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月汜不屑地冷哼一聲,雙手再次舞動,水幕又一次擋在眼前,只見火箭射入其中,依舊如上一次一樣,彷彿陷入了泥沼之中,有種有力使不出來的感覺。

聶雲神色愈發凝重了,在他看來,這樣的人根本不需要臣服雷庄,難道看中了雷庄? 火爆甜心,首席請簽字 亦或是全力之下的雷庄有能力連如此厲害的月汜也能招攬?

暫時沒有時間想這麼多了,月汜豈會任憑聶雲攻擊?

嗖嗖!

只見一道道水蛇自水幕之後忽然奔襲而出,霎時間聶雲四面八方都有水蛇襲來,愣神之間,聶雲便是已經被纏住了手腳。

「抓住了!」

戰場內外再次一驚,聶雲剛才大展神威,看得大家興奮不已,卻不想月汜一出手便是如此狼狽,有些緩不過來。

「終究還是月汜太厲害了,我感覺要是一般的半聖或許還不是這個聶雲的對手!」人們有些遺憾,雖然一開始是想以月汜來檢驗聶雲的真實實力,但現在他們卻意識到,月汜太強了,一般半聖恐怕也是這樣秒殺,並不是聶雲太弱了。

只見月汜從水幕後面露出了身形,冷冷地看著聶雲。

嗖嗖!

數道水蛇再次殺向聶雲,瞬間將四肢纏住的聶雲勒住,整個人瞬間便是被繞了一層又一層,只見水蛇不斷勒緊,隱約能看到其中的聶雲,漲紅了一張臉,彷彿對隨時都會窒息。

「聶雲!」

戰場外的西城,唐家兄妹看得揪心。

「完了,要不是招惹雷庄,這傢伙前途無量,畢竟他可不到半聖!」人們紛紛感慨,聶雲不到半聖便有這般實力,可惜終究不是半聖,否則情況就不一樣了。

戰場中,聶雲完全被纏住,眼看著就要勒死了,月汜的招數奇特而強大。

「你來錯地方了!」

月汜冷冷笑著,絲毫沒有留手的意思,殺了聶雲便可以去另外的戰場幫助雷庄和月汜了,在她看來,聶雲能耽誤她一點時間已經是極限了。

「哼哼!」

突然,一道笑聲傳來,月汜望去,只見被纏著都快死了的聶雲微微一笑,雖然一張臉都完全漲紅了,身體都快被勒得微微有些變形,聶雲卻是嘴角上揚起來,而就在這般時刻,眾人無不是感覺到天地又是一陣紊亂,彷彿有強大的氣息在匯聚,原本還以為是藤虎那邊的戰場,卻驚訝的發現源頭竟是聶雲。

「快看他!」

忽然有人伸手一指,眾人望去,只見被勒了一層又一層的聶雲身上,烈焰忽然騰騰升起,整個人霎時間如烈焰戰神一般。

滋滋!

水蛇被強大的火系法則蒸干,漸漸化作水汽,竟是眨眼間便是消亡殆盡。

「你……」

月汜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她自認境界非常高,法則比之一般半聖強多了,卻不想聶雲的火系法則這般厲害,竟是眨眼間在蒸幹了她的力量,這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同時更是感到不甘心。

「沒如你願,很失望吧?」望向月汜,聶雲卻是淡淡一笑,臉色依舊有些難看,果然還是被勒太久了,一般人這點時間恐怕早就見閻王爺去了。

不過收穫很大,聶雲以身犯險終於有些了解這種力量了。

或者說,無需太了解,因為這種力量正面上沒有多少破綻,但可以像藤虎一樣,用絕對的實力碾壓,這也是為何月汜在藤虎面前讓人沒有感覺到她有過於可怕。

當然,聶雲沒有唐虎那般實力,卻有可以碾壓月汜的地方——境界!

要說境界,聶雲都說不準自己的境界到底有多高,但可以確定一點,比月汜要高,而究竟是是水克火還是火克水,沒有絕對的說法,但只要比對方高到一定程度,那就是克制。

「再來!」

收斂身上的火焰,忽然一箭射出,聶雲竟然還不死心。

「哼,雕蟲小技!」

聶雲的箭術月汜還是認可的,但是實力擺在眼前,聶雲不是他的對手,畢竟已經交過手了,只見她雙手舞動,優美的動作讓人一時間忘記他那火辣辣的身材和性格,眼前一道水幕出現,瞬間將她隔絕了一般。

「沒用的,這一招對月汜沒有效果!」

「不僅僅是這一招,月汜的招數有些奇特,那片水幕恐怕就是實力比月汜強的人也無法突破!」

「果然高人不是實力足夠強便是有著拿手絕活,這月汜恐怕比一般高手還要難纏!」

「咦!」

就在人么搖頭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聶雲這一箭射出去和前兩次不一樣了,前兩次一旦碰上水幕,火箭便是急速剎車如陷泥沼,而這一次確實有些暢通無阻。

「難道可以?」

人們屏住了呼吸,看著這一切不敢眨眼睛,只見聶雲這一箭竟是要射穿水幕一樣。

月汜更是大驚,水幕之後的她看著這一幕,明明之前聶雲一箭過來都沒什麼效果,現在卻是大變樣了,一時間都以為自己看錯了,然而這並不是錯覺,而是真實的景象。

也正是因此,月汜不由得神色凝重起來,原本的隨意終於收斂了。(未完待續。) 陸衍之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會改的。」他回答堂哥剛才的問題。

他從小就愛哭,大概是淚腺發達。這件事也只有親近的幾個人知道。當然,他也從不在外人面前掉眼淚,畢竟也要面子。

陸方之笑了笑,彎下腰把大的碎片撿起用紙巾包好丟進了垃圾桶里,「小心點,一會兒叫傭人再打掃一下。」

陸衍之剛剛哭完,聲音還有些沙啞,他應了聲,語氣悶悶地。

他伸手摸了摸桌上的相框,想起了自己曾打碎過的江淮的那個相框。

陸衍之抿了下唇,他閉了閉眼睛。漫長的自我掙扎后,他攥住了桌上的相框,長指被上面尖銳的玻璃刺破。

血滴下來的那一瞬間,他重重的一拋。

安靜的卧室里,突然響起『咣當』一聲。陸方之聞聲轉過身子看去,就瞧見了躺在垃圾桶里熟悉的相框邊緣。

他怔了下,下意識的看向還站在那的陸衍之。

他的手還僵在半空,血液染紅了掌心的紋路,順著手掌內側緩緩滴下。

陸方之也是學醫的,看到這一幕有些頭疼,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好在陸衍之房間內有醫藥箱,大概他本身也是醫生的緣故,醫藥箱就放在很明顯的位置,陸方之也沒有細找。

兩兄弟面對面而站,陸方之動作嫻熟,幫他清理著傷口,還不忘無奈地吐槽兩句:「不是提醒過你,小心扎手。你是醫生,自己這雙手多重要心裡不清楚?」

「對不起。」陸衍之聲音很輕。

陸方之嘆了口氣,

「你和我道什麼歉。」

處理好傷口,陸方之把醫藥箱收好,他轉身看了一眼。

陸衍之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眼神有些空洞,始終盯著不遠處的那個垃圾桶。

陸方之頗為無奈,上前彎下腰。

剛準備幫他把相框撿回來,身後的人就出聲攔住了他:「堂哥不用了。」

陸方之背脊一僵,之後收回手站直了身子。

陸衍之沒有和他說什麼,第一時間叫來了傭人。

「這裡打掃一下,把垃圾桶里的垃圾丟掉。」

都會過去的。

傭人應了聲,連忙出去拿工具。地板打掃乾淨后,傭人提著垃圾桶往外走。

陸衍之沒有再看一眼,低頭整理著自己要帶走的兩本書。

陸方之把他的反應都看在眼裡,想說什麼,但最後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感情這事,怎麼說呢。

他經驗也不是很豐富,也沒辦法開導陸衍之什麼。

……

陪老爺子吃過飯,陸衍之和老爺子告別,跟著陸方之去了機場。

陸衍之沒把自己被調到雲城的事情大肆宣揚,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再加上他身邊交心的朋友也不多,所以也沒有人來送他。

傍晚的機場大廳,人稍微少了一些。

辦理好託運后,陸方之去了一下衛生間,陸衍之坐在大廳椅子上等他。

距離登機時間還有四十分鐘,等陸方之回來,再過安檢,不算晚。

翻了翻手機,微信上沒有一個人給他發消息。

書客居閱讀網址: 火箭直射水幕,眼看著要射穿,最終還是停了下來,但人們分明看到,這一次聶雲的火箭幾乎要將水幕射穿了,要知道前兩箭幾乎是沒啥效果的。

「這?」

人們互相望去,皆是不明所以,唐家兄妹同樣疑惑,只不過對於他們來說,聶雲無事就好,不由繼續望去,只見聶雲再次彎弓搭箭,這一次沒有人認為聶雲是腦子壞了,因為剛才聶雲的箭分明起效果了。

咻!

火箭在聶雲嘴角上揚的同時射出,依舊是直奔月汜。

月汜不敢大意了,纖細的雙手舞動,水幕隔在身前,但她的神色卻越來越凝重了,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這一次的火箭更加可怕,穿過水幕的速度比起剛才還要快,最終,火箭出過水幕射向了月汜。

啪!

月汜早有準備,手中一根長鞭揮動,霎時將那餘威不足的而火箭打了下去,然而月汜並不滿足眼前,聶雲先前可是拿她沒轍的,完全被她壓著,現在卻是一下子翻身了,感覺著聶雲這一箭的氣息,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一下子臉色就變了。

「嘿嘿,看來你知道了!」

聶雲笑了起來,比起之前,現在的月汜並不是那麼難搞了,雖然月汜的招數奇特,而且效果顯著,十分厲害,但聶雲已經找到了剋制的方法。

他的火系法則並沒有特地走哪條路,因此無論是那般熾熱的屬性還是那般爆炸性的力量都兼備,而這樣卻會在月汜面前吃癟。也因此聶雲很是直接的,將法則屬性聚集在熾熱上面,一般人光走一道要轉過來有些難,但聶雲本就沒有特別的偏向,做不到極致卻也能短時間拿得出手,而且越來越順手。

以火系蒸干水系力量,一般人並不會這麼去做,因為嚴格來說水克火。

現在卻不一樣,因為聶雲的境界遠高於月汜,反過來火也可以克水。

五行當中,水火最不相容,果不其然,聶雲接下來一掃頹勢,反過來壓著月汜打,就是雷庄和殷昭瞥見這一幕都忍不住一驚,他們是知道月汜的實力的。

「怎麼回事?」

他們不明白月汜怎麼會被聶雲壓得死死的,月汜卻哼明白,今日不管實力如何,他是碰到剋星了,而在此之前她幾乎沒有料到這般情況,她很清楚想到達到這般克制效果有多難,不敢相信聶雲的境界超越他這麼多。

「咳!」

月汜的臉色頓時難看了,原本是打算解決了聶雲趕緊回頭去幫殷昭了雷庄的,畢竟藤虎不是一般的狠角色,卻不想反被壓制了,還談何去幫雷庄和殷昭?

「看什麼,還不快點出手!」

月汜還有更多後手,但她明白在這般情況下對聶雲恐怕沒有多少作用,不由得氣急敗壞。

聞言,無論是雷庄還是殷昭還活著的手下,皆是相視一眼,旋即紛紛出手,並不是他們不記得聶雲先前的恐嚇,而是他們已經沒有選擇了,既然上了雷庄和殷昭的船,便沒有隨便下船的資格,那等實力強大的人會怎樣對付叛徒不好說,他們只知道無論什麼手段他們都沒有反抗的能力。

「殺!」

眾人紛紛出手,他們知道這次有月汜在,聶雲不可能像剛才一樣屠殺。

望著這般情景,聶雲左手微微輕撫著手中的骨弓,神色略顯凝重,一邊注意著月汜和其他殺來的人,一邊望著四周。

目光掃向藤虎的戰場的時候,神色更是凝重,如今由於少了月汜的確是藤虎佔優,但問題在於藤虎畢竟是一個人,而且這麼多人看著,他藤虎恐怕也不敢隨意全力而戰,戰到力竭,萬一被人鑽了空子呢?也就是說,越是拖下去,恐怕最後會不了了之。

「必須儘快去幫藤虎!」

終於,聶雲眼前一亮,長舒一口氣:「算是沒白費功夫,終於來人了!」

「哈哈哈,各位好生熱鬧,加我一個可好?」

一道極為粗獷的聲音傳來如同悶雷一般,聲音還未落下,人們便是看到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他滿臉的大鬍子,透露出一股憨厚之感,但只有聶雲知道這傢伙可會算計了,直到現在才敢出手。

「廖化,是廖化,排行榜第二十八名的廖化!」

廖化才現身,幾乎戰場內外所有人都一眼認出了這個傢伙,就是戰場內的人沒有戰鬥畫面可看,廖化的樣貌也幾乎傳遍了東區,有幾人不忌憚這個實力強悍的傢伙?

「要不,我也來湊湊熱鬧?」

這麼還沒完,廖化才出現,又是一道身影現身了,他一身青衫,手持方天畫戟,看上去不如廖化魁梧,氣勢卻是隱隱更勝一籌,尤其是一雙鷹眼,盯著誰都感覺到如刀刺一樣。

「童陽,怎麼他也來了?」

「排行榜第二十五的童陽,上一次出手是三天前吧,很久沒見他了,怎麼來這裡了?」

望見童陽,人們各自相視一眼,頓時嗅到一絲不一樣的味道,總感覺不會這麼巧,彷彿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

果然,就在月汜和雷庄殷昭的手下們都好奇廖化和童陽來這裡幹什麼的時候,廖化和童陽竟是想也不想,便是殺向了他們。

「果然是沖我們來的!」

月汜在兩人出現的時候就感覺不對,先前藤虎出手,正好殺出的個聶雲,她就隱約感覺不是巧合,現在看來,這更像是計劃好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