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這個苗頭太危險了

在老皇帝的愕然中,艾琳娜還在繼續分析:「父皇您想想看,我們人族自古以來秩序念頭深入人心,而且從來就是群住群棲。魔獸可不一樣,吞噬血rou的那種野獸的本能,居然被勢力掌控者控制到這種地步,已經是非常不得了的本事了。如果再有機會與他坐下來的話,一定要好好問問他是怎麼管束,或者說是威懾下轄的那些魔獸怪物的。」

「……」老皇帝淚往心中流。

天下間,不止男人是壞東西,連地龍這種傢伙都不能掉以輕心啊

女兒控老爹只覺得自己保護乖女兒任重道遠,註定一路荊棘坎坷了。

於是,在艾琳娜公主殿下主動告退時,老皇帝也沒有多挽留她坐會兒,而是送走乖女兒后就扎進了皇家藏書閣,帶著一群貼身shi衛開始翻找地龍安塔瑞斯的惡行記錄。

甚至把魔獸類所有的記載典籍都翻了出來,種種惡xing都算在了地龍頭上。

往安塔瑞斯這地龍腦袋上蓋臭帽子,這是刺龍計劃中最悠閑的老皇帝自定的工作計劃,堅決不可動搖了。

雨已經停了,風卻更急了些,。

艾琳娜在金hua女衛的保護下回宮。

不知道她們折騰什麼樣了,會不會回去是一群煙熏妝的摩登女郎啊。艾琳娜心中有點好奇。

近乎圓月的邊緣開始在陰雲中鑽了出來。

嗡――又是一陣嗡鳴。

這種聲音太熟悉了。神器或守護出現時的動靜。

艾琳娜趕緊往周圍看。

金hua女衛們卻莫名其妙,她們沒有聽到這樣的聲音。

「哎?你身上……放了什麼東西?」艾琳娜最後將目光落在了金hua女衛領的金甲上。

是一種無法言語的直覺。

就好像有什麼在呼喚自己,無比熟悉的,千百年前就聽到過的聲音。

金hua女衛領趕忙把金甲鎖扣打開,將懷內所有東西都掏了出來。

香水、香巾、手帕、扎帶……

金幣、匕、短刃、鏈子錘……

等等,這個東西你這麼塞進去的?

艾琳娜一臉黑線地看著,女衛領將完全不符合物理概念的東西往出扔。

最後,一個東西引起了艾琳娜的注意。

就算金hua女衛們也看出來它有點不對了。

是黑雪hua十字飾品,那個可以令四國公主產生幻覺的飾物。

而且還開啟了空間傳送門起到鑰匙作用。

當初空間傳送門的風bo結束后,就撬下了它由金hua女衛領保管。

這塊黑色的小飾物現在正慢慢地煥出一種柔和的光澤,毫不刺眼,也不明亮,幽幽然。

金hua女衛領小心翼翼地捧著這塊飾物,呈獻給公主殿下觀察。

艾琳娜倒是毫不設防地直接抓到手中。

沒有什麼守護誕生的提示聲音,估計自己是沒有辦法再承受更多的守護之力,各個守護已經增強而且夠多了。

那麼這個小飾物為何還要光?

艾琳娜把這個小飾物放入手中看的瞬間,黑雪hua飾物原本就轉淡的黑色更加迅地開始褪去,而且變得越來越晶透剔提起來。

特別是月光的撒落下,這個小飾物居然像是形成一種黑霧霧的空間,似乎能夠吸收周圍的月光。

亡靈族的寶物

艾琳娜頭腦中莫名就出現了這個概念。

沒有任何理由,也不同於迦佰莉灌輸的知識,這個概念就這麼突兀地出現在自己腦海中。

不知道怎麼回事,艾琳娜看了半天,將幾枚寶石挨個對密碼一般按了幾遍,又上下拋來拋去一會兒,還是不知道有啥作用。

是不是因為亡靈之主是暗之莎莉葉,自己這光之莎莉葉的轉世身軀與其有點關聯xing,但不足以ji活這個寶物?

艾琳娜猜測著。

算了,看金hua女衛們先是一臉驚嘆,但後來也是一片納悶的表情,艾琳娜也就不打算多研究了。

不知道這個小東西在滿月夜會不會有什麼變化?或者是下一個無月之夜才能行? 「愛華」鞋廠可以接受?宋愛華這一開腔一下得罪了一票人,眾人紛紛對他報以敵視的眼光,周勇嘿嘿一笑道:「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樣的單子也敢接,『愛華』鞋廠是不是最近沒活干,再不接單子就要停工了?」

宋愛華冷笑道:「這個就不用周總操心了,等什麼時候周總把我『愛華』鞋廠兼并了,做了我宋愛華的老闆,再來管我的事吧。」

他言下之意就是,我怎麼著我樂意,管你屁事。

許思打斷他們道:「這樣吧,現在具體的合作條件,合作內容我們暫且不談,我還是先談一談「snow&」的現狀與未來的計劃,讓大家對這個品牌有一些認識,之後大家再來討論!」

周勇嘿嘿一笑道:「那我們就洗耳恭聽,我倒要看看『思凡商貿』的這個合作是否比許總的美貌更具有誘惑力。」

下面一群大老爺們也跟著笑了起來,許思眸子中閃過一絲寒光,但馬上便又恢復如常,現在在談生意,她作為總經理自然不能為這樣的玩笑話去與他們計較,倒是林凡從進來便一言未發,一直在觀察在坐各人,此時聽到周勇的話,心裡已將這人判了死刑。

許思將電腦中的文件打開,從投影儀的大屏幕可以清晰的看到這個ppt的內容,報告的名稱為「snow&」的規劃報告。

「眾所周知,「snow&」是一個新品牌,是一個在短期內無法單獨開櫃的品牌,因此前期「snow&」的銷售主要是以展銷的模式進行的,而且這個形式的銷售要保持至少兩個月。」

許思一邊說著,一邊用激光筆指著大屏幕上的各個展銷點的照片像大家做著介紹。當然了每一幅報告。她都會停頓一下,給大家充分的時間去消化去提問。

只是大致看了一眼,周勇嗤笑一聲道:「這也叫做銷售?屁大點地方。這簡直就是小孩子玩的過家家。」

許思沒有理睬他們,將報告翻到了下一頁繼續道:「二個月後。我們計劃會開出「snow&」第一家專櫃,並且會在年底之前開設共2家百貨商場店與2家購物中心店,在此之後我們的開店計劃會暫停三個月,轉而將精力投入到針對這4家店的人員與貨品結構調整上來,我們用三個月的時間將商品的組合搭配的儘可能完美,同時人員也漸漸融入這種新業態下的店鋪,屆時我們進入一個穩定的發展期,以每年不低於20家店的規模擴張。」

許思之所以跟他們說這麼多。其實要表達的意思就是為了後面拋出的訂貨菜單做準備的,她要告訴對方前面這半年是我們「snow&」訂單最少的一個階段,而半年以後才是「snow&」的加快發展期,你們不要因為眼前的訂單而錯估了未來的合作空間,同時也請你們待會談合作條件時掂量一點,我給你們的業務可不是小批量的,而是一個大單。

又是周勇頭一個道:「半年?半年後的事情誰知道呢,前半年只有4家店,還是4家不知道怎麼樣的店鋪,難道我們就為了你一個虛無縹緲的計劃。我們就要犧牲利益陪你們過家家?」

「就是啊,就4家店能需要多大的採購量?現在一家店一個月能做20萬的銷售算很高的了吧?4家店最多每月80萬銷量,冬季產品最多銷售240萬。這樣推算下來訂貨量才不到90萬,根本沒多少錢賺啊,這還讓我們讓利,怎麼讓?」

「是啊,對產品要求還那麼高,一點瑕疵都不能有,這樣苛刻的條件,我看我們是做不了。」

「哎,我對這個合作已經沒有想法了。算了,還是早點回家吧。在這裡浪費時間。」

什麼事情,只要一有人帶頭。就會有人響應,第一個人起身要走以後,陸陸續續就走掉了五六個,這幾人之所以走一方面是因為訂單量少,興趣不大,再加上宋愛華那副志在必得的樣子,也覺得自己跟宋愛華沒有什麼競爭優勢,這個「蚊子腿」的單子也落不到自己手上去,所以就提前離席了。

對此,許思與林凡除了客氣的將他們送出門外,沒有任何錶示,「snow&」的未來發展怎麼樣,他們比任何人都有信心,對於廠商的合作,他們心裡也有一定的打算,在坐的這些人第一次接觸后,林凡就跟許思說了宋愛華這個人,覺得這個人是個可以長期合作的人選,事實上第一次的樣品送來后,宋愛華的產品無論從殘次率還是效率上都高於其他廠子,就算周勇這個自誇設備最先進,工人手藝最精湛的老廠子也比不上他。

所以今天請這麼多人來,二人也是存著再挑一挑,選一選的想法,看看還有沒有一到兩個可以合作的廠子,不過眾人的表現顯然讓他們失望了,倒是宋愛華一如既往對這個合作很看好,這是值得欣慰的地方,所以就在周勇大放厥詞時,與宋愛華唇槍舌劍時,林凡與許思眼神的一個交匯,就確定下來了宋愛華會作為一個重要的合作備選人。

「我說許總,看起來你們這個單子一點都不吸引人啊,人都快跑光了,要我說我們也不用這麼麻煩,就還是上次那個價格,什麼殘次率也不要要求了,你把訂單量拿出來,我們分一分就算了。」

許思微微一笑道:「上次的價格是不可能的,殘次率也不能改,訂單數量肯定是比上次大。」

周勇冷哼一聲道:「既如此,我『志勇』鞋廠也放棄這次合作。」

他這一帶頭,又有幾家場子跟著也表示放棄,這樣一下只剩下已經表態對這項合作有很大興趣的宋愛華,以及另外兩個始終沒有表態的小廠子了。

許思笑道:「那真的很遺憾,以後有機會再合作吧,另外中午公司安排了簡餐,招待各位,吃完飯再走吧。」

周勇道:「也行,那中午就在這吃一頓最後的午餐!順便我也看一看宋總到底能接下什麼樣的大單。」(未完待續)

… 第2o5章(上)錯過好戲的遺憾

艾琳娜研究了好半會兒黑雪hua飾物,但仍舊沒有什麼收貨后乾脆拴在了腰帶上。

現在這個黑雪hua飾物已經晶瑩雪白,不再是黑色的扎眼顏色,倒是與公主殿下的淡金色服裝非常鑲襯。如此沒有人會額外注意了,只當做萊雅皇家的一種飾物。

金hua女衛們見慣了公主殿下身邊的神跡,對這個飾物也見怪不怪了,連竊竊si語一輪都欠奉,紛紛陪護在公主殿下身旁回寢殿。

回到公主寢宮,艾琳娜驚訝地現自己的住處已經被改造成了集體宿舍。

只不過沒有上下兩層comg宛若hua瓣般分佈在公主寢宮最大的房間內。

這是公主貼身shi女們幫助更換的傢具。心機聰慧的shi女們早就看出公主殿下對這些女子有點意思,簡直有點近乎寵愛般的言聽計從。

因此在佐茨薇提出擺設comg褥時,shi女們毫不猶豫地加以配合。

微微的香氣熏染下,配合昏暗的魔法燈燭,康妮都已經躺下睡覺了。

白天艾琳娜參加鮮hua祭開幕式,她們看了些熱鬧后就又去戲水了,此時自然睏乏。

亞莉絲等女早就換號了睡覺穿著的衣服,就連希維也換好了晚裝,蜷著身子拄著腮幫子打瞌睡。幸好她沒有完全睡熟,不然就要上演大變活人的消失隱身戲碼了。

眾女在一起睡覺,儘管不是一張comg上,卻總會有些彆扭,所以大家的穿著都不算過薄過透了。

「艾琳娜,你回來啦?」希維拉著艾琳娜在自己comg留給你的。」

「好啊。」艾琳娜倒是毫不介意。

殿門口守衛的金hua女衛稍有介意,感覺萊雅的公主殿下怎麼可以和她們一樣平等地位。

「嗯?維塔拉呢?」艾琳娜注意到禍根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洗澡去了,剛才金薇殿主一直看著她,亞莉絲她們才能安全地洗浴。」

錯過好機會了啊艾琳娜心中大哀怨。

對了,希維呢?艾琳娜覺得亞莉絲、佐茨薇她們總不會和希維一起洗的,儘管都知道希維是女身。

「希維你洗了沒有?我們一起去吧。」艾琳娜話語出勾引mm共浴的請帖,臉上表情bo瀾不驚。

希維稍有點臉紅:「我洗好了啊。」

很快又補充道:「剛才我最後一個洗好的。」

不用這麼費力解釋啊,你們要是能在一起洗就更熱鬧了,後宮河蟹啊……

對這些風韻,艾琳娜相當不在意,只是遺憾希維沒有等自己一起洗澡。

「兒媳fu你回來了啊?」維塔拉頭**地擦著浴巾,衣衫單薄地從后閨屏風處轉出來。

金薇殿主在其後,臉上帶著微微的紅暈,頭卻是乾爽。

當然,以她的實力,抖抖身子水汽都會被震飛的。

不過她臉上的紅暈是怎麼回事?莫非在浴室中有什麼好戲?艾琳娜心中八卦自己的丈母娘。

對了,維塔拉不是垂涎於雪倫嗎?就以此為寄託?

艾琳娜看看不遠處comg上端坐著、目光卻悄悄望過來的雪倫,又對比一下金薇殿主。

這母女倆還真像啊,一不留神就會看錯。

還有,維塔拉的衣裳單薄得很,似乎在暗淡的燭光下能看到她豐滿的前什麼東西在一晃晃……

可惜本yu米你不是丈母娘收納派,母女並收這種重口味還是不考慮了。

艾琳娜轉開視線。

倒是維塔拉一直開始在艾琳娜身邊磨磨唧唧,但還沒等希維飆,金薇殿主已經一把倒揪住維塔拉的脖領子給拉遠了。

「安娜蓓拉,辛苦你了。」

「亞莎,請將就一下。」

「康妮,好好睡啊,明早有好吃的點心。」

「雪倫,別擔心太多。」

……

艾琳娜轉了一圈,挨個安慰老婆們。

對了,安娜蓓拉算不算老婆?

艾琳娜自己也不確定,那次去未來忘了問了。

這次親眷大集合有點1uan,但總算是安頓下來了,艾琳娜心中也多放心一些。

從艾琳娜為中心,位置安排向右順時針是希維、維塔拉、金薇殿主、雪倫、安娜蓓拉、亞莎、亞莉絲、康妮、芭黛兒、佐茨薇,然後又輪迴艾琳娜。

有點相生相剋的感覺啊,反正還算安全。

金薇殿主特別防備維塔拉,甚至希維也守在旁邊。

佐茨薇是想挨著希維,但臉皮薄根本不好意思說出來。

眾女悠悠然睡去后良久,艾琳娜才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imi糊糊中……

「起comg了。我數到三……一、二……」

噔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