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不要推卸責任。」亞莉絲緊咬了咬嘴唇,雙目中疼惜的神色閃過後,一種堅忍的神情浮現俏麗的臉孔上,右手臂緩緩放下后,方才緩緩說道:「艾琳娜,這是姐姐給你一個教訓。即使不肯接受,甚至千慣萬寵的你可能再不認我這個會打你的姐姐,但我希望……這個耳光你要記住,記住一輩子!」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我深呼吸幾口氣,感覺自己的呼吸急劇地喘息起來,渾身都有一種繃緊的感覺,熱血都不受控制地衝上額頂。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可惡!為何要被扇耳光!而且還是被自己喜歡的女人打!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神前的面試被淘汰,只能算是候補,僅僅當個光之聖子的陪襯。許願不成,被陰笑迦佰莉謀殺了小弟弟,變成了任人宰割的小女孩。來到這個世界不滿一個月,出風頭就那麼幾次,但被人算計多少回?!你們以為我過得容易嗎?!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喜吃小孩嫩肉的沙漠獸族,閃電虐待狂的暴虐蒼雷安娜蓓拉,好占女色的色狼夫人維塔拉,早有窺色之心的奴隸聯會少主道格拉斯,虛偽卑鄙的太監指揮官艾里恩特,喜歡男色的玻璃王子和他的老油條師爺,老奸巨猾的太監老媽金薇殿主……這些每一個傢伙都不是易與之輩,我費盡心思才能保得天使老婆身子周全!既往種種險情一一回味,我越想越覺得委屈,漸漸氣憤的感覺充斥頭腦。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我戲弄凱絲安夫婦是想磨練她們感情,讓兩人認識到彼此的重要性來破鏡重圓。康妮公主吃了葯會春情大,我也僅僅是配合一下,這樣送上門來的肥肉,就算咽不下去,嘗嘗滋味也有錯嗎?!我昂起頭迎面直視亞莉絲,卻見她雖然表情有所不忍,但根本沒有上來愛惜地關懷一下,頓時令我更加心傷。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哼!」我恨恨地一跺腳,直向洞外衝出去。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艾琳娜!」身後一聲急喝,亞莉絲奮力想抓住我。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動作過猛,感覺到撲面夜風的瞬間,我已經衝到山崖之外,被亞莉絲拉住的袍角破裂,繼而整個人飛地向下墜去。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見過了神確定能有輪迴,再有魔王父親撐腰,也許死了更好,總比現在這副身體要強!到地獄或是天堂,都會有很多美女相伴!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耳邊都是急劇的呼呼風聲,身體不受控制地被強勁的風流刮動,四肢亂擺不止,神志都有些模糊起來。但思維卻在急飛轉,比平時都要靈活清晰,也許這就是死前的感覺。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頭腦中,與眾女相識的場面一一閃過:與亞莎、亞莉絲的初次相遇,與希維的月下邂逅,與芭黛兒的破詛之約……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艾琳娜!」頭上傳來亞莉絲的聲音。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我下意識地睜眼望去,模模糊糊看到有人影在我上方一同墜下。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糟糕!狐老婆也跳下來了!笨啊!怎麼會笨到這種程度!連我自己也一樣笨!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我心神一震,整個人瞬間都清醒過來。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是啊!笨到極點!當男人的為何總想借身體的優勢來揩美女油水、何必總為自己的身體煩惱?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正所謂男兒當自強,與太陽爭光!若是大男人,就該讓自己更加充滿男子陽剛之氣,令美女們自己傾心相托才對!日後總要與老婆共攜白,何必急於一時的便宜?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在高空墜落的危急中,我的思緒如飛般想通了長久以來的心結。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出來吧!地獄龍!」我大喝一聲召喚出黑色巨龍,咚地承受住自己的下落勢頭后,顧不及撞擊之苦便驅使龍身,伸臂勉力接住了亞莉絲。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咯、喀咔!兩聲骨骼脆響,手臂有一處骨折、一處脫臼,痛入心肺之感卻令我哈哈大笑起來。不知是心結得解的喜悅還是痛得忍耐不住,我眼角濺出了淚花,將亞莉絲緊緊摟在懷裡。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吾愛吾愛書庫言情吾愛小說言情

騎下巨龍出一聲震驚百里的龍嘯后,猛拍長大厚壯的肉翼,載著我和亞莉絲一飛衝天…… 「亞莉絲,感謝你這位大姐姐的教導。」黑龍衝天的疾風中,摟住狐老婆的我心中熱血沸騰,真心誠意地感謝她,同時召喚出復耀治療好了傷處。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居然想用來取悅於女子,這種念頭簡直是投機取巧,我暗自責怪自己。感情這種事真的不能有什麼捷徑,雖然情感的產生無法以時間來衡量,但是彼此之間個人魅力的吸引才是感情萌芽的催生劑。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小心,不要飛得太快,危險。」雖然有我摟著她,亞莉絲也反過來關切地摟住,與我一樣各以一手抓住龍背上的凸起,整個身體都幾乎與天地垂直。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興奮地穩住龍身,巨翼拍動中緩緩落向棲身的洞窟並輕責道:「亞莉絲,你剛才跳下來才危險,幾乎把我嚇死。」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你反來說危險?自己衝出去就意識不到嗎?我還擔心你一時想不開,連忙跟著跳下來,本打算抓住你後用飄浮術……」亞莉絲臉有怒色,與我一同跳下龍背口中責怪道。平素溫柔的狐老婆也會怒,這種和藹不失溫柔、嚴肅不缺嬉戲的大姐姐魅力正是最吸引我之處。剛才她的跳下雖然有漂浮術作後盾,不過仍相當有危險,弄不好會就沒命了。亞莉絲還是相當關懷我的,但僅止於姐妹之護的程度,解開心結的我以後要多加努力才是,不要總想著佔便宜。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收回地獄龍,我拉著亞莉絲走向仍躺在洞中的黑精靈小公主康妮。這小丫頭似乎已先行睡去,許是藥力緩緩過去的緣故,只不過額頭上尚有微微的余汗。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向有些燃盡的火堆中丟了幾根樹枝,亞莉絲則俯身在照顧康妮,解開了她的束縛。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睡了也好,好好睡一覺,把剛才的事情都忘了吧。」亞莉絲將我原本脫下的外袍蓋在康妮身上,又幫她掖了一下邊角,像照顧小孩一樣細心。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卻聽出亞莉絲的話中之意,又觀察到康妮的精靈長耳微微地聳了一下,這位小公主果然是在裝睡。康妮雖然心性未脫幼稚,但相當有小公主的架子,自尊心也是相當強。剛才那番事情自然令她極為難堪,下身的一片濕濡在沒有衣物更換的情況下也更難以掩飾,乾脆裝睡是一種很好的下台階方法。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留意到我在看她們,溫柔地笑了一下,但很快想起剛才的不雅,又豎起眉頭。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抱歉,康妮,亞莉絲。」我有如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望著火堆中的捲軸殘燼,開始解釋合歡棒棒糖的來龍去脈,連帶玻璃王子的情況也一併如實講了出來。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坐在一邊靜靜地聽著,神色不時隨著我的講述而變化,或緊張或擔憂。康妮的長長睫毛和精靈長耳也不時抖動一下,聽到亞丁城主和夫人的特別情況時,吃驚地睜開雙目半坐了起來。一做出這種動作,她便更加尷尬,幸好見我和亞莉絲並未見怪,便也勉強笑了笑掩飾自己的羞澀,結果變成兩女一起靜靜地聽我講述的情況。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原來如此,真是難為你了。」亞莉絲長嘆了口氣:「這件事說起來也是我的不應該,當時只以為是你從哪裡買的小甜品而收了起來,沒想到居然是這種東西,結果被康妮誤吃了下去。」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你沒有什麼不對,剛才那些舉動是我的錯。」我清楚自己打算把康妮作為異世界情人的念頭,也知道善解人意的亞莉絲會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想不到亞丁城主和夫人居然那麼可惡!」康妮插嘴怒斥道,不過也不知道她說的是她們與艾里恩特共同逼美就範還是背叛羅塞特國的情況。她卻不肯承認自己當敲頭黨的不是,看來小公主很著重顏面之光。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看一看康妮,又看一看我后笑了笑,對她能就方才的事情釋懷而欣慰。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康妮,你坐近些烤烤火吧。」我微笑著勸道。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康妮聽到我的關懷,臉色卻一紅,顯然想起了剛才的尷尬。那種事情即便對方是女子,對於她這樣一個本應矜持的少女也是羞死人的事情。默不作聲好一會兒后,康妮才向火堆湊了湊,渾身裹在毯子里,不時偷眼向我瞧一瞧。火光將她的小臉蛋映得更加紅撲撲,顯得分外嬌俏可人。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的手指上現在還有略粘的余感。嘿嘿,不要只顧著烤火,下面那麼濕,也該烤乾一下啊……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可惡!怎麼又冒出這種念頭?太辜負亞莉絲的教訓了!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啪!我抬手給自己扇了一個嘴巴。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和康妮都嚇了一跳,吃驚地看著我。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此時的我卻眼淚又開始在眼圈中打轉,扇過之後感覺手和臉頰都火辣辣地痛,不由得在心中大為後悔,暗暗責怪自己:笨啊,早知道天使老婆的皮膚嬌嫩,怎麼還笨得對自己下這麼重的手?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將我摟在懷裡,用手輕輕撫摸我的臉頰:「艾琳娜,你不要責怪自己。剛才姐姐的話也重了一些,只要以後改過,便不要太放在心上了。」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耶?她好像誤會了。不過這是善意的誤會,看來好心思總有好報,即便是歪打正著的結果。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都不介意什麼,你別這樣子啊。而且彼此都是女孩子,不要緊的……」康妮似乎也和亞莉絲同樣的心思,見我居然自己打自己來表示賠罪,頗為過意不去,躊躇了一下后更低聲喏喏地蚊吶道:「又沒有真的傷到我,雖然只差一點點……」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反倒有些尷尬,認真考慮了一下后,從亞莉絲柔軟的懷裡坐起身來,正色道:「康妮,今天生這種事情,我會負責任的。」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啊?」康妮沒聽懂。亞莉絲也莫名其妙地看著我。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仍舊一臉嚴肅:「原本只把你當作一個小情人,但從現在開始,我鄭重表示,願意納你為妻,用心照顧你、關心你……」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你在說什麼啊?」康妮更加糊塗,裹了裹外袍奇怪地看著我。不過聽到小情人這個詞,好似相當介意地蹙起眉頭。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看了看亞莉絲后,向康妮用力點點頭:「我說,我會當一個好丈夫。」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啊?」康妮聽得目瞪口呆。對我這種表現早就熟悉的亞莉絲則露出忍俊不止、哭笑不得的表情。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如果我是魔族,你會有何感想?」我小心翼翼地問道。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愣了一下,片刻間沒有回答。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康妮卻聽得笑了出來:「別開玩笑了,你這小美女的模樣連我看了都要嫉妒的不得了,哪裡想出來的什麼惡魔啊?」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你們聽過吧?」我打算一步一步地告訴她們自己的真實情況。與老婆真心相待,不該隱瞞的就該坦誠相告,不過和魔王路西法的關係要看兩女的接受程度來決定是否說出來。當然,原本世界的事情還是暫時不要說,恐怕現在會令她們難以接受。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嗯?知道啊。」康妮不明白為何說這個話題。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亞莉絲知道談到正事,神色嚴肅起來,點頭稱是:「那是上百年前的預言,大6各城城主應該都知道,我和亞莎聽爺爺談起過。康妮雖然是羅塞特國的公主,應該也被教授過相關的知識。」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我就是這個預言所說的惡魔啊……雖然笛子剛才跟包裹放在一起,導致現在無法證明給你們看,但我真的會吹奏笛子。」文學吾愛武俠網路文學玄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