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他一直都是養尊處優,還是第一次感受到,死亡離他如此之近。

后怕的情緒,如同海浪一般,在他的心中滌盪,讓他根本無法平靜。

不過,在看到洛辰之後,他的眼中卻是猛的露出了一絲猙獰之色,對著那兩個倖存的星靈級強者吼道:「去,給我抓住他!」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那兩個武者立即動了。

對於差點要了他們性命的洛辰,他們也同樣是充滿了恨意。

洛辰看到那兩人沖向自己,立即心中一動,將誕星塔的大門打開,而後他托著沉重的身軀,飛快的沖了進去。

進入大門的瞬間,他的身體便是一軟,躺倒在地。

將誕星塔移動到這裡,消耗了他大量的精神力,同時,也耗盡了他體內最後的一絲星元。

此時,他就連動動手指都會感到困難,甚至大腦都變得遲鈍,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不過饒是如此,他的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只要進入誕星塔,就意味著絕對的安全,現在已經沒人能傷害到他了。

而那兩個追擊洛辰的武者,卻只能停在大門之外,不甘的望著距離他們幾米距離的洛辰。

他們聽洛央國的其他人說起過這誕星塔的恐怖,所以根本不敢貿然進入其中。

洛天也是滿臉的無奈和不甘,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洛辰逃了,他感覺極為的鬱悶。

而就在此時,那個被洛天派去查看山谷入口處情況的武者跑了回來。

走到洛天的身邊說道:「世子,山谷入口處一切正常,沒有任何特殊情況。」

「混-蛋!」

聞言,洛天直接一腳,將下的一塊石頭踢飛了出去。

他終於明白,他被洛辰耍了,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巨大的恥辱。

但是,事已至此,他就算憤怒、不甘,卻也無可奈何。

那誕星塔,就連洛蒼麟進去都差點出不來,他自然也不敢進去。

「去,請太子帶人來,我們就守在這塔外。」洛天有了注意,對著那武者吩咐了一聲。

「是。」那個武者應聲離去。

洛天邁步,走到了誕星塔大門之外,看著洛辰冷冷說道:「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呆在裡面。」

洛辰感覺自己恢復了一絲力氣,撐著身體坐了起來,看著滿臉怒意的洛天,淡淡說道:「我也不信,你們能一直守在這裡。」

話落,他直接起身,往誕星塔第七層走去。

而隨著他的離開,誕星塔的大門,也緩緩關上了。

洛天看著那關閉的大門,很戴爾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

……

同一時間,山谷另一處。

洛蒼麟坐在一處建築內的椅子上,看著面前五花大綁的兩個武者,面色冷峻。

而那兩個被綁住的武者,正是被洛辰用控神符文控制的那兩人。

此時,兩人雖然都被壓的跪在地上,但是兩人的面上,卻都帶著不屈的神色。

「告訴我,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幫助洛辰?」洛蒼麟淡淡開口了,聲音聽不出喜悲。

「哼!」

那兩個武者只是一扭頭,眼中滿是堅定。

被控神符文控制,他們絕不會出賣洛辰,甚至連一絲這樣的念頭都不會產生。

兩人這樣的反應,讓洛蒼麟微微一怔。

按道理說,進入遺迹的武者肯定都聽過他的名字,知道他的作風,面對他,心中都會帶著恐懼。

可是面前的兩人,卻完全沒有這樣的跡象,所以他有些好奇,洛辰是怎麼讓這兩人如此忠心的。

淡淡的看了兩人一眼,他緩緩說道:「洛辰給了你們什麼好處,我給你們雙倍。」

那兩個武者仍舊不說話,只是滿眼譏諷的看了洛蒼麟一眼。

「三倍!」洛蒼麟看著兩人,再次開口。

那兩人毫無反應。

洛蒼麟的眼睛一眯,說道:「五倍!」

兩人不為所動。

「如果你們繼續如此,我會讓你們受盡折磨,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你們應該知道我洛蒼麟的手段。」洛蒼麟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怒意。

而這一次,那兩個武者,都只是譏諷的看了洛蒼麟一眼,似乎感覺他的威脅有些可笑。

洛蒼麟真的有些震驚了。

這兩人的忠心程度,簡直已經到了超越常理的境界。

作為一個掌權者,他自然也希望自己的手下能夠如此忠心,所以這一刻,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洛辰到底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

不過他也清楚,從這兩人口中,他是不可能問到有價值的線索的。

當即,便對著一旁的洛央國武者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將這兩人帶下去。

而就在洛央國武者準備動手的瞬間。

「嗤嗤!」

隨著兩聲輕響,那兩個被綁的跟粽子一樣的武者,身體竟是開始膨脹了起來。

眨眼之間,兩個武者的身體,就已經變成了如同氣球一般的形狀,而且還在膨脹。

「自爆,快退!」洛蒼麟的臉色猛的一變,身體一閃,便往外飛掠而去……

(未完待續。)(未完待續。) 「自爆!」

在看清那兩個武者的情況之後,洛蒼麟一聲低喝,立即往外飛掠而去。

在他身後,另外一些洛央國的武者也都是臉色一變,飛快的朝外飛奔。

雖然這兩個武者都只是星師級別的實力,但是星師級武者自爆的威力,也足以轟殺星靈級的強者,所以他們根本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轟!轟!」

在洛蒼麟等人閃身離開的瞬間,兩聲如同驚雷般的爆鳴,接連響起。

隨著那聲音響起,那兩個武者的身體瞬間四分五裂,變成了無數碎片。

碎肉、骨頭碎片、血水,那兩人體內的一切,都變成了犀利的暗器,隨著那爆炸產生的恐怖能量,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

「咻咻咻……」

「砰砰砰……」

無數碎片四處飛射,割破空氣發出了尖銳的呼嘯之聲,打在牆壁上之後,便會發出一連串的脆響。

同時,狂暴的氣浪,也帶著恐怖的衝擊波,狠狠的撞擊在了建築周圍的牆壁之上。

「轟!」

整棟建築猛的向外鼓起,而後又在轉瞬間塌陷,方圓二十多米的範圍內,被徹底的夷為平地。

兩道圓形的灰塵氣浪,衝天而起。

洛蒼麟飛掠之際,就感覺一股巨大的推力作用在後背之上,將他又遠遠的推出了十多米的距離。

不過好在他速度夠快,所以並未受傷。

但那其他幾個洛央國的武者,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他們的速度沒有洛蒼麟那麼快,直接被那洶湧的氣浪砸在了後背之上。

狂暴無比的氣浪,猶如一柄巨大的鐵鎚,狠狠的將那幾人砸飛了出去。

其中幾人,直接噴出一口帶有內臟碎片的血液,眼看不活了。

還有另外幾人則比較幸運,只是被震傷摔倒在地,算是保住了性命。

「洛辰!」洛蒼麟的眼中露出一絲殺意,拳頭緊緊的握了起來。

他這是第二次在洛辰手下吃虧了,這簡直就是他無法忍受的事情。

不過在憤怒的同時,他也在震驚,要如何才能讓自己的手下也如同洛辰的手下這樣忠心。

如此不畏死亡的死士,絕對是任何一個統治者或領導者的最愛。

而就在此時,一個洛央國的武者飛快的跑到了他的身前,「太子,洛天公子找到了洛辰,請您帶人過去一趟!」

洛蒼麟點了點頭,腳下一動,毫不猶豫的帶著人朝著那個方向飛掠了過去。

整整五天,洛辰終於找到了,這是他期盼已經的時刻。

……

……

洛辰剛一回到第七層,便感覺心中微微一痛。

那痛苦極為的輕微,就好像心臟上被蚊子咬了一口,但是這種輕微的刺痛卻出現了兩次。

而他就已經知道,他控制的那兩個武者自爆了。

這樣的忠心程度,讓他對控神符文的效果感覺極為的滿意,不過他也意識到,這控神符文很不人道。

「你沒事吧?」楚新月等人看到洛辰臉色有些異常,便立即迎了上來。

單身媽咪:總裁別太壞 剛才,他們都感受到了誕星塔的移動,知道一定是有大事發生了。

「現在已經沒事了,你們不用擔心。」洛辰對著幾人說了一句,而後便立即回到那木床上,拿出丹藥服下,開始運功恢復。

楚新月幾人見此,也都沒說什麼,各自散了開來,修鍊的修鍊,不修鍊的,則是站在銅鏡牆面跟前,觀察著外界的情況。

……

……

「怎麼回事?」洛蒼麟飛掠而來,在洛天身邊停下。

「麟哥,是這樣。」當即,洛天便將之前發生的一切,都完整的告訴了洛蒼麟。

「你的意思是,洛辰能控制這座塔?」洛蒼麟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

他之前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動,但是他沒想到,那動靜竟然是洛辰控制誕星塔弄出來的。

「沒錯!」洛天點了點頭說道:「我記得你說過,凡是進入這塔的人,都會陷入幻陣之中,而洛辰卻不會。」

「而且,之前那種情況下,如果不是誕星塔突然發生變化,我已經將洛辰抓住了。

聞言,洛蒼麟點了點頭,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在誕星塔第三層闖蕩的時候,幻陣突然停了。

那個時候,他以為是陣法的能量耗盡,讓他逃過一劫,但是現在看來,陣法的停止,完全就是出自洛辰的手。

可是這樣一來,他就有些想不通了。

洛辰應該很清楚,他對其是懷有殺意的,如果洛辰能控制誕星塔,當時那種情況下,想要殺他應該很容易,洛辰為什麼要放過他?

這一點,他是無論如何都想不通了。

「麟哥,我們現在怎麼辦?」看到洛蒼麟竟然發獃,洛天不由的問了一句。

「等!」洛蒼麟緩緩吐出了一個字,而後轉身離開了。

洛天有些無奈的看了洛蒼麟一眼,立即指揮一眾武者,死死的守在了誕星塔的大門之外。

這樣,只要洛辰一出現,他們就能出手抓捕了。

誕星塔第七層。

看著大門被一眾武者包圍,楚新月的臉色不由的有些難看。

她看的出來,門外的那些武者個個實力不凡,這些人之中,任何一個都擁有秒殺他們這些人的實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