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過去,一行人遠離潛龍古城四十多萬里,早就進入了天風國境內,馬上就要來到水雲宗的地界了。

居中的一隻天風鷹上,楚銘、楊斯道、大長老和二長老四人站在一起,被眾人守護在內。

回想起當初離開楚家,第一次乘坐天風鷹的時候,倒是感慨良多。

如今的楚銘早就不需要有人護在他的身前,替他阻擋風刃。

短短不過兩年多的時間,就從一個小國的偏遠地區的家族走到了玄武之冠的地步,這份天賦與成就怕是就算拿到整個大陸也算是上乘了吧。

想到整個大陸,楚銘又覺得這個玄武域也太小了,他需要更廣的天空,去探索更大的世界。

…………

楚銘沉浸在了思緒之中,直到被一陣嘈雜的聲音給驚醒了。

「是大長老他們,他們參加玄武才俊榜回來了。」

「終於回來啦,也不知道他們的成績怎麼樣。」

「那還用說嘛,憑他們的實力自然是沒有問題的。」

水雲宗每天上上下下的弟子極多,抬頭一看,就能望到一群天風鷲載著眾人往主峰上飛去。一個個嘰嘰喳喳地議論到。

主峰大殿外的廣場上,不少內門長老聞到消息,跑出來恭賀,旁邊還有眾多外門長老以及核心弟子內門弟子。」

當天風鷹完全降落之後,楚銘發現甚至連宗主楊正軒也在大殿門口等待著,這到讓楚銘有些意外了,以楊正軒一宗之主的身份按理說應該不會親自出門迎接才對。

難道楊正軒提前預料到了楚銘能取得才俊榜第一?!

不過楚銘注意到了大長老的臉色,那不是喜悅,反而透露出一股擔憂,這讓楚銘心中有些迷惑了,想來不會是什麼賀大喜奔的事。

果然,楊正軒沒有理會眾人,直接道「你們都下去吧,楚銘,斯道,大長老跟我來。」

……

遼闊的大殿之內,只有數道人影,無一不是水雲宗高層中的高層,而坐在正首座的甚至都不是楊正軒,而是一位看上去大約五六十歲的一位老者。

見到這名老者,大長老明顯有些意外,空中呢喃道

「太上長老!」

楚銘心中一凜,居然連太上長老都出動了,想來要談的事情絕對是重中之重,而且與自己有關,那應該就是跟才俊榜之事有關了,按照時間和他們的表情推斷,看來應該不是自己取得第一的事。

那還能如此興師動眾,怕是只有一件事了。

段情!

看來自己斬殺黑龍帝國王爺的事他們已經知道了。

想到這,楚銘心中冷笑一聲。

他倒要看看,這水雲宗是什麼態度。 待眾人全都落座之後,水雲宗太上長老雲水孤淡淡地開口問道「不知道這次玄武才俊之爭你們都取得了第幾名的成績?」

「這次,我水雲宗共有兩名弟子排入才俊榜,一個是楊斯道,另一個是楚銘。」大長老不無驕傲地說著,漾起的笑意讓臉上的皺紋更深了幾分。

「什麼?這個小子也進入了才俊榜?」

「我怎麼對他沒什麼影響,好像不是核心弟子或者真傳弟子吧。」

「估計至多也就是傑榜末尾,到是斯道;修為精進良多,不知道能沖入多少。」

「哎,不管怎麼說;一宗之內有兩人入榜,這份榮耀比之一般的七品宗門,怕是也不逞多讓吧。」

「就是就是,看來我水雲宗要翻身啦,哈哈……」

「天佑我水雲宗啊!」

…………

那些大人物聽到這個消息一個個都面露笑意,彷彿看到了水雲宗崛起的場景。

「楊斯道位列傑榜第十七。」待大廳之內稍稍安靜下來,大長老開始公布最終的名次,看到到眾人眼睛里開始冒出驚嘆的目光,大長老別有意味地笑了笑,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一字一頓道。

「楚銘,才俊榜第一!」

「三才之首!玄武之冠!」

這個消息如同悶雷一般在眾人的腦中炸響!

「什麼!才俊榜第一!」

「不可能吧!莫老頭,你可不要誑我們!」

眾人震驚不已,滿臉不可置信。

「誑你們?我有什麼理由要誑你們?再說這種事我敢胡說嗎?」大長老對他們的態度十分不滿,語氣不悅道。

也對,畢竟這才俊榜可是整個玄武域的大事,過不了多久就會在九國之內傳開,到時真假立辨,確實是沒有必要說謊。

「莫兄,是不是今年的才俊榜發生了什麼意外?又或者比賽形式有了改變?」另一位高層問道。

「能有什麼意外變故,無非就是楚銘以一己之力,敗群雄,勝三才。」大長老沒好氣道。

「這……」

「楚銘,我且問你。那黑龍帝國的段情,是否為你所殺?」止住了眾人的疑問,雲水孤開口了,一開口就又是一個重磅炸彈!

「果然,正主來了。」楚銘心中暗道,若是他們不計較,自己倒也無所謂,就算黑龍帝國怪罪下來,自己也不會拖累宗門;若是對方擔心惹上麻煩,那更好解決,自己即刻離開水雲宗,從此再無瓜葛。

「不錯,不止如此,我還殺了姚廣升,黑龍帝國的異姓王,重傷了段無陵,廢了他的寶器和一隻手!」楚銘淡然以對,將所有的事都說了出來,何去何從,讓對方自己決定。

「什麼!你居然……」

「你可知道你犯了滔天大罪!」

「不行,如此一來再天才也不能留。」

「正是,此子可是個禍害啊,待消息傳回黑龍帝國,他們必然興師問罪,到時候六品之威可不是我等所能抵擋的。」

「依我之見……」

在做的高層瞬間炸開鍋,彷彿末日要來臨了一般,這時候大長老冷哼一聲,往前走了一步,大喝道。

「依你之見,依你之見我水雲宗的弟子就應該任人宰割不成?」

接著對雲水孤抱了抱拳,躬身道「太上長老,楚銘所言均為屬實,但是,這一切都是事出有因。那段情……」

「不必多說,殺了就是殺了,不需要什麼理由。」雲水孤經過短暫的失神,畢竟剛剛楚銘所說的事每一件都太過聳人聽聞,而且越是見識遠大的人,受到的震驚也就越大。

此時恢復了過來,上位者的氣勢盡顯,止住了大長老的話。

楚銘卻是平靜地很,絲毫不為所動。等待他們的決定,若是他們擔心惹禍上身,簡單,他即刻離開就是。

不過雲水孤接下來的話倒是讓楚銘有些意外。

「武者世界,殺了就是殺了。哪有那麼多的理由,被殺了只能怪自己實力不濟,怨不得別人。」

「再者說,他黑龍帝國勢大又如何?不一樣被我們的弟子打敗?難不成就他黑龍帝國的人命算命,我水雲宗就要任人刀俎?哪有這樣的道理?」

接著雲水孤將視線投到了楚銘身上「若是你被別人擊殺,我不會出面,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技不如人;不過若是因為你殺了別人,被找上門來,我水雲宗一樣不會坐視不理!」

「無他,因為你是我水雲宗的弟子!」

「我水雲宗以你為傲!」說道最後,雲水孤的語氣之中讚賞之意毫不掩飾。

雲水孤的態度可以說基本上決定了水雲宗的立場,如今以雲水孤對楚銘的賞識來看,水雲宗是絕對要保楚銘的了。

如此其他人也都不在說些什麼,畢竟要將楚銘這麼優秀的弟子趕出去或者交出去,那是絕對捨不得的,一開始他們被黑龍帝國震懾住了。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黑龍帝國數百年來都是玄武域第一勢力,像水雲宗這種級別的勢力,可以說動動手指都可以捏死,給他們心中留下了一個不可戰勝的形象。

此時經過一段時間的冷靜,再加上雲水孤的話激起了他們作為武者的驕傲,宗門的驕傲。

對,楚銘是我們的弟子!是我們最優秀的弟子!

是水雲宗的希望,誰動他就是跟整個水雲宗過不去,要絕他們的路!

對於在座的每一個人來說,他們從小就生活在水雲宗,在這裡生活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可以說水雲宗就是他們的家,是他們的一切。

如今有人要毀了這一切,那他們應該怎麼辦?!

不死不休!

頓時一股前所未有的高亢情緒在瀰漫,每一個人都是鬥志滿滿,想到要與黑龍帝國所抗爭,每一個人都激動無比,壯志凌雲。

雲水孤滿意地看了一眼眾人,接著凝神道「雖然保,我們是一定要保的,但是怎麼保卻是一個問題。」

「黑龍帝國絕對是龐然大物,隨便走出一個天地境強者估計都能橫掃整個水雲宗。」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再多的努力都是徒勞,實力的差距不能用一腔熱血,一股豪情或者拚命去彌補。尤其是身為天地境的雲水孤,他更加明白這一點,知道在一個天地境強者的面前,再多的天心境基本上都是送死。

「這樣,我有一個至交,在萬昌國隱修。論實力不在我之下,你們攜帶我的書信去找他尋求庇護,待過一段時間再回來,你看可好?」

問的卻是楚銘。

楚銘也知道,待在水雲宗是最危險的,僅靠他們這些人是絕對擋不住黑龍帝國的高手的,外出一段時間是個不錯的選擇,就當歷練一番了。

楚銘自然不會反對,點了點頭。

「好,莫老,這件事就由你負責,挑選幾名宗內高手,護送楚銘前去萬昌國。」

雲水孤身為水雲宗太上長老自然不可能輕易離開,要坐鎮水雲宗;楊正軒身為宗主自然也不能離開,要不然他們的目的就太明顯了,除去這二人,整個水雲宗就數大長老修為最高,再加上與楚銘有一段時間的接觸,由他負責,再好不過。

大長老應了一聲,正要去挑選高手,卻突然聽到一聲如震雷般的爆喝。

「把楚銘給我叫出來!」

聲音之內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威力,眾人猝不及防之下神海頓受沖盪,一個個面色發白,門外有不少弟子口鼻都泌出了鮮血,有的甚至直接昏死了過去。

一喝之威!

天地變色!

雲水孤感受到聲波之中蘊含的天地境氣息,當下神色一緊,低喝一聲「大長老,即刻帶楚銘離開,我出去擋一會!」

說完,身形消失在原地。

水雲宗主峰之上,一道身穿黑金龍袍的老者浮空而立,灰白的長發被一頂紫金冠束住,臉上卻不見多少皺紋,面色紅潤,生機沛然。

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強悍無比,僅僅是站在那裡,就攪動了一方天地,彷彿他就是天地的中心,所有的一切都要以他為主。

天地境後期!

唰!

雲水孤出現在對方的面前,打了個哈哈道「在下水雲宗太上長老,看閣下穿著想來是黑龍帝國皇室之人,果然名不虛傳,不知此番閣下前來所為何事?」

「廢話少說,把你們宗內一個叫楚銘的給我交出來!不然整個水雲宗都要給我的情兒陪葬!」

這名老者也是黑龍帝國的一位老王爺,封號東明王。和恭親王一樣,都是當今皇帝的叔伯,身份相當。

同時,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段情的爺爺!

這段情雖然沒法跟段無陵比,但是卻也是數一數二的頂尖天才,頗受東明王喜歡,從段情身負風雷鎧、紫雷劍就可以看出了。

要知道黑龍帝國雖然家大業大,但是皇室成員也十分龐大,再說寶器又不是大白菜,不可能人手一把,很多小王爺可是連一件都沒有。

而這風雷鎧和紫雷劍正是東明王這一支脈的鎮族之寶,如今全都交付給了段情,足可見東明王對段情的疼愛程度。

沒想到,如今居然被別人給斬殺了!

剛受到這個消息,以東明王的修為心境都大為變色,悲慟不已。

接著便是無邊的怒意,直接震碎了一個大殿,朝著水雲宗趕來。

誓要將那個叫楚銘的斬殺當場,煉神化魄! 其實東明王的一舉一動,在黑龍帝國高層的眼中那是一清二楚,但是卻都有選擇的忽略了;即使是黑龍帝國當朝皇帝也默許了。

這並不是因為東明王身份地位高,沒人敢管,只是大家全都達成了共識。

由東明王去給水雲宗一個教訓。

黑龍帝國頗受重視的異姓王,姚廣升;嫡系皇室,情王,段情;全都被斬殺。甚至於連太子儲君段無陵都被逼出了帝皇意志,這可是相當於一條命的存在,從某種意義上說,段無陵已經死過一次了。

更別提還被廢了一副下品拳套,重創了一件中品寶甲!

這簡直就是赤luoluo地打臉啊!還不止打了一個巴掌,是接連幾個巴掌。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是一個出身八品勢力的無名之輩。

這讓黑洞帝國怎麼忍?!

黑龍帝國數百年來雄踞玄武第一勢力的寶座,囂張霸道慣了,如今吃了那麼大一個虧,要是說沒有什麼表示,就這樣算了,那是說破天也不會有人信的。

但是,怎麼處理這件事就值得玩味了。

不管是姚廣升、段情還是段無陵那都是在才俊大比之上輸的,沒有任何陰謀詭計,也沒有以多欺少。他們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