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

他們看到高天明的肉身瞬間變成一團血霧,神魂還未衝出體內,就被那一劍徹底絞滅,原本高天明所在之地,除了一個須彌袋之外,空無一物。

「這……」

在場的人喉嚨一陣涌動,目光深處,露出深深地恐懼。 ??

「早上好,真中。」

「早上好,山本。」

在教室里打過招呼,李學浩見山本良太一臉疲憊,眼角還有黑眼圈,不由問道:「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嗎?」心裡已經隱隱猜到,可能就是因為昨天的幽靈事件,估計是被嚇得沒睡好。

「真中,我可以去你家裡住幾天嗎?晚上我們可以一起睡。」山本良太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不行!」李學浩立刻拒絕,先不說家中有瓜生麻衣這個不能暴露的秘密在,自己也不習慣和人一起睡,尤其對方還是個男性。

「真中,拜託你了。」山本良太雙手高舉頭頂,虔誠合十!

「拜託我也沒用。」李學浩可不會再心軟了。

「真中,你可是我的『姐夫』,難道連這個小小的請求都不答應嗎?」山本良太眼見求情沒用,開始耍起了手段,湊近他有些神秘地說道,「只要你同意,我可以給你一些機密資料哦。」

「什麼機密資料?」李學浩皺了皺眉。

「關於姐姐的一切,你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山本良太顯得很得意。

李學浩搖了搖頭:「不用了,我想知道的話,自己會去問的。」

「是嗎?如果你想知道姐姐的三圍,她會告訴你嗎?」山本良太一臉不屑道。

李學浩被問得一滯,然後神情古怪地看著他:「你知道?」

「當然,我有偷看過她的體檢表哦,上面什麼都記錄得很清楚呢。」山本良太嘿嘿笑著。

李學浩有些無語,這個混蛋,不會真有戀姐的情結吧?

正想著,教室的後門又走進一人,抬手就朝他招呼:「早上好,浩二!」

是山本綾音,手上提著兩個便當盒,快速地走近他。

「早上好,綾音。」李學浩也笑著打招呼,因為今天早上不用去校門口執勤,所以他早早地進了教室,山本綾音估計是沒在校門口看到他,所以才到教室里找他的。

「這是你的便當,中午一起吃吧。」說著話,山本綾音將手中兩個明顯是情侶系列的便當盒其中一個略大一點的遞給了他。

「嗯。」李學浩小心地伸手接過,頗有些驚喜的感覺,這可是他的女朋友第一次給他做便當,對於從沒有嘗過這種溫柔滋味的他來說,顯得有些激動。

雖說山本綾音穿著學校制服,沒有了那天在卡拉ok時見到那麼驚艷,但女孩子特有的青春靚麗絲毫不減,加之現在兩人關係不同,心情自然也有所不同,感覺她身上處處透著吸引力。

「姐姐,我的呢?」旁邊山本良太顯得很不滿,朝山本綾音伸出手。

山本綾音瞪他一眼:「不是已經給你了嗎?」

山本良太苦著臉,指了指李學浩手裡的便當盒:「我的便當盒那麼難看,真中的為什麼這麼可愛?這不公平,你可是我的姐姐!」

「你在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你可以再說一遍嗎?」山本綾音眯著眼睛,以充滿威脅的眼神看著他。

山本良太立刻就退縮了:「沒有,我只是感激姐姐這麼多年來的照顧,給了我一個那麼不同尋常的便當盒,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你知道就好。」山本綾音滿意地收回目光,重新將注意力放在李學浩的身上,「浩二,今天你不用執勤嗎?」

「早上到了學園的時候,明月前輩讓我回教室就可以了,不過放課後應該就沒這麼輕鬆了。」

「那個女人,肯定不會對你這麼好的,如果有什麼事,你一定要告訴我。」山本綾音有些擔憂地叮囑道,也是出於對明月結花那個女人的不放心。

「嗯,我會的。」李學浩其實並不擔心明月結花會對他怎麼樣,反正只要熬過兩個星期,他就徹底自由了。

「那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山本綾音準備告辭。

李學浩突然想起一事,連忙叫住她:「等一下,綾音。」

「嗯?」山本綾音疑惑地看著他。

「是這樣的,我們可以合拍一張照片嗎?」想起昨天老媽的囑託,李學浩可不想被她繼續煩下去了,先應付好她再說。

聽到這樣的要求,山本綾音本能地臉上一紅,看了看周圍,可能是因為太多人看著有些不適應,想了想說道:「浩二,等到我們中午吃便當的時候可以嗎?」

「好。」李學浩自然沒有不同意見,想想自己說的確實有些不合時宜,畢竟現在教室里有那麼多人。

「那中午見了,浩二。」

「中午見,綾音。」

兩人依依惜別,看得邊上的山本良太嫉妒不已:「喂,真中,你這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姐姐已經走了!」

回過頭來,李學浩看著他,搔著後腦勺道:「我有你說的那麼好嗎?」

「我可不是在誇獎你!」山本良太直翻白眼。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李學浩呵呵一笑,能把山本氣成這樣,也算「對得起」他之前坑過自己幾次了。

山本良太撇撇嘴,又看了一眼他手裡的便當盒,語氣里更加嫉妒了:「真中,姐姐對你可真好,她從來沒有對我這麼好過,這可是她昨天新買的,我用的那個便當盒已經超過一年時間了。」

「是嗎?」李學浩淡淡地看他一眼,目光有些詭異:「之前你還說要把你姐姐介紹給我的,現在我和她交往了,你似乎不怎麼滿意,後悔了嗎?」

「沒錯,我是後悔了,我以為姐姐和你交往起碼會對我好一點的,畢竟你是我的友達不是嗎?可是結果居然完全相反,姐姐只對你一個人好,完全沒有把我當成她的弟弟,而你居然一點也不同情我,我可是你的友達啊,友達,是你在這個學校里的第一個友達。」說到最後,表情越來越激動,儼然李學浩背叛了他似的。

「好了,不用那麼激動,我的便當給你。」李學浩知道這個傢伙只是說說而已,無非就是想從自己這裡找點好處以平衡他心中的不滿,將課桌裡面自己帶來的便當盒拿出來給了他。

山本良太頓時雙眼放光地接過來,就差流口水了,一邊說道:「既然你這麼誠心道歉,那麼我就不客氣了。」語氣完全沒有之前那種憤憤不平,果然是個大吃貨,一點吃的就收買了。

將便當盒打開,見到裡面豐富的菜色時,山本良太滿意地哼哼兩聲,但突然想起什麼,把便當盒蓋好,仍有些不滿地瞪著李學浩:「喂,真中,你為什麼不讓我去你家裡住?」

「因為我習慣一個人住。」李學浩回答得非常乾脆。

「是嗎?」山本良太卻用懷疑的眼神看著他,「是不是你在家裡還藏著一個可愛的女生?」

「當然不是,我是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睡。」李學浩一臉平靜,心中卻對山本良太的直覺感到可怕,這傢伙別看是個吃貨,某些事情上,居然有這麼敏銳的嗅覺。

「我不是別人吧,真中,我可是你的友達,還是你的『義弟』。」山本良太著重強調自己的身份。

李學浩剛要再說什麼,卻見後門又走進來一群人,大約有七八個之多,但看陌生的臉孔,顯然不會是這個班級的,而且看起來個個都不像是新生,因為新生通常都沒有這麼囂張的。

其中為首一人頭上甚至還綁著缽卷,缽卷正中間還有「聽貓」等字樣。

看到這個,李學浩心中不由一動。

對方一群人似乎就是沖著他和山本良太兩人來的,見到他們,立刻朝這邊走了過來,路過的時候,班裡的其它學生都小心地避讓開來,生怕撞到這群明顯來意不善的傢伙。

走到近前,那個頭綁缽卷的男生皺眉看著兩人,不過更多的是把注意力放在李學浩的身上,估計是因為他相比起普通一年級新生那高大得多的身材:「你們是真中浩二和山本良太嗎?」

「沒錯。」李學浩點了點頭,否認沒有任何意義,何況,他雖然怕麻煩,但如果麻煩找上門來,他也不會有半點退縮。

山本良太卻有些戰戰兢兢,跟李學浩靠近了一點,似乎這樣才顯得比較有安全感。

「跟我們去一趟天台吧,有些事情問你們。」缽卷男神色淡然,語氣也完全沒有半點商量的意思,根本就是命令式的。

李學浩皺了皺眉頭,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來找茬的,去天台「商量」事情?恐怕更多的是到了人少的地方好方便動手吧?

「喂,你們想做什麼?小心我報告給老師。」山本良太也想到了這一點,有些色厲內荏地說道。

「哼哼。」缽卷男完全沒把他的威脅放在眼裡,冷冷地看著他,「想以後生活不能自理,你就去報告老師好了。」

山本良太臉色微微一白,顯然是被嚇到了,李學浩輕輕扯了他一下,看著缽卷男說道:「我也正好要到天台上去吹一下風,那就走吧。」

「真中……」山本良太擔憂地拉了拉他的衣角。

「放心,不會有事的。」李學浩遞給他一個安心的眼色。

或許是想起了之前他在劍道社的表現,山本良太也安心了一點,壯著膽子點了點頭。 仙羽揚起了嘴角,她看到城主府邸里的幾名護衛一同護送捧著錦盒的婢女上來。

仙羽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婢女手中的錦盒,她整個人都快要按捺不住了,趕緊把鎮魂珠給她吧!那能操縱亡靈軍隊的鎮魂珠!

而這時候,觀眾區里的氣氛也有些不一樣了,鎮魂珠會在奪魁大會上出現的消息早已經泄露,各路江湖人士混在了這些圍觀的百姓里就等著搶鎮魂珠。

有人的刀已經出鞘了,千葉城主也敏銳的察覺到人群里出現了殺氣!

正當整個氣氛變得詭異和劍拔弩張的時候,忽然,一道鮮紅璀璨的身影從天空中緩緩而落。

蔚藍明媚的天空,雲層停止了流動,鳥兒伏在枝頭沒有鳴叫,而是低下身凝望擂台上的女子,她如紅蓮般盛開,墨色的黑髮猶如世上最美最光滑的絲綢在身後飛揚。

她一身明媚的鮮紅,然而沒有人能像她這樣,把血一般燦爛的顏色穿的如此好看。

幽雪染的臉上蒙著半張面紗,只把一雙慧黠的雙眸露在外面,那雙眼睛被濃密的睫羽所掩蓋著,黑白分明的眸像幽幽潭水,會讓人淪陷進去。

人們只是看著她的眼,就已經被她攝住了心魂。

時間所有人都呆住了,準備發動攻擊的江湖人士殺氣潰散,千葉城主呆坐在主位上,盯著那抹纖細的身影出了神。

她就只是露出了一雙眼睛,可那雙眼睛真的太美了……她的眼神只是漫不經心的從台下的觀眾臉上掃過,卻讓每個人都永生難忘。

此時,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疑惑,她是誰?她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可是每個人都屏住呼吸,沒有人敢出聲,因為他們都害怕,自己一出聲就會驚走這從天而降的仙靈,她就會化為夢一般消散在他們的眼前。

仙羽帶著不可置信的震驚盯著擂台上的女人,今日仙羽也是穿了一身鮮紅的顏色,可她發現,自己穿紅,紅的妖嬈,而那女人穿紅,卻紅的妖冶到了只一個身影就可傾國傾城的地步。

仙羽的心臟在恐慌的跳動,她在想,「不會吧……」

千葉城主的心臟也在恐慌的跳動,他碩大的身軀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抖動著厚厚的嘴唇,打破了全場數萬人的寂靜。

「你……你何人……」

這般只用一抹身影就傾倒眾人的女子,所有人的心底都在鼓動,他們的答案呼之欲出,又不敢相信,那如天神,如信仰的女子,會降臨在他們的面前……

「我是以桃息的身份進入這裡,聽說贏了花魁大會,就能得到鎮魂珠,可是?」幽雪染轉過頭,烏黑的雙眸看向千葉城主。

千葉城主被那雙眼睛注視著,只覺得整個人都要飄在天際了,什麼贏了花魁大會就能得到鎮魂珠,只要她想要,只要她開口……他雙膝跪地,他雙手奉上!

「你究竟是什麼人!」仙羽不安的叫了起來,她感覺自己的計劃開始偏離正軌了。 第975章五臟六腑都在痛

顧雲念拿出香囊,讓女孩按了之後,拿精油一噴。

女孩的手指白皙,比起孫行者和付洋,兩個手指一白一藍,尤為清晰。

她還在手指上聞了聞,驚訝道:「顧同學,你的香囊和精油在哪裡買的,味道這麼好聞。」

「是在我們龍夏的一家精品店。我把這家店鋪的網址,你要嗎?店裡的東西,網上都有展示。」

顧雲念似隨意的一問。

女孩連忙說道:「要要要!謝謝顧同學!」

「不用客氣!」顧雲念從挎包里拿出一疊便簽紙,寫了一個網址給女孩。

正準備收起來,其她女孩紛紛也要了一張。

她們從顧雲念身上問道一股極好聞的香味,雖然淡,卻清晰。循著香味,才發現是從顧雲念墜在裙邊的裝飾上傳來的。

與顧雲念這邊的熱鬧相對,R島國那邊冷冷清清的,都沒人找他們說話。

顧雲念越是受歡迎,他們就越是氣憤。

晚餐后,顧雲念五人都去了曾祥文的房間。

曾祥文首先做了一個警告,「好了,現在把R島國對我們龍夏的針對擺在了明面,就不用擔心後面他們再動手腳。這一點,顧雲念和陸霆做得很對。不過你們也要注意,萬一有人想要栽贓嫁禍。」

五人頓時正色道:「明白。」

「哎,等等。什麼叫顧雲念和陸霆做得很對?他們做了什麼?」孫行者才反應過來曾祥文的話。

「難道你沒發現,顧雲念是故意把U盤拿出來,讓R島國的人偷的嗎?如果不是顧雲念把U盤拿出來放到包包的最外面,我們又全部去了洗手間,你覺得那個平野良子能偷得到?」

付洋看白痴一樣看了孫行者一眼,卻也好心地替他解答。

孫行者驚愕地張大嘴,「我們這麼做,真的好嗎?」

付洋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我們只是挖了坑,跳不跳在於平野良子她自己,我們又沒有推她進進去。是她自己心術不正,否則只要她不動手,我們也不可能憑空誣賴她。」

「好吧!是我太天真!」孫行者一抽,安慰自己,轉頭看向顧雲念和陸霆,「下次你們再給人挖坑,能不能先告訴我一聲。」

眾人沉默,三秒后,陸霆才神色漠然地說道:「嚴澤他們都是自己看出來的。我還以為你也看出來了,才配合得那麼好?」

「我什麼時候配合了?」孫行者目瞪口呆。

付洋幽幽道:「就是你要看香囊的那一段。」

「我勒個去!」孫行者無力吐槽,只能萬分慶幸他是幫忙挖了坑,而不是坑了隊友。

「好了,說正事。」曾祥文敲了敲桌子,把扯遠的話題拉了回來。

「這次冬令營,基本上是按照先文後武的順序來。明天是綜合知識競答,以小組為單位,題目涉及天文地理甚至宗教神話。你們先說說各自擅長的內容。」

結果很讓曾祥文頭痛、心痛、肝痛,五臟六腑都感覺到在痛。

陸霆、嚴澤、付洋和孫行者,有一個是一個,全都是擅長理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