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他未來妻子,他憑什麼不出現在宴會上啊?這是不給我面子知道嗎?」紫珂怒氣沖沖的,這兒的人,架子都很大嘛!

這就是亞蒂斯強塞給他的人?

祭淡淡的眉眼下無情無欲,放佛聽不到外面的吵鬧聲,只安安靜靜的畫著畫。

突然間,他想起了玥與他在一起的場景,唇角溫柔的上揚,他一定還能再見到她的,一定。

驀地,下筆入神,一氣呵成。

他雖然畫畫不好,但是他最能夠生動的畫出玥的模樣。

儘管如今他眼睛瞎了。

突然,門外一陣騷動。

「二殿下!」這個聲音,震耳欲聾。

紫珂一上來,便直接狠狠地敲著他的桌子:「我問你話,小傻子,你為什麼不出現在宴會上!」

祭的神色驀地一寒,一道白色的幻氣將紫珂推得老遠,他探索著摸索著那畫,心中一緊:「畫毀了嗎?」

「回二殿下,毀了。」侍衛說道,臉都被蹭得花了。 祭的神色驀地一冷,即使是亞蒂斯暗中派的人,也不得如此無禮!

紫珂被侍衛禁錮牆壁上,她憤怒的看向眼前那個瞎子男子,突然間,便被他那驚為天人的容貌所驚艷到。

這這這就是傳說中的病嬌美男嗎!

果然好美啊!

就沖著這顏,她也決定,她要撩他了。

「帥哥,不就是一幅畫嗎,我幫你畫。」紫珂眼神直冒泡。

祭生氣極了,他拿起墨水,怒氣沖沖的就往紫珂頭上一扔。

雖然他瞎了,但這一扔,扔的非常准,直接將紫珂那靈動無比的容貌,扔成了黑炭。

「啊啊啊!我的臉!」紫珂欲哭無淚,不能原諒,簡直不能原諒!

「二殿下……這位,畢竟是您的未來妻子,你這樣做,未免也太。」祭身旁的一個侍衛憤憤不平的開口。

祭驀地轉過眸。

玥不在這,他不需要為了玥維持什麼淡雅君子的形象,所以,他直接就是一瓶水倒上去,那侍衛便化作了膿水。

紫珂嚇呆了,驚呆了,她萬分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殺人!

「你殺人了!」紫珂驚異道。

祭皺眉,他不想理她。

「你知不知道,殺人是犯法的。」紫珂仍然無法理解。

祭不想回話,犯法嗎?他和玥一起殺過的人還少嗎!他只是想,玥最捨不得看他雙手沾滿血腥的模樣了。

所以,以後還是少造殺孽的好。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紫珂話還未說完,便被拖出去了。

宴會本來就是為了二殿下和紫狐族長公主準備的,只是兩個主角都不在,這個宴會也就不了了之。

隔天,王就命令祭來見他一趟。

二殿下回了一句,身體不適不方便外出。

王就怒了,又是這個借口!不想見人找借口也找的走心一點好嗎!

「父王,老二分明是不將您放在眼裡。」再加上大殿下煽風點火,王便帶著王后,大殿下,前去了二殿下寢宮。

「二殿下,不好了,王和王后闖進來了!」

「嗯。」祭的神色淡淡,他現在身上只有化屍水,現在的條件也只能煉製化屍水。

亞蒂斯就算再想絕他的路,也沒有辦法將他的路堵死。

他不僅是創世神之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祭大人,而且還是一個偉大的煉藥師。

他的醫術天下第一,這是玥親封的。

想到了玥,祭面上再次露出了真心的笑,溫柔的笑。

王和王后很快就闖了進來。

「好你個——」

祭淡淡抬眸,二話不說,直接將一大瓶化屍水全部撒了出去!

頃刻間,白狐族的王,王后,大殿下,全部化作一攤膿水!

在場所有人瞪大雙眸,張大嘴巴,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切。

好好的人,怎麼就不見了。

「你怎麼能弒父弒母弒兄呢!你這是大逆不道的行為!」

任憑他們怎麼說他不義說他無情,他都無動於衷。

最後,他淡淡抬眸:「現在,王,王后,大殿下,都死了,整個王室就剩下我一個。所以如今,誰是這裡的王?」

他的問話來的措手不及,使得眾人回不過神,聽不懂他講的話。

「嗯?」祭淡淡皺眉,一大瓶化屍水放那,瞬間,哪裡還有不明白的道理?所有人通通跪下:「您是王!擁立二殿下為王!擁立二殿下為王!」 ,

下域某偏僻之地。

這裡本是廢棄之地。

可不久之前,在這片空間發生了劇烈的靈力波動。

當時那場面極為震撼。

不少人已經朝著這邊出發。

他們好奇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這些人也只是在外圍觀望,並不敢真正的走進去。

畢竟這麼濃烈的靈力霧氣繚繞,給他們的內心帶來了不少的心理壓力。

就在一群好事者在外面研究時,霧氣裡面,一個年輕的身影,在其中一間破碎的房子里盤膝而坐。

他的頭頂有一團氣在飄動。

如果有人這時看到,一定能認出這團氣。

這正是靈力所化的氣息。

不過奇怪的是,這些靈力所化的氣息卻被這個少年一點一點的釋放出來,全部浪費掉了。

若是其他人看到,一定會心疼的難受。

但少年卻恨不得快些將這些靈力散去。

因為這些靈力的深處,有大量的天道之力。

雖然這些天道之力並不純凈,可少年視若珍寶。

「真沒想到,一個天帝的神魂心臟里蘊藏了這麼大量的靈力。

也不知道還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完全去除!」

少年喃喃自語道。

他在這裡已經待了快有三個小時了。

但靈力卻只去除了不到一半。

此人,正是吃了玉天帝神魂心臟的林天佑。

他吃完之後,第一時間就開始將神魂心臟消化。

否則,保留在裡面的精髓,也就是天道之力,會很快消失不見。

林天佑自成為真神以來,已經眼光變高了。

不再動不動就去吃人的神魂心臟。

但今天,他卻沒能忍住。

實在是因為玉天帝的力量超過其他人太多太多。

上面的力量,也足以讓林天佑為之心動。

所以他才會重新開始吃敵人的神魂心臟。

若是以前,林天佑吃掉神魂心臟,必定將裡面所有的營養消化。

可現在,他是真神,靈力對於他來說,並不重要。

反而天道之力才是他的主要需求。

如果將這些靈力一併消化,不但不能提升林天佑的力量,或許還會成為林天佑的累贅。

正是多方面的考慮,他才會浪費這麼多的時間,將上面的靈力散去。

又花了三個小時,那顆神魂心臟上的靈力終於被林天佑全部化凈。

隱藏在靈力深處的天道之力,也在同一時刻浮現出來。

林天佑非常開心。

立刻以自己的天道之力將這不純凈的天道之力包裹。

而後將其融合進自己的力量當中。

但只是瞬間,林天佑的臉上就浮現出了一絲痛苦之色。

原來他還是沒有考慮周全。

這不純凈的天道之力,就像不幹凈的水一樣,喝進肚子里,必定會讓人鬧肚子。

必須將不純凈的雜質過濾,這才能服用。

「火焰!」

想到了問題來源,林天佑沒有停留,立刻使用自己的火焰,進行天道之力的去雜質之行。

他的火焰極為猛烈。

炙熱的火焰好像一張過濾網一般,將那不純凈的天道之力進行了全新過濾。

這樣持續了半個小時,只見一團耀眼的光從林天佑的身上冒了出來。

層層疊疊,壯觀大氣。

而後這些光匯聚於一處。

好像天上的甘霖落下,直接與林天佑的神魂融於一處。

一瞬間,整個區域的霧氣好像受到了什麼力量的壓迫,轟然向四周炸裂。

可憐了那些在外圍觀察的好奇者們。

他們哪裡會想到霧氣會突然狂暴?

當場被衝撞的向後倒飛。

數千人圍觀者,無一倖免。

輕者受傷吐血。

重者魄散魂飛。

場面要多慘烈,有多慘烈!

少年睜開了眼睛,縱身而起,一臉的開心。

花了近一天的時間消化,提升了近千分之一的天道之力,不虧!

要知道,他從突破以來,天道之力根本連半分都不曾提升過。

他無法從天道主宰那裡爭搶這種力量。

今天的提升,讓林天佑有了一種新的想法。

那就是把剩餘的兩個天帝,也吃掉!

第三天帝就能讓他提升近千分之一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