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的也是」

第二天一早,蕭塵就被武帝叫到了房間,蕭塵看著武帝一臉痛惜問道:『我說老師你沒事吧!怎麼感覺你今天的表情有點怪呀!不會還在為你幫我支撐領域消耗十年壽元生氣吧!『

武帝看著他,向他說道:『當初你拜我為師是,你說有大事要辦,但是一聽我能幫你修復絕脈你有改變了注意,能不能告訴我,你說要辦的大事究竟是什麼大事。『

聽到武帝這麼說,蕭塵的臉一下子拉了下來說道:「仇,應該算的上大事了吧!我媽媽奶奶死了,雖然我出於貴族但是我所過的日子比下人還要難過,受不了那裡的生活就跑了出來。」說著說著蕭塵的淚從眼中流出,不過很快又憋了回去。

「我並不是有意要提起你傷心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了,但是你不要忘記,你是我四象武帝的徒弟,流血不流淚,就算是在想哭,也要給我忍著。否則你也別說我是你的師傅。」聽到蕭塵所講,武帝變得嚴厲對著蕭塵喝斥著。

「老師,你找我不會僅僅說這些吧還有什麼事。」

「既然你修為已成,便就此離開,到森林外的天葬谷一趟,取出裡面所封印的神劍,去尋求你自己的道吧!我這裡已經沒有你所要學的東西了。以後想要找我就到梧桐林去吧!我今後要在那裡定居,應該也不會在出來了。」

『哎,我功道已成,也是時候要離開了,望師傅在梧桐林頤養天年,當我有所功績時也是我看望您的時候。」說著蕭塵離開了森林深處,向著天葬谷方向趕去。

「希望他能夠取得神劍。」武帝嘆息的說著,一道黑影從他身後過來。自然是六絕

「你就放心吧,這小子沒有那麼脆弱,我們也該上路了。『六絕說著踏出虛無離去,武帝緊跟在他身後。

兩天時間過的很快,蕭塵趕了兩天的路到了天葬谷外。

他不禁眉頭緊皺沒有在繼續前進而是仔細的思量著。

在這裡時不時的聽到嬌笑聲,對著蕭塵說道:『封號一下進入此谷死,以上滅道。肉身強者方可進如此谷。如若要進希望你多加考慮。」

聽到這裡蕭塵狂奔而起,想著山谷跑起,能否順利進入天葬谷,他並沒有任何把握,完全是要靠運氣。

天葬谷周圍是連綿不斷的大山。猶如在守護著什麼似的,為山谷的神秘披上一層面紗。在天葬谷周圍根本看不到生物的存在,有的只是死氣沉沉滿地骷髏。連綿不斷的大山中也是死氣沉沉,幾乎看不到生有草木之地。這裡更是讓人見到打寒顫,讓生物退避三舍之地。谷內雲霧翻起。彷彿是自成一片天地。古往今來所進入想要收服神劍的修鍊者,沒有一個能夠活著出去的。久而久之這裡的骷髏也變的如此之多。

來到這裡的人最多也就只是在外圍觀看一下就此離去。

蕭塵來到大山之中,看著光禿禿,一望無際的白骨。感覺到有中磅礴的威壓。好像有一頭即將出世的一頭凶獸。

蕭塵不禁暗暗叫好道:「這果然是上天賜給我的造化,如此威壓,如此狂風,正好幫助我來修鍊肉人。」說著就在狂風集中之地打坐下來,開始了以風刃猝煉肉體。 整整半個月的時間蕭塵都是在打坐中度過的,狂風唰唰的狂刮著,蕭塵呲牙咧嘴的忍著,一聲不吭,狂風卷席著他的身體,一道兩道三道直到整個身體都是傷,衣服已經被鮮血覆蓋。第十天蕭塵的身體已經完全變成了肉身,渾身上下到處都是爛肉。

第十五天,蕭塵從打坐中站起,伸了一個長長的懶腰,全身上下的骨頭噼里啪啦的響著。蕭塵的身體已經恢復了。蕭塵看著前方狂風襲來,不禁叫道:「都已經讓你吹我半個月,還想繼續嗎?恐怕就是你也沒有用了。半個月的煉體可不是蓋的。」

說著繼續向前方走去,狂風襲打著他的身體,蕭塵的身體已經沒有半個月前那般鮮血爆出,狂風根本沒有辦法利開他的肉身。蕭塵一路狂奔沖向山谷中心。

到達中心蕭塵左顧右盼的尋找著封印中的神劍,突然他聽到一聲:「為何來到此地。『

蕭塵沖著山頂大叫道:『為得神劍認可,故此來到此地,想要得之傳承加練己身。」

神秘的聲音在次響起:「千年來,無人該進入此地,十年前有個自稱四象武帝的人來到此地,想要得之傳承,但是沒有通過神劍認可,滿身是傷離開此地,從此在無人進入此地。沒有想到你小小一個黃階既然能夠來到此地,我真的十分佩服呀!你的肉身真的很強,不然不可能來到此地。三千大洲要覆滅了呀!」

蕭塵疑惑的對著山頂問道:『為什麼要這麼說,難道就是因為這是三千大洲一個末期,新大陸一個初期的時代嗎?」

「你小子知道的倒是不少,可惜了,你的修為太低,我沒有辦法告訴你太多,至於你想知道的,只能自己慢慢在這大陸上探索了!」神秘的聲音對著蕭塵解釋,繼續道:『想得到神劍認可,在一個小時內跑到谷的深處,神劍方可出現,如若不然,五行覆滅,神識被毀,百年內不能復活。」神秘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消失。聲音消失蕭塵不自覺的想暗罵,我艹你這死人,我從谷口跑到這裡還要讓我跑到深層,還只有一個小時,休息都不讓。抱怨歸抱怨蕭塵還是跑了起來。

越往深處,蕭塵越是感到陰森,滿地的骷髏頭,跑了多半個小時,蕭塵就想中層到深層到底有多遠,媽媽的,快虛了,哎呀!不行了,四象個死老頭,快害死我了。

跑到深處蕭塵直接趴來了地上,遠處的山峰上傳來一陣冷笑:「這樣就不行了,就憑你這樣還想要奪得神劍的認可,真是太可笑了,你現在也可以直接去神劍那裡,你已經被我所認可,神劍的選擇,我可不敢承認。你往谷中西北方向去吧!神劍被封印在那裡,能不能得到傳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說著聲音消失,蕭塵從地上爬起繼續向西北方向趕去。

來到神劍被封印之地,蕭塵看到數里前有一把懸空的劍,四根鐵鏈子分別拴著劍身與劍柄,旁邊豎立著一個石碑,上面刻著,想解四根鐵鏈,先得神劍認可。

蕭塵暗罵道:這不是玩人嗎?想要得到這把劍還要解開四根鐵鏈,可惡的武帝,為什麼要給我一個這樣的任務。

蕭塵看著神劍,一步步向前,站在神劍前說著:「我知道神劍通靈,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會被封印在此地,或者是誰把你封印在此地的。『

神劍面對著蕭塵發出五彩的炫光吐出人語道:「我為守護這一片天地,自行封印於此,現在大道即滅,應該也是我要破封的時候了,算起來,我自行封印在此地也有一個六道了,也該看看新的世道了。小子,幫我破除封印,今後你幫我尋找我那三位兄長,他們當初也是自行封印分別守護一界,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樣了。估計我那三位兄長,也一定會認你這個主人的。」蕭塵不解的問道:『我要怎麼幫你破除封印,如何找到你那幾位兄長?『

神劍似乎知道他的疑惑對這蕭塵繼續說道:『四劍同源,欲飲鮮血破除封印,一劍破印,四劍共鳴。」說著光芒消失又變的死氣沉沉。

聽到神劍這麼說,蕭塵更是想要大笑心中暗想,沒有想到,這四劍也是同源不同方位守護一方。想著蕭塵用真氣劃開手指將鮮血滴入神劍內。神劍發出共鳴,劍身顫抖,四根鐵鏈好像就要震斷一樣。

神劍再次發出光芒,對著四根鐵鏈冷哼道:「我有意破除封印,單單憑你們這幾根有仙氣的鐵鏈也想繼續困我。」說著光芒更深,鐵鏈被震斷。神劍衝天而起,方圓百里顫抖著,蕭塵意識到將有大事發生,馬上沖著神劍叫道:「我知道你破開封印很興奮,但是,你能不能先把光芒收起來,不然一會肯定有人會來的。『

神劍聽到不高興的對著蕭塵叫道:「想當年我全盛時期,這些人算個毛。」「那你現在有全盛時期的一辦嗎?恐怕一會就有人要來了,你還是快點走吧!『

『走?為什麼要走,我既然已經認你為主就不會那麼容易離開的。『

『那你要怎麼藏身呀。我可沒辦法不讓那些人不發現你。『

『這是小事,我進入你的身體沉睡恢復,直到恢復到當年全盛時期再出來找你。我的名字叫做困仙劍,不要想我。」說著神劍進入了蕭晨體內。光彩消失不見。

遠處各方勢力向天葬谷趕來,此時,蕭塵已經開始了跑路。

----------------------------------------------

寫個長章不容易呀!求看的人幫忙推薦一下。現在決定每個星期加更,從兩章更到三章。如果某個星期不休息還請原諒,學生寫書也不是挺容易的。 蕭塵離開了天葬谷,使得跑到天葬谷的強大勢力都撲了個空,當然,其中也有四靈宮的人。

此時,在四靈宮中,四位封號強者一起出關,互相瞪眼,玄武大帝率先開了口說著:「他一個天生絕脈既然能夠跑到迷幻森林,真是很意外呀!以那小子的性格,倘若讓他修成正果,恐怕我們這四靈宮是保不住了。」

「是呀!那小子太過詭異,跑到了迷幻森林,還讓我們幾個大減壽元,沒想到他還是去了那裡。」朱雀大帝眼中充滿了感慨。

「那小子要是能活著出來就就讓那幾個傳承者去收拾吧!接下來我們也要繼續閉關修鍊,爭取早日突破到追封。」白虎大帝對著他們說道,話落就叫侍衛把蕭火他們找來。

沒過一會,四位傳承來到了白虎的房間。看著滿臉皺紋的四位大帝,對著他們的父親問道:「父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看上去你們老了許多。」

「哎!這一年多來,我們幾個合力共同尋找蕭塵的下落,尋找三千大陸,但是我們並沒有找到他,反而消耗了大量壽元。」四位大帝看著各自的孩子說道。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這天下間唯一地方您四位沒有辦法尋找,迷-幻-森-林。」說到最後四個字一字一頓的從蕭天口中傳出。

「什麼,迷幻森林,三千大陸最為神秘的森林,一個絕脈的蕭塵怎麼可能到那個地方。」另外三位共同驚奇道。「一些事情也到了要告訴你們的時候了,蕭塵的絕脈有可能恢復,恢復后還有四種出與同源有屬性不同,倘若他在迷幻森林未死那麼他必將奪得了自己的造化,修復了絕脈,那四種屬性分別是你們身上的,所以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四處亂跑了,就好好在學員中學習,如果以後遇到蕭塵,立即誅殺。」玄武大帝對著四位傳承說道。

『我們知道了,父親我一定會手刃那個畜生的。」蕭天對著玄武大帝惡狠狠的說道。

而此時的蕭塵,也從跑路中恢復正常,自言自語道:「現在我要去什麼地方呢?武帝那裡去不成,那個四靈宮恐怕也知道了自己去過了迷幻森林,現在我到底要去什麼地方呀!『說著向前走著,撲通一下被石頭絆倒了,就在那一瞬,蕭塵想到了自己所去之處,由於蕭塵天生絕脈的原因,他的骨骼臉型,都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變化,就算是走到玄武大帝面前,也不一定能夠看出他到底是誰。於是就地改名換姓。

蕭塵想著為自己換一個好點的名字去三千大陸的第一學院,坤明學院學習,噗通有一次被絆倒了蕭塵站起說道:『從今天起我的名字就叫做蕭然,我雖性蕭,但一定要滅天,蕭天等著,你在坤明學院等著,我蕭焚天這就來找你。」

說著蕭然朝著星斗帝國方向趕去,蕭然也知道蕭天見到過家族大多數寶物,當初神劍還蘇醒時就讓他幫忙改變了儲物戒的樣子,增大了儲物戒的儲存的面積。

來到星斗城的大街上,到處都是賣小吃的攤位,這個小吃一條街果然不辱其名,蕭然果然快要把這一條街吃過遍,朝向坤明學院去。

來到坤明學院,蕭然不自覺的自言自語道:「果然是大路第一學院,真是沒有想到呀!」看著尖尖的塔樓,大門開的圓溜溜的,一塊門牌上面寫著,坤明學院招生,十六歲一下修鍊者可以來此報名。蕭焚天走進學院,來到了報名處,雖然已經是傍晚十分,但是,在學院報名的人還是很多,蕭焚天一直等到晚上,才輪到他。走到報名處填寫了記錄管理人告訴他明天早上,到這裡開始選拔。聽到選拔兩字,蕭塵打了個寒顫,對著管理人說道:「有沒有辦法直接就入學院,不用參加選拔。」

管理人看著他說道:『有,只要是屬性在兩種或兩種以上,你可以直接進入學院,不用參加選拔了。」

聽到他說這話蕭塵眼前一亮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可不要欺騙我幼小心靈。」

「你都多大了心靈還幼小,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只要你有多種屬性就能不參加選拔。」說著他指了指身旁的公告牌。

蕭然看到公告牌上所寫,也就沒有猶豫催動身體的靈氣,催化成兩種屬性,看的管理里員眼死死的盯著他。說道:「其實就算你是多種屬性我看了也沒有用,像你這種人都是學員的老師審核的。你隨我去找洛里老師審核吧。」

蕭然隨著他找到了洛里老師,再一次催動靈氣幻法兩種屬性。洛里看到后輕咦了一聲,對著那管理員說道:「你先出去吧!我和他單獨說一下。」管理員對著蕭然說道:「我叫陳星,以後可以來找我。」說完離開了洛里的房間。

此時的房間中只剩下蕭然與洛里兩人,洛里對這蕭然說道:「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你也沒有必要隱藏屬性了。到了我這封號層次,大多人都會看出的。」

蕭然看著嘻嘻一笑,對著洛里說道:「既然你能夠看出我的屬性又何必讓我在演示一下呢?如果沒事我就先走了。等到開學的一天我會再來的。『說著離開了房間。

洛里看著蕭然離去的背影笑道:「真沒有想到,四象一個絕情之人既然會傳給他這些好東西。」 半個月後坤明學院開學了,在這半個月的時間中,蕭然每天遊手好閒,除了吃就是睡,根本沒有半絲的修鍊意思。這天一早蕭然來到了學院,來到分班部,身旁的人不斷說著:『聽說了嗎?這個班的班主任冰鳳是個特別嚴的老師。聽上面說她是被洛里主任調過來的,只是為了一個學生。害了一整個班呀!」

「靠,是誰這麼不要臉,去和主任說的,這一年還想不想讓人活了呀!『

「好不容易進來了,就先把這年熬過去吧!過了這一年就要有好日子過了,只是這一年有點難呀!」

聽著他們的對話蕭然,看著公布欄上的名字,心中想到:有一個死老頭,不就是給你頂嘴了嗎?至於這樣來折磨這一班的學生嗎?想歸想最後還是來到住宿樓下辦了住宿手續。把拿到學校的一堆東西都扔在了宿舍。坤明宿舍每個房間有兩個床鋪,每個房間八十多平。

放好東西蕭然來到了教室,上面寫著一年級一班,看上去洛里很欣賞蕭然,但是蕭然可不這麼想。蕭然只相信自己的判斷。

進入教室,教室中空無一人,蕭塵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趴在桌子上睡覺,半個小時後學生紛紛進入教室,蕭然盯著門口,看著一個個學生進入,最後一個進入的是一個身穿紫裙,一雙美麗的黑瞳,秀麗的藍色長發披散著,蕭然看著她那美麗的臉龐眼睛看的發直。最終少女做到了蕭然旁邊。

蕭然迫不及待的說道:「我叫蕭然,請問你的名字叫什麼。」

蕭然的熱情換來的只是少女的冷眼,不過少女還是淡淡回答道:「若夢。」

看到她這樣子蕭然也不好在多問什麼,只是繼續趴著,看著自己**的小兄弟,心中暗道:我說小兄弟,你一定要給我爭氣,一定要忍住了。就算在漂亮的小姑娘也要忍。

不一會,蕭然辦的班主任來了,冰鳳輕輕掃了一眼所坐的學生,點點頭道:『很好,今天你們都來的很早,我希望今後你們也能保持這樣,不要鬆懈,今後我會比今天早到一個小時,我希望你們可以在我到之前坐在教室。不然,我可是有獎勵的。」聽到冰鳳說有獎勵兩個字,全班出來蕭然和若夢都是打了個寒顫,既然還有人問道:「老師,能不能把獎勵項目寫在一張紙上,讓我們都看一下。」

聽到他這麼說,冰鳳冷笑一聲道:「一張紙怎麼夠,最少的也要十張才夠,你現在還想知道嗎?『

聽到冰鳳這麼說那個男子說道:『那還是算了,我不要獎勵項目了。」

冰鳳繼續說道:「在我們這個班,不允許出現爭鬥,就算是要爭鬥,也要去和別班的學生爭,你們放心,只要沒出人命,其它事我給你們壓下來。只管去鍛煉你們己身就好。」說著拿出一張表,對著上面念班級選拔的成績,念到蕭然和若夢時冰鳳的臉微微一變說道:「零。『聽的全班啞口無言。冰鳳繼續對著蕭塵和若夢說道:『既然你們兩個都是多屬性,不如就打一架,認班長算了。」然後對著其他學生說道:「這次是我特批,下不為例。『

蕭然聽到不高興的說道:「那個……那個……老師能不能直接認輸。」

冰鳳疑惑的看著蕭然問道:「為什麼要放棄。」

蕭然眼睛盯著冰鳳說道:「我是一個沒有擔當人,況且我修為不過黃階中期而已。還要我給一個美女打,不幹,堅決不幹。」

聽到蕭然這麼說,冰鳳沒有了之前的嚴厲,又對著蕭然說道:「你真的很不錯,不過,這一架你不打也要打,哪怕一招后認輸也可以。」說完又看著若夢道:『你難道不想看看他有幾種屬性嗎?」

若夢看著冰鳳,又瞄了瞄蕭塵說道:「只要他願意,我不介意和他打。」說這話若夢冷冰冰的。

蕭然不好意思在拒絕就說道:「既然想打那就打吧!不過既然要打我也不會手下留情,想讓我一招收手是不太可能的了。」說完他就離開的教室來到了比武場。不多時,冰鳳他們也來了。

冰鳳冷笑一聲說道:「比武沒有時間限制,只要打倒對手,當然,不能打死對手。」說完她離開了比武台,台上只剩下蕭然和若夢面對著。

蕭然伸了一個懶腰,轉了一個身,向洛里的辦公樓上看去。此時的洛里正在看著比武台。蕭然轉過去臉龐露出一絲冷笑自語道:「想看四象武學嗎?今天我就讓你看個夠。」說著向前方跑去,雙手結印,眼中散放著紅光。若夢看著蕭然向前奔來,也迎了上去,對著蕭然說道:「憑你一個黃階中期能怎麼傷我。」兩人被彈開。

蕭然說道:「你看這我怎麼打倒你。」說著原地坐下,雙手結印,四周同時出現巨象。蕭塵喊道:「四象武學,一象不滅,四象俱在。」說著催動全身靈力,輸送給四頭大象,看到這裡洛里的眼中充滿震驚。自語道:「四象武學,我記得當初武帝學習的時候練到第二層,差點要了他的命,沒有想到,這小子既然練到了第二層。」

一頭火屬性大象留在蕭然身邊,其餘三項,攻向若夢,看到這裡若夢急的直跺腳,她也是一個爭強的人,召喚出自己的坐騎,告訴它攔截一象其它兩象由她解決。

當她看到自己轟殺的雙象復活時,急忙把她那區天馬收回,三象仰天狂叫。轟響若夢,就在那一瞬間,蕭然叫道:「退下。」可還是晚了一支象鼻甩在若夢身上,把若夢甩飛。蕭塵對著四象道:「跪下。」四象紛紛下跪低著頭不敢直視蕭然。而蕭然則是跑到若夢身旁,此時的若夢已經被抽暈了過去,滿身是傷。

蕭然也滅有管冰鳳他們說什麼,對著四象說道:「退下吧!這樣的事我不希望在發生第二次。」聽到他這麼說四象紛紛點頭,消失了。蕭塵抱起若夢,跑到寢室,幫她療傷。

--------------------------------------------------------------

女主出來了看看接下來還會有什麼大事發生。今天星期五,由於中招腿快要斷了。回來仍然繼續寫,為突破二十章努力 抱著若夢,蕭然來到了寢室,關上門,從儲物戒中拿出了當初武帝幫他恢復的二品靈藥天陽果,蕭然聽武帝說雖然天陽果只是二品靈藥,但藥效足以媲美一顆五品的,由於稀少,就連蕭然也捨不得用,沒想到今天既然拿出來給若夢用了。

蕭然看著若夢說道:「這果子可是連我自己都捨不得用的,要是當初我用的話,恐怕也到了黃階後期了巔峰了。與你爭鬥也不用這麼吃力了。這果子里具有大量的靈力,能不能吸收它,突破玄階就看你的造化了。」說著蕭然把果子催化進入了若夢口中。

蕭然就在旁邊守著,冥想打坐,若夢身上的傷慢慢癒合逐漸的從昏迷中醒來看到打坐的蕭然呲牙咧嘴對著蕭然說道:「謝謝你,幫我療傷,咦?不對,我突破玄階了。我在這瓶頸好幾個月了,沒想到今天既然突破了。真是太謝謝你了。」拍了拍站起身來蕭然的肩。

蕭然看著若夢說道:「早上也沒見你這麼熱情,怎麼這會說這麼多話呀!」突然蕭塵叫道:『不好,我要突破了,先不和你說那麼多了,奶奶的,非要這個時候突破。」說著又盤坐下去。若夢在一旁看著蕭然自語道:『其實他這個時候也挺可愛的。『

『轟轟轟」蕭然的血肉被炸飛,一旁的若夢臉龐流露出意思擔心,對著蕭然問道:「你沒事吧!『蕭然冷笑著回答若夢:「讓我一想,在我的修鍊之路上,有多少次炸體。」說著繼續沉默思考,過了一會說道:「一個區區黃階後期能怎麼攔我。小小炸體,正好幫我煉體。」說完看著滿臉擔心的若夢。說著:「我們繼續說剛剛的問題。」

若夢滿臉疑惑的問道:「我是怎麼在黃階後期巔峰到玄階初期的。難道你有什麼天材地寶?」看著她疑惑的眼睛,蕭然嘆息一聲道:「哎,連我自己都不捨得用的天材地寶,雖然只有二品,不過充其量也算的上是一個五品的靈藥了,天陽果呀!武帝也就給我了三個,當初不知道這是什麼靈藥只知道是二品的吃了一個,你吃了一個,就剩下一個了。哎……」說完又是一個深深的嘆息。

若夢更是吃驚的問道:「天陽果?你所說的是在迷幻森林深處生長的天陽果?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在那種,地方活著出來。」

蕭然回答道:「怎麼不可能,我天生絕脈,后被六絕所救,拜四象武帝為師。打通絕脈,在迷幻森林生活一年,修鍊四象武學。出道以後變改了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四靈宮的人已經開始四處找我了,恐怕還是高額懸賞。」

若夢大吃一驚,看著蕭然的眼睛說道:「你原名叫蕭塵?」

「是呀!我原名蕭塵,玄武大帝兒子。不過現在就算是玄武大帝看到我也人不出來了。」蕭然看著吃驚的若夢。

「難道你就不怕我把你對我說的,說出去嗎?其實我可不是什麼好人。『「拉倒吧!你要不是什麼好人,那我就不是人了。」

若夢看著蕭然小嘴撅起說道:『你今天晚上要在這裡休息嗎?晚上不出去?」

「出去幹什麼,在這裡也挺好的,就是老鼠有點多呀!」蕭然嘆息道。

此時在門外偷聽的洛里暗道:這臭小子既然說我是老鼠。

若夢臉上明顯有一絲失望道;『那我先走了,可能明天我也會在學校住宿。」說完離開了房間向遠處走去。

回過神來,蕭然說道:「我說您有意思嗎?小輩談話也好意思偷聽,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話落身穿紅衣的洛里來到蕭然身旁。

洛里看著蕭然說道:『他們還好嗎?沒有想到,他既然收了你這樣一個臭小子為徒,既然還敢罵我是老鼠。你的膽量真的不小呀!」

「如果膽量小,估計你就看不到我了。雖然我在那裡沒有見到過六絕,但是總感覺出來我師傅還有另一雙眼睛在看我。估計他們現在還在梧桐林逍遙快活那!聽武帝那老頭說,他們這次不會在出來了。」蕭然對著洛里解釋道。

「小子,有興趣和我學習武技嗎?」

「武技,沒興趣,而且只有我一個人還要加班,不學。」

「如果我把若夢那丫頭也找來你學不學。」

「只要你找來,我立馬學。」蕭然露出了本性。

「你這小子也就這麼一點出息,一個丫頭就把你忽悠住了。」說著走出了房間。

第二天一早蕭然就到教室,教室中,依然空無一人。蕭然心中自語道:『現在的學生,真是越來越懶了,都學學我,晚上不睡覺,白天精力還這麼充沛。『說完在一次的趴在桌子上。

十五分鐘后,身穿粉色長裙的若夢來到蕭然旁邊坐下,此時的蕭然明顯已經睡著了。當他醒來的時候學生已經到齊了。冰鳳站在講台上看著他。

冰鳳繼續說道:「很好,你們做的都很好,但是,蕭然你上課睡覺獎勵操場十圈。十分鐘內跑完,跑不完直接滾蛋。我不教廢物。說著你還有九分五十秒。『聽的蕭然眼直,直接翻窗跑到操場。

九分鐘后,蕭然氣不帶喘的跑到教室大喊一聲:「報告。」

『進來,這只是一個開始,懲罰小了一點,以後再犯,就不會是小小的十圈了。『冰鳳冷冷的繼續說道:「由於我們學校,是緊閉式的,所以從今天起,你們現在所坐的同桌也就是你們的室友。希望你們和平共處。」說完全班學生看著蕭然和若冰。 望著全班同學的眼神,只聽蕭然大叫一聲:「報告,冰老師能不能換同桌。」

聽到這話,冰鳳直搖頭道:「為什麼呢?這麼一個美女室友,你看看全班男生的眼都紅了嗎?」說完這話冰鳳又看著雙臉微紅的若夢。

聽完這話蕭然自語道:『我也想呀,只不過自古男女有別,我一個沒有父母的人就算了,人家應該還有父母吧!」蕭然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還是被周圍的人聽到了。若夢對著蕭然說道;『我父母那裡不勞你費心,只是室友而已。」

蕭然不好意思在繼續說什麼,微微點點頭,對著冰鳳說道;『冰老師,我不換室友了。」說完又嘆息一聲。冰鳳聽完蕭然所說就繼續返回剛剛的話題:「在我們學院,開學的一個月有一個測試,到時候我希望我們班的每一個學生都可以順利通過考核,成為真正的坤明學院的學員。一個月後我們考核的地點就在混沌森林舉行,到時候會有內院四靈加入,你們兩兩一組,也就是和你們現在的同桌一組,一個人考核失敗,兩個人一起退出。『

當蕭然聽到四靈的時候臉色不在是之前那般潤紅,而是變得有些慘白,旁邊的若夢看到蕭然臉色微變安慰道;『沒有事的,你現在修行改變了你的模樣,增強了你骨骼,他們是不可能認出你來的。不需要擔心這些。」

蕭然看著若夢說道;『我的四屬性來源與他們四個,只要有靈在,他們一定能夠感應出來我的氣息的,看來現在只能去找洛里那老傢伙,看看有沒有辦法暫時改變屬性了。或者,好好的和他學習武技了。苦日子又要來了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