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你不用一直這麼跟著我。現在你也到武道學院了,你可以選擇留在這裡。」

陸凡的身後,十三亦步亦趨的跟著。

自從陸凡回來后,十三就如同影子一樣,跟在他身邊,無論他去哪裡,十三都跟在他的後面,這讓陸凡微微有些不適應。

十三搖搖頭,一言不發。

陸凡皺眉道:「你不喜歡一元院?」

十三又搖頭。

陸凡道:「既然喜歡,何不留下?」

十三終於出聲了,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主人。」

陸凡嗯了一聲,靜等著十三的下文。

但等了許久,十三也沒有下一句。陸凡皺眉道:「然後呢?」

十三淡然道:「主人。」

一模一樣的話,陸凡這次卻聽懂了。

「你是說,因為我是你的主人。你就一定要跟著我對嗎?」

十三重重的點頭。

陸凡笑著道:「你這個人,還真是死心眼啊。」

一路往前,陸凡走下了雲山。

山腳處有一高台,乃是一元院新建的比武擂台。

說起來,一元院這一年來的變化,真讓陸凡有些感慨。

遙想他當初進一元院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艱苦樸素。

整個一元院,連吃飯都要自己去打獵的。韓楓師兄他們連買件衣服的錢都沒多少。

再看看現在,一元院,也變成了如其他學院一樣的分院。

亭台樓閣林立,各種建築興起,吃喝玩樂一一俱全。

陸凡他們幾人沒錢,不代表這些新進來的學員也沒錢。

能進入武道學院的學員,十有**都是富庶人家出身。窮文富武,不是沒有道理的。

也不是誰都跟靈瑤一樣,能從貧民窟走出來,那更需要奇迹。

「陸凡師兄好!」

幾名學員對陸凡躬身行禮,所過之處,一片彎腰。

陸凡也一一回禮,他不覺得自己比這些學員強什麼,能進武道學院的都是天賦不錯之輩。

身為他們的五師兄,陸凡算是最沒有架子的一個了。

幾天下來,凡是來虛心求教的,陸凡都點撥過。凡是來要簽名的,陸凡也都給簽了,凡是來要來給他陪床的。。。。。咳咳,這個只能推掉了。

走出山門外,迎面幻月大步走了回來。

陸凡看到幻月,便是微微一笑道:「今天又去了哪個分院?」

幻月咧著嘴道:「青劍院。我把玄風揍的爬不起來了,他至少要在床上躺一個月。」

陸凡眉毛抖動,讚歎道:「好手段。」

幻月笑道:「那必須的。真以為只有你在水牢得了好處么?哼,明天我再去雷霆院,那羅丹要是爬不起來,我就揍遍他們學院的其他人。」

幻月哈哈一笑,英姿颯爽的離去。

這幾日,心情不爽的幻月挨個去找其他學院單挑了。

所謂單挑,就是她一個人挑人家一個分院的人。比陸凡當初做的還要過分,真的是誰來就打誰。

不過幻月的實力也確實強橫,幾天下來,橫山院,千仞院,崆峒院等等,全部被揍了個遍。

現在提起一元院的幻月,眾人腦中首先就會冒出來魔女二字。

沒辦法,這是其他分院學員給幻月起的名號。當然,這個稱號,沒有人敢在幻月面前說,除非想找打,否則提都不要提。

陸凡也是為其他分院的學員感到可憐,被幻月這樣的魔女大鬧一番,肯定不止是丟面子的問題,不知道多少人現在躺在床上哀嚎呢。

將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拋掉,陸凡走出了山門。

山門之外,一人早已等候多時。

「陸明!」

陸凡笑容滿面的叫喊道。

陸明聽到聲音,快步走來。

「哈哈,家主,你越來越厲害了,那天山上的戰鬥,真是強的離譜。等大伯他們知道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大半年不見,陸明似乎是長胖了許多。

原本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陸明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微微有些肚腩的胖子。

陸凡上下打量了陸明幾眼,笑著道:「有段時間沒見。你好像走樣了,現在家裡情況如何?」

陸明呵呵一笑道:「好的很。老家就不用說了,咱們陸城,就是咱們說了算。東華城那邊,生意也做開了,陸家商號的招牌也傳遍了整個東華州。今年年祭之前,有幾個人還想考進武道學院來,聽大伯說,挺有機會。」

「幾個?」

陸凡笑了。聽起來,陸家確實是在蒸蒸日上,欣欣向榮。

陸明從懷中摸出一張卡交給陸凡道:「來,這是家族今年的收入,你拿著吧。」

陸凡毫不客氣的接下,他知道就算不接陸明也會硬塞過來的,誰讓他現在才是陸家名正言順的家主。

陸明接著又拿出一封通道:「家裡還讓我通知你,明年開春之前,一定要到都城去。原本你被關在地牢之後,我都急壞了。現在你出來了,那就一切都好。過段時間就出發,一切都來得及。」

陸凡點頭道:「是啊,都城必須去一趟,看來今年是沒辦法回去參加年祭了。」

陸明哈哈笑道:「沒有你在,那幫小崽子要失望了。你趕緊去,說不定明年還能回來參加我的婚禮。」

陸凡微微驚訝道:「你要結婚了?娶的哪家的姑娘?」

陸明道:「秘密,等你回來就知道了。」

陸凡點頭道:「好的,記得一定要給我留個座位。」

陸明輕笑道:「不給家主留座位。我會被家裡人打死的吧。走了,家主,你忙你的吧。」

說完,陸明對著陸凡含笑點頭,準備走人。

陸凡此時忽的道:「等下,有些東西你帶回去。」

說完,陸凡將自己煉的一大堆丹藥與丹方都交給了陸明。

「回去請個鍊氣士,以丹方為價錢,讓他成為我們陸家的客卿。」

陸明眼中一亮,但卻沒有失去鎮定。

如今的陸明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沒見過世面的人了。被陸凡刺激了兩回之後,現在的陸明很淡然的就收下了東西。

「懂了,放心,一切會安排好的。」

陸明沉穩的道,轉身走人。

陸凡看著陸明的背影,微微一笑。

陸明拍了拍自己的肚腩,輕聲笑道:「倘若陸凡知道我要娶的是張月涵,他一定會驚訝死的吧。算了,還是暫時不要告訴他了。」 「算了算了。」

不過夏天還是保持了理智,連忙拒絕了趙馨,而後說他自己還有事,讓趙馨自己先照顧一下自己,他處理完事就回來后,匆匆離去。

趙馨見夏天匆匆離去,眼中閃過一抹冷意,半晌后冷哼一聲,用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呢喃道:「廢物。」

而後氣呼呼的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發獃。

……

一口氣跑到醫院外面,夏天到現在都有些懵逼,趙馨今天變得有些太不對勁了,這怎麼好端端的邀請他上床了呢。

那意思是要做什麼,在明顯不過了。

「變了,真的變了。」

夏天喃喃自語,覺得現在的趙馨和以前真的變化太大了。

不過他現在真的有事,和聯合ZF高層下午兩點鐘要開會。

於是他看了下時間,看到還有半個小時,他趕緊向聯合ZF跑去,對趙馨的奇怪舉動也只能放在心底。

……

聯合ZF大門口,夏天已經和阿狼還有宇涵碰面。

站在聯合ZF的大門口,看著戒備森嚴,氣勢宏偉的聯合ZF,夏天讚歎道:「這就算九品修士估計都沖不進去。」

看著門口都是一品修士在看大門,裡面一隊隊三品修士在巡邏,還有坦克大炮等等在戒備,監控多的更是如同牛毛一樣。

所以他想,九品修士想要硬闖聯合ZF大樓估計只能衝進一個大門,就得被打死。

他們此刻進入大門,也得需要驗證身份,然後在一個從大樓裡面的聯合ZF官員帶領下,才進入聯合ZF的大門。

之後向聯合ZF大樓走去,一路上,夏天都能感受到,有無數道強者的目光似乎看向了他,也有無數槍炮都在瞄準他。

這會要是做出點什麼異常舉動來,估計會直接被打成篩子。

夏天心想,與聯合ZF的官員走了進大樓。

在大樓又進行了登機,然後再次進行了一次全方位檢測后,這才讓他們通過,進入大樓。

「各位不要介意,這也是為了聯合ZF官員們的安全,所以檢查一定要細緻又細緻。」

那位帶路的官員對夏天和阿狼還有宇涵說道。

夏天等人點點頭,也沒有介意,而且這會就算是介意,也不能表現出來,畢竟這會是在對方老巢,跟人家鬧彆扭,屬實有些不太明智。

……

很快夏天他們被聯合ZF的官員,帶著,乘坐電梯,到了八樓,聯合ZF的大樓一共九層。

九層據說是聯合ZF高層BOSS,辦公的地方,八樓則是一些開會,會談的地方。

夏天他們進入八樓,被帶入一個名為山水閣的小型會議廳后,那個官員安排人員為夏天他們倒水,邀請他們坐下后,說道:「我去通知領導,各位麻煩再次稍等一下。

「好。」

夏天點點頭,然後徑直坐在了會議廳的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對宇涵和阿狼道:「都坐下吧。」

阿狼和宇涵聞言坐下,夏天斷氣茶杯,準備喝一口,宇涵喊道:「不可。」

夏天一怔,詢問的眼神看向宇涵,和宇涵眼神交流后,他點點頭,將茶杯放下。

雖然他覺得茶杯裡面不可能下毒,不過以防萬一。

心裡有些后怕,萬一真的有毒,那他豈不是涼涼了。

對宇涵投去一個感謝的眼神,他起身來到宇涵和阿狼中間座下,然後小聲問道:「咱們的人都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一旦出現異變,立馬會進攻聯合ZF總部大樓。」

「敗家團也都準備好了,一旦咱們出現異變,他們立馬慫恿自己的父親要求釋放咱們!」

「那就好。」夏天點點頭:「防人之心不可無。」

夏天們來到聯合ZF開會,事先做了準備,讓敗家團做的準備是,一旦他們出事,那麼立馬讓所有成員都會去慫恿她們的父輩,聯名上書,要求釋放他們。

復星會的準備則很簡單,直接打上聯合ZF的大門。

他們之所以做這樣的準備,就是怕聯合ZF借著會談的名義,對他們做什麼,或者萬一會談期間出現什麼意外,矛盾,導致雙方翻臉,對方不讓他們離開了,好有辦法應對。

畢竟聯合ZF是一直看地方勢力不順眼的,敗家團和復星會又是地方勢力最大的兩股勢力。

今天又只是敗家團和復星會的高層只身前來,這麼好的機會,聯合ZF應該會珍惜。

……

夏天幾人坐在會議室等了大概有五分鐘,會議室的門被人推開,隨後剛才給他們帶路的那位官員邀請一位,帶著眼鏡,頭髮數著大背頭,身高在一七三左右,身材瘦弱,年約四十多歲男人走了進來。

夏天幾人見到這位中年男人走進來之時,阿狼和宇涵還差點,夏天則是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

他雖然有黑暗魔君和元尊的身份,但他畢竟也以夏天的身份生活了十八年,現在有的時候還緩不過來,以為自己就是夏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