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劍兄,不可近身,退開。」吳銘急忙看了巨劍魔王一眼,巨劍魔王擅於近戰,他竟然驅使雷炎靠近墨蛟,吳銘怎能不急。

喊聲過後,吳銘取出風雷寶鏡。

「都別亂打,主攻墨蛟身上兩處傷口。」

此刻的墨蛟,身上最大的兩處創傷,第一處在中間,就是被豬婆龍咬掉一大塊肉那裡,第二處在脖頸下大約三丈遠的位置,那裡被水貂獸撕開了數道口子。

這兩處的鱗甲已經破損,防禦力最弱。

咔!

風雷寶鏡發出一道紫電玄雷,直接轟在了墨蛟脖頸下的傷口處。

嗷嗷嗷!

這一擊對墨蛟構成了不小的傷害,水貂獸之所以攻擊那裡,就是因為那裡是墨蛟的命門所在。

憤怒的墨蛟發出一聲怒吼,神龍擺尾,頎長的尾巴四下亂掃。

「柔兒,小心。」忽然間,蛟尾抽向柔兒,吳銘見此急忙大喊一聲。 事發突然,雷朵躲閃不及,墨蛟的長尾直接掃中她和柔兒。

啪!

墨蛟的長尾好似鋼鞭一樣,直接將雷朵和柔兒抽飛。

一人一獸重重的摔在了湖邊。

雷朵傷勢不輕,摔落在地后掙扎了起來,還是沒能站起。

柔兒只感覺一股巨力傳來,可是摔落在地后,由始至終都沒感覺到疼痛。

此刻,柔兒一躍而起,她直接跑到雷朵的身邊。

「雷朵,雷朵,你沒事吧?」柔兒關切的問道。

雷朵忽閃著羽翼,口中發出陣陣低吼,顯然傷的不輕。

吳銘現在分不開身,他只能在空中高喊:「柔兒,你們怎麼樣?」

「哥,我沒事,只是雷朵受傷了。」

吳銘心中暗道:「若非柔兒有霓裳羽衣在身,恐怕剛才這一下,很有可能就要了柔兒的命,萬幸,萬幸。」

要知道,雷朵乃是妖獸之體,肉身強度本就不是人類可比。

即便如此,被墨蛟長尾抽中,也傷的不輕,如果柔兒身上沒有霓裳羽衣,就憑剛才那一下子,吳銘簡直不敢想象會是什麼結果。

「柔兒莫急,你照顧好雷朵,這孽畜就交給我們了。」

柔兒和雷朵之間的關係,就跟吳銘和小黑一樣,見雷朵受傷嚴重,柔兒萬分焦急,看到雷朵痛苦的模樣,柔兒急的兩眼濕潤。

「朵兒,你怎麼樣?你別動,快把這個吃下去。」柔兒給雷朵服下了療傷靈丹。

「別亂動,怕是傷到筋骨了,慢慢恢復一下再說。」

湖中。

戰鬥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苦戰到現在,墨蛟的消耗太大了,能滅了豬婆龍和水貂獸,墨蛟已經充分展現了它作為九階妖獸的強悍實力。

可是,長時間高強度的輸出,使得墨蛟漸漸心有餘而力不足。

墨蛟的行動速度和攻擊力度都在減弱。

若非如此,剛才那一尾之力,很可能直接秒殺雷朵。

咔咔,咔咔咔!

雷炎也拼了全力,雷朵是雷炎的妹妹,妖獸同樣懂得骨肉情深。

墨蛟傷了雷朵,雷炎如何能不拚命?

一道道玄雷猛轟墨蛟身體中部的傷口,那裡的鱗甲早已經碎裂,一道雷光下去,頓時傳來一股烤肉的味道,墨蛟身體中部的傷口不停的冒起白煙。

另一邊,冰姬竭盡全力施展術法制約墨蛟的行動力。

小黑則是盯准了墨蛟的頭,時不時的掄起拳頭捶上一下。

而吳銘的主要目標,就是墨蛟的命門處。

風雷寶鏡的紫電玄雷,轟的墨蛟慘叫不停,但是眼下,吳銘依舊不敢貿然靠近,他只是用風雷寶鏡遠程攻擊,然後用嗜血魔刀發出刀訣,以求最大程度的重創墨蛟命門。

冰封、雷擊、巨拳、血刀,巨劍將墨蛟死死的壓制。

吳銘時刻感受著墨蛟氣勢上的變化,連墨蛟的吼叫聲都在逐漸減弱。

「嘿嘿,老大,這傢伙終於沒脾氣了。」小黑扇動鳳翅火羽,見墨蛟氣勢越來越弱,不由得得意的道。

另一邊,巨劍魔王吼道:「哈哈哈,老弟,這一次我們可賺大了。」

小黑又說:「老大,你不是正愁沒有地方去弄龍筋么,這墨蛟的筋雖然比龍筋差一些,但也是難得的寶貝,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少廢話,小心點,困獸之鬥不可小視。」

「嘖嘖,老大,你太謹慎了,這條大蟲子已經被豬婆龍和水貂獸折騰的夠嗆,現在被我們死死壓制,用不多久,就送它歸西。」

沒有人比吳銘更想解決戰鬥。

於是,吳銘沒理小黑,他運轉修為,腳下十六瓣魔蓮飛速旋轉。

滾滾魔元形成護體氣旋,吳銘這才手持嗜血魔刀,找了個機會靠近墨蛟,準備給墨蛟狠狠的來一下子。

他先靠近了一段距離,而後忽然間消失,施展出血遁之術,瞬間到了墨蛟脖頸下兩丈遠的命門處。

嗡!

血刀登時發出一聲悲鳴。

吳銘手持嗜血魔刀,奔著墨蛟命門處的傷口奮力刺出。

嗜血魔刀插入墨蛟的身體,剎那間,嗜血魔刀開始狂飲蛟龍血,一時間刀體血光大盛。

嗷嗷!

墨蛟命門受到威脅,獸血被吸,激發獸性,氣勢瞬間又強盛起來。

吳銘暗道一聲不好,九階妖獸真他娘的難對付,這墨蛟都已經傷痕纍纍竟然還有餘力。

「老大,小心墨蛟的前爪。」

「兄弟小心。」

卻見,吃痛的墨蛟憤怒的揮動前爪,眨眼間已經到了吳銘身邊。

無奈,吳銘急忙收刀,這一刻,想施展血遁之術都辦不到,他只能將玄天大魔翼合攏,硬抗墨蛟的這一爪。

就在墨蛟的前爪即將拍中吳銘的一瞬間,忽然,收攏的玄天大魔翼里透出一股血光,正是吳銘來了個藏刀式。

先收再發。

血刀從玄天大魔翼里透出,如靈蛇吐信,直接刺中了墨蛟前爪。

吳銘向來不喜歡被動防守,他凝聚畢生修為灌注在血刀之中。

噗。

蓄力之後的這一刀,無比的犀利,整個刀體都刺進了墨蛟的爪內。

嗜血魔刀繼續飲血,瞬時間,墨蛟的前爪都彷彿收縮了幾分。

吳銘不做耽擱,拔刀,繼續猛攻墨蛟的命門所在。

一片片血色刀芒不停地往墨蛟的傷處招呼過去,又是百息之後,終於,巨大的墨蛟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嚎,而後昂起的頭顱向著湖面重重摔了下去。

終於,湖面平靜了下來。

長達百丈的墨蛟漂浮在湖面上,觸目驚心,遠處的冰姬抓住機會,雙手盪出一股玄冰氣,玄冰氣從湖面拂過,正面湖面瞬間結成厚厚的冰層,將墨蛟冰封在了其中。

忽然間驚了下來,眾人彷彿有些不大適應。

巨劍魔王看了看吳銘,沒敢靠前,而此刻的吳銘凝視著冰封中的墨蛟,眉宇間隱含著一團疑惑之氣。

吳銘心中納悶:「墨蛟的生命氣息一直是逐漸削弱的,為何最後這一刻,忽然間消失了,難道,是墨蛟的命門終於遭到了致命打擊,墨蛟,就這麼完了?」

巨劍魔王在空中嘆道:「好強的妖獸,我還以為它是打不死的。」

這時,小黑也落在了冰面上。

他饒有興趣的滑著冰,跑到了蛟頭所在的位置。

正當此時,忽然間吳銘大喊一聲:「小黑,快躲開。」 咔咔,蹦!

剎那間,墨蛟體外的冰封完全碎裂,墨蛟破封而出。

小黑此刻就在蛟頭前面。

事發突然,小黑似乎也知道危險,急忙猛扇鳳翅火羽,想要全速閃退。

怎奈,墨蛟蓄積全力突然發難,速度之快宛若閃電一般。

「小心。」

墨蛟張開的巨口眼看著就要將小黑吞下,吳銘來不及多想,直接運轉血遁法決,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瞬息間,吳銘閃到小黑近前,奮力將小黑撞開了一段距離。

與此同時,墨蛟的巨口已經到了眼前,吳銘再也沒有時間躲閃,硬生生被墨蛟一口吞下。

吞下吳銘之後,墨蛟猛地一頭扎進水中,奔著湖水深處潛去。

所有的一切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一剎那,墨蛟巨大的身影消失在了湖面上,此刻的湖面上儘是大小不一的碎冰,吳銘的身影也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小黑有點傻了,眼睜睜看著老大被墨蛟吞下,小黑當即發出一聲怒吼。

「老大,老大……。」

「吳銘兄弟……。」巨劍魔王在空中看到這一幕也無比震驚。

岸上照顧雷朵的柔兒,忽然間看到這一幕,完全呆住了。

過了很久,柔兒才對著湖中大喊:「哥……。」

還有峰頂的莫昭雪,親眼看到吳銘被墨蛟吞噬,她不知道為何,就在那一刻,她的心劇烈的抽痛了一下。

此刻,莫昭雪也從峰頂俯衝下來,到了湖邊,呼喚吳銘的名字。

「老大,老大……。」

「哥……。」

「吳銘兄弟……。」

「吳銘……。」

小黑咆哮過後,直接跳入湖水,它身後的鳳翅火羽將湖水蒸發,冒起一層層的白霧,整個湖面都發出一陣陣滋滋聲。

柔兒也鑽進了湖水之中,妄圖追擊墨蛟救出吳銘。

柔兒身上的霓裳羽衣,不僅防禦力強悍,還具有避火避水的能力,在湖水中,柔兒也可以行動自如。

可是,湖水漆黑如墨,柔兒只知道往下潛,根本無法找到墨蛟所在。

巨劍魔王經驗比較豐富,他本來想喝止柔兒和小黑入水,可是小黑和柔兒速度太快,不等他喊就已經跳了進去。

無奈,巨劍魔王只能在湖面等候。

小黑和柔兒就好像兩個瘋子一樣在湖水中亂竄,一個是吳銘的生死兄弟,一個是吳銘比親妹妹還親的妹妹,他們怎能眼睜睜看吳銘送命。

很久,很久。

小黑和柔兒才重新回到岸上。

巨劍魔王和莫昭雪來到他們身邊,逐漸好轉的雷朵也湊到了柔兒的身邊,已經幻化回迷你形態的雷朵,不停用頭摩挲著柔兒的腿,想要給她一點慰藉。

一時間,巨劍魔王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大家被一層陰霾籠罩,氣氛無比的壓抑悲傷。

「老大……,嗚嗚嗚,都怪我……,老大。」

英雄有淚不輕彈,小黑乃是獸中之皇,可是這一次,小黑卻無比的悲傷。

「都怪我,都怪我,當初為了救我,老大連命都不要,這一次,我口口聲聲與老大兄弟相稱,可,可我卻不能幫他,是我連累了老大。」

小黑在一邊自怨自艾,另一邊的柔兒也是如此。

柔兒二目無神的盯著漆黑的湖水。

「哥,你說過的,要和柔兒一輩子在一起。你說過要幫柔兒報仇的,你答應過柔兒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拋棄柔兒了,你撒謊,你是個騙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