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秘法長老。」總管開口說道。

「開始吧。」庫克一揮手。

「你們各自安靜。」秘法長老身邊兩人釋放出強大的氣勢,索拉爾都驚駭不已,因為這氣勢比自己的父親都強大,要知道索拉爾的父親那可是巨人一族的強者,這裡一下就出現兩個人。

秘法長老一揮手,十幾個微弱的紅點就朝這密室中間的十幾個人射了過去,在這紅點落在這些人身上之後,地面上的圓圈釋放出一道光罩,把整個人都包裹起來。

「這不可能,這絕對是騙局。」索拉爾在心裡驚呼不已,因為神火的特殊性,會燃燒一切能量有關的東西,這在神界,那是常識,要是現在能夠動的話,索拉爾早就跑了。

「點燃了。」距離索拉爾最近的一名人類低聲驚呼道,不過隨後那名總管瞪了這人一眼。

索拉爾瞪大眼睛,當然現在索拉爾想閉上眼睛都不行,只見在一個個的護罩裡面,護罩裡面的人渾身能量一下子湧出來,紅的,綠的,黑色,白色,五顏六色的,十分好看,但是呢,索拉爾明白這是點燃神火,由於神火燃燒精神力,所以導致渾身能量失去控制。

在這些爆發出來的各色能量裡面,出現了點點的火光,幾乎是一眨眼的時間,整個護罩內部就充滿了熊熊的火焰,這些火焰把五顏六色的能量燒成一個個的巨大孔洞。

不過幾秒時間,火焰把五顏六色的能量直接燃燒完了,索拉爾可以看到這些被火焰燃燒的空白區域,一個個人的果體。

「好了。」秘法長老開口說出兩個字。

總管一揮手,於是周圍十幾個人一人拿著一個黑色的斗篷,連整個護罩一下都蓋起來了,索拉爾瞪大眼睛,因為這些神火根本沒有燃燒一絲這些人身體周圍的能量護罩。

又是十分鐘過去了,秘法長老一揮手,能量護罩消失了,一瞬間,索拉爾幾乎就暈厥過去。

「冷靜!」秘法長老一聲冷喝,索拉爾又驚醒過來,對凝結神格很了解的索拉爾知道剛才是由於神力紊亂,足足將近二十名的剛凝結神格的人,對於自身能量約束不強,所以才會造成神力紊亂,而這種紊亂也是極度危險的,一個不好,這將近二十個新晉神級強者,那就會在神力紊亂之下一起爆炸,威力是很變態的。

但是秘法長老顯然是使用了是秘法,神力紊亂的情況一下子就消失了。

「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謝謝秘法長老。」一名精靈一下子跳了起來,身上的斗篷都掉了,不過這名精靈立馬匍匐在地,這在神界就是效忠的意思了。

「嗯,好了,穿上衣服吧。」庫克開口說道,這些精靈臉蛋好看,但是女的幾乎是飛機場,男的排骨,排骨上面鼓起的肌肉,根本沒有什麼看頭,而且耳朵尖尖的,下巴尖尖的。

「謝謝秘法長老。」陸續有人控制住自身的神力,都匍匐在地。

「好了,你們還需要幾天的穩固期。」秘法長老說完這一句話就離開了。

而這一次跟隨秘法長老來的另外兩名長老則沒有離開,一群人就離開了,索拉爾就被孤零零的丟在這裡。

索拉爾現在是什麼心情,後悔,嚴重的後悔,就在眼皮子下面,十九個人凝結神格,這說出去都沒有人相信,但是呢,這是真的,這是真的,本來加上索拉爾,就是二十個,但是索拉爾偏偏自己不願意,凝結神格,這可以說是神界任何一個底層人都十分想做的事情,要是今天的事情外面的人相信,可以預見的是,勿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哪怕是背叛家族,也有無數的人前來的。

成神與否,那完全是兩種生活,成神之後,可以有自己的家族,神級強者最少數萬年的生命中,扶持一個小家族完全是可能的。

成神之後,什麼都不是問題,女人,大把的哭喊著要來,財富更不是問題,很多的普通平民的商人願意成為這些新晉神級強者的追隨者,領地更不是問題,無數的家族,勢力會對自身勢力內的神級強者賜予一定的領地。

這是普通人,對於大家族的嫡子來說,成神就意味著絕大部分財產的控制權,就像索拉爾一旦成神,那麼索拉爾就是下一屆的家主,繼承自己父親的位置,但是成不了神,最好的結局就是富貴一生,而已!不好的結局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無緣無故的消失,而且往往這樣的人幾乎都沒有後代,因為有些人怕這些人生育的後代天賦超過自己的後代,雖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不是沒有。

足足過去了將近一天,索拉爾幾乎要暈厥過去了,但是被神力禁錮的索拉爾根本暈不了,這不是剛才神力紊亂直接衝擊靈魂。

「呵呵,還忘記了。」再次見到托德,索拉爾幾乎要哭了出去,要知道這密室裡面可是黑乎乎的,周圍一點聲音都沒有,並且還不能動彈,這種滋味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你要帶我去那裡?」被解除神力禁錮之後,索拉爾哆嗦的問道。

「哈哈,這樣的秘密都被你發現了,你說會怎麼樣呢?」托德哈哈一笑的問道。

「不,不,我願意實驗,我願意實驗。」索拉爾立馬大聲說道。

「晚了,你以為點燃神火是那麼容易的,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托德冷聲的回答道。

「不,不,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了。」索拉爾大聲的求饒道。

托德冷笑一聲:「活該,是你自己找死的,怪不了別人。」

「不,我願意做任何事情,我願意做任何事情。」索拉爾現在知道凝結神格在這個隱秘教派裡面,居然是這樣的容易,索拉爾想到的就更多,以前受到的欺壓都要找回來,但是一旦死了,那麼什麼都沒有了。

「走!」托德拖著這索拉爾,索拉爾感覺自己又無法動彈了,顯然又被神力禁錮起來。

索拉爾心裡那個急啊,但是無法動作,無法喊叫,索拉爾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是什麼,懊悔,深深的懊悔,索拉爾現在只有這個想法,就連閉上眼睛,這樣的事情索拉爾都無法做。 「總管!」托德的聲音響起來。

「怎麼?還沒有處理掉啊?」總管的聲音讓索拉爾心裡猛然的揪了一下。

托德的聲音又響起來:「這傢伙居然不相信我們,我就是要讓他在消失之前後悔後悔,該死的,害得我任務失敗。」

「先關起來,有個任務也許需要這傢伙去做。」總管開口說道。

「好吧。」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 托德開口回答道。

索拉爾被丟進意見密室一樣的屋子裡面,沒有任何的光線,厚重的金屬門,托德開口說道:「別試圖逃跑,在這外面可是有神級守衛,一旦逃跑,直接格殺。」

哐當!的一聲,金屬門被關閉起來了,索拉爾發現自己渾身沒有一點力量,索拉爾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剛才索拉爾真的是被嚇到了,索拉爾不知道要是那名總管不那麼說,自己現在會成什麼樣子。

索拉爾隨後打量著房間,房間不是很大,有一個金屬床,剩下的一個是方便的東西,其餘的什麼都沒有了,沒有食物,沒有任何的傢具。

「吃飯,哐當。」金屬門上響起一個聲音,緊接著一個袋子就被丟進來,袋子不是很大。

索拉爾打開袋子之後,裡面是一塊烤肉,還有一塊麵包一樣的東西,索拉爾根本沒有飢餓的感覺。

索拉爾這一被關起來,就是半個月的時間,每天都是烤肉與麵包一樣的東西,水倒是管夠,即使這金屬門看起來不是十分牢固,但是索拉爾也不敢去碰的。

「索拉爾。」門半個月第一次被完全打開。

「托……」索拉爾看到托德,開口說了一個字,又不知道說什麼了。

「現在有一個任務交給你去做,做完了,你就可以不死了,你接受任務嗎?」托德開口問道。

「接受,我接受,我肯定接受。」索拉爾趕緊的回答道。

「嗯,跟我來吧。」托德開口說道。

索拉爾趕緊跟隨在托德身後,這一次索拉爾不敢多問什麼了,來到任務接受部門,托德拿出一個任務捲軸說道:「這就是你要接受的任務,仔細看看吧。」

「古神信徒?」索拉爾看到任務之後,張大了嘴巴。

「是的,我們已經掌握到了一批古神信徒的蹤跡,這一群古神信徒想要送一批人去古神信徒的大本營,你必須要混進去,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古神信徒經常出沒的地方任務上面也有,你自己看著辦吧。」托德解釋的回答道。

「這……。」對於古神信徒,索拉爾本來是不想去的,但是呢,不想去的代價是什麼,索拉爾心裡十分明白。

「完成任務之後,你就會成為下一批點燃神火的成員,要是不去,呵呵。」托德呵呵一笑,讓索拉爾的菊花都是一緊。

「我接受,我接受。」索拉爾想到了凝結神格,一咬牙說道。

「好,這才是巨人漢子,而且你不是唯一的一個,所以只要不是太倒霉,根本就不會出什麼事情的。」托德看似善意的提醒,其實是在告訴索拉爾,小心一些,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視野之內。

「為什麼是我。」索拉爾十分不明白。

「哈哈,因為你犯錯了。」托德哈哈一笑。

索拉爾離開了,帶著任務離開了,托德看著索拉爾離開的背影,小聲嘟囔:「要不是總管發話,你這傢伙早就消失了。」

索拉爾離開之後,就來到了商會聯盟城外的一處營地,在城外這種營地很多,商會聯盟城內的房子價格太高,所以這裡到處是成片的倉庫,酒館,旅店。

不過出入這裡的都是一些神級以下的人,神級以上的強者出入這裡的很少,不過這裡也在諸神議會的管轄之中,治安還算可以,但是在這地方失蹤個把人,是沒有人放在心上了。

因為這裡每天來往的人數量是很多的,加上普通人沒有人權,所以呢,失蹤就失蹤了,要是有家族的也許還有線索,要是沒有的,是外來人,那也許就沒有人知道了,只是遠方的家人還在苦苦期盼著親人的回歸。

「妖精旅店。」索拉爾看著這個旅店,然後走了進去,妖精旅店,一看就是某種特殊服務的旅店,不過在這平民區裡面,即使是再特殊,那價格也不會高到什麼地方去的。

「哎,大個子,這裡可不歡迎你。」不過還沒有走進旅店,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就攔住了索拉爾,大聲的叫起來。

「哈哈,哈哈。」周圍的男人發出一陣鬨笑聲,顯然是有別的意思。

「我是來喝酒的。」索拉爾聳聳肩說道。

「哈哈,大個子,別怕,進來,進來,這些妖精就需要你這樣的大個子,這些大屁股的傢伙,就需要大傢伙。」裡面一個人類大聲的叫起來。

「就是!」周圍的男人也大聲叫起來。

濃妝艷抹的女人看著索拉爾問道:「你確定只是喝酒。」

「是的,只是喝酒,難道說你們還有其他服務?」索拉爾也是壞笑的問道。

「滾!」濃妝艷抹的女人沒好氣的罵道。

走進酒館,這裡就顯得與眾不同了,在這酒館裡面,燈光比較暗,並且在這裡還有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在昏暗的燈光下,十分性感,當然至於燈光強一些是什麼效果,這就不知道了。

「老闆,來一桶麥酒。」索拉爾的大屁股直接佔據了一個寬大的凳子,大聲叫起來。

「大個子,我們這裡先付錢,要是住的話,還要加錢。」一個人類拎著一桶麥酒來到了索拉爾身邊,開口說道。

「好吧!」索拉爾也知道有些酒館有這種規矩,主要是這裡是賣酒的,喝醉了不付賬的話,老闆操心就大了。

「物品上面都有價格,損壞要賠償的。」老闆收了神晶之後,當然這裡使用的是下品神晶,一桶麥酒,才兩個下品神晶,當然這對於其他人來說,已經很昂貴了,因為這是五十斤的酒桶。

當然這裡的麥酒為什麼價格這麼低,索拉爾喝了一口之後就明白了,劣質的酒,還兌了水的。麥酒兌水的滋味就像是啤酒對誰一樣,難喝死了。

但是對於周圍那些做苦力的人來說,這已經足夠了,當然還有就是那些喝的醉醺醺的傢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喝的是什麼東西。

這地方的旅店不像那些高級的旅店,會講什麼信用,在這裡,要是你帶的錢夠多的話,喝醉了醒來之後,指不定就光溜溜的在路邊了,至於說是什麼人乾的,就不知道了。

當然這也是要分人的,長期在這裡的基本不會有事,但是像索拉爾這樣的外來人,只怕早就被人盯上了,在這種複雜的環境裡面,什麼人都有的。

「大個子,想玩玩不?」一個妖嬈的女人走到索拉爾坐的桌子旁邊,開口問道。

「不需要。」索拉爾可是巨人,巨人的視力可比人類的要好,索拉爾敢肯定,這女人起碼比現在看起來的年紀大五百歲,更是可以看到厚厚的白灰在臉上,脖子上。

「小氣。」這女子聽到索拉爾這麼回答,沒好氣的丟下一句就離開了。

索拉爾感覺是在受罪,是的,兌水的麥酒喝起來還不如喝水,起碼喝水沒有這一股怪味。

「喂,大個子,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一個人類走過來,開口問道。

「你是誰?」索拉爾警惕的問道。

「我叫波比,就是這一帶的人,在我的記憶裡面,可沒有見過你這樣的大個子。」這名人類看樣子是十分善良的,說話的語氣也讓人很容易接受。

「我是到處走走看看,前一段時間在澆築道路,不過那些小矮子太會算計了,我現在想在這裡找一份工作。」索拉爾聳聳肩說道。

「教主道路,是在那一段?」人類的問題看似很隨意。

「別提了,瑞米那個混蛋工頭,別看一副善良的樣子,居然剋扣我報酬。」索拉爾惱怒的喝道。

「哈哈,是那個小氣鬼啊,大個子,你也是倒霉啊。」波比聽到索拉爾這麼說,立馬開口說道。

「就是。來,喝酒。」索拉爾給波比滿滿的倒了一杯賣酒,沒辦法,這玩意太難喝了。

波比看到倒出的酒的顏色,心裡也是發苦,但是還得笑眯眯的感謝:「這就謝謝了。」

酒館老闆則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敢在這裡開這樣的旅店,還明目張胆的賣次品,不是波比這樣的人可以過問的。

「波比,這裡有沒有什麼好的工作?」索拉爾看到波比喝了大口酒,開口問道,你給別人倒酒,別人喝大口那才是禮儀。

波比強壓下嘴巴裡面的不舒服的感覺,開口說道:「工作這個不是很確定,不過都是一些臨時工,倒是有跟隨車隊的工人,報酬比較高一些,就是日子過的有些苦。」

「不怕,我這人要求很簡單,只要吃飽就成了,苦不苦的無所謂。」索拉爾拍了拍自己的肚皮說道。

「這樣啊,要不我幫你問問?」波比又是一大口把酒喝完了,丟下一句話就想離開。

「那太好了,來,來再喝一杯,我在這裡先謝謝你了。」索拉爾一把拉住波比,然後一邊說,一邊趕緊的倒酒,波比看著滿滿的又是一酒杯,臉上的表情很精彩。 「來,乾杯,謝謝你,我的朋友。」索拉爾抓住木桶對波比說道。

波比看了看酒杯裡面的劣質酒,要吐的慾望都有了,看到索拉爾已經在喝酒了,其實索拉爾根本沒喝,木桶裡面不專門看,根本不知道酒少沒少,不過波比手裡的杯子就不一樣了,一眼就看出來了。

「干。」波比咬牙說道,然後一口喝了下去。

「等我的消息。」波比一口喝完了,使勁掙脫索拉爾一邊往外快速的離開,一邊說道。

「哇!」不過剛剛出酒館的門,波比就直接撲向了路邊的水溝,開始吐起來。

「該死的紅鼻子,居然賣這樣的酒,該死的傢伙。」波比吐了一陣之後,破口罵道。

索拉爾看著木桶剩下的酒,看也不看的說道:「老闆,給我一個房間。」

酒館老闆才不管你喝沒喝完呢,帶領索拉爾走向了後方,後方就是住的房間。

「嘖嘖,這大傢伙又上當了,波比這個混蛋又發財了。」索拉爾剛剛一走,另外一個桌子上的幾個人類立馬說起來,不過語氣中全是嫉妒的語氣。

「別說了,你們看到被波比帶走的,誰又回來過?」另外一人趕緊警告道。

「嘿嘿,這大個子居然沒有喝完……哇!我呸,呸,紅鼻子,你這奸商,這是賣酒嗎?」一個人類跑過去抱過來索拉爾的酒桶,嘿嘿一笑,然後先喝了一大口,不過隨後立馬吐了出來。

「哈哈。紅鼻子是什麼人,那是出了名的奸商,外來的人那個不會被坑?」另外一個人類哈哈大笑。

「有的喝就不錯了。」紅鼻子酒館老闆沒好氣的喝道。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索拉爾吃過午飯,波比就出現了,波比開口說道:「現在有幾個工作,第一個是在倉庫裡面上貨下貨,報酬是月結,不過領頭的需要抽成,一年大概十五個中品神晶的收入,主要是做這個太多了,而且不一定有活干,當然運氣好的話,一年也有幾個上品神晶,但是那很少。」

「還有呢?」索拉爾繼續問道。

「還有就是去修築道路,這是全額用上品神晶結算,不過你需要先繳納保證金。」波比開口說道。

「保證金?」索拉爾疑惑的問道。

「其實就是介紹費,畢竟是上品神晶結算,介紹費是十個上品神晶。」波比開口說道。

「我沒有。」索拉爾暗道一聲好黑。

「還有就是運貨,跟隨運輸車隊,第一個是往周邊運輸,報酬還算可以,要是跟隨遠程車隊,報酬是這個的兩倍。」波比介紹道。

「你認為我干那個好?」索拉爾一副我相信你的樣子,開口問波比。

「呵呵,我認為遠程的好,遠程的上下貨的時候少,短程的一天要上下貨好幾次,很累的,不過安全,遠程的運輸車隊不知道就有什麼危險,畢竟在野外的時候很多。」波比呵呵一笑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