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一下!

籃球框劇烈顫抖著!

暴扣!

轟的一下,周圍炸鍋了。

太帥了!

單手大風車!

「牛逼啊。」

「卧槽,非人類啊。」

「太帥了。」

……

尤詩詩眼中的小星星越冒越多了,這個周飛,太炫酷了,她的腦中都是周飛剛才那個單手大風車暴扣的情景,帥!不能夠再帥!

有些球迷同學也是狂熱討論著,這技術,太牛逼了,只在nba見過啊,這哥們什麼水平啊,有人立刻拿起手機開拍了。

不少人都後悔,剛才那下怎麼沒拍下來啊。

趙子文喘息著,這個大風車深深讓他震驚了!

這麼洒脫、隨意的單手大風車暴扣,趙子文恍惚間覺得自己面前站著的是科比、詹姆斯……

不行,有點暈。

趙子文看向周飛的眼神有些不一樣了,這技術,太吊了。

趙子文的那些校隊朋友也都非常驚訝,剛才他們都看著呢,這技術,完爆他們所有人啊。

不過,這可是打臉啊!

響亮的打臉。

這麼一想,這些校隊的人內心就十分抵觸周飛,雖然周飛技術厲害,但這隻會讓他們更加嫉妒,看向周飛的目光越發不爽。

裡面一個脾氣比較沖的立刻伸出手指頭指著周飛,一臉拽樣,「小子,拽什麼啊,大風車了不起啊,告訴你,別在我們面前甩威風,也不看看這裡誰的地盤!小心點別被揍成豬頭!」

這話就是赤/裸/裸的威脅了,籃球打不贏直接威脅了,想打架,看周飛塊頭小體弱好欺。

周飛眼神一冷,掃了這人一眼,下巴頦留著一點點鬍鬚,裝成熟,還有點小帥,一米八幾的樣子。

趙子文此刻也是心情複雜,輸了,按規定,他可以滾蛋了,他自己定的規矩,但他看周飛不爽啊!

這時候,周飛拿起球,大聲道:「你們一起上吧,看你們太弱,允許你們來十個人,來十局,我一個人單挑你們十個人,半場,一對十。」

啥?

一對十?

校隊的人嘴都氣歪了,太狂了吧。

趙子文也覺得周飛太狂了。

圍觀的人也覺得周飛託大了。

一對十,誇張了吧?

在他們看來,這不可能啊,難度太大。

「哎呦呵,行啊,來來來,兄弟們來看看這位吹牛逼的有多大能耐。」先前那個威脅周飛的吆喝一聲,叫了十個人,趙子文也加入。

「來吧,吹牛逼大王,我張凱就站這裡了,你一對十試試啊?吹牛逼呢,你要是贏了,爺爺就把球吞了!」

吧嗒——!

三分,空心!

話音剛落,周飛已經贏了一局。

張凱一急,喝道:「不準投三分!」

這一下,周圍一片鬨笑,奇葩啊,打籃球你說不能投三分,腦子被門夾了還是被驢踢了,傻比啊。

周飛將球扔給他們,道:「換你們了,十個人進攻吧。」

「媽的,大傢伙上,十個人還搞不定他一個啊,注意傳球!」

「干他!」

……

周飛主動出擊,緊緊貼防,對方連傳球的機會都沒有,被周飛防的差點摔倒。

不到二十秒就被周飛斷球,運球,閃電穿插在十人當中,還特意多繞了幾圈,然後到籃下暴扣得分。

「好——!」周圍圍觀的爆發出一團喝彩。

不少人都拿起手機開拍了,太炫酷了,一對十啊,領先兩分了。

接著,輪到周飛主動的,周飛都是直接三分,百發百中。

輪到趙子文、張凱他們發球的,周飛直接貼防,搶斷!然後暴扣!

這時候,周飛已經贏了五局了,按基本規則,趙子文他們已經輸了。不過周飛沒打算停,張凱他們也沒打算停,太丟人了,好歹贏一局吧。

「撞他!」張凱火了,急了,直接朝著周飛狠狠撞過去。

按他所想,周飛這身板,他一下就能撞飛對方,不堪一擊。

「麻痹的,叫你再狂!」張凱對著周飛的腰部狠狠的撞上去。

「砰——!」

周飛帶球直接硬碰硬,張凱直接被撞飛。

在地上滾了幾圈,褲子都磨破了,手肘膝蓋上磨破皮出血了,撞到隊友被踩了幾腳,灰頭土臉的。

暴扣!

砰!

再次得分!

張凱疼的齜牙咧嘴,「你……你……你帶球撞人!」

「呸!」一邊有人看不下去了,「明明是你主動撞上去的,是你阻攔犯規!」這些人已經成為了周飛的忠實球迷。

周飛譏諷一笑,「可以啊,沒關係,現在開始,可以撞人,不犯規,你們來試試吧。」

我靠,這麼狂!

張凱火了,「兄弟們,併肩子上,撞飛他。」

然後……

砰——!

砰——!

砰——!

周飛一個個將他們撞飛,然後暴扣!暴扣!暴扣!

哐當——!

吱吱……

終於,籃筐不堪重負,哐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壞了。

趙子文、張凱他們都倒在了地上。

一個個灰頭土臉,破褲子的破褲子、破衣服的破衣服、擦破皮的擦破皮,還有的腳崴了,還有的褲襠開了,還有的摔了狗吃屎,一嘴血,一臉血……

周飛朝著張凱走過去,居高臨下看著他。

「飛飛飛哥,我錯了……」張凱說話都有點哆嗦。

太狠了,他是真怕了,再也不敢拽了。

「嗯,起來,繞球場蹲下起立三圈,跳一次大喊一聲『張凱是頭豬』。」周飛笑了笑,其他人就算了,主要就是這個張凱,剛才要不是他威脅,周飛也不會提出一對十,必須教訓一下。

吞球什麼的不現實,真要吞了,估計就掛了。

趙子文還好一些,只是多摔了幾下,他現在對周飛,不僅怕還有點敬仰。

趙子文對籃球那是相當的狂熱,周飛的實力,讓他震驚震驚再震驚!然後就有點敬仰了,不過他對周飛還是有點不爽,因為他喜歡王火星,太喜歡了。

一對十,完勝!

整個操場的氣氛十分火爆!

好不容易,周飛擠出了人群,王火星他們都在這邊等著了。

趙子文也跟了過來,王火星也不多話,直接拉住了周飛,在他耳邊嘀咕。

「表哥,厲害啊!太牛逼了。」王火星朝著周飛眨了眨眼,接著對趙子文大聲道:「趙子文,知道我老公的厲害了吧,既然你輸了,以後就別再來煩我了。」

趙子文支支吾吾,臉漲得通紅,不知道說什麼。

「走走走,吃飯去,瞧你那逼樣!」一個子彈頭男生過來拍了一下趙子文,在他耳邊小聲道:「咳咳,等會別說哥們不幫你,肥水不流外人田,你自己把握吧,殺殺這小子的威風,把這場子找回來,這樣……」

趙子文一聽,也是眼前一亮。

倆人都不知道,周飛的耳朵微微一動,一絲不漏都聽見了。

[未完待續,感謝您的閱讀!] 「行啊你,強子,夠意思,哥們記住你了!回頭一定好好犒勞你!」趙子文不懷好意地瞧了周飛一眼。

「那是!我是誰啊!」任強拍了拍胸脯,牛哄哄的。

周飛的籃球技術雖然震撼了這些人一把,但這就像是不喜歡酒的人,好酒擺在面前還不如一瓶礦泉水,這些小青年也不怎麼在意,就是覺得炫酷點。

趙子文雖然覺得周飛的籃球技術牛逼,不過他喜歡王火星,對周飛十分不爽,雖然內心隱隱有些佩服膜拜周飛的籃球技術,但整體上還是不爽居多。

相比較周飛,王火星的一些小夥伴還是對趙子文比較親近,相對於趙子文來說,周飛就是一個外來戶。

這些人平時都是和趙子文玩的,已經積累了一定的感情,趙子文家境好,平時也大方,體育課結束了買飲料啊,出去玩他結賬啊,總之就是大方,所以這些人對趙子文比較偏袒了,任強就是其中一個。

周飛聽在耳中不慌不忙,一行人走到離學校不遠處的一處公用停車棚,裡面清一色一排顏色款式靚麗的助力車。

這種車也是燒油的,不過和電瓶車一樣,不需要太多手續就可以上路,任強他們的這些車子都是稍稍改裝過的,比一般的助力車更勁爆!

平時他們都喜歡騎這種車子兜風的,還在車輛少的路段飆車high。

王火星也跟著他們一起玩的,算是平時的娛樂項目了。

接著,任強給身邊的幾個人使了個眼色。

「飛哥,弄一輛玩玩唄,一起high啊,來,小岳子,你那車借給飛哥騎唄,沒問題吧?」任強朝著一邊的孫岳使了個眼色,不緊不慢說著。

「可以啊,飛哥騎我車那是我的榮幸啊!」孫岳呵呵一笑,直接就把車鑰匙塞給了周飛。

周飛暗暗好笑,這幾個人想誘他飆車。

任強他們在市裡學生這一塊玩飆車的私下裡多少交流一些,沒聽說過周飛這一號人物,周飛就算是會騎車也牛逼不到哪裡去,哪裡能和他們這些經常飆車玩的比?

業餘和專業的差距,肯定比不過啊!

說不定一緊張,還能來一個天外飛仙,摔個大馬趴。

那要是不會騎,那就更慫了,直接省事,帶著他兜兜風,言語上譏諷譏諷,找回場子來,殺殺威風。

王火星一看這裡面就有貓膩,一叉小蠻腰就要罵人。

周飛顛了顛鑰匙,嘴角一勾,「可以啊,那就謝謝了,火星,等會抱緊我啊,坐我後頭。」

王火星到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拉過周飛在他耳邊小聲道:「你行不行啊,這些人飆車厲害著呢,等下別把我摔飛了。」

「行啊,我專業的,等會你就知道的,上不上啊?」

「行,我上。」王火星一伸手,唰的一下解開了裙子。

周飛嚇了一跳,幹嘛呢,脫裙子幹啥?

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原來裙子裡面還有一條牛仔超短褲,超級短,只到大腿根下面一個半巴掌距離的樣子,超短褲下擺還是鏤空的,裡面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兩條火辣雪白的纖細長腿就這麼暴/露在了空氣當中,散發著陣陣少女的香氣。

「咕嘟……」

周飛聽見了周圍有人吞口水的聲音。

裙子放在事先準備好的袋子里,塞進車肚子里。

「走吧。」王火星提著美腿往助力車後座上一跨,那纖長雪白細膩的長腿顫動著,彰顯著豐滿的彈性,白裡透紅,跨坐的一個動作更是引人無限遐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