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少年臉色一沉,他想過秦無夜可以與秦舞一戰千息不敗,甚至擊退秦翊,定然是有一些實力。

可是,強大如斯,絕對不在秦楊的意料之內。

「不行,他越戰越勇,只守不攻,最終定會勢如山崩……我要反擊!」

秦楊眼中閃過一絲決然,陡然施展武學奧義:「五虎斷魂!」

奧義如同將之前的五刀化作一刀,源於此而又高於此,威力暴漲,翻了數番之多!

可怕的刀意蔓延而出,肆意縱橫,地面都被劈出了道道刀痕,威武不能屈!

一時間,形勢逆轉,秦無夜的攻勢被破,逼得連退三步。

認真觀戰的秦舞,同樣色變。

這一刀太強了,秦楊幾乎將精氣神匯聚在刀中,這是無解之刀,恐怕她都不好正面硬撼。

「秦無夜他會如何應對?」

秦閑如是想道:「不管怎樣,這一刀已是秦楊全力,這是最後一刀,又是必殺之刀……一擊之後,此戰塵埃落定。」

眾目睽睽之下,正要動作的秦無夜靈光一閃,毫無預兆地陷入一種玄妙的狀態當中。

電光火石間,黑衣少年心中諸般想法融會貫通,兩門武學驀然熔於一爐,體內誕生一枚全新的武學印記……他不退反進,收起本想施展的一劍無雙,真靈古劍綻放霞光萬丈:「第六式,方天劍戟!」 填海屍皇是真的開心。

能在這裡見到梓鴛。

要知道,將臣對梓鴛可是真愛。

比對神級至寶還要珍惜。

上次聽殭屍手下說梓鴛被旱魃帶走,將臣整個人都像發了瘋一樣。

如今,他似乎能夠為將臣立下一個天大的功勞了。

因為太興奮,他連同敗在林天佑手中的恥辱,都一時給忘記了。

只要能帶回梓鴛,想必屍祖將臣一定會非常的開心。

「我不會跟你回去。」

梓鴛面無表情,淡淡的開口。

「不回去?這可由不得你!」

填海屍皇冷笑。

他踏步上前,擺出一副想要強請梓鴛回去的動作。

「你與其想帶我回去,還不如想想如何能從我的手中逃走吧。

因為今天,我是來殺你的。」

梓鴛面對填海屍皇的上前,並沒有一絲畏懼,臉上依舊錶情淡漠。

「殺我?」

填海屍皇腳步一頓,驚訝的望著梓鴛,似乎有些沒聽明白。

「梓鴛,雖然你是二代血脈殭屍,但我跟你一樣,也是二代殭屍。

而且,你又不吸血,現在早已經不是金眼屍皇,又如何做到將我殺掉?」

梓鴛沒有回答他,而是手掌在自己的腰上輕輕一拍,立時一瓶裝有鮮血的瓶子出現在了她的手心中。

「血?」

填海屍皇面露怪異的表情,「梓鴛,你別告訴我,現在你要違背自己的意願,去吸食人血了吧?

當年你對屍祖陛下說,此生就算是死,也絕不吸食一個活人的鮮血。

現在要自己打自己的臉了嗎?」

「我是發過誓,不再吸食活人鮮血。

但為了我的男人,即便違背誓言,我也心甘情願。

更何況,這並不是活人鮮血。

而是……龍人一族的鮮血!」

說完,梓鴛打開瓶蓋,仰頭將瓶子里的血倒進口中。

嗡、嗡、嗡!

鮮血入肚,梓鴛全身上下氣勢狂暴增加,轉眼之間,屍氣的濃度已經達到了金眼殭屍的程度。

此刻的梓鴛,全身散發著強悍的氣息,就連那一頭柔發,都要被風吹的直立起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梓鴛的氣勢增強了這麼多?」

填海屍皇一驚,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喝一瓶血而已,就能從屍王突破到屍皇,這也太扯淡了!

四周的氣勢消退,梓鴛的頭髮也重新落了下來,只不過,她的瞳孔已經變成了金色。

屍氣精純到無限接近將臣。

「梓鴛,你真的要跟我戰鬥嗎?」

填海屍皇面色凝重到了極點。

他可是聽說過,將臣當年可是將最本源的魂血融進梓鴛的血液當中。

同是二代血脈殭屍,可在實力上,他完全不是梓鴛的對手。

「不錯,只因為你招惹了我的男人!」

梓鴛踏步上前,眼神之中不帶任何感情。

「你的男人?是那個捉鬼龍王?」

填海屍皇一愣。

「明知故問!」

梓鴛不再廢話,她雖然藉助了龍人一族的血,將實力重新恢復到當年的巔峰。

可畢竟這是強行恢復,並沒有鞏固,如果不小心的話,隨時都有可能降回屍王的水平。

所以,她要速戰速決!

當下,她抬起手掌,五根利刃一般的殭屍指甲暴漲,上面屍氣繚繞,一爪掃向對面的填海屍皇。

填海屍皇大怒:

「混蛋,你為了一個鬼族,竟要跟我們殭屍同胞為敵,今天,我就算將你打成重傷,也要給你一個教訓!」

話音落下,填海屍皇反手一爪拍了回去。

轟隆!!

爪與爪的對撞,爆發出一聲巨響。

強悍的衝擊氣浪席捲八方。

這山腳附近的石頭都被震碎。

一些冥獸來不及躲閃,被震的內臟崩裂,死的不能再死。

聲響過後,填海屍皇整個人被震的倒退了數步,踉蹌的撞在一塊巨石上,身體都被撞的生痛。

「該死,我以前的實力就不及梓鴛,現在她如果真的恢復了實力,那我又如何能打敗她?」

愛住不放,寵妻入骨 一爪對轟后,填海屍皇終於從憤怒之中清醒過來。

想教訓梓鴛,憑他還差的太遠。

正考慮如何應對梓鴛的攻擊,下一刻,梓鴛繼續一爪掃出。

凌厲無匹的爪芒飛掠而來,似乎帶著一擊必殺的決心。

「雙冰魔爪!」

關鍵時刻,填海屍皇運轉極寒之力,大量的寒氣包裹住他的手爪,而後再次迎上梓鴛的攻擊。

此爪僅弱於巨人寒冰爪,是他的第二絕技。

面對一個為了男人拚命的女人時,他不敢有任何保留。

嘭!!

當爪芒與雙冰魔爪對撞在一處時,空間陡然扭曲起來。

寒氣四濺,周圍的樹木和草地,瞬間化作了冰樹、冰草。

「噗!!」

第二絕技都施展了出來,可那爪芒的力量巨大,填海屍皇還是被掃飛了出去。

甚至還吐出了一口鮮血。

「這怎麼可能?千年以前,她比我強,我承認。

可我修鍊了一千年,即便仍然不是她的對手,現在也應該追平了她的實力吧?

為什麼還是打不過她?我不相信!」

填海屍皇擦乾嘴角上的血跡,一隻手撐在地面,想要爬起來再戰。

他不甘心輸給一個女人。

梓鴛見填海屍皇倒地,自然是不會放棄這個大好機會,腳掌踏在地面,身形如輕風一般,瞬間掠了上去。

「填海,今天就是你的末日,跟著你的兄弟鎮山一起滅亡吧!」

梓鴛高舉的手爪,上面的指甲再次暴漲,如果說之前指甲還只是小刀大小,現在已經堪比匕首了。

只要揮下這一爪,填海屍皇必死無疑。

「梓鴛,你真的以為我填海屍皇是砧板上任你宰割的魚肉嗎?

別太自以為是了!」

填海屍皇暴喝一聲,左手以閃電一般的速度在腰上一拍,數支血瓶便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

他不敢耽擱,瓶蓋都來不及打開,直接塞進了嘴裡。

咔嚓!!

瓶子被牙齒咬碎的聲音響起,鮮血也順著碎裂的瓶子流進他的肚子里。

嗡!!!

下一刻,填海屍皇的臉色變得通紅一片,銀白色的屍氣更是像濃煙一樣,從他身上暴漲而出。

這些血,不僅令他的傷勢恢復,似乎還令他的實力也得到大幅度的增強。 秦無夜言出法隨,光華當中的真靈寶兵,隱約演化一方劍戟,隨即戰力暴漲,劍盪八方!

如果說一劍無雙是劍之變化的極致,萬變不離其宗,那麼方天劍戟即是劍之攻伐的極限,彷彿它是終點,已經沒有更強的一劍了!

「轟隆隆!」

一刀一劍猛然對轟,盪起驚天巨響。

刀者,刀意縱橫,它是平凡的刀,又是不凡的刀,化平凡為不凡!

劍君,劍氣沖九霄,劍光星羅棋布,可斬星辰,斗破蒼穹!

「唔……!」

這一擊波及太大,強如戰堂男女都要連連後退,無法爭鋒。

他們想要張開眼睛,看清楚這一戰的結果如何,奈何刀意劍光將二人籠罩在內,根本看不破內里情況。

直到百息過去,刀意、劍光徐徐減弱,一戰結果方才躍於眼前。

只見秦無夜的劍指向秦楊的喉嚨,後者的刀落在旁邊,刀身已經多了一個明晃晃的缺口……這一戰,是秦楊敗了!

「勝者……秦無夜!」

見狀,秦閑深吸一口氣,宣布結果。

「承讓了。」

秦無夜收回古劍,道。

秦楊臉色蒼白,卻無不甘之色,苦笑說話:「是我輸了……我不如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