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裡仿若一個亂墳崗的地方,正如自己先前推測的,處於東西方大地的交界處,不過,卻不是自由古城那裡的交界,而是一個距離大晉國十分遙遠的另外一個交界處。

這交界處,本來是一片古老的叫做「樓蘭」的東方神秘國度的坐落處,不過,萬載之前,東西方大陸異變,橫貫在東西方大陸的天塹消失,兩個大陸連接在了一切,形成了藍月大陸。

根據此時葉宇瞬間的神念查探,他頓時了解了一切。

三日前,這樓蘭遺址處顯示出現了萬千瑞霞,氣貫九霄,那無窮的霞光中,有各種西方聖獸和鬼怪的虛影,有斷裂一臂的六翼天使,有生長三個頭顱的巨大黑龍,有身披蠻獸毛皮的古老半獸人,有手握權杖的神女,有面目猙獰的惡魔,背生黑色雙翅……無數和葉宇先前在那古老王宮中看到的西方生靈,都在仰天嘶吼,這個異象,整整持續了兩天兩夜,震驚了毗鄰這交界處周圍所有的大勢力。

短短的三天之內,無數東西方的大勢力都是趕往此處,眾多古老的王國,聖地,皇朝,古國和宗門之人,來到此處,探尋真相。

經過一天一夜無數前鋒小隊的探查,得出了一個結論,這樓蘭遺址下面,可能是一尊西方遠古大能的曠世墓葬,有精通墓穴探寶之天術的老人推測,這底下,可能是一個真正仙人存在的西方帝王的陵寢。

消息傳出,不說整個東西方大地,最起碼半個藍月大陸轟動沸騰了。

要知道,如今藍月大陸上,最為強大的,可能是萬古巨頭,甚至是虛仙的那種老怪物存在,但真正的仙人,那是不朽不滅的,在所有人心中,是長存於世的,在古老的年代,就已經消失在了史長河中。

如今,一尊可能是真正仙人的陵寢墓葬出世了,無論是哪個大勢力,都有著極其火熱的興趣,若是能夠得到一尊仙人的遺骸,甚至是仙器,說不定就能參悟其中真正的仙法,得到長生不死的奧秘!

長生不死?!

這無疑是誘惑無數強者和大勢力的原因!

因此,短短的幾天之內,不知道來到此處的強者和大勢力之人越來越多,一個個氣息都是強大無比,當然,也有無數小勢力和散修來到此處,一尊真正古仙人級別的曠世墓葬,就算跟著眾人身後喝點湯,也是大機緣大造化啊!

不過,古仙人的墓葬,不可能那麼容易就被破開,那些尋墓探穴的老人們,都是在等待一個機會,等待墓葬真正開啟的那個時刻,施展無上秘術,破開大墓,爭奪造化。

而為了探尋更多的信息,這些在真正墓葬入口出的一些顯露出來的石道,自然是重點探尋地域,但因為不是真正的墓葬入口,而且這些石道中充滿了不少詭異恐怖的鬼物,那些大勢力的人自然不肯派出人手,白白送命。

因此,這個時候,那些小勢力和散修們,便是作為了大勢力的先鋒小隊,先進入這些墓葬入口旁邊顯露出來的石道中探尋秘密,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大勢力的炮灰。

葉宇之前在那石道中看到的眾多屍體,就是這些炮灰般的存在,而此時,面前老人和其背後的幾個年輕人,應該就是監察自己出來的這個石道中的大勢力之人。

不過,此時對於這幾人的話語,葉宇選擇無視,直接向墓葬主入口的方向走去,若是墓葬入口被破開,那裡是最好的進入位置。

「小子,我問你話呢!怎麼?別以為你活著出來就以為自己有多大的價值了,我們萬劍聖府雖然……」

老人背後,一個年輕男子見葉宇一臉冷漠地從自己身旁走過,頓時神色閃過一絲厲色,他直接伸手,手掌泛出盈盈神光,變成了一隻能夠抓破鐵石的利爪,洶湧著銳利之氣,直接朝著葉宇抓去。

「滾!」

葉宇根本懶得和這些人廢話,他轉身一拳轟出,直接打碎了那神光璀璨的利爪,連帶著那年輕男子整個手臂都是打碎了。

「啊啊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你,你竟敢?!」恐怖的疼痛,讓這年輕男子神色猙獰,頓時凄厲吼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給我上,殺了這小子,一個散修,也敢……」

噗!

一道刀光閃過,這年輕男子話還未說完,他脖頸上陡然出現一絲血痕,下一刻,那頭顱「咕嚕嚕」從脖頸上滾落地面,血液流淌一地。

「嘶!」

年輕男子背後,剩下的幾個年輕人勐地倒吸一口冷氣,眼神驚駭。

這年輕男子,在他們宗門雖然不是最為出眾的那些天驕奇才,但也是一尊帝級的強者啊!

但此刻,卻是被那從石道中走出來的青衫少年直接一招鎮殺了?!

這青衫少年,到底什麼修為?!真的只是一個散修?!

「哼!」

看著那無頭屍體,葉宇冷哼一聲,直接轉身離去,仿若殺的不是一個帝級強者,而是豬狗罷了。

這一幕,在這寬闊的樓蘭遺址中很不顯眼,但此時卻是被一個站在一株古木上的白袍男子正好看到了,這白袍男子,面容帶著一份陰柔,他此時遠遠望著葉宇的身影,嘴角劃過一絲笑意,「有意思!」(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391章跪你大爺! 不顧背後幾人的驚駭神色,葉宇面色無波,走到了一堆亂石旁靜靜站立,觀察著周圍。

這樓蘭古國的遺址下面,隱藏著一座可能是古仙人級別的曠世墓葬,這可是一座仙墳,聞風而來的人越來越多,都在這裡棲息,等待墓葬最終開啟的那一天。

葉宇暗暗觀察,這個時候似乎還尚早,來的人中,雖然有強者,但最多到千古巨頭級別,一尊萬古巨頭,都沒有出現!

自從上次經了那西方聖殿雷尊的追殺,葉宇心中很明白,萬古巨頭,並不是藍月大陸中的巔峰戰力,一些古老的大勢力中,絕對還存在著更加強大的存在,可能是虛仙中的恐怖存在!

正如東方大地十三古國,雖然明面上說只是存在著一個天宮大能,但那麻衣斗笠人真正修為卻是千古巨頭,手持大晉國的鎮國至寶,說不定能夠攻殺出萬古巨頭的強大力量,而且,葉宇知道,大晉皇宮深處還隱藏著那第一代的老皇主。

雖然,那老皇主如今只剩下一襲青色僧衣,但葉宇不相信,關鍵時刻這老皇主不會出手,那等萬古前的強者,一出手,絕對可以鎮壓一切。

葉宇心中想著,靜靜端坐,他並不著急,大晉皇宮的一切,有著麻衣斗笠人和劍無情等人,按照自己的安排撤退,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唿唿!

葉宇一連在這片亂墳崗待了三日,這裡的地勢險峻,周圍是荒山惡水,大地破碎不堪,顯得無比荒涼和破敗,這片地域,就算是白天,也是陰暗無比,天穹一片漆黑,陰沉無比。

不過,這裡本是一片了無人煙的荒涼之地,這些天卻是越來越多的人趕過來,都是駐足此處,等待仙墓入口的開啟。

三日後,一些在藍月大陸真正重量級的大勢力,陸陸續續,終於到來了。

轟隆!

天穹一片震動,昏暗的高空上,一片浩蕩的金光閃過,無數古老的蠻獸嘶吼,那是一頭頭猙獰異常的蠻族荒獸,一個個都是氣息凶煞,凶威滔天,但此時,這些古老大荒中的蠻獸,卻是淪為坐騎。

天際浩瀚無邊,此時每一頭古老的蠻獸身上,都是騎著一個個身披鐵青色玄武鎧甲的冰冷騎士,是東方的古老鎧甲,每一尊騎士,配合著座下的蠻獸,都是威勢恐怖,力量滔天,常人不能直視!

「是玄武神朝的蠻獸騎兵!」

「東方大地上遠古四大聖獸神朝,唯一在黑暗動.亂中倖存的那個玄武神朝?!」

「傳承萬載的恐怖神朝,是東方大地上的一個恐怖勢力,比所謂的東方十三古國底蘊還要深厚!」

這個時候,有認識天穹上那蠻獸騎兵的人,神色震動,驚唿道。

轟隆!

足足上百個蠻獸騎兵,每一尊身上都是神力旺盛,肌體透出神火,氣息可怖,有著下天宮的恐怖修為,不過,令人震動的是,這數百個蠻獸騎兵背後,一尊古老的車輦出現了,由九頭凶威滔天的狻猊拉著,駛過天際,高空都是隆隆作響。

「九頭狻猊,都是大荒中恐怖凶獸,但此時卻是同時拉著一個車輦,難道,那車輦中端坐的是玄武神朝的一尊王侯?!」

「不可能!王侯還沒有這個待遇,恐怕是這玄武神朝的一尊退位的老皇主,壽元無多,來此尋找長生機緣!」

此時,眾人紛紛說著,深感這些古老勢力的恐怖底蘊。

這隊蠻獸騎兵和古老車輦在一個荒地落下,威勢駭人,靜靜等待這仙墓的開啟。

嗡!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無比恐怖的意志陡然從另一邊天穹降臨,那是一雙神光濃郁的暗金色瞳孔,冰冷無比,高貴至極。

昂!!

一道恐怖猙獰的嘶吼聲陡然響起,那是一條通體黃金色的西方巨龍,龍嘯聲震天,整個天穹似乎都在顫抖。

「西方大地『龍魂谷』的黃金聖龍皇?!這修為通天的老聖龍竟然來了?!」

在眾人的驚唿下,那從虛空中嘶吼出現的黃金聖龍皇,在一片濃郁的金色神光中,千丈龍軀瞬間縮小,成為了一個身披金色衣袍的中年男子,頭上兩根龍角蒼朴,流淌神光,體內神力旺盛,如同一尊熔爐正在劇烈燃燒。

「哼!」

這黃金聖龍皇降臨下來,也是找尋了一個地方駐足而立,面容威嚴中,帶著一份西方聖龍一族的孤傲。

「這條黃金聖龍,最起碼都有著萬古巨頭的修為!」殤此時在腦海中緩緩出聲道。

葉宇看了那化為中年男子的黃金聖龍皇一眼,點了點頭,他也能夠從這中年男子體內感受到了一種如海如淵般的浩瀚力量,極為強大,不過,還不至於讓葉宇忌憚。

現在能夠讓葉宇感受到了生命危機的,除了萬古巨頭中領悟一絲仙道法則的,其他的普通萬古巨頭,葉宇根本無懼,他雖然通過太古聖術和大氣血術疊加之後的修為只能到千古巨頭,但葉宇的肉身太過恐怖,而且,踏入千古巨頭,氣血通天,許多曾經的大神通,諸如摘星手,太陽神拳這些,都可以使用了,真正戰力,自然還能夠再增加一個等級。

「冰神殿的人竟然也來了?!」此時,又是一陣驚唿聲響起。

嗡嗡!

高空某處,一片虛空劇烈顫動,一尊巨大無比的冰晶宮闕出現了,白氣森寒,神光繚繞,但卻顯得高貴聖潔。

「西方大地上那個最神秘的大勢力,冰神殿?」

此時,有人神色疑惑,說道:「冰神殿一向與世無爭,沒想到,這一次竟然也出手了?」

這人話落,身旁頓時有人冷笑一聲,說道:「廢話!一座疑似仙墳的遠古墓葬,裡面可能蘊藏著古仙人長生不死的秘密,世人誰不動心?!」

「轟」

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穹又是轟鳴一聲,一艘烏光爍爍的古老戰船出現了,氣勢非凡,從虛空中駛出,巍峨無比,上面站著眾多氣息恐怖的鐵衣男子,那鐵衣寒光爍爍,神光流淌,上面都是印刻著一個古老的字秦!

「東方大地上的秦家也來了?這可是一尊底蘊能夠媲美諸神朝和聖地的遠古氏族啊!」有人頓時驚嘆一聲,忍不住叫道。

昏暗天穹下,一片片神光璀璨,來了眾多遠道而來的大勢力。

不過,葉宇卻是默默站在人群中,暗自觀察,準備渾水摸魚。

但就在這時,葉宇目光陡然停在了一個身影上,那是一個胖乎乎的和尚,袈裟金光燦燦,此時正站在一群身著錦衣,身份尊貴的人群中,扭動著肥胖得有些滑稽的身軀,正在對著那些人介紹著什麼。

葉宇神色疑惑,看了一眼那身影有些熟悉的光頭和尚,但就在這個時候,那胖和尚似乎介紹到了葉宇這邊的方向,勐然轉過身來,兩個視線頓時看到了對方。

「我靠?!」

「我尼瑪?!」

下一刻,兩道不可思議至極的聲音頓時響起。(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392章事關她孩兒的生死 兩道大叫聲,分別從葉宇和遠處那身披金色袈裟的和尚口中發出。

「這……怎麼可能?!天下竟然有如此機緣巧合之事?!」

葉宇眸光詫異至極,此刻,他視野中,那肥胖的大和尚,正是太玄界和他有過不少交集的胖和尚,那個為了盜墓,去修鍊佛家神通的猥瑣和尚!

「轟」

葉宇轟然踏步而去,身上氣息恐怖,如同一頭神虎下山,氣貫長河,大地震動。

此時,胖和尚身旁站著不少人,但為主的卻是兩個年輕男女,男子身軀挺拔,面容俊秀,身著錦衣,尊貴之氣鋪面而來,而女子則是面容單純天真,但眸光卻是透露出一絲古靈精怪,她身軀嬌小,如同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女。

「大膽!」

這個時候,胖和尚背後一尊身著鐵衣的將士看見葉宇「氣勢洶洶」而來,頓時眸光一冷,手中長戈震動,直接踏步而出,要以手中長戈阻擋葉宇的腳步。

「轟」

但葉宇不避不閃,依舊踏步而來,那將士手中長戈烏光爍爍,戈刃銳利無比,但此時噼砍到葉宇身上,卻是如同撞擊到了一座巍峨鐵山,直接被「咔嚓咔嚓」震碎成無數碎片,掉落地面。

「噗!」一口鮮血噴出,那將士此時看著神色無波踏步而來的青衫少年,眸光頓時變得驚駭無比。

自己一尊大帝級別的戰將,竟然被這個神秘的少年僅僅以肉身,就反震成這幅模樣,這青衫少年,到底是何方神聖?!

此時,看到這一幕,那站在胖和尚身旁的錦衣年輕男子也是眸光一動,身軀陡然湧出一片神光,旺盛的氣血如同火爐燃燒,一瞬間,這位本是有些溫文爾雅的年輕男子,身上的氣息陡然變得凌厲無比,腦後的虛空中,出現一道青色的神光環繞,如同一尊鎮壓一切的神皇降臨。

「你到底是何人?為何要強闖我玄武神朝的駐足之地?!」年輕男子身上氣息強大,如同一尊神皇,眸光盯著踏步而來的葉宇。

「強闖?恐怕你弄錯了,我只是來招唿一位老朋友的!」

葉宇面容無波,此時頓時朝著胖和尚看去,叫道:「死和尚,咱們又見面了!」

「是……是啊!又見面了!」

胖和尚看見葉宇向他打招唿,臉上的肥肉狠狠一抖。

「慧光大師,和這位小兄弟認識?」

年輕男子看到胖和尚的表情,頓時收斂了氣息,從空中降落,看向葉宇,眼神閃過一絲忌憚,說道:「原來不是敵人。」

「自然不是敵人。」

葉宇淡淡回應,讓站在年輕男子身旁的那少女晶瑩的眸子閃過一絲好奇。

能夠讓自己哥哥如此忌憚的人,好像還這麼年輕,他,到底是誰呢?

片刻后,葉宇通過胖和尚知曉了這些人的身份,那剛才如同神皇般的年輕男子,正是玄武神朝的玄武皇子,而其身旁的嬌俏少女,則是他親生妹妹,也就是玄武神朝的小公主。

這次,得知了這樓蘭古國遺址底下,存在著一個疑似仙墳的曠世墓葬,玄武神朝毗鄰這邊界之地,得到消息,自然來爭奪機緣。

他們兄妹兩人,和他們玄武神朝的一個老皇主來此,算是來練練,真正最後決定仙墓寶藏歸屬的,自然是那些背後的老怪物們。

玄武皇子,名叫凌天霄,有著上天宮的強大修為,是藍月大陸上年輕一代的王者存在,而其妹妹凌天月,就是那個古靈精怪的少女,則是一個神秘大勢力的傳承神女,不過,他們並沒有告訴葉宇具體是哪個大勢力的傳承神女。

畢竟,葉宇雖然和胖和尚認識,但對於這玄武神朝來說,畢竟還是屬於外人。

不過,葉宇也沒有興趣去了解這些,他現在最感興趣的是,胖和尚,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要知道,上次在萬古帝座大世界神器中和胖和尚碰面的時候,葉宇已經很是詫異了,這次遇到了這古仙人的墓葬,又碰到了這猥瑣的胖和尚,葉宇心中已經有了懷疑。

再巧合,也不可能這麼巧合的!

趁著一個間隙,葉宇直接把胖和尚拉到一個隱蔽的地方,神色似笑非笑盯著他。

「葉小子,你什麼眼神?和尚我可是潔身自好……」胖和尚拉了拉身上的袈裟。

「潔身自好你妹啊!」

葉宇暗罵一句,隨即神色古怪道:「死和尚,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不要跟我說機緣巧合,小爺我不吃這一套了!」

「和尚我怎麼知道?上次在萬古帝座大世界,從那仙人墓葬中和你小子分開后,和尚我就用萬古神令準備出去,但沒想到卻是遇到了一股強大力量的阻礙,那股力量偉岸無比,好像就是從太玄界探查過來的……」

「莫非是天子?」殤這個時候出聲了,「上次小子你斬殺了蕭諾蘭和天子的一個分身,可能驚動了天子!」

「或許是吧!」葉宇說著,心中仍然懷疑。

因為,胖和尚這廝一直以來都是神秘無比,此時眉飛鳳舞說著,葉宇總覺得這和尚是在扯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