回憶三位無上之主的歷史,如果他們每一步都照規矩來,早死了!不付出足夠的代價,不打破所謂的規矩」還想坐到那個位置?妄想!」

歷史之神愣在原地,他發現眼前站著的不是一位候補主神,而是一把斬破一切束縛、一切障礙之劍,只要這把劍動一動,能把諸神位面甚至光輝世界一分為二。

過了好一會兒」歷史之神嘆了一口氣,說:「我明白了,為什麼您會超越我,而我卻要靠您和神主能晉陞主神。您,本就應該坐在那裡!」

羅嵐微笑說:「現在,我取蜂i,要先捅破蜂窩,承受i蜂的攻擊:不久的將來,我或許會成為養蜂人,不用承受攻擊:再之後,我要讓i蜂主動把蜂i遞到我面前!后……」

羅嵐沒有繼續說下去,遙望星空,目光深邃。

歷史之神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貨幣之主,面部輕輕抽搐,說:「您的第一個反擊,就是把這一幕在光輝世界公布?這的確能打擊貨幣之主,但您要想清楚,光輝世界善神眾多」那些極端善神不會放過您。」

「那就來好了!」羅嵐的聲音鏗鏘有力,遠處的位面接連炸開。

「好吧,只要神主同意」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豪奪新夫很威勐 幸好我不能一直跟著你,否則總有一天我會被你活活嚇得隕落。」歷史之神渾身無力。

羅嵐問:「我讓你找的不朽神物有眉目了嗎?」

歷史之神連忙說:「我差點忘了。神主聯繫到一位主神」他手裡有一條「彼岸魚,。這種魚通過進食黃晉之力,可以長出「彼岸鱗」是真正的永恆神物,防護類主神器如果能添加彼岸鱗,將成為敵人的噩夢,您聽說過吧?」

「這個我知道,他願意換?」羅嵐說。

彼岸鱗,永恆神物,一念彼岸,一念無盡頭,任何攻擊碰到彼岸鱗,都會進入漫長的彼岸空間,至於能不能出來,誰也不能確定。

彼岸鱗是目前防護類的強永恆神物,連三位無上之主都願意高價購買。

歷史之神說:「換倒是願意換,不過他只要黃金聖地,而且要求的量很多。我知道您有很多,不過,您的未必夠,連神主都拿不出那麼多。」

羅嵐啞然失笑,說:「如果是黃金聖地的話,一點問題都沒有,你跟他商量一個合適的量,然後再來找我。你做的很好,彼岸魚對我很重要,我會送你一些黃金聖地。」

「謝謝慷慨的浩劫之主」歷史之神高興地說,「神主還問您,您要不要深淵世界的至高神物「惡魔之淵,?如果您能提供大量的黃金聖地,他可以換到。他還說,諸神位面的那座深淵祭壇中就有惡魔之淵,而且是古老的。」

「我們這裡的深淵來頭這麼大?到底是怎麼來的?」羅嵐驚訝地問。

歷史之神回答:「你們諸神位面在上個混沌年代並沒有那座深淵祭壇,是在這個混沌年代的第一紀元出現的。我也問過神主,他說涉及到諸世界的大秘密,等晉陞永恆之位自然知道。」

羅嵐說:「我的黃金聖地只夠換彼岸魚,先不考慮惡魔之淵。」

不是羅嵐不想換,而是培養至高神物消耗太大,現在有一棵祖樹已經夠了,等晉陞主神再買惡魔之淵也不遲。

十天之後,歷史之神返回,確定了黃金聖地的量,然後幫助羅嵐完成這筆交易,讓羅嵐得到彼岸魚。

彼岸魚是一種擁有遠古邪物血脈的神奇生命,它以星空為海,四處流浪,喜歡在太陽中休息。彼岸魚非常像金魚,只是鱗片慘白,只有吸收到足夠的黃昏之力后,鱗片能變成金黃sè,成為彼岸鱗。

羅嵐把彼岸魚收入神國,彼岸魚發情似的衝到黃昏龍身上,緊緊貼著黃昏龍的龍鱗,大嘴和魚腮一張一合,饑渴地吸收黃昏之力。

彼岸魚長不過五里,落在黃昏龍身上就像是一片龍鱗。黃昏龍好奇地看著彼岸魚,伸出舌頭tǎn了一下,因為黃昏之力太濃郁,彼岸魚一翻白眼,被tǎn暈了。

除了彼岸魚,歷史之神也帶來光輝世界的消息。

在貨幣之主跪地拉車的神力影像出現后,光輝世界就像發生大地震似的,舉世嘩然,超過一半的神靈聲討浩劫之主,甚至連光輝嫡系諸神都表示不放過浩劫之主。

光輝眾神痛恨羅嵐羞辱光輝主神,也同樣痛恨貨幣之主讓光輝世界成為恥辱。貨幣之主的信徒的虔誠整體下滑,許多信奉多位神靈的泛信徒不再信仰他。

貨幣之主氣得差點毀了神國,他知道已經無法挽回損失,決定全力以赴對付羅嵐。

貨幣之主聲稱,因為羅嵐在諸神戰墓屠殺光輝眾神,所以他攻擊羅嵐,希望光輝眾神為了光輝世界的榮耀,放棄爭執,聯手討伐羅嵐。

諸神位面和光輝世界結盟多個混沌年代,光輝眾神不能隨便行動。

數不清的光輝眾神上書光輝主庭,請求光輝之主發令討伐羅嵐。

結果,光輝之主前所未有地在三秒內作出裁決,永久駁回。

光輝眾神頓時失聲,整集一天沒有提這件事。@。 第2125章男主文女配(71)

「不了,你想走就走吧,我現在的生活就很好。」

醉生夢死,什麼都不想,給錢就能夠泡女人,有一輩子花不完的錢。沒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好了。

其實他沒不必要對那些那些女人好,貼心貼肺的,要出事了她們准第一個扭頭就走了。

至此,李凡身邊還剩下一個女人,杜優美。

她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她出身偏遠的山村,家裡重男輕女,沒有任何依仗,膽子還小,只能夠靠李凡。

她還認為,所有人都走了,只有她留在李凡的身邊,李凡最終會明白誰對他是真心的。

只是她沒有想到,李凡染上了賭癮。經常一擲千金,卻一分錢捨不得給她花。

但杜優美依舊認為,李凡總有一天會想明白的。

一年以後,李凡的錢已經輸光了,還將那套別墅給賣掉了。

又是一年,李凡輸掉了名下的所有財產。

他和杜優美搬進了,曾經他為杜優美購買的那套房子里。

她以為李凡會改吧,畢竟她除了靠他,誰都靠不了。

半年後,李凡的債主上門,杜優美含著淚水,怕那些很兇的人,將房子賣掉了,給李凡還債。

至此,她又一無所有了,還有一個拖後腿的李凡。

李凡脾氣變得差,人也沒有從前帥,對她不體貼,最後甚至還打了她。

不得已,在她父母找來,說給她找了一門親事,她答應了。最終嫁給了一位他們鎮上,還算富有的,但年紀比她大接近二十歲的老男人,生兒育女。閑暇的時候,她都在回憶曾經充滿傳奇的幾年。

而且她發現自己老的特別快,一開始沒有覺得什麼,但她過的日子還算不錯,可依舊沒有延緩她老去的速度。

猛然,她想起了曾經李凡給她吃的藥丸。

算算時間,已經過去十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