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的士兵聽到聲音居然停止了腳步,剛那聲音方佛有著一種威嚴,竟然把他嚇了一跳。定睛仔細看時原來眼前站著的只是一個老頭,普普通通的老頭而已,少了一個左臂,一身的粗布衣衫,頭上包裹著的白毛巾又破又舊的。

「散開,不然連你一起抓。」士兵喝道。

「兵娃,什麼抓不抓的。把你們的長官叫來,或者我帶著這個丫頭去見你們長官,說幾句氣話就是姦細,要打要殺也要講個道理是吧。」

士兵為自己剛的害怕臉紅,又是在眾多的目光之下自然不肯丟臉,哪裡肯讓步,往前就沖,拿刀背砸向老者,想要嚇跑他。誰知道那老者當仁不讓,緩步輕易的把身讓開,士兵這一刀就砸空了,老者右手飛的喀嚓就抓住了這個士兵手腕,往懷裡一帶,左腳照著士兵的腿彎就是一腳。

兵不由自主的跪倒了地上,手中的刀也到了老者手中。

者把士兵推開,冷哼道,「真是出息了,大秦鐵軍墮落到只會跟老百姓動手了嗎?什麼叫王師,王師是百姓的弟們組成的隊伍,保衛的是國家國土,保衛的是父老鄉親,看看你們都做了些什麼?打不過人家就把百姓關到軍營里,還真出息了,動不動就對百姓拳打腳踢的,狗,日的忘記你老家是幹什麼的了,你爹娘恐怕也是農民吧,你妹妹有這個小丫頭這麼大嗎?」

士兵被老者擊敗,臉通紅,本來事情就這麼完了,老百姓發發牢騷,當兵的挨了一腳,也沒吃什麼虧,偏偏這時候巡邏的一隊士兵經過,看到這邊喧嘩,立刻就過來了。

「通通抓起來,戰時喧嘩,論罪當誅。」

「不讓人活了,鄉親們,大家迎接漢軍進城吧,咱們也要像大齊一樣重投入大漢的懷抱。」不知道是誰的一聲大吼,聲音很響。

三秦之地,火熱的西北人,常年在生活在秦國窮兵黷武的暴*之下的百姓們,心中那的堆乾柴終於被點燃了。

「殺啊,迎接漢軍入城。」百姓們怒吼著,拿著木棒、鋤頭等等各種樣式的工具秦軍士兵們打了起來,剛剛開始的時候只有幾十個百姓,但是越來越多的百姓沖了上來,雖然軍隊只有百多人,但是戰鬥里很猛,對付只有簡單工具的百姓就像砍瓜切菜一樣,一瞬間就砍倒了幾十人,但是多的百姓衝鋒上來了。這時候秦軍的一個千戶到了,看著百姓有些頭皮發麻。要知道秦國的面積本來就不算大,吃糧當兵的都是本地的百姓,說不定這些百姓里就有自己家的親戚,何況秦軍還沒有墮落到要靠屠殺百姓來彰顯自己的威武。

「都住手。」這個千戶喝道。

士兵們看著自己的領頭軍官,不知道有什麼命令。

「他們都是咱們的父老鄉親,都是咱們的衣食父母,你們下的去手啊。大秦氣數已經到了,不如大家迎接漢軍入城,也為兄弟們找條活路吧。」

「頭,我們聽你們的。」

什麼叫做牆倒眾人推,目前就是這種情況,秦國雖然封鎖嚴密,但是大漢有空軍啊,直升機在空中經常丟下圖文並茂的宣傳頁,這些宣傳頁質地柔軟,印刷的精美,既能觀看又能做手紙,深受秦國百姓們的喜愛,雖然這樣的宣傳頁大部分進入了茅房,但是宣傳效果那是相當的好,據說,人們上的時候喜歡看報紙就是那個時候流傳下來的習慣。

「兄弟們,反水了,迎接漢軍入城。」

這個大營在城市的西部,比較偏僻,這裡的百姓和士兵還根本不知道漢軍已經入城了呢。

「不行,這樣打亂了不行,凡是歡迎漢軍入城的人一律白毛巾裹頭。」說著這個軍官把頭盔丟了,找了條毛巾裹到了頭上。

其他的士兵紛紛仿效,一轉眼的時間幾乎大部分的士兵反水了,部分沒有反水的士兵紛紛撤退回去報告他們的軍官了。

士兵打頭,後面跟著無數的百姓,人流從西大營出來,浩浩蕩蕩的向南城門進發。

空中直升飛機早就把情況彙報給了$淫蕩小說洪山雄,這時候孫伏虎的後續部隊也到了,兩萬漢軍和為數眾多的秦軍展開了巷戰,隨著戰況的變化,越來越多的秦軍選擇了投降。為重要的是反水的百姓在直升機的吸引下和漢軍會面了,這種會面雖然沒有什麼歷史意義,但是是有實際意義,因為這些坑都是百姓們挖的,他們知道在什麼地方,有的百姓把自己家的門板摘了下來,擋在陷坑上面。

戰鬥一直從中午打天黑的時候結束,這一戰拿下了華陰縣城,俘虜了一萬人的秦軍,消滅三千多秦軍,另外有三千與秦兵臨陣倒戈,幫助漢軍找出了隱藏的陷阱。

兩個騎兵軍團損失也是前所未有的慘重死傷一千三百多人,其中戰死一百餘人,其他的受傷的,主要是因為陷阱和秦軍偷襲的弓箭。。。

多到,地址 第61章富少的前女友(62)

憑藉一個正常人的目力,她發現椅子的擺放位置,離床邊遠了不少。

冷銳沒有說話,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

唐果毫不在意的,穿著一身冬天的厚厚的睡衣,坐在一邊,和往常一樣,「今天想聽什麼?」

冷銳撥弄著唐果給他的音樂播放器,想了很久,還是沒有捨得扔掉。可一想到,這個女人被他最討厭的人的兒子碰過,他心裡的殺戮就有些控制不住。

「那你好好想想,這樣的日子可不多了。」

唐果不在意的一笑,看著冷銳手裡的音樂播放器,「裡面的歌,你記得備份,免得弄丟了,那可是我這一輩子所有的歌了。你答應過我的,一定要好好保存。」

冷銳現在滿腦子都是,要留下這個女人,還是殺了這個女人,然後將她洗乾淨,收藏起來。

至於唐果說的話,他並沒有多注意。

如果他多注意一下,可能就不會那麼後悔了。

而後,唐果和冷銳的相處,中間彷彿隔著一層透明的膜。

對於現狀,唐果彷彿一點都不在意。

她真的很忙,忙著出新的專輯,忙著為自己的國外市場開發,忙著和粉絲的見面會,忙著上國內的各種各樣的音樂節目。

從那天開始,冷銳不再讓她抱著他的胳膊,幾乎和她說話也得距離兩三步遠。

唐果沒有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也沒有和冷子越有什麼接觸,倒是讓冷銳打消了要弄死她,將她收藏起來的想法。

或許,他更想給唐果貼一層保鮮膜,或者是穿一件能夠包裹身軀所有的無菌服。

而冷子越這邊,對於那天說的話,是真的有些後悔,一直都不敢回別墅見冷銳。

並且,冷銳已經通知他,婚禮正在準備,讓他快點求婚。

後來他和陸琪和好,陸琪還專門說自己太衝動,太在乎他了,冷子越心一軟,想到陸琪在終究也是自己喜歡的人,還這麼在乎自己。

和唐果是不可能了,絕對不能夠再辜負陸琪這麼好的女孩。

於是,他找了一個機會,當眾和陸琪求婚了。

現在娛樂新聞版面,都是關於冷子越和陸琪的婚禮。二人婚禮的消息,幾乎搶佔了各大頭條,總算讓陸琪揚眉吐氣了。

「果兒,你怎麼瘦了這麼多?」陳越生知道冷銳的性格,因此私下盡量避免和唐果見面。

為了唐果,也是為了陳家。

此次見面,是因為二人都要為一個音樂節目做準備。

看到瘦得不成樣子的唐果,他深深地擔憂,「是不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就算你熱愛音樂,也得保重身體,冷銳他都不勸勸你嗎?」

「等會兒節目錄製完了,你和我去醫院檢查一下。」

唐果拿著台本,微笑的搖了搖頭,「我的身體我知道,沒事,放心吧,沒有火遍全世界,我會好好活著的。」

陳越生眉頭擰著,看著認真看台本的女人,勸說不過,最終只能夠偷偷的給冷銳打電話。

「你勸勸她吧,你看她瘦得那麼個樣子,不心疼嗎?冷銳,你說過要好好照顧她的。」陳越生拍了一個短視頻發給冷銳。

(本章完) 第五百四十一章兵臨長安

華陰縣城被攻克了,長安城赤果果的出現在漢軍面前,如同一隻無助的羔羊,不得不面對。

攻克了華陰縣城六萬騎兵休整三天後就要開拔長安,但是後續隊伍已經到了,原大齊將軍韓泰率領五萬建設兵團速開拔過來,緊跟著的就是大漢民政部的物資車隊,浩浩蕩蕩的上萬輛糧食車輛到了,四處宣傳大漢政,給困難的沒有糧食吃的百姓分發糧食,隨同發放的還有食鹽、魚乾、海帶等等,多種物資,很多大秦百姓一輩都沒有見過的東西。華陰城南門口物資發放站,經過初步統計,城裡共有一萬多百姓在戰亂中丟失了糧食等等基本的生活資料,民政人員在戰鬥結束的第二天就開設了粥棚,為無家可歸,沒有飯吃的百姓提供一日兩頓的飯菜,早飯鹹菜米粥,下午,饅頭稀粥米飯。

長長的隊伍排開,每個百姓手裡拿著大黑碗等候著發發放食物。這時候大喇叭里的面的廣播開始了,裡面說的居然是華陰縣本地的話,「鄉親們,這樣分粥吃飯不是辦法。無家可歸的,沒有糧食的,從下午開始登記。每個大人每個月發放三十斤糧食,十五歲以下的每人二十斤糧食。除了糧食之外,每戶還可以領到一口鐵鍋及其一部分的用具。」

「這個聲音怎麼那麼響亮啊,他說的是真的嗎?」許多百姓根本就不知道什麼事大喇叭,當然不懂這是什麼原理,讓人的聲音可以如此之響亮。

「是真的,這就是咱們的大漢王師。」旁邊一個獨臂的老人有力的說道。如果仔細看會發現這個老人就是幫助小女孩的那個老者。

大漢佔領了華陰縣城,不僅僅絲毫未騷擾百姓,反而發放了大量的糧食。對本地的豪門大戶也沒有絲毫的侵犯,只要不是那種臭名遠揚的大戶人家一律不准許騷擾,有錢不是錯,自然不能因為人家有錢就去騷擾人家了。

騎兵大營中軍,營房裡騎兵第二營營長洪山雄剛剛從傷病營房回來,戰地醫院的大型救護車都開了六輛,這種車輛可是帶有手術室的,裡面的大夫專業處理戰場傷口的外科醫生。

山雄忍不住的嘆息,來回的在屋裡走來走去的。劉宇治下寬容,對手下不管是物資還是精神上的獎勵都很豐厚,就連普通的士兵都給予非常好的待遇。但是寬容的同時是嚴格要求,包括黑石頭這樣的好兄弟在內的人,都必須嚴格遵守律法,不能因為功勞大就驕奢yn逸。而且獎罰分明,從不姑息。

「洪將軍,你這走來走去的,走的我頭都暈了,就不能停下來啊。」旁邊孫伏虎打趣說。

洪山雄瞪了一眼孫伏虎:「戰死一百二,傷八百多,少有一百名傷員恢復后只能復原,這是自大漢成立以來非常巨大的損失了,都怪我大意了,怎麼向陛下交代啊,怎麼對軍部交代啊。」

「這個,恐怕軍部的處罰很就到了吧。你就不用慌亂了,這次的事情我也有份。」孫伏虎道。

兩人正談論著呢,通訊兵進來了:「報告,軍部電報。」

洪山雄的心立刻放下來了,不管什麼處理,來了就好。

處理的結果多少有些$淫蕩小說讓洪山雄出乎意料,原本以為如此重的損失怎麼也要降級,甚至是調回去,換其他的軍隊。軍部的處理結果很簡單,洪山雄身為主帥,打仗輕敵冒進,用不佔優勢的騎兵和敵軍進行巷戰,雖然取得勝利,但是損失不小。洪山雄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發俸祿三個月,寫一份深刻的檢討。孫伏虎對此事也有責任,寫一份深刻的檢討。

三日後大兵西進,六萬騎兵精神飽滿耀武揚威直奔長安城,為了防備秦軍的游擊戰麻雀戰,空中上百架的直升機來回的穿梭勘探,地面上洪山雄也派出了三十個百人一隊的騎兵四處警戒哨探。

六萬騎兵打頭陣,緊跟其後的是三萬炮兵,第一炮兵軍團財大氣粗,單單是坦克車一樣的自行火炮就一百輛,轟隆隆的好不響亮,還有一百二十毫米的加農炮數十門,多的是六十到一百毫米口徑的迫擊炮和山炮。七八百門的火炮,不用說對付的是沒有熱兵器的大秦國,就是對付同等級別的部隊那也是個噩夢,如此多的大炮,只怕一輪下來也能把長安城削平一般吧。

加上運輸物資的民壯差不多將近十二萬人,大兵迅速的向長安城推進。一路之上,偶爾遇到零星的抵抗,但是那些三百五百人的隊伍,連大漢騎兵的一個百人隊都抵擋不住,早早的就在馬槍的打擊下失敗了,要麼遠遠的就逃走了,要麼跪地投降,要麼勇敢的戰死沙場。

十月初六,這是一個值懷念,或者說會被記載進入史冊的日。十萬大軍終於抵達了號稱盛世長安的長安城,規模宏大的城池,十多米高的城牆又厚又硬,再配合上十多萬精銳的守軍和十多萬的民壯,如此精心防禦的長安城可謂是無懈可擊的。可惜的是隨著空軍和炮兵的出現,依靠高大城牆防守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皇城,未央宮。秦國的朝堂之上落針可聞,靜悄悄的,只能聽到偶爾的呼吸聲。金碧輝煌的龍椅之上,平日里一貫美麗光彩照人的呂長平再也沒用了往日的美麗,甚至眼窩有些深陷發黑。

「大漢的軍隊到了城外了?」呂長平問。

但是沒用人敢回答,兩旁數十位文臣武將,一個個如同生病的雞一般,勾著頭,不敢說話。

「朕問你們話呢?」

「是的,陛下,臣等無能,沒用能阻擋住賊兵的進攻。」老將呂大為說。

「哎,天意,天意啊。早知道如此,我們又何必把十多萬軍隊派往西域呢,如若不然就算我們失敗,也可以失敗的體面點啊。」呂長平修長的手放在龍椅的幫上恨恨的說道。。。

多到,地址 第五百四十二章亂紛紛

東面一個手拿牙板的文臣說道:「不如把西域的大軍調回來吧。」只是話未出口他就不說了,這根本就不算個主意,大軍調回來要用多少時間不說,單單以呂長平的脾氣又怎麼可能調回來呢。

長平輕輕哼了一聲。

大殿上又是一陣沉默,再無人說話。十幾萬大軍來勢洶洶,如果和秦軍裝備一樣,依靠著高大的城牆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目前的大漢軍隊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朝會不歡而散,皇帝回去了,大臣們各自回家了。往日繁華的街道上一陣慌亂,四處都是背著包袱,拿著細軟的百姓,這些人的有的是從城外逃難來的,有的是城裡的百姓逃難出去的。可是城門已經被封鎖了,根本出不去只能在大街上四處遊盪。

地面上到處都是空投下來的宣傳彩頁,大漢王師,軍紀嚴明,不搶一人,不銀一女,不殺一民。沒糧食的分發糧食,沒有房的幫助建房,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

有不少百姓很相信這個,但是也有百姓不相信這個,千百年來的戰爭讓百姓非常明白,哪裡有不搶不拿不燒不搶的兵啊,古話說的好,匪過如篦,兵過如洗。也就是說當兵的比土匪厲害多了,土匪都是本鄉本土的,怎麼也要看在老鄉面上面稍稍的收斂一下。但是大兵不同,如狼似虎,軍官為了保持軍隊的戰鬥力也會對士兵違反軍紀的情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根本的原因是士兵兵源素質低,到了軍隊之後接受的是兵痞文化,軍餉不足,軍用不夠,弄的士兵一個個比土匪還兇殘,所以百姓怕土匪,怕士兵。

呼呼,呼呼。一個超低空飛行的直升機慢慢飛臨到了長安城上空,高度不過一百多米,地面上的百姓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的直升機了,但是依然忍不住的好奇。

你是我戒不掉的甜 「看,灰機。」一個小孩指著空中的直升機高興的蹦蹦跳跳的。

「鐵鳥來了,會不會下蛋啊。」大人們者驚慌的四散逃竄,百姓們平日里接受的教育那可是大漢鐵鳥會下蛋,一下蛋就是赤地千里無人煙,荼毒百姓,殘害生靈。鐵鳥就是大漢無惡不作,罪大惡極的罪證。

這次出來執行任務的是第一空軍軍團長李三多,本來發放宣傳單這樣簡單任務是用不到他親自出馬的,可是為了能獲取第一手的資料他還是來了,為了能夠看清百姓的情況他把飛機降低了百十米的距離,透過窗戶他看到地面上驚慌的百姓,街道上也有不少無家可歸的百姓,有的已經病倒了,戰爭,不管什麼的戰爭,倒霉都是百姓,吃苦受罪的都是百姓。

「看來真的應該速結束戰鬥了。」李三多說道。

旁邊的飛行員說:「是啊,幾乎每天都有逃難的百姓死亡,現在秦軍把城$淫蕩小說門關閉,裡面的百姓想出也出不去了,幾乎每天都在過著難過的日,拖得越久死亡的百姓就越多。」

打開窗戶,風呼呼的吹。一打一千張的宣傳冊飄飄洋洋從天而降。第一空軍的的直升機是民用直升機改裝的,四個窗戶打開,大家一起向外撒宣傳單。不僅僅往百姓堆里撒,往軍隊那裡撒,宣傳隊軍隊的政策,只要投降,不會亂殺人,原來的薪水待遇不變等等云云。

看一遍沒感覺,看兩遍沒感覺,但是看的多了,這些士兵就有些心動了。

東城門外,騎兵大營。洪山雄命令騎兵出動了,這次幾乎是全軍出動,只留下一萬來人,其他的五萬人馬全部出去了,排成長隊,繞著巨大的長安城轉圈,馬蹄聲雷動,雖然沒有喊殺聲,雖然沒有炮擊聲,但是威壓從大漢騎兵那長長的馬槍上面傳來。城牆上手握著鋼刀盾牌的秦兵一個個面如死灰,如果大漢騎兵只有少量的那種燒火棍,這一仗還有得打,可是目前來說不可能了,這麼多的騎兵人手一個燒火棍,這種燒火棍可能夠輕易的擊中城牆的上士兵的。

東城門外,洪山雄、孫伏虎帶著三千為精銳的騎兵排開陣勢,馬車上面拉著的大戰鼓咚咚的敲,牛角號嗚嗚的吹。

「殺啊。」喊殺聲震天,城牆上的秦軍緊張萬分,立刻把床弩、投石車全部都準備好了。可是漢軍騎兵沒動地方,依舊還在二里地外叫喚呢。

「叫陣。」洪山雄一聲令下,一個嗓門本來就大,現在用上了電喇叭的士兵對著城牆大喊:「城裡的秦軍兔崽們聽著,大漢騎兵到此,請速速投降。」

城牆上一陣的叫罵聲,顯然是不願意投降的,呂長平作為皇帝用人治軍還是有一手的,負責守衛城門的士兵都是忠誠於她的人。

顯然負責喊話的士兵也清楚他們不會這麼輕易就投降了,話鋒一轉:「大漢軍隊向來崇尚勇武,聽說大秦軍隊自稱天下無雙,不知道今天又沒有帶卵蛋的敢出來一戰嗎?」

「狗日的,少用這種騙人的把戲了,出去一戰,當你們的機槍靶啊。想要打你們上來啊。」城頭上的秦軍叫罵著。

「哼,別說不給你們機會,如果想用機槍滅了你們空中飛的那些大鐵鳥早就下手了。這次出來是兵對兵,將對將的打。我們保證不用機槍步槍這樣的武器,和你們一樣都用大刀長矛,咱們在上馬分輸贏。」喊話的人連喊帶罵,罵的秦軍沒脾氣,空中的那些個大鐵鳥飛了十天半個月了,如果要下手早下手了,真要想打他們直接下蛋就炸了他們了。

十多分鐘后,東門終於緩緩打開,伴隨著咚咚的戰鼓聲音,三千大秦鐵騎衝出了城門,顯然他們也是經過深思出來的。

兩方人馬一字兒排開,洪山雄一馬當先,衝到了兩軍中間,手中大刀往馬鞍橋上面一橫,大聲喝道:「本將乃大漢騎兵第二軍團軍團長洪山雄是也,哪個敢來死戰。」。。

多到,地址 第62章富少的前女友(63)

彼時,冷銳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

聽著音樂播放器傳來的優美歌聲,神色舒緩。

突然接到陳越生的電話,有些意外,而後收到了一個短視頻,抱著台本認真翻閱的女人,目光突然一頓,正如陳越生所說,她真的瘦了好多。

他刻意不去看她,因為他不知道看著看著是不是就會對她痛下殺手。

所以,最近幾個月,他都忽略了她的存在,可又習慣她的存在,只是不看她而已,只要知道她在他身邊就好。

「這就是你好好照顧的結果?」

陳越生氣得不行,「要是我孤身一人,冷銳,我真的會和你爭一爭。」

冷銳沒有說話,目不轉睛的盯著小視屏裡面的女人,掛掉陳越生的電話,叫來了自己的助理。

「去找要一個高級營養師,送到她的身邊。」

「一個月以後,我要得到她長了十斤的結果。」

等唐果錄製完節目,一個自稱是冷銳派來的高級營養師出現在她的面前。

「好,你安排吧。」

見唐果這麼好說話,營養師是真的鬆了一口氣,隨後見識了唐果的工作量,他有些憂心,一個月長十斤的任務,怕是有些困難。

陳越生見狀,也是放心了,有營養師時刻陪伴在唐果的身邊,不至於她會為了工作忘記吃飯的情況。

不過,他還是拉著唐果去醫院檢查了一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