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之前他上場的時候,觀眾遠沒有現在這麼積極呢?

現在,要不是現場有保安維持秩序;

估計台下的一些小朋友們還有大人們都要不要命地衝上去了!

這也忒恐怖了吧!

「奇怪,不應該啊!他是誰?」

盯著台上那帶著黃金面具的男子,冷耀皺眉:「該不會是他請的托兒,來鬧事的吧?」

台上的主持人見這一幕,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堪!

本只想譏諷一句,但回頭她就被「啪啪」打臉!

剛出場的了冷耀父子也只是迎來一陣驚呼;

而這一對父女剛上來,居然現場就要爆炸似的,所有人都要瘋狂,也太恐怖了!

林浩牽著依依的小手,正在台上。

看著台下如同海浪潮般的歡呼聲震響,微微一笑。

他轉頭道:「依依,你緊張嗎?」

「炒雞緊張!」

依依脆生生地道:「但爸爸說過,依依是小公主,所以依依不怕!」

「我靠!這也太酥人心了吧!好可愛的小姑娘!」

「剛開場就是這麼家常簡單的對話!這才是一對溫馨的父女啊!」

「是啊是啊,比起第一組的那冷耀父子,全程冷著臉,沒有交流,真是差別巨大!」

「人家這才叫家庭演出,他們那叫什麼?個人作秀啊?差評!」 ?太極上人代表的是金仙王,這一點元錚也是有了解的,殷秀人告訴他不少昔世的辛秘。◎r/

太皇金丹是金仙王手裡的寶貝,但是出現在太極上人手裡也是有可能的。

神秘的金仙王會是誰呢?

元錚隱隱覺得,這個金仙王似乎和自己有點源緣?

但是這種感覺又特別模糊,根本不能具體的把握到它,只怕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一個結果。

總有一天神秘的面紗會被揭開,倒不用現在就去頭疼它。

眼下的要務是把太皇金丹背後的yīn謀揭開,看看太極上人到底在玩什麼花招?

殷秀人感應到了太極上人的氣息,昔世她與太極上人是有過一面之緣的,以她的修為來說,記著對方的氣息也是正常不過的,修為到了他們那種境界,一絲一毫的破綻都不會被忽略掉。

元靈復甦的殷秀人就是昔世的『聖世使者』,即便此時的修為不及昔世的千分之一。

俗世、仙世、聖世,這中間隔著遙不可及的距離。

妙天歌伴著元錚,曼妙的軀姿和冶盪的風情叫人為之側目,又與元錚扮的紈絝形象勾肩搭背,越發的顯現她那媚姿。

此前妙天歌這條蟒jīng還不懂人類的妖媚風情,但與元錚有了交集之後,觸發了她骨子裡的原yù,又因修習《極樂奧義大典》,這專門挖掘和激發原yù的法門,進一步將她的修行方向轉變,以佛主的侍鼎身份邁進全新的修行路子。

殷秀人不是看不慣妙天歌的媚行之姿,而是有點吃醋,所以對她不客氣,言語間針對xìng極強。

她的身份本來就嚇人。要她在『小輩』面前硬受委屈,對她來說是不容易接受的行為。

她說要把妙天歌丟到豬圈裡去,她還真有這個實力。

許你一世情緣 元錚是看出她的吃醋了,所以也不與她計較。

夜仙閣寶行是羽京一等一的寶行,它有強大的背景支撐,在這一行當中,北廷羽境中沒誰能與之爭鋒。

夜仙姬是寶行的主事,也是北廷梁太后的心腹,更是修行強者之一。

月前一個神秘出現的人物為她帶來了命運大轉折。她的修為為此而突飛猛進。

床第之間的媚行永遠都是女人的強項,無論那個與之一起上床的男人有多強,在這方面他也不會放棄享受的原則。

紫虛的道修雙秘法是源於上古仙宗的道家雙秘,在他的元靈未醒覺之前,他瞄準的目標是昆頂玉仙羅東月。但隨著天道鴻運的降世,他的元靈也悄然復甦。

沒人知道他就是躲在太極秘藏中的『太極上人』。

更沒人知道他在月前就悄悄來到了黃道洲,並且把一個身份十分敏感的女人抓在手中。

這個女人就是夜仙姬。

夜仙姬的真實身份是北廷梁太后的妹妹,但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寥寥無幾。

道秘法門的《yīn陽篇》成為提升紫虛(太極上人)和夜仙姬修為的媒介,在七天七夜的秘修中,紫虛的元靈復甦進入中階,但這不完全是道秘法門的功勞。而是一粒太皇金丹的神效,也只有紫虛元靈復甦的軀體才承受得了太皇金丹的藥效,即便如此,他也差一點被撐的神魂俱滅。

「不是有丹鼎寶爐守護元神。我亦沒可能活下來,這件聖器是聖世三大奇寶之一,果然名不虛傳。」

三丈方圓的鼎爐中,沸騰的金sè液體達到一個極高的溫度。在這液湯中,披頭散髮的紫虛與夜仙姬深度結合。

yīn陽兩氣通過秘徑搭起了貫通二人身體的橋樑。紫杵探入蓮蕊之宮,夜仙姬媚眼迷離,一邊承受著yù撕裂軀體的漲滿,一邊默運秘訣行功運氣。

太皇金丹湯對他們來說是終極大補,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去汲取它的jīng華,洗淬自身的雜質。

在過去十幾rì里,夜仙姬就與紫虛這樣湯在鼎爐中。

她本身的修為處於大先天圓滿極致狀態,在紫虛的相助下,她一舉跨入了第九階,之後與紫虛秘合,雙雙jīng益。

她也為自己找到這個強大的靠山而歡欣雀躍。

太極上人的元靈紫虛為什麼會選擇夜仙姬呢?

無它,因為一件蓋世寶貝。

就是他們現在用的鼎爐。

丹鼎寶爐。

這件不起眼的寶貝在這個世界上沒人認識,但是太極上人在昔世見過它,一眼就認了出來。

它就珍藏在夜仙姬的夜仙閣寶行。

另外,紫虛也沒有其它選擇,他不可能把羅東月生擒來與他道秘同修,也不會在短時rì之內找到秘鼎助修,並不是有很多女xìng強者都達到了那個高度。

他與夜仙姬是乾柴烈火,一拍即合。

細碎的腳步聲在密室外傳來。

夜仙姬沒有停下走伏的腰肢。

「稟仙姬,寶行來了三個客人,說要買走太皇金丹,價錢任開。」

清麗的侍婢沒有進入密室,隔著密室向內傳報。

夜仙姬沒有回答,妙眸瞥向紫虛。

紫虛微闔雙目,神思如cháo水般漫散開去,下一刻,他腦海中浮現出殷秀人的形象,在她身側還有元錚和妙天歌。

他們終於來了,也應該猜到是自己在故弄玄虛?

嘿嘿嘿……

紫虛微微一笑,把意念傳達給夜仙姬,「告訴他們,七rì后拍賣會再來。」

「這是為何?我們並不缺太皇金丹啊。」

感情丹鼎寶爐被紫虛開啟之後,太皇金丹不止一粒。

「不是缺不缺的事,我另有用意。」

「哦……」

夜仙姬隨即吩咐下去。

坐在夜仙閣寶行接待大廳中的殷秀人、元錚、妙天歌正在等著回復。

很快寶行的一個主事說要七rì后的拍賣會上才賣,眼下任誰來都不賣,還望幾位見諒。

也在這一刻,殷秀人感應不到太極上人的氣息了,消失的無影無蹤。似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這傢伙不肯露面的話,她也沒辦法挖他出來。

就算砸到夜仙閣也無濟與事。

元錚傳心語給她,「怎麼辦?」

「他的氣息消失了,他拋太皇金丹出來,必有其它用意,卻不是要吸引我們來。」

「那我們白來了一趟?」

「你說怎麼辦?」

「……」

元錚亦無語,找不到太極上人,就等於白來了。問題是找到太極上人又能如何?打得過他嗎?

「太極上人自敢釋放氣息出來,就擺明了不懼怕被誰發現,我或是太武真神都能感應到他的存在,哦……我明白了,他是要把我們吸引來拼的兩敗俱傷?」

這個念頭才落。外間就傳來一聲朗笑。

「聖使別來無恙,我們可是昔世的對頭,今世的冤家啊,但你身邊的小子縷縷壞我的好事,今rì撞見了,就沒有放過他的道理。」

太武真神就這樣晃了進來,儼然他就是寶行的主人一般。笑意盎然,但盯著元錚的目光卻充滿了無盡的殺機。

太武真神就是昔rì的太武宮主,也就是雷冰的師尊,太武神宮的宮主。

光是他一個人還倒好說。問題在他的身後還有兩個人,一個赫然是當今天下第一強者『煌』,另一個男子元錚沒見過,但威悍氣息形於諸外。一雙jīng眸煯煯生輝。

妙天歌的意念告訴他,「煌身側的那人是煌廷鎮國公元屠。」

元屠。當世第一位胎藏武王,難怪氣勢如此的雄悍。

不過他望向元錚的眼神有點複雜,似敵非敵,似友卻非友。

元錚也聽母親說過,鎮國公是父親元候昔rì的莫逆之交。

想不到在這一刻,冤家全聚首了。

煌和太武真神聯手了,而且他們這麼快就到了黃道洲,真出乎元錚的意料之外。

那位寶行的主事卻在這時退了,走的那叫一個快,似接到了誰的命令一般。

富麗堂皇的大廳中,六個人對峙。

論實力,元錚他們顯然遜sè。

不說別人,只是擁有『真武半神』修為的煌就足以叫他們三人喝一壺的。

何況還有一個似又jīng益的太武真神,前次他在雷冰心境中被殷秀人襲擊,顯然不敵這位聖使強大,但他這次敢來正面相對,也說明他的元靈又有了jīng進。

「元錚,你還有一個選擇的機會,向本皇效忠,把你的佛王聖相和七彩雷珠貢獻出來。」

煌開口了,充滿了自負自詡的口氣,如皇臨世,唯其獨大。

不過他真有渺視別人的實力,即便是元靈復甦的聖皇使者殷秀人,也未必看在他眼中,畢竟他此時的修為是第十階(真武半神),而殷秀人只在第九階。

殷秀人倚仗與元錚的秘修達到了元靈復甦中階,可境界仍停留在第九階,所以與煌相比的話,還是有差距的,即便有聖諭這個法寶,也未必勝得了『煌』。

元錚也不會懼怕他們,自己是沒多少勝算,可他們也休想將自己滅掉,有佛王聖相守護,不是他們能摧毀的。

但是元錚心靈深處卻隱隱泛起一絲的不妥,到底是哪出了問題?

驀地,一聲冷笑傳至。

「引你入瓮會這麼簡單?元小候,看來你還是嫩點。」

下一刻,光幻的巨大鼎爐罩落,把所有在場的人都困在了其中。

紫虛也就現出了真身。

「原來是你,紫虛殿的殿主紫虛真人。」

元錚大訝,太極上人的元靈在他身上復甦了?這倒是不曾料到的意外。

「哈哈哈,有一點你更不清楚,佛王聖相的剋星就是聖古的奇寶『丹鼎寶爐』,有仙世煉焰相輔,佛王聖相只有終結的命運。」

原來這夥人是一起的?

元錚臉sè不由一變。!s***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看到五人進門,易老爺子劈頭便問:「到底怎麼回事?啊?啟玉找到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他的目光落在聶曉嘯臉上,期待的問:「這就是啟玉嗎?」

「是的,爸,這就是啟玉,」易勝文說:「爸,他現在叫曉嘯,大學學的生物學,現在在京大做助教。」

「好、好、好!」易老爺子大步走到聶曉嘯面前,上下打量聶曉嘯幾眼,激動說:「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

像他這樣上了年紀的老人,最想看到的,莫過於家族興盛,人丁興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