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權開口道:「羿皇宮,最近變的有些不安分,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動作!」

穎兒他們聽后眉頭一皺,王翼開口道:「那這麼說,戰爭快開始啦!」

雲權點了點,而劉昊開口道:「放心吧,雲師哥,我們與那羿皇宮對峙不見得會敗。」

穎兒開口道:「我們有那麼多的勢力,還怕他們不成嗎?」

雲權開口道:「就他區區羿皇宮,確實沒什麼可擔心的,不過,我想鬼隱宗與青衣門極有可能也參與進來。」

「到那個時候,怕我們的優勢也並不見得可以主導戰爭的勝利向我們傾倒!」

王翼與劉昊開口道:「我們這就去訓練弟子,與其默默的等到那一天的到來,還不如去做點什麼。」

隨後他們便走了出去,而穎兒則來到雲權的身邊安撫道:「沒關係!」

而後穎兒靠近雲權的耳邊開口道:「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們落櫻山莊其實也有天字境的強者坐鎮。」

雲權驚訝道:「真的!」

穎兒點頭道:「嗯,我們並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我們的底蘊還是有一些的,其實我家族所在的那座城池中的每一戶人家,都有著我們的弟子。」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盟主大人,會讓我們以一座小小的勢力隱忍在蒼州多年。」 「我們落櫻山莊原名叫蒼影盟!」

「據說,我們的初代盟主有兩位,分別叫擎蒼與絕影!

「然後取擎蒼中的蒼字與絕影中的絕影組成后的蒼影盟。」

「其實我的父親只不過是蒼影盟的一個小小的外門長老。」

「落櫻山莊里的弟子,也都是後來新加入的弟子。」

「而我們蒼影盟真正的戰力,就是城池中所有的百姓。」

「只要有危機的情況婦孺皆可戰!」

雲權震驚道:「婦孺皆可戰!這將是一個怎樣的勢力。」

穎兒開口道:「真要說的話,也就比羿皇宮差了點。」

「如果公子能說服我們盟主,那我敢保證就算鬼隱宗加上青衣門也絕不是我們的對手。」

雲權問道:「穎兒可知道,你們的盟主在哪裡?」

穎兒點頭道:「知道,他便是城中鐵匠鋪的鐵匠。」

「我們盟主比較粗獷,為人且非常的正直!」

「不過他卻也比較固執,不管我們如何請求希望打破盟規從而出世,他卻從不動容。」

「我們蒼影盟世代盟規,絕不出世!不知道我們的祖先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有如此覺悟。」

「不過我認為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公子能說服盟主大人,一切自然就迎刃而解。」

雲權開口道:「我去試試吧!」

「穎兒你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回家看看吧,你的父親一定很想你。」

穎兒點了點頭開口道:「公子也與我一同回去吧!」

「好!」

隨後雲權與穎兒便來到了落櫻山莊所在的城池。

剛進城雲權在觀這裡的百姓,依舊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看來可能這裡的人們,平靜的生活太久了,以至於他們沒有修武者該有的銳氣。

雲權首先跟著穎兒來到了落櫻山莊,隨後沒過多久就見到穎兒的爹爹,落櫻山莊的蘇莊主。

雲權見到蘇莊主以後禮貌性的施禮道:「晚輩見過蘇叔叔!」

蘇莊主開口道:「怎麼還叫蘇叔叔,穎兒你們兩個有沒有……」

穎兒聽后,臉頰之上迅速升起一抹緋紅。

雲權反應過來以後急忙開口道:「蘇叔叔,我與穎兒雖真心相愛,但絕沒有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來。」

「好小子,我的女兒如此貌美如花,你身為男人卻不為之動容,看來我女兒沒有看錯你。」

隨後蘇莊主硬要拉著雲權去喝酒,長輩相邀,而且是未來的岳父,雲權只能陪同。

有化酒術在身的雲權,自然不怕這種場面。

雲權在飯桌上與蘇莊主說了一下,他們回來的另一個目的是希望蒼影盟出世,幫他一把。

蘇莊主開口道:「看來穎兒把這裡的情況已經和你說了,按道理來說我蒼影盟的秘密是不允許外傳的,不過你既然與穎兒在一起,那麼便不是外人。」

「我們蒼影盟世代的盟規只有一句話,就是不得出世!」

「而我們的世代盟主都遵循著它,如果你要說服我們盟主怕有些不現實。」

雲權開口道:「說實話,晚輩也沒有多大的信心,只想試一下!」

於是雲權把現今九大州的大致情況以及現今他們的處境和蘇莊主說了一下。

蘇莊主大驚道:「好小子,你竟想將羿皇宮推下台,現在你又成長到何種地步了。

雲權開口道:「現今晚輩處於五品封聖境,不過晚輩有信心可戰一品洞天境!」

「不滿前輩,我還有一些夥伴可戰三品洞天境。」

蘇莊主開口道:「穎兒,我是不是已經醉了,我似乎出顯了幻聽。」

穎兒對著蘇莊主開口道:「爹爹,你沒有出現幻聽,公子真有這個本事。」

蘇莊主開口道:「你擁有此等的勢力,還怕他羿皇宮不成。」

雲權開口道:「如果僅有羿皇的話,我們也並不怕他,不過羿皇宮畢竟是九州的霸主,還是有一定的號召力。」

「只怕鬼隱宗與青衣門會插手其中。」

「因為他們有天字強者坐鎮,如果也來插手的話,我們不見得能討到好處。」

蘇莊主開口道:「我身為外門長老也沒有多少話語權,如果你真有能耐說服盟主,那你就去試試吧!我幾乎幫不上什麼忙。」

雲權點頭道:「晚輩明白!」

經過一番互灌以後,蘇宗主再次被灌倒在飯桌上。

穎兒好奇道:「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雲權看蘇莊主倒下以後開口道:「我掌握一門秘術名為化酒術,可化解世間萬中酒力。」

突然蘇莊主坐了起來,「小子,被……被我聽……聽到……了吧!」

「我……就知……知道……你有問題!」

「這門……婚事,我……我不同意,你……竟敢欺……騙長輩。」

雲權靈機一動,「神說,要有光!」

隨後雲權的掌心,發出耀眼的白。

蘇莊主紅著臉,醉醺醺的看著雲權開口道:「神?原來是做夢。」

隨後蘇莊主就躺在桌子上睡了過去,在一旁的穎兒無奈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開口道:「自從我娘走了以後,我的父親就開始變的不正經了起來,在外面還好,在家總是這個樣子!」

隨後穎兒把自己的爹爹扶回了房間里休息,讓下人為他端了些茶水醒醒酒,不然怕他喝那麼多酒會難受。

穎兒來到雲權身邊以後開口道:「公子剛才手中的光是怎麼回事?」

雲權就把自己獲得王者屬性之力的事情,告訴了穎兒。

「公子,果真是變態的天才,這種事,也會來到公子的身上。」

「穎兒我們去見見蒼影盟的盟主吧!」雲權開口道。

穎兒點了點頭,隨後把雲權帶到了城中的鐵匠鋪中。

隨後穎兒進去鐵匠鋪以後,開口道:「郭伯伯,我來看你了!」

正在捶打著被燒紅鐵塊的中年男人,停下了手裡的活,那滿身健碩的肌肉堪稱完美,從外邊看到的第一眼,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五大三粗。

「女娃娃,是你啊!」

「這位是?」

穎兒馬上向郭盟主介紹了一下雲權的身份:「這位是我的未婚夫,雲權!」

郭盟主點了點頭:「是該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啦!」

「雲小友當真是一表人才。」

雲權施禮道:「郭前輩,謬讚啦!」

雲權接著把自己來的目地單刀直入的告訴了郭前輩。

對於郭前輩這類型的人,拐彎抹角反而不好。

郭前輩有些搵怒道:「念你是穎兒的未婚夫,對於穎兒把這裡的秘密泄露給你,我就不予追究啦!」

「不過你也不要指望著我會帶著蒼影盟去幫你!」

雲權開口道:「那要怎樣,您才會答應。」

郭盟主突然來了一句,「本來要想我出世幫你幾乎是不可能的,念在你與穎兒的關係,我就給你一個機會,打敗我,我就幫你!」

穎兒開口道:「郭伯伯你這不是難為人嗎?你可是二品洞天境的強者,公子如何是你的對手!」

「好,前輩,我選擇打敗你!」雲權開口道。

郭盟主笑道:「哈哈,小子有骨氣,我欣賞你。」

實際郭盟主根本就沒有打算幫雲權,他可不認為一個毛頭小子,擁有可以與他二品洞天境戰鬥的實力。

說出那番話,本就是無心之言。

穎兒開始有些擔心了起來,隨後對著郭盟主開口道:「郭伯伯可記的要手下留情,不能傷到公子。」

郭盟主開口道:「打架哪有不受傷的,我答應不打死他就是。」

穎兒有些急了,開始勸雲權,可雲權又怎會聽她的呢?

雲權握著穎兒的小手開口道,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這話語裡邊,很是隨意,並沒有多少帝王的威嚴。

華妃手中的那隻貓,在御書房門口的時候,就已經放在了侍衛的手中,並沒有帶進來,反而是手上拿了一隻食盒,笑著向永業帝道,「臣妾見皇上日理萬機,如今還是身體抱恙的時候,便親自叫御膳房那邊準備了一些點心和補品過來。」

說著,永業帝已經走下了龍椅,往一邊的桌椅而去了,「你不說朕還未曾發覺,如今你一提,朕倒是覺得這肚子確實是有些餓了。」

說著,揮揮手,華妃已經將食盒擺在了桌面之上。

蘇雲初抬眼看過去都是一些精美的糕點,樣式倒是不錯,問著也很香,只是,蘇雲初有些皺眉。

看著永業帝就要動筷子,蘇雲虎開口,「皇上……」

永業帝的筷子一頓,看向蘇雲初。

卻見蘇雲初開口道,「皇上的病情,此時還不宜吃甜食,也不宜吃辛辣之物,湯裡邊有生薑、八角與桂皮,不宜進食。」

聽著蘇雲初這麼說著,永業帝的筷子已經放下,面色也不好了。

華妃見狀,卻是趕緊跪了下來,「皇上恕罪,臣妾不知……」

永業帝卻是沒有責怪華妃,「不知者無罪,你也不是太醫,起來吧。」

華妃卻是有些不安地站了起來,方明卻是開口了,「來人,將食物撤下去。」

華妃眼見著自己帶來的一盤盤食物從桌上撤走,心中雖是惋惜,但是,這層怒氣,卻是想發到蘇雲初的身上。

只是現在,卻是不能多說話。

而後,宮人再次給永業帝進了一些清淡進補的食物,之後蘇雲初才開始給永業帝診脈。

「經過幾日的治療,皇上的病情也正在慢慢好轉之中。」

方明聽著這話,也開口,「是呀,對虧了三小姐,奴才聽著,皇上這兩日,咳嗽的次數也減少了許多,聲音也不曾如同往常那般沙啞了。」

聽到兩人都這麼說,永業帝心中也高興,「好,你這丫頭,果然是個醫術精於他人的,朕重重有賞。」

皇帝的賞賜,蘇雲初自然是得應承,「臣女多謝皇上。」

經過了這一處的緩和,華妃也沒有了先前的惶恐,見到永業帝高興,也出聲道,「不僅皇上有賞,本宮也有賞。」

蘇雲初卻是不想被這麼賞來賞去,歷來,皇帝的賞賜,何嘗不是一種包袱,「臣女只是盡了醫者的本分罷了,不敢承接太多賞賜。」

可是永業帝卻是道,「有何不可承接的,賞賜你的便是你該得的。」

如此說來,蘇雲初便也不再繼續拒絕了。

可是華妃卻是突然轉了一個口,「皇上,臣妾可否向您借用三小姐?」

永業帝看向她,「哦?你可是有哪裡不舒服?」

華妃卻道,「不是臣妾不舒服,是臣妾宮中養的貓,近幾日總是有些神色懨懨,臣妾看了也是心疼,可太醫卻是沒有多少法子,如今看著三小姐醫術了得,想著,能否讓三小姐去看看。」

永業帝聽了這話,素來知道華妃愛貓,便也應允了,轉頭對著蘇雲初道,「丫頭,過後,你邊去凝華宮看看吧。」 隨後他們便在城中找到一處寬闊的地方,郭盟主率先開口道:「念你是小輩,我也先讓你三招!」

雲權卻也不客氣,隨後開口道:「前輩,小心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