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讓你這麼做的!」馬卡洛夫終於拋棄了最後一絲的希望,開始戰鬥起來。

「那你打算反抗我咯?孩子?」兩人同時揮舞起手臂來,他們在結魔法陣,用手來結魔法陣是聖十大特有的一種戰鬥方式,和普通魔法師的吟唱不同的是,手勢結陣不但能夠輕而易舉的構建魔法陣,而且還威力更大,速度更快,兩個人一瞬間不約而同的使用出了最高造詣的魔法來。 ps:ps:第二更,求推薦票和訂閱啦!

第668章心臟病

馬卡洛夫的速度要比對方慢。

所以當對方發出了比較有名的,連馬卡洛夫都會的「天照二十八式」的時候馬卡洛夫不為了被他擊中只能放棄自己的魔法然後一瞬間跳躍起來,多過了這直接將整個平地上樹木雜草全部摧毀的一擊,然後在半空中的馬卡洛夫無處借力,被再次用魔法的鉤爪抓住,一下子掄了起來。

和剛才幾十噸的馬卡洛夫比起來,現在只有百來斤的馬卡洛夫無疑更容易被甩出去。

一路上不知道撞碎了多少石塊和樹木,馬卡洛夫吃盡了苦頭,甚至連頭都被打破了,最後馬卡洛夫撞在了一座石山上,頭破血流。

站起來的馬卡洛夫看著身邊的魔法陣發出了驚訝的暮光,這是什麼魔法法陣?沒見過的魔法!

「最高防禦魔法,三柱神!」馬卡洛夫大喝一聲,手快速的移動然後身邊突然出現了三根充滿了魔紋的防禦陣,這個防禦陣能夠形成一個穩固的防禦陣,就算馬卡洛夫不懂得三角形最為穩固這種原理但是卻也學到了這種魔法。

面對這種三角形防禦,哈迪斯不屑的冷冷一笑,天照100規則!

劇liè的爆炸直接把五分之一的天狼島轟成了坍塌狀態整個天狼島都是一陣搖晃,正在往凱拉爾那邊趕過去的拉克薩斯臉色一變。

「爺爺!」

「這是何等驚人的魔力。」所有人都在心頭劇liè的震動著,這種魔力已經遠遠超過了普通的聖十大。

已經是凌駕於聖十大之上的力量了。

「你怎麼看?」突然出現在凱拉爾身後的烏魯蒂亞趴在了凱拉爾的身上,輕巧的問道。

「雖然匪夷所思的強,但是顯然還在能夠接受範圍之內——並沒有超越聖十大的力量。」凱拉爾輕輕地說道。

「嗯……以前的我被他的陰影所籠罩,甚至連抵抗都不敢呢……」烏魯蒂亞輕輕地說道。

凱拉爾摸了摸她的頭。

轉過身子來。

「你就是梅爾蒂吧?你好啊。」凱拉爾笑著蹲了下來,對著小女孩伸出手來說道。

這位粉色頭髮的少女長得很精緻,是那種精緻而纖細的類型,小小的她身體中卻蘊含著普通人難以比擬的魔力。

煉獄的七眷屬其中兩位是聖十大。剩餘五人平均水平如何,想想也知道,而梅爾蒂能夠以十多歲的年齡成為一位s級法師,其強大程度也是肯定的。

這就是烏魯的男人嗎……頗為臉紅的梅爾蒂看著這個充滿了溫暖和溫柔的笑容,忍不住腦海里想起那個詞來。

父親……嗎?

那麼烏魯就是母親了呢……

梅爾蒂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

她對惡魔心臟並無歸屬感,在惡魔心臟之中擁有一席之地純粹是因為烏魯蒂亞在惡魔的心臟的原因,而烏魯蒂亞則是養育她長大的人。

所以她實際上只是屬於烏魯蒂亞的直屬,而並非哈迪斯的直屬。

看她猶猶豫豫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握手禮,凱拉爾笑了笑,在她的粉紅色短髮上揉了揉。

然後轉過了頭來:「怎麼樣。哈迪斯的目的是?」

「傑爾夫就在這個島上。」烏魯蒂亞肯定的說道。

「他很危險,如果讓他覺醒的話,這裡的人一個都活不了。」她篤定的說道。

「是么……現在島上一片混亂,讓我在找找。」凱拉爾輕輕的點了點頭,他巡視了島一圈,但是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獨立的人影,大部分的人都在朝著妖精的尾巴聚集所在的地方,而孤零零的人就顯得更加的顯眼。

但是這些顯眼的人不是基爾達斯這種超級怪物,就是其他幾個小角色。這裡茂密的叢林讓凱拉爾的搜索難度大大的增加了,凱拉爾的天空之眼只能巡視而不能懸停,因為天狼島太大了,所以很多茂密的叢林凱拉爾從天空望去並不能看到人。

很麻煩……

「我知道了。你們就暫時待在我的身邊吧,傑爾夫由我來對付。」凱拉爾輕輕地說道。

頓時烏魯蒂亞的臉上就掛滿了甜蜜的笑容,女人這種東西就需要找個東西來依靠一下的,或許是個胡蘿蔔。或許是個黃瓜,當然更好的還是一個可靠的男人。

「哦?!」凱拉爾猛地轉過頭來,那邊的戰鬥已經出人意料的落下了帷幕。凱拉爾所料的不錯哦,那天照100規則雖然強,能夠一瞬間殲滅三千人以上的軍隊,但是對於聖十大來說卻並不是什麼不可能防禦的魔法。

凱拉爾有十成把握能毫髮無損的擋下來,倒是對方在鎖鏈上安爪子的情況讓凱拉爾很有觸動——凱拉爾的光之鎖一般都只用來鎖住敵人而已。

對方加了個爪子時候鎖鏈一下子就變得有攻擊性起來。

馬卡洛夫依靠著三柱神的防禦和自身的力量擋下了這一擊,雖然受傷頗重,但是卻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但是徹底擊垮馬卡洛夫的並非哈迪斯。

而是病魔。

他的心臟病發作了……

他突然渾身開始劇liè的喘息起來,然後慢慢地渾身無力起來。

「嗯?感到有什麼不適嗎?馬卡洛夫。」他慢慢地朝著馬卡洛夫走來。

「你曾經是一位偉大的會長,是你引領了我們,並且教會了我們什麼是和諧與家人,並帶領我們走上了正確的道路,到底,發生了什麼。」馬卡洛夫喘著粗氣,慢慢地抬起頭來看著走到他面前來的哈迪斯。

哈迪斯的手輕輕的一揮,馬卡洛夫就被拍到了地里去,本來就被心臟病弄得渾身無力的馬卡洛夫差點被這一擊打的直接暈厥過去。

「魔法最初就誕生於黑暗之中,那力量一直以來被壓抑與恐懼著,漸漸地魔法成為了一種自然而然的現象而進化成了文明,但當我遇見傑爾夫,追朔到魔法的根源的時候,我看到的是那被名為魔法的本質的存在,一切都結束了,馬卡洛夫,睡吧,妖精的歷史,到此完結。」

他慢慢地轉過身體,背影中充滿了讓人不解的悲哀。

這位哈迪斯……知道的比他想象中的要多呢……凱拉爾輕輕地摸著下吧,拔腳就要往馬卡洛夫那邊走去。 ps:ps:第一更,求推薦票,訂閱和月票!

第669章自由人

「凱。你沒事吧。」狂風帶著魔力洪流驚人的落在了凱拉爾的面前,塔巴薩終於在這時候趕到了。

「沒事。」凱拉爾摸了摸她的腦袋,她應該是看到烏魯蒂亞所以判定這裡沒有敵人的吧。

真是容易相信別人呢。

凱拉爾笑了笑:「現在島上很熱鬧,要不要去玩一下?」

以塔巴薩現在ss級的戰鬥力,別說惡魔心臟有兩位聖十大像他投誠,就算是沒有,以塔巴薩的實力都能全身而退。

畢竟聖十大的力量,打不過逃跑還是可以的。

類似於馬卡洛夫這種退無可退的情況並不多見,類似基爾達斯被一條黑龍一招打成殘廢但是逃跑卻是很是輕易的。

永遠不要小看任何一位聖十大。

寵婚不倦 塔巴薩輕輕的搖了搖頭:「不了,我就在你的身邊好了。」

剛才凱拉爾的魔力肆意擴散開來,塔巴薩有生以來頭一次被這種焦急而焦躁的心情包裹著,那種再次失去的恐懼再也不想要了。

她還是牢牢的守在凱拉爾的身邊吧。

凱拉爾搖頭一笑,轉身往馬卡洛夫那邊走去。

梅爾蒂死死地盯著塔巴薩,帶著一股子若有若無的敵意。

塔巴薩看了她一眼,雖然對方也是s級法師,但是ss和s級法師之間差的可不止一道坎,如果她運氣不好甚至很可能這輩子都沒辦法追上她的了,只不過對方的敵意是從nǎ里來的呢?

很快塔巴薩就把這個念頭甩開,她從來不在多餘的地方浪費自己的想法。

四個人很快就來到了剛才戰鬥的那一片地區,馬卡洛夫趴在泥土裡深陷昏迷之中。

凱拉爾抱起了馬卡洛夫,那不過百來斤的身體顯得輕飄飄的,曾經的巨人在病魔的折磨之中如同霍比特人一般軟弱無力。

「我們先到營地里去吧。」凱拉爾一米八五的身高抱著不到一米三的馬卡洛夫顯得很輕鬆。他對著其他人開口道。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烏魯蒂亞等人完全是因為有凱拉爾這個主心骨在所以完全沒有任何想法。

如果說能夠真正地和哈迪斯對陣的人的話,那麼實際上就只有凱拉爾一個而已,其他人不是太嫩就是太弱了。

而真正的大boss傑爾夫實際上卻仍然為路面。

凱拉爾並不擔心哈迪斯。

哈迪斯再強也只不過是個老頭子了,在面對他或者基爾達斯的時候年輕力強就是致勝的最大法寶。

而真正的問題,讓凱拉爾矚目的,還是那位活了三百年的傢伙。

「梅比斯,就算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你還不願意現身嗎?」凱拉爾輕輕地喃了一句。

他知道她能聽到的。

這個島就是梅比斯,梅比斯就是這個島,她能夠知道這個島上的一切。

但是她還沒有現身。

「是因為我的原因嗎?」凱拉爾笑了笑。帶著馬卡洛夫往營地那邊走去。

「我爺爺怎麼樣了。」從天而降的拉克薩斯看著凱拉爾焦急地問道。

他如同一道雷光,瞬間來到了凱拉爾的面前問道。

他知道凱拉爾才是治療魔法方面的專家,所以只是焦急的問凱拉爾。

「現在外傷並無大礙,只不過會長他是老人家了,難以避免的有一些老人家的疾病,現在他心臟不好。」凱拉爾搖了搖頭:「我正打算帶他去營地,拉克薩斯你去營地里把那群入侵者清理一下吧。」

「好。」拉克薩斯獰笑了一下,奇怪地看了烏魯蒂亞一眼,然後瞬間帶著沒有降落的菲利德和畢古斯兩人消失在了空中。

「還真是誘惑力啊。現在的年輕人。」烏魯蒂亞巧笑嫣然的說道。

「是是是,烏魯婆婆。」凱拉爾哈哈的嘴上抱怨著。

「噗……」梅爾蒂一時間沒忍住笑出了聲來。

烏魯蒂亞埋怨的錘了凱拉爾一拳,眉眼之間的風情卻怎麼都無法掩蓋。

當他們來到營地的時候已經死了一地的啰啰了。

只不過被生擒傢伙的確有些出乎烏魯蒂亞的意料:「魯西羅斯?」

「沒想到拉克薩斯居然能夠生擒魯西羅斯。」旁邊的梅爾蒂也在小聲地說道。

「也是七眷屬之一?」凱拉爾問道,腳卻不停的走了過去。

「嗯。實力還蠻不錯的。」輕輕的點了點頭,烏魯蒂亞跟隨著凱拉爾走了上去。

「烏魯蒂亞!梅爾蒂!太好了,快打敗他們!」看到烏魯蒂亞,對方頓時大喜。本來一頭大背頭加上眼鏡顯得文縐縐的對方現在完全是一副狼狽的模樣。

喪家之犬這個詞就是形容他的。

「怎麼,你們認識他?」拉克薩斯對於凱拉爾身邊那個女的有印象,似乎是魔法評議會裡的傢伙。雖然出現在這裡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應該是自己人。

對方這種敗犬一看到她們就激動不已的表情似乎也有聯繫。

「烏魯蒂亞是我的人,她被我派到惡魔心臟去做內應。」凱拉爾輕輕的一句話就直接讓烏魯蒂亞由黑暗與邪惡變成了潛伏在黑暗內部的光明。

只要官方承認的東西那就不是問題。

拉克薩斯點了點頭,對方是一位聖十大的戰鬥力太過糾結對方的立場和陣營並不是好的選擇。

「怎麼可能。」魯西羅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烏魯蒂亞,劇liè掙紮起來,他是看到烏魯蒂亞在惡魔的心臟長大的,他完全知道烏魯蒂亞絕不可能是什麼凱拉爾的內應,她叛變了!而她的叛變自然而然也帶著梅爾蒂的叛變,你叛變了!你背叛了我們!掙扎著的魯西羅斯一臉憤慨和瘋狂,只不過被菲利德的文字魔法束縛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條蛆蟲一般,蠕動著。

「好了,我們先救會長,他只不過是小人物。」能把一位s級魔法師看做小人物的這份氣度也就只有凱拉爾才有了。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菲利德和畢古斯已經把營地裡面打掃乾淨升起了篝火鋪上了床鋪,凱拉爾將馬卡洛夫放在床鋪上,手裡慢慢的泛起了光芒延伸到了馬卡洛夫的全身,皺著眉頭的馬卡洛夫被這種溫暖的光芒籠罩,緊皺的眉頭慢慢的舒緩了下來。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如果說凱拉爾和基爾達斯是妖精的尾巴的支柱性戰鬥力,那麼馬卡洛夫就的的確確是妖精的尾巴的精神支柱。

有馬卡洛夫在,腰桿都要比平時硬兩分。

「應該無妨了。」凱拉爾輕輕地說道,「那麼先出去吧。」

心臟病這玩意雖然很難治,但是只要挺過一波就沒什麼大礙了,馬卡洛夫的求生yi志因為哈迪斯的入侵而變得無比的強烈,這種普通的病根本沒辦法打到他。

而在天狼島魔力的源源不斷的補充下他的情況還在慢慢的變好。

「接下來怎麼辦?」拉克薩斯不由自主的對凱拉爾問道,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也不可避免的依靠起凱拉爾的智計起來。

凱拉爾一直以來在菲奧雷王國出現的形象相當的直白。

一個毫無污點的政治領袖,一個充滿了智慧的國家領導人,一位充滿了力量的頂級法師和一個充滿了智計的超級帥哥。

人是一種複雜的東西,但凱拉爾卻把自己的黑暗一面很好的遮蔽了起來。

偉光正並不是一個貶義詞,儘管現代的人喜歡拿他作為諷刺,但是實際上如果你的身邊有這樣的一個人,那麼你肯定能活得很好,因為這樣一個人不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是可以依靠依賴的。

儘管你看不清他在想些什麼,但是在現實中你甚至連自己同伴,朋友,愛人的想法都看不清,又怎麼可能看清一個智商比你高數倍甚至數十倍的人的想法呢?

所以在現實中如果有這麼一個朋友的話一定會活的很輕鬆吧。

現在拉克薩斯就是這麼想的,在爺爺昏迷不醒的過程中,他卻並沒有什麼出色的智計,在平時的戰術過程上他當然有自己的思路,但是在這種混亂的一鍋粥的情況下他下意識的選擇了凱拉爾的智謀。

這就是經過長時間對自己「偉光正」形象的營造帶來的好處,也就是名聲帶來的好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