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釋放出來的磅礴精純之力,以及那種玄而又玄的感覺,瞬間增強了足足三倍,讓秦南有了種天地開闊,萬物清晰,大道明朗之感,恍若醍醐灌頂一般。

「現在拿來修鍊不朽上魔真訣,最為合適不過!」

秦南心中暗道一聲,立即開始一心二用,一邊吸收煉化,一邊在腦海內演化出來了整部不朽上魔真訣,沉入其中,進行感悟。

一直以來,秦南都只掌握了不朽上魔真訣的上篇,下篇還未掌握。

在後世之時,他是想等到萬法不侵聖體,晉陞為永恆不滅之體時,再將此功給完全掌握。

這就好讓兩者之間,相互平衡,相互融合。

現在的話,情況就不同了。

秦南心中很明白,他一旦將不朽上魔真訣,給煉至圓滿的程度,那他體內凝練的道法之圖,將會徹底崩潰,名不副實。

但是,秦南仍然必須得這樣去做。

只有將此功練至圓滿,他和那是個人之間的差距,才能夠縮小一大截。

既然有這樣的機會,有這樣的條件,那秦南就要好好去利用。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

他為後人,他所要做的,不單單是乘涼,而是站在前人的大樹上,走到一個更加不可思議,更為輝煌的地步。

嘩啦啦!

瞬時之間,整個山洞之中,無數的魔意們,像是海水一樣翻湧。

那無盡的玄妙,如同深淵一般,徹底將秦南給吞噬其中,讓秦南無視了所有的一切。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

秦南恍然不覺,越陷越深。

不朽上魔真訣的上篇,講了具體的修鍊方式,也講了上魔之界,上魔規則。

但是,不朽上魔真訣的下篇,卻非常的縹緲,只圍繞著兩個字,不朽。

曾經秦南認為,這種不朽與周帝的永恆不滅,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達到了一種超越大上界所有規則,從而不朽,永恆,不滅的境地。

因為,你凌駕於大上界之上,大上界的一切,又怎能覆滅你?

不過,在天道九月石的加持之下,秦南越發深入的領悟之下,皇甫絕所謂的不朽,並不相同。

秦南以前認為,皇甫絕意想開創一個凌駕於大上界之外的世界,和青穹一樣,也就是上魔之界,然後將心神,意志,靈魂,全部寄予其中。

從而,達到不朽。

但是,現在來看,這還只是第一步。

皇甫絕認為,萬物皆有本源,就如同天地最初時的本源之力一樣。

如果沒有本源之力,那就不會有現今的大上界,也不會有無數的規則。

故而,魔也有本源。

不朽上魔真訣,就要成為魔之本源。

它不同於本源之力,它虛無縹緲,但又無處不在。

只要魔道的火焰,還存在任何一個人的心中,任何一個角落,即使他肉身、靈魂等等全部被摧毀了,他也可以從中復甦。

「這恐怕才是皇甫絕真正想要做到的事情!」

秦南心中驚嘆一聲。

這種理念,實在是太宏偉了,就如同蒼的天帝決一樣,成為大上界之主。 眾人聞言,不禁紛紛互相對視一眼。

只有六名能力者。

也就是說,傭兵團的能力者此時已經全部在他們手上了。

雲步謠繼續問到:「傭兵團共有多少人?」

蓋爾:「不清楚。」

雲步謠:「至少有多少?」

蓋爾:「兩千人以上。」

雲步謠:「總部在哪裡?」

蓋爾:「歐洲,意國!」

雲步謠:「是誰花錢雇傭的你們。」

蓋爾:「不知道,我們只負責執行,不過問僱主。」

又是一樣的答案,當初他們抓到了在馬爾地夫動手的人,問出的話也是這些,唯一有用的信息,就是知道了這個傭兵團的老窩在哪。

雲步謠緩緩收回言靈術,蓋爾陷入了短暫的昏迷。

「意國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了,黑手黨,極端組織,傭兵團……」白晝喃喃開口。

「門主,接下來怎麼辦?」赤煉抬頭看向簡艾。

簡艾幾乎沒有任何考慮,看著眾人道:「我說過,不論有多困難,我們都要一層一層的查下去,直到揪出幕後那個想要暗殺白晝的罪魁禍首。」

「這些殺手既然不知道僱主的信息,那我們就找到傭兵團的首領,一定可以查到。」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辦法雖然笨拙了一些,可是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

主動出擊總好過像之前那樣坐以待斃,每天都提心弔膽要好。

「什麼時候行動?」雲步謠不禁開口問。

她已經錯過了一次和敵人交手的機會,這一次她無論如何也要參與進來。

其他人也紛紛看向簡艾,等她開口下令。

簡艾想了想,覺得不能給對方喘息和防備的機會,畢竟這些人都是遊走在國際上的專業殺手,一個疏忽,很有可能會前功盡棄。

所以要儘快行動才行。

「下周,我們一起前往意國。」簡艾鄭重的開口。

眾人聞言,知道門主這是怕夜長夢多,所以才會將計劃安排的如此緊湊。

只是御無垣擔心簡艾的身體,當下不由開口道:「門主,有我們幾個人一起行動就足夠了,你需要靜養。」

「是啊門主,你還是留在華夏比較安全。」赤煉也開口道。

簡艾輕輕搖了搖頭:「一周的時間給我調節已經足夠了,我不能一直躲在你們的身後,這次無論如何,我也要和你們一起去。」

眾人聞言,無人敢再出言相勸,簡艾的話,在幾人心中便是最終決定。

「那這幾個人怎麼辦?」

簫鴆看著昏迷未醒的蓋爾問到:「要殺了嗎?」

簡艾當下看向蓋爾,在殺與不殺之間抉擇了一番,她不是下不去殺手,只是在考慮這幾個人是否還有用處。

末了,還是白晝開口:「不如先留下活口,等這件事情解決完了再處理他們,沒準後面會對我們有用處。」

簡艾聞言,不禁看向御無垣:「你的劍氣能一直封住他們的能力?」

御無垣點了點頭:「只要我不親自動手,誰也解不開。」

如此,簡艾倒也放心了,能力者被封住了能力,那便只是一個普通人,且留他們幾個多活幾天,或許之後真的能派上用場。

蓋爾被帶回房間的時候依舊昏迷者。

除了安德魯還在昏迷之外,屋內的其他人都已經醒了,只是只能躺著無法行動而已。

「你們對他做了什麼?」

見到蓋爾昏迷不醒,露易絲不禁一臉怒然的瞪著簫鴆問到。

簫鴆面無表情的抬眼看了露易絲一眼,這個他昨晚第一個遇到的對手,當時是那般高傲放鬆,而眼下……

緩緩收回目光,簫鴆只道了一句:「他沒事。」

總不會告訴幾人中了言靈術的人都會陷入一定時間的昏迷,簫鴆本就惜字如金,況且就算說了他們也未必聽得懂。

放下蓋爾,簫鴆轉身欲走,卻不想露易絲在後面連忙開口問:「你們不殺了我們嗎?」

艾琳昨夜問過同樣的問題。

簫鴆定住腳步,頭也不回的停頓了片刻,卻是沒有任何答覆,繼而離開了房間。

露易絲氣惱的咬牙怒瞪著門口,最後無力的閉上眼。

艾琳見狀,不禁替簫鴆回答了他昨夜給自己的答案:「還沒有到要我們性命的時候。」

眾人聞言,紛紛看向艾琳,而艾琳此時也閉上了眼靠在牆角,她一夜未眠,困頓的很。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為何,即便此時已經淪為了階下囚,可是一看到身邊的艾琳,幾人總是能夠感覺到一絲絲安心,即便她也一樣被控制了住。

或許這就是強者能夠帶給人的安全感吧。

簡艾已經幫自己和司月跟班主任孫大勝請過假了,好在是老師眼裡的好學生,隨便編了個借口,孫大勝也沒有懷疑。

這幾天簡艾就安心的在簫鴆這裡養身體,一邊等著司月醒來。

御無垣等人都沒有離開,全都留下來陪著簡艾。

而因為成功化解了對方這一次的暗殺,白晝終於暫時的獲得了自由身,接替簡艾開始重新掌管公司,只是為了出於安全考慮,每日上下班都要有赤陽接送,赤煉全天陪在身邊。

簡艾這幾天也沒有閑著,竟是趁著卧床養病之際,開始著手起草南城重建計劃的競標書。

至於艾琳一撥人,因為被御無垣的劍陣所困,活動的範圍只有那一間房屋,還好房間里有獨立的衛生間可以洗澡。

而且一日三餐都不曾苛待了幾人,用簡愛的話來說,即便這些人最後的宿命是死路一條,可對於活人,都要給予他們人權上的尊重。

三天,司月和安德魯幾乎是一前一後同時醒來。

胸口悶的如同被千金重的石頭壓著,司月一睜開眼就想要坐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雖是感覺不到任何疼痛,但就是使不出力氣。

「你終於醒了。」簡艾躺在旁邊的床上,一臉笑意的看著司月。

「門主!我……」司月虛弱的看向簡艾,話剛說到一般便覺得胸口處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火燒過一樣。

簡艾見狀連忙道:「別亂動,簫鴆剛給你抹了葯,他說這葯的藥效發作起來可不好受,你既是醒了,就忍忍吧。」 不過,秦南很快搖了搖頭。

皇甫絕的宏偉理念,讓他欽佩,讓他驚嘆,但他不會去走皇甫絕的路。

從一開始,他就不想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魔修,所以絕不會想盡一切辦法,成為魔道本源。

不朽上魔真訣對他來說,只是他力量的一部分。

「四方演變,不朽之存,上魔之界,隨念而至!」

秦南的心神,全部集中起來,將天道九月石釋放出來的無窮力量,給引入了他背後那虛虛實實的上魔之界裡面。

將下篇煉成的第一步,就是將上魔之界,修鍊到足夠強大的地步。

如此,方能將心神,意志,靈魂,全部寄入其中,從而達到肉身毀滅,自身也依舊存在的地步。

轟轟轟!

整個山洞之中,立即響起來了一道道爆炸之聲。

龐大無比的魔意,不斷地向四方洶湧。

要不是秦南提前布下了諸多強大禁制,在這上方還會演化出來諸多驚人的魔道異象,把其他修士們給吸引過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不知不覺間,一個月過去了。

只見到,秦南背後的上魔之界,有著大約一丈之高,半丈之寬。

它外表看起來不大,但實際上裡面已有方圓數萬里的程度,而且不再是一片漆黑,而是漂浮著諸多一塊塊棱形水晶之物。

它的本質,也從之前的虛虛實實,徹底凝為了實質。

當然了,現在的上魔之界,還只算是一個小小的種子,只有隨著秦南修為不但提升,它才能成長為參天大樹,最終超脫整個大上界的規則,不受一切規則的束縛。

「是時候了!」

秦南雙眼緩緩睜開,雙手兀的結出了一道道法印。

整座上魔之界,頓時劇烈震顫,一種莫大的玄妙之感,向四方激蕩開來。

「寄!」

秦南心中一聲低喝。

只見到,他的心意之力,還有自身的靈魂,都齊齊從他體內沖了出來,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了那上魔之界之中。

這一剎那間,一股驚人的魔道威壓,在他身上爆發開來。

不止如此,他體內的道法之圖,也是急劇震顫,如同遭到了一次驚世打擊一樣,浮現出來了諸多裂紋。

轟!

最終,它徹底破碎。

秦南身軀一抖,無數傷口,浮現而出,鮮血飆灑,生機衰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