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程敬以前是聽說過這台儀器的,只是由於他沒有使用過所以印象並不是特別深刻。到了現在這個情況當然他也只能說是不知道了,有些事情就是這麼難搞。說那麼多也是沒用的,他當然只有說自己根本不知道了。

「不知道我就簡單說一下吧,人體科學儀是這個世界上最高端的醫學檢測儀器,當然,那個世界有沒有比這還高端的就不知道了。」華平頓了一下之後又說:「人體科學儀會聚了所有中醫西醫的病例,幾乎人類所能發現的疾病都已經儲存在人體科學儀里了,只要把人放進去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檢查。」

雖然亳州華氏的人員個頂個的都是醫療聖手,雖然單純拿一個人來說也是可以治療一些疾病的,但是人終歸是敵不過機器的,這也是為什麼人體科學儀會被研發出來了。

程敬還沒有聽說過這個世界上會有這種儀器,但是他簡單地想了一下這玩意好像是跟自己搖一搖當中的健康檢查功能有些類似了。

「是這台機器出現了什麼問題了嗎?」程敬不解地問道,因為他很難想象到為什麼這樣的機器會跟自己的父親有關係,這其中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華平搖搖頭,旋即又點點頭,接連幾次之後以至於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搖頭還是點頭了,他組織了一下語言之後說道:「你的父親程至,他當初也參與了人體科學儀的設計和建造,只不過當初我們沒有注意罷了,我也是近期才發現原來他也參與了。」

很顯然華平這話給了程敬很大的震動,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這麼厲害,竟然還能搞定這事情。

「他……這麼厲害啊……」程敬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

雖然程敬知道自己父親很厲害,但是到底厲害到哪種地步他還不是特別清楚的,想來人體科學儀應該是很厲害的東西了,當初能有父親的參與自然是一件很驕傲的事情。

「最近這段時間,人體科學儀總有異常的情況發生,我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會這樣,很有可能是沾染了某種電腦病毒。」華平有些無奈地說道。

「所以你想要讓我父親幫忙看一下人體科學儀到底是沾染了什麼病毒?」程敬心想如果只是因為想要找自己父親去修機器的話應該不用這麼激動才對啊,華平之前的激動很顯然是有些詞不達意,但是既然對方沒有說出來,那麼程敬也不好意思問。

不過這情況程敬在心裡還是感覺有些疑惑的,倘若是普通人的話他一定會問個清清楚楚,只是現在並不能問那麼清楚罷了。

「我還是給你看看吧。」華平說著話便從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來了一些資料,這些資料都是從人體科學儀上列印出來的,有一些異常情況的圖片和病例分析,當然還有當初參與建造者的名單。

程敬接過來那些資料,一下子便看出來了問題,因為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順奇那奇怪的身體。

曾經程敬給順奇做過健康檢查,當時程敬就覺得順奇這身體有些奇怪,後來當然知道因為順奇是拼接人所以才會顯得那麼不自然吧,再後來也就沒有在意。

不光是順奇的身體,還有之前楚燕的健康檢查報告以及陳立行的健康檢查報告,當然也有蘇瓊瓊的,雖然說這些資料上並沒有名字,但是由於都是程敬的人所以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通過搖一搖做過的健康檢查會出現在華平這裡。

「這是……」程敬疑惑地問道。

「這是那些異常的情況,也就是說人體科學儀在沒有任何主動控制的情況下被啟動過,而且不止一次,雖然對於機器沒有造成損壞,但是這事情很奇怪,就好像是在其他的地方也有一個人體科學儀……或者是遙控器一樣。」華平終於把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

如果說之前程敬還不理解是怎麼回事的話,現在他大概已經明白了,那就是搖一搖的健康檢查功能跟人體科學儀是相連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有如此的情況存在。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當然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搞定的,但是現在程敬已經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超級微.信搖一搖會有健康檢查的功能了。

既然程敬的父親程至當初參與過設計建造人體科學儀,那麼很有可能他當初在裡面安裝了一個遠程操控的軟體或者代碼,而這代碼的客戶端也就是程敬現在手中的超級微.信了,除了這種情況以外也不會有其他的可能了。

對於這個情況,程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他想過要不要說出來,但是仔細想想的話還是不說為妙,畢竟關於超級微.信的一切都是屬於自己的秘密,不是關係特別好的人真的不能說出來,誰知道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呢。

「我現在就是想要知道這個病毒是什麼時候被植入的,現在如果想要解決的話,可不可以解決掉。」華平無比憂愁地問道。

其實,如果單單是因為人體科學儀被植入病毒的話華平遠遠不會有如此大的動作,他最擔心的就是害怕在這個世界上會有另外一台人體科學儀,因為那樣的話會對自己今後的計劃造成非常大的困擾。

華平的計劃是什麼?當然就是要毀滅全人類,雖然他的主旨是為了要進化全人類,讓那些得病以及有可能會得病的人都去死,但是這個世界上除了他華平本人以外,還能找得到另一個不會得病的人嗎,或許可能會有,但是會超得過十個人嗎?

不過華平是不會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來的,他在沒有完全的把握之前當然不會說出來的,因為再親密的人到時候也可能會成為他的敵人,哪怕是他的父親和叔叔。

「這樣啊……」程敬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他接著翻看那些建造者的名單,想要看看都有誰,不過看來看去他看到了除自己以外另一個熟悉的人。

「朱哥,你看,胡日音居然也是當初的設計者之一!」程敬指著胡日音的名字驚訝喊道,彷彿是發現了新大陸。

〖,. 幾天後。

雕刻時光。

顧老爺子又出差了,於是昨天,顧君逐一家從顧家大院兒搬了回來。

九點多鐘,葉星北起床下樓,看到顧君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敲電腦。

院子里傳來孩子們歡快的笑聲。

聽到孩子們銀鈴般悅耳的笑聲,看著沙發上讓人安心的身影,葉星北的唇角忍不住高高翹起。

聽到腳步聲,顧君逐停下敲擊電腦的手指,朝樓梯看過去:「起來了?」

「嗯,」葉星北笑著走過去,在他身邊坐下,「今天不去公司了?陪我和孩子過周末嗎?」

「算是吧。」顧君逐伸手環住她的肩膀。

「算是?」葉星北偎在他懷中,仰臉看他:「什麼叫算是?」

「任清平一家到京城了,」顧君逐說:「他說十點來訪。」

顧君逐拍拍她的肩,「趕緊去吃飯,你吃飽了,他們一家差不多也就到了。」

「任清平?」葉星北想了片刻,才想起來:「哦哦,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來找崖兒治療不孕症的是吧?」

「對,就是他,」顧君逐環著她的肩膀站起:「走,我陪你。」

「不用,」葉星北把他按回沙發上,「你忙吧,我吃飯不用陪。」

顧君逐確實要趕一份文件,沒再起身,叮囑她:「多吃點,別偏食。」

葉星北點頭,「我知道的。」

雖然她的胃口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好,吃什麼都不覺得好吃,但為了肚子里的寶寶,她吃飯從來不敢馬虎。

她可是懷著雙胞胎呢,比懷了一個寶寶的孕婦,更需要營養。

她吃飽飯,回到客廳,顧君逐剛好把電腦收起來。

葉星北走過去:「忙完了?」

「嗯,」顧君逐拉著她在身邊坐下,摸她的肚子:「吃的多嗎?」

「多呀,」葉星北說:「反正我已經盡我最大的努力了,我再吃就吐了!」

「乖!」顧君逐揉揉她的腦袋,俯身把耳朵貼在她的小腹上,「還沒胎動嗎?」

「還沒呢,」葉星北的手搭在他的後腦上,抿唇輕笑,「你太心急了!都說了四個月才能有胎動,現在還沒到呢。」

「馬上就要到了,」顧君逐說:「他們就不能早動幾天嗎?」

葉星北無奈搖頭。

每當這個時候,她就覺得他們家顧五爺特別孩子氣。

不過……很可愛就是了。

她撫|摸顧君逐的頭髮,忍笑說:「那我催催他們,爭取讓他們早動幾天。」

顧君逐輕輕拍拍她的小腹,正要說什麼,顧馳敲門進來:「少爺,任二少和他太太到了。」

顧君逐直起身體,「知道了。」

他起身,握住葉星北的手,把她從沙發上扶起來,「走,去看看。」

任清平的父親和他爸是老朋友。

任清平的大哥和衛寒霆是好友,任清平本人是S省首富,於公於私,任清平一家都算是他們家的貴客。

顧君逐和葉星北親自迎出去,把任清平夫妻倆迎進客廳。

S省與京城遠隔千里,顧君逐和任清平互有耳聞,但沒見過面。 不管事情發展到哪種地步,程敬都不會相信當初人體科學儀的設計建造居然也有胡日音在參與,但是現在他已經看到了胡日音的名字了,容不得他相信不相信,畢竟華平給出來的名單是不會造假的,再說華平也沒有造假的必要。

華平根本就不認識胡日音是誰,即便是他看到了這個名字也是如此,他看到了程至的名字感覺到驚訝是因為程至的兒子是程敬,不然的話也不會大老遠來到了燕南市給自己找不痛快,不過不管是痛快也好還是不痛快也好,有些事情總是需要解決的。

「胡日音是誰?」華平激動地問道,此時任何新的線索都可以讓他萬分激動,華平覺得只要自己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就可以,有些時候他想要的並不多,他必須要堅守自己將來要做到的大計劃可以完美地實施,不然也不會有如此的效果了。

在這個時刻,華平根本就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不過好在他此時激動的情緒並不是因為之前那種事情,有些時候並不是搞不清,只是沒有辦法去搞清,但是最起碼現在華平也算是有了一個目標了,比起之前來說他還是會好很多的。

有的時候華平根本就不願意去想那麼多事情,但是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沒有辦法,他原本只是想好好地搞一下自己的研究然後把計劃實施出來,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需要跑出來搞一大堆最起碼自己看起來是沒用的事情。

可是沒有辦法,有些時候這情況就是如此,根本就不容他想怎樣就會怎樣。事情就是已經發生了。難道他還能讓時光倒退回去嗎。很顯然是不可能的。

「胡日音是我父親的大學同學,同樣也是一名科研工作者……」程敬只是簡單地說了一下胡日音,他並沒有把自己跟胡日音之間的恩怨說出來,當然也不可能說胡日音就是所謂的暗先生了,有些情況就是這樣,沒有必要非得講那麼多。

「他……他現在在哪裡,我怎樣才可以找到他?」華平依舊是激動萬分,他到了這個時候也不可能不激動了。任何有一點風吹草動都值得他馬上就展現出自己激動的模樣來,這也怪不得別人了,誰讓他就是這個性格呢。

說實話,程敬並不是特別希望華平現在就見到胡日音,畢竟人體科學儀的事情跟超級微.信的相關功能有聯繫,如果自己的一些秘密被抖摟出來了可怎麼辦。

程敬知道,在這個世界上你可以高調,但是你必須要讓自己的秘密低調,很顯然程敬手中的超級微.信就是他最大的秘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會樂意把這秘密公布出來的。當然也不可能公布出來。

有些事情就是這麼巧,偏偏程敬最不想告訴別人的時候就有胡日音出現了。

不過程敬倒是沒有那麼緊張。畢竟胡日音還不知道自己手中的超級微.信到底能幹些什麼事情,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手中有超級微.信。

當然,程敬如果現在去找胡日音的話也不一定就會被暴露出秘密,可是他同樣又知道如果不好好搞的話有些事情根本就說不過去的,胡日音就算是不知道秘密所在,但是如果他知道一些邊角料的話可怎麼辦呢,那自然也不是程敬想要的結果。.83kxs.

只是現在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看著華平這個著急的樣子,程敬也不忍心不帶他去見胡日音,只好在心裡祈禱胡日音不知道關於自己的秘密,就算是知道這些秘密也祈禱他不要說出來,因為那樣的話會令自己非常難做的。

其實程敬也有一個疑問,那就是為什麼人體科學儀的功能會跟超級微.信連接起來,有些時候他是想不明白這個問題的,哪怕是工作原理也搞不懂。

可是事情就是這樣,對於已經發生的事情不管程敬搞得懂還是搞不懂都沒有必要弄清楚,客觀環境上也不容許他弄清楚,這便是一些事情的所在了。

「胡日音就在燕南市……被我關起來了。」程敬有些不情願地說道,但是他決定還是給華平一個面子吧,既然胡日音在這裡那麼就讓他們好好聊聊吧,也省得程敬感覺有些不對勁。

「我可不可以馬上見到他!求求你了!」華平是很少用求這個字眼的,可是如今他知道既然要求人辦事就不能趾高氣揚,該低聲下氣不吝賜教的時候自然也要如此。

「沒有必要說得這麼決絕,我領你去見他就好了。」程敬雖然很失落,但是最起碼他沒有把這失落表現在臉上,他也害怕讓華平感覺到自己有些情況不願意告訴他的。

此時此刻,朱靖壇有些不太高興:「我還以為你能把他殺了呢,原來沒殺啊。」

在朱靖壇眼裡,敵人就是要殺掉,當初胡日音可是不要臉地直接跑到自己面前說要讓他跟著自己一起來收拾程敬,要不是想讓程敬見到活的胡日音的話當初朱靖壇就殺了他了,後來朱靖壇也以為程敬會直接殺掉胡日音的,只是沒有想到程敬到底還是讓他活到了現在。

程敬無奈地搖搖頭:「殺他也沒用啊,看看我爸那邊到底會怎麼想吧,說不定他會有什麼好辦法呢。」

單單就程敬來說,他也想殺掉胡日音,可縱使是胡日音有一萬個該死的理由,但是也有兩個理由導致程敬不能殺他,第一就是因為胡日音並沒有四大秘密之中的『樞』說出來,二來則是因為胡日音跟父親之間還是有些恩怨的,這種恩怨程敬希望他們見面說清楚一些比較好。

畢竟父輩的恩怨還是要父輩來解決,儘管胡日音的目標曾經是自己,但是這也是一件沒辦法的事情,想要弄清楚那麼多事情很顯然是不可能的,只好一步一步慢慢來了。

「程兄弟,先不說那些沒用的了,咱們能先去見見胡日音嗎,求你了。」華平激動的心情溢於言表,他既然已經知道了有胡日音這個人那麼就會馬上想要去見到他才好,這事情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搞定的,但是他也知道眼下趕緊讓程敬領自己去才是上上策。

「別著急,這就去,這就去。」程敬說著話便讓鐵槐去開車,同時還給謝勛打了一個電話,讓那些專門看管胡日音的守衛們仔細去看看胡日音的狀況怎麼樣。

程敬知道,胡日音雖然還比較年輕,但是他的面容以及頭髮卻更像是中老年人,這真的是他搞不懂的事情,程敬也只能認為是胡日音因為搞科研搞得自己已經心力憔悴了吧。

「快快快。」華平的心情再一次激動了起來。

不管這個時候有多麼快的速度華平也會覺得很慢,他就是這種性格,其實換個人來也是如此,碰到了自己想要馬上見到的人或事的時候哪怕是坐著火箭去也會覺得很慢很慢,他的催促還是比較有道理的。

朱靖壇倒是覺得特別奇怪,以前那麼冷靜的華平今天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了,真心讓他搞不懂,明明一個從來都不會著急的少爺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由於朱靖壇不了解華平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所以他也不願意去想那麼多了,一切也只能見到胡日音再說了,再者說來朱靖壇也很好奇胡日音到底了解了什麼事情讓華平這麼激動,難道僅僅是因為人體科學儀?(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落座之後,兩人你來我往說了很多互相「吹捧」的話,又聊了一些兩家的淵源,兩家人算是熟識了。

半小時后,任清平切入正題:「君逐,我這次來,是聽聞你手下有個杏林高手,可以治療不孕,所以我帶我夫人來求醫。」

「嗯,我聽我父親講了,」顧君逐點頭,吩咐顧馳:「小馳,把岳醫生請過來。」

「好的,少爺!」顧馳頷首領命,離開客廳,出去請人。

「謝謝顧少和顧少夫人!」任清平的妻子方蘭芝感激道謝。

「嫂子客氣了,」葉星北笑著說:「治病救人原本就是醫生的天職,嫂子放心,只要崖兒能治嫂子的病,崖兒一定會儘力。」

「給你們添麻煩了!」方蘭芝看著葉星北,淺笑著感激頷首。

她笑容清淺,就像她的名字一樣,真的像一朵幽幽綻放的蘭花,暗香襲人。

葉星北暗自稱奇。

第一眼見到這夫婦倆,葉星北十分驚異。

因為這夫妻倆,大概是她所見過的最不般配的夫妻。

任清平身材高大筆挺,五官稜角分明,氣質尊貴卓然,十分帥氣俊朗,即便和顧君逐站在一起,也沒有被比下去。

可這位任二夫人就……太普通了!

看到這位任二夫人,葉星北能想到的,只有「普通」二字。

長的不能說難看,但就是普通,普通到扔進人堆里就挑不出來的那種。

不過,氣質不錯,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如芝如蘭,清新淡雅,讓人覺得舒服。

如果方蘭芝嫁給一般人,絕對沒人說她配不上誰。

可她嫁的是S省首富。

長相俊美,氣質清貴的S省首富。

他們兩人站在一起,相信很多人都會覺得方蘭芝配不上任清平。

任清平和方蘭芝來之前,葉星北忘了聽誰提過一句,說方蘭芝就是普通家庭的女孩兒。

當時她沒往心裡去,只是腦海中飛快的閃過一個念頭:任清平沒有選擇豪門聯姻,而是娶了普通人家的女兒,那任清平的妻子肯定是個大美人。

美到讓任清平願意放棄豪門聯姻的大美人。

可見面之後,葉星北發現,她大錯特錯。

方蘭芝和「美人」這兩個字,根本不沾邊,頂多算清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