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和阿二。

分別是風華靈獸會所的護衛隊和執法隊的首領。

後面黑衣人也是只有編號,從小三到小一百,個個黑布遮面,只有脫離了靈獸會所,他們才會恢複本來的名字和面目。

這是為了安全考慮,因為護衛隊和執法隊干過不少「不法」的勾當。

尤其是執法隊,為靈獸會所清除了無數敵人,若是被人看到樣子,保不得還有沒有命活到退休,畢竟實力再強老虎也有落單的時候。

「怎麼樣?」仲九風道。

阿一阿二齊聲道:「王爺,都交代好了。」

仲九風頓了頓,問道:「你們跟本王多少時間?」

「屬下十年。」阿一道。

「屬於八年。」阿二道。

仲九風唏噓道:「都這麼久了嗎?呵呵……老大不小了,也是該為自已的前途打算了。」

兩人對視一眼,看到對方眼中的驚恐。

「我等從沒想過要離開王爺。」

阿二急道:「王爺,屬下的命是您救的,屬於願以一生侍奉王爺。」許是太著急,連本來的女音都顯露出來。

仲九風道:「什麼侍奉不侍奉,你又不是本王的女婢。八年,再大的恩情也報了。聽說你最近和歸海雲逸走得挺近,那小子,脾氣有點耿直衝動,但人不壞,可以託付。」

撲通!

阿二當街跪倒在地,一個勁兒的嗑頭:「王爺,屬下不敢,屬下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王爺,請您相信玉娥!」

仲九風連忙將她扶起,苦笑道:「這麼多年,你們也知道,兄弟們死了多少,有的剛剛進來命就沒了,本王一直都很自責,這是本王的錯。阿二,八年來,你重傷三次,兩次差點死掉,本王從沒有忘記。現在,靈獸會所也走入正軌,在西霓王朝勢力浩大,沒人敢使絆子。本王想,你們兩個現在也是金丹後期了,將要成靈,未來的天地是很大的,本王不能再委屈你們了。」

阿二眼睛通紅,淚水浸濕了黑紗,隱隱顯露出嬌瘦的臉龐輪廓。

「王爺,阿一屬下不了解,但屬下發過誓,就算成靈也絕不離開王爺,以後王爺去了人仙之地,屬下跟著也能照顧王爺起居。」

阿一身材魁梧,是個中年男人,聞言頭皮一炸,驚呼道:「阿二,你說什麼呢?我你不了解?」

阿二冷笑一聲,道:「昨晚誰進了皇宮?我可以發誓,但你敢發誓沒有絲毫摒棄王爺之心嗎?」

「你……」

阿一大駭,連退三步,看著淡笑中的王爺,心中滿是恐懼。

他知道,王爺對他的所做所為肯定了如指掌。

片刻后,阿一連吸兩口氣,最後恭恭敬敬的朝仲九風行了一禮,沒有再說話。

他這是做決定了。

仲九風笑道:「你本名叫單益吧。」

「是是,王爺您還記得?」

阿一大氣也不敢出,他是知道仲九風的手段的,要真想治他一個背叛之罪,他絕活不過兩個呼吸。

仲九風邊走邊道:「十年前本王就看出來,你頗為自信,而且你有天賦,什麼事兒你一學就會,本王送你的三火術,你只用了半年時候就可以施放嫻熟,你是真正的天才,如果從小培養,成就興許可比肩歸海璇。而今有上仙看重,本王自然為你高興。」

仲九風給他一個儲物袋,道:「這些靈物,本王放了幾年,現在給你也不晚,希望對你以後有些幫助。」

阿一身體劇顫,從未想過仲九風對自己如此之好。

此刻,他有種永遠留在仲九風想法,但他不甘心,他不想一輩子都待在凡人世間,他有廣闊的未來。

仲九風也看出來了,拍拍他的肩膀:「修真最忌心結,對你日後不利。你跟了本王十年,任勞任怨,你不欠本王任何東西。」

阿一深吸了一口氣。

是的,我不需要欠您的!

「王爺,騰宇遊騎兵團想招草民入團,草民想去。」

遊騎兵團一般只招收靈仙,但天才另說,阿一就是一個根基牢固,不久之後就能成靈的天才。

仲九風擺了擺手:「去吧,日後我們也許有相見之日。」

「相見嗎?」

單益看了仲九風一眼,恭敬道:「草民期待。」旋即快步離去。

阿二呸了一口:「忘恩負義的小人!」

仲九風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未來,你也不例外。恩,你恢複本來面目吧。」

阿二驚喜道:「王爺,您同意了?」

「呵呵,你都發過誓了,本王還能趕你走嗎?」仲九風道。

阿二很開心,緩緩摘下面紗,露出完美的瓜子臉,臉龐白皙,嘴唇紅唇。面紗一解,她瘦小的身軀也變得前凸/后翹,搖曳間婀娜多姿。

「咯咯……那奴婢現在就是玉娥了。」

後面。

九十八位黑衣人眼神冷峻,對面前發生的事沒有絲毫動容。

他們這些人是仲九風從小開始培養的,和阿一阿二不同,他們大多都是孤兒,把仲九風視為至親之人。他們就好像是靈獸,不管將來修為多高,在他們心裡,仲九風就是主子,主子就是仲九風。

他們忠誠,無私,願為王爺赴死!

周圍的百姓有些不屑,甚至是憤怒。

他們不能想象,居然有人會「背叛」王爺,難道不知道王爺是好人,是大善人嗎?

百姓是可愛的,誰對他們好,他們就向著誰。

西霓學院門口。

身為封號王爺,仲九風不管站在哪裡都是矚目的,很多年青漂亮的學姐學妹紛紛眼放綠光,剛想走近打招呼,立馬被黑衣人請走了,只能遠遠的拋著媚眼。

看門的是位化丹期青年,連忙上前幾步,恭敬道:「九王爺,您這是……」

仲九風晃了晃手中的牌子。

青年驚叫道:「王爺,您也要參加大比?」

仲九風道:「怎麼,不行?」

青年尷尬道:「哪能啊,您請進。」

見仲九風帶著一票人呼啦啦的湧入,沒了背影,青年才嘟囔道:「天生殘魂,先天未入,自身實力比普通人強點罷了,有什麼可得瑟的。」

「師兄師兄,九王爺要參加大比?」

一堆人擠過來。

「師兄,你沒看錯吧?那是參賽令牌嗎?」

青年怒道:「都給我滾,我會看錯?那就是參賽令,而且還是最高等級,不需要參加預賽,直接進前八!」

「我靠!真的假的?九王爺不是不能修鍊嗎?」

「是啊,一個普通人而已,還想得大比第一?」

「你知道個屁,普通人又怎麼了?九王爺抱著狐狸知道是什麼嗎?三尾靈狐,金丹後期,直接就是前三的實力。」

「這不是作弊嘛。」

「仲王府在王朝一手遮天,連陛下都得禮讓三分,作弊怎麼了,再說,誰也沒規定靈獸不能參加比賽。」

「可是,王爺不是咱們學院的學員啊!」

「這種小事仲王府擺不平?」

「也對,就是苦了這一屆畢業的師兄師姐了。」

遠處,一個華服青年走來,冷哼道:「什麼狗屁王爺,還不就是靠著靈獸。」

「陳師兄!」一群人連忙叫道。

華服青年名叫陳中天,是學院三大金丹後期學員之一,實力強勁,據說他還放出話來要跟歸海璇爭一爭第一。

有人湊過來小聲道:「陳師兄,話可不能這麼說,九王爺再怎麼不濟那也是封號王爺,你可得小心九王爺秋後算帳啊。」

說完指了指天:「耳目靈通!」

陳中天臉色一變,想走又抹不開臉面,哼哼嘰嘰的說道:「我怕他?開什麼玩笑,他有本事一對一單挑。」

「哈哈……說得好,怕那廢物幹嘛?陳師弟,你放心,師兄我給你撐腰!」

歸海雲逸也來了,身後跟金丹後期的兩個奴僕。

「是大皇子耶,好帥!」

「好想跟大皇子滾一滾床單。」

「浪/女!」

「昨晚你不也一邊想,一邊摸,叫得可大聲了。」

人群中,一群美女圍過來,說的話也很暴露。

誰叫人家是大皇子呢。

地位高、人又帥、天賦好、實力又強,杵在那裡就是男神。

啪!

歸海雲逸摺扇一打,金黃色的陽光灑在他臉上,勾勒出完美的弧度,真是一個堅挺而風騷的美男子啊。

「各位美女好!」

美女們跳起。

「啊……大皇子跟人家打招呼了……」

「好幸福呀……」

「人家要暈了……暈了暈了……」

靠!

陳中天臉一黑,感覺自己一下沒了魅力。

「半個月不見,我還當雲逸兄被妖獸給刁走了。」他湊近低聲道:「我聽說雲逸兄幾天前被仲九風揍了個半死不活,不知道是真是假?」 「你他媽聽誰說的?」

歸海雲逸狠狠的錘了陳中天一下。

陳中天臉色帳紅,這狗/日的,實力又強了。

「你知道仲九風為什麼要參加這次大比?」

歸海雲逸恨恨道:「想那麼多幹嘛,一個廢物而已,點指間就能將其毀滅。」

「牛逼!」

陳中天豎起一根大拇指。

「你姐呢?」

「關你鳥事!」歸海雲逸道。

「你就是被仲九風給揍了。」

「關你鳥事!」

「……」

臨近比賽場地的時候,陳中天小聲道:「那小子把他會所所有金丹高手都帶來了,足足九十九個,近半金丹後期,再加上三尾靈狐,足以完虐金靈仙!」

歸海雲逸腳步一頓:「怕什麼,難道他還想造反不成?」

陳中天道:「這可說不準,仲王府在王朝一手遮天,你父皇也得禮讓三分。這說不定啊,他還真想換個位置坐坐。」

「想多了。」

歸海雲逸哼哼一聲,表面不動聲色,心裡卻是一咯噔。

腳步不知覺的加快,入了會場。

陳中天見目的達到,臉上不由得露出冷笑。

「只要你敢動,騰宇遊騎兵團翻手間就能滅了你的家族!」

他打聽清楚了,騰宇遊騎兵團就是從人仙之地趕來的上仙,因歸海璇的關係,騰宇遊騎兵團肯定是站在歸海家一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