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盤龍棍的重若凝塵的氣息,但是卻有一往無前、捨我其誰的霸氣在其中。

孫林心中震驚,身體還沒完全恢復過來,但那籠罩四方的刀勢卻逼得孫林不得不提棍反擊。

「嘭!」

隨著二人的兵刃相撞,空氣仿若爆炸一般,將兩人的衣服吹起,咧咧作響。

一層層的波紋、震顫更是隨著皮膚傳遞到全身各處。

血流似乎停滯了一般,接著就是酸麻的感覺襲遍身體各處,想要動彈一下,都顯得困難,發揮出來的氣力更是少了幾分。

真氣自發的流轉梳理,周生感覺著自己身體中的酸麻驟然減緩。

周生的體魄本就比孫林強,修鍊的功法的等級也比孫林所修鍊的功法等級高!星神這一級別的人物,又豈是尋常人等所能接觸的,又有幾人能如周生一般,閱覽諸般功法武技!達到『技』的圓滿!

萬象真氣的恢復速度自然也比孫林要快,而且周生還修鍊有之術,體魄的恢復和耐力更是甩孫林好幾條大街,不過一剎那的功夫,周生就恢復了正常,而孫林還在酸麻之中。

此刻,周生戰意沸然!

「再戰!」

彈開的長刀被周生硬拉而回,更用力的劈砍下去,連空氣彷彿被一分為二,似乎連它們都開始害怕的躲避周生的刀鋒。

見到周生長刀斬下的威勢,孫林滿臉的不可思議,之前的對拼他雖然沒有受傷,但是身體卻被巨大的力量所震顫,渾身酸麻,如今都還沒有恢復過來。

相比之下,周生的修為與自己一般,孫林自然是不相信周生恢復了!

「周生的情況應該與我一樣,為什麼還能這樣劈砍,而且還是如此大力的,比之前來的還要迅猛幾分,這沒有道理!」孫林心中不願相信。

但是眼前的事實就是最大的道理,不管孫林相信不相信,星痕鋒銳的刀鋒已經離他不遠。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滾!」

孫林厲吼出聲,本已酸麻的身體發出巨大的力量,長棍狠厲的一掃,與長刀狠狠的撞在一起。

龐大的力量爆出,將周生掃的飛了出去,剛一落地,自身就噴出了一口血沫。

強悍如斯!

不是孫林強,而是其手中的盤龍長棍太強,潛力爆發之下,讓盤龍長棍的威力又發揮了幾分。

周生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盯著遠處的孫林,嘴角微微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抹笑讓孫林心顫,但湧上來的更多的是憤怒,修為相差不多,自己還擁有一級上品的兵刃竟然還跟周生打成這樣。雖然自己沒有受傷,但是身體的酸麻卻不是短時間能夠恢復過來的,特別是剛才的爆發之下,更是讓身體一陣疲乏。

孫林雙眼死死的盯著周生,雙手緊拽著盤龍棍,雙手發白!一揮,盤龍棍蕩漾出一片波紋,掃向周生,漫天都是棍影。孫林這是逼迫潛力,反正,只要在此擊殺了周生,身體的損傷能夠回去用能量幣彌補,甚至損耗的自身潛質也會補充回來,何樂而不為呢!

棍影密密麻麻,根本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當然,也有可能全部都是真的,以真氣形成的棍影。而且,在這狹小的通道之中,根本就沒有躲避的空間

「錚錚錚……!」

密集的金鐵撞擊聲傳來,在巷道中四散的聲音顯得有些低沉。

聽到那低沉的交擊聲,孫林的臉上有些陰沉,這一招已經是自己最強的一招了,卻依然奈何不了周生。

才煩亂間,長棍前方突然失去聲響,孫林正奇怪,卻只覺的脖子上一寒,接著全身的汗毛都倒豎而起,一抹死亡的恐懼衝上心頭。手中的盤龍棍下意識的擋向上空。

「錚…」的一聲震響,卻是周生乘機跳了起來,自上空給孫林覷准機會,瞄準孫林的脖子給他來了一刀。 孫林「噗」的吐出一口鮮血,向後退了一步,看著半空之中倒騰而回的周生,面色鐵青。

一刀不中,周生在牆頭上一借力,長刀倒轉,真氣在經脈中瞬間壓縮,長刀繼續劈下。

孫林根本來不及回氣,也來不及想周生為何會毫無異樣,只來得及將盤龍棍繼續高舉。

在哪星痕與孫林的盤龍長棍相接的瞬間,壓縮的真氣和暗勁瞬間轟出,威勢無雙!

「嘭!嘭!嘭!」

「噗」

「噗」

「噗」

孫林連退三步,一步一個腳印,一步一口鮮血,臉色更是一步三變,胸口好似有著千斤巨石壓著,有一種要將全身肺腑一併吐出的衝動。卻是被周生男狂暴的真氣和暗勁傷了經脈和肺腑。

尤其是被暗勁所震傷的肺腑,真氣對於孫林而言不算什麼,但暗勁卻是出了名的難以防禦,也幸虧周生是以壓縮的方式打出的,要是是以「透骨勁」打出的,說不得孫林就已經完蛋了!

不過這事也說不準,說不得也就沒機會打出「透骨勁」呢!

迴轉話題——

孫林憋著胸中的那口悶氣沒吐,而這口氣也確實不能松,一旦鬆了,孫林就可以等死了!只能是必死的結局,只要撐過去,等下誰勝誰負還難料。

周生先是一飛衝天,劈了孫林一記勢大力沉的刀法,而後更是爆發出一記對身體和傷害極大的「大羅式」(主要是周生對這一招掌握的還不熟練),受到的反震之力也必然不小。

如今兩刀都被擋下,周生的氣勢雖盛沖,但終有落下之時,而到了那個時候,就是氣息最弱之時,也是孫林反勝之機。

但周生會給孫林這個機會嗎?

「喝!」

轟出一記負擔頗大的「大羅式」的周生絲毫不給孫林想念的機會,大喝一聲,騰轉會牆頭的整個身形好似龍轉一般,於不可能之間,竟然又借一力!手中的長刀化作一道匹練,比之前任何一次一都快,也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鋒銳。

大羅七限.裂山式:主鋒銳,力量剛猛無盡,銳烈凌厲,蘊含崩山斷獄、斬岩削壑之威;一式裂山式斬出,連最基本的反震力都不會產生,就好像刀砍在豆腐上面一樣;

受裂山式的氣機牽引,周遭的牆面受到影響,道道逸散的刀氣將牆面割的滿是溝壑。

這還只是逸散的氣機、刀氣而已。

而凝聚了巨大部分的長刀,此時已然劈砍在了孫林的盤龍長棍上。

龐大而鋒銳的力量壓得孫林的身形一震,手指、手掌、臂骨,瞬間爆裂開來,盤龍被劈出一道深深的刀痕,而後掉落在地上,周生的長刀再無阻難,一刀而下。

「轟!」

星痕鋒銳的刀鋒毫無阻礙的掠過孫林的身軀,劈砍在地面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直沒入地,空餘一刀柄在外,順著刀鋒延展出的,是一道長及一丈,深不知幾何的光華刀痕。

而此時孫林的身體方才裂成兩半,血液、臟腑碎末四濺,周生左手翻轉,捲起一圈小小的風暴,將所有的血沫盡數阻擋再外,從容而淡然。

而後,本次試煉台試煉結束……

從試煉台上下來,周生休息了一會兒之後,周生再次上台參與試煉,這次,周生輸了;再次從台上下來,休息,然後再次參與試煉……

直到傍晚,周生方才回分配給自己的靜室休息;

……

豎日,第一場戰爭試煉后的第七日

修整了一夜之後,周生以能量幣的能量將自己的萬象真氣修為修鍊到二十年功力,反正周生有以前的境界在,也不愁操縱不了!

唯一的缺點就是耗費能量幣有點多,近三百個,相當於周生直接煉化了三百個正常人的生命能!還是全部的那種!

雖然周生也將一部分能量散入了周身百骸的說!

用一個能量幣購買了一份7334號大城,137號大街城外三千里內的妖獸的分布圖,血色戰場乃是高階的大世界,幾乎所有的生靈、野獸都具有吸收靈氣的能力!

在這戰場大世界,除了城市裡,是不允許殺生的外。

在戰場上,殺生能得到被殺者三分之一的能量;試煉台上,殺生能獲得被殺者一成的能量;而在野外,卻能得到被殺者所有的能量,試煉者也不例外,所以,城外,即是這個大世界最為危險的地方,但同時也是讓試煉者最為嚮往的地方。

因為,試煉者在野外身死之後,是可以申請復活的!

1000能量幣,復活一次;100能量幣,重來一次!

恰好,周生現在兩千三百多的能量幣,復活兩次都足夠了!

……

「風吼獸,初入半步一級。雖然名字中有個風字,但是卻屬於皮糙肉厚、攻擊遠遠不如防禦的笨拙型、群居類妖獸!處於食物鏈的低端,外出覓食的時間是在傍晚到凌晨……」

「地行猿,半步一級,善於鑽地,行跡極為詭異。但不論是攻擊還是防禦都只能算是下等,外出時間基本十分頻繁,而且基本沒有規律」

「魔雲虎,一級妖獸,xing情殘暴,極度嗜殺。基本上每天都會在領地里轉悠,魔雲虎屬於攻擊和防禦兼備型的妖獸,而且速度也頗為不弱。」

「劍齒獅,半步一級…………」

手指在買來的地圖上划拉,周生咬著牙在心裡一個個的盤算。

「自己現在的修為還不到一級,魔雲虎,過於危險,不予考慮;劍齒獅,活動地太遠,這尼瑪近千里路,時間上不划算;地行猿,攻防都不怎麼樣…」周生杵著下巴,思索著:「唔,可以考慮,就是行蹤不好掌定……」

仔細的盤算了一下,周生最終決定去找幾個沒有以及,或是臨近以及的妖獸的麻煩,至於那些已經一級的,就只有留著下次去找它們的麻煩了。

初次搜刮,目標總共為五個,從第一個目標風吼獸,到最後一個目標,半步一級的角蟒,周生計劃好的獵殺路線剛好是劃了一個橢圓,最終又會回到距離137號大街出城不遠的地方。

敲定了目標和線路,周生又在城裡里休整了一段時間,將全身的精氣神都調節到了最巔峰的狀態。

「還是先去丹閣買些應急的丹藥吧。」臨走時候,周生想了想,還是決定去丹閣購買一些能在關鍵時翻盤的丹藥。

丹閣

……

爆元丹:服用后一炷香(十五分鐘)之內,爆發十倍真氣,使用後會有一炷香左右的虛弱時間,但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售價,100一級能量幣一枚

金剛丹:(一級下品)服用后一炷香內,身體強度能達到一級下品兵刃的強度,使用後會有一段肌肉酸麻的時間,具體時間以使用者的身體強度而定;售價,200一級能量幣一枚

在丹閣中看了一下,周生小型結界中,緩慢的吸收著靈氣,轉動著的爆元丹;在玉脂瓶散發著金光的金剛丹,周生就買了這兩樣丹藥,各一枚!

結了爆元丹帳,周生將以微型結界封鎖著的兩枚丹藥收好,轉身向著城外方向走去。

本來,周生還想著要去買一副大弓的,但一來周生沒有存儲大弓的空間,一旦失落,那就找不回來了;二來,上好的大弓太貴,足夠周生使用了零級大弓需要一千一百能量幣,一級的大弓就更貴了!

城外

看著城外那遼闊無垠,波瀾壯闊的景象,周生對著地圖辯了辯方向,大步奔跑著,一頭扎進那與一叢草原相接的從不見天日的密林中,沿著密林的邊緣,踩著樹枝前進。

現在看來,周生花費能量幣將功力突破到二十年對於他的好處是十分明顯的。

至少,現在的周生就能肆意的施展著適合在樹林中施展,趕路的輕功:踏風,飄飄如謫仙,腳尖在樹榦上微微借力,整個身體便輕盈的像是一片樹葉,卻快如利箭般的向前躥出。整個過程中無聲無息,極為隱蔽!

話說這自古傳說中就有的輕功也夠**的,竟然能直接修改人體的磁場、重力,也不知道當初第一個想出輕功這個名詞的傢伙是怎麼想出來的!

在踏入密林的同時,一股肉眼不可見的精神力以周生自身為中心擴散開來,精神力所籠罩到的地方,一切都如同是呈現在周生的眼中一樣清晰。頭頂樹葉下緩緩蠕動的毛蟲,身後枝頭上用尖喙梳理著羽毛的小鳥……

「半徑十一米,雖然說是比以前強了些,但要用來探查妖獸的蹤跡還差了些!只能在戰鬥中作為輔助手段使用,用來警戒也不錯!」

感受著精神力所能探查的範圍,周生心底即有些失望也有些開心。

以如今的探查範圍,只要敵人的實力不是超出周生太多,或者在十米之外便發起襲擊,任何人想要偷襲周生幾乎都是不可能的。

「想要獵殺妖獸,還是得靠自己的耳目去發現啊!」

……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尋妖獸的途中,周生還探查到了兩個修為與自己差不多的試煉者,不過他們既沒有周生這樣的斂息手段,也沒有周生那樣的耳目,卻是沒有發現這是。

不過周生也沒有對這兩個試煉者下手,這一次出來是為了獵殺妖獸,獲取生命能。

身為試煉者,周生很清楚各自都有不少的壓箱底手段,雖然在試煉台與戰場上施展不出來,但在這野外可不受束縛,一旦與試煉者撞上了,那就多半是兩敗俱傷的下場,好也好不到哪去!

所以,周生最終並未出手,只是悄無聲息的與他們擦肩而過。

「隨他們去吧,這裡可不是必須分個你死我活的地方!」

一路悄無聲息的趕路,大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吧,周生來到了第一個目標——風吼獸的領地外圍。 此時,天色還是清晨不久。

被周生髮現的這群風吼獸還在休息呢,稀稀拉拉的東一隻西一隻的,不過這風吼獸雖說是處在食物鏈的較為低端的生物,但也頗為聰明,一大群風吼獸在睡覺,但四周倒也留有幾隻風吼獸在警戒!

收斂氣息,隱藏在樹叢之中,周生看著那五六隻相隔甚遠,東咬一口,西咬一口,時不時的四處張望的風吼獸,掏出自己只花了一個能量幣購買的地圖,查看著相應的詳解!

比如說弱點之類的!

依地圖上的詳解,這風吼獸除了皮糙肉厚,力氣大點之外,再也沒什麼特點,對於周生而而言,要悄無聲息的解決一頭並不是問題,難就難在周生能悄無聲息的解決多少頭風吼獸。

「能解決多少就解決多少,反正也不會虧本什麼的,到時候跑路就是了!」周生這樣想著,收身準備偷襲!「要是白骨還在的話,又何必愁這些!直接一箭過去就是了!」

但現實卻是周生沒有大弓,也只得自己上了!

周生所學中速度最快,同時兼顧變化的驚鴻步全力爆發,身化驚鴻,瞬間掠過數百米的距離,臨近在周生這邊巡邏、覓食的風吼獸,而後,體內修鍊的暗勁瞬間壓縮、爆發!

大羅七限.大羅式

鋒銳的刀鋒加上瞬間爆發的龐大力量,周生手持的星痕自這隻巡邏的風吼獸的脖子下半部掠過,瞬間被周生斬殺,而後,周生也不管這隻被斬殺風吼獸倒下的動靜,這風吼獸的血腥味周生是怎麼也掩蓋不掉的。

故此,周生在斬殺這隻巡邏的風吼獸之後,也不停歇,腳步一轉,瞬間掠至最近的一隻風吼獸前,然後壓縮暗勁,爆發,斬殺!

至於萬象真氣,周生還得留著跑路呢!

在斬殺了第七隻風吼獸之後,整個風吼獸群已經徹底的起來,到處狂踩亂踏,龐大而雜亂的力量四處肆掠,周生一見那威勢,就算是處於這裡的食物鏈低端的生物,起來也不是自己這個零級的試煉者可以招惹的,也就跑路了。

將斬殺風吼獸所得的生命能化作能量幣,這風吼獸在這個大世界雖然是處於食物鏈低端的妖獸,但畢竟是臨近一級的妖獸,而且在這城外所斬殺妖獸獲得的還是其全部的生命能,所以,周生所斬殺的這七隻風吼獸每一隻都為周生提供了三百多枚的能量幣,讓周生足足收穫了2344枚一級能量幣。

而後,周生便向下一個目標摸去!

周生的下一個目標是位於草原上的土莽,一種喜歡鑽地,實力不到一級,但速度挺快的一種大蛇,體形大都在七米到十米之間!但好在這土莽是以家庭為活動單位的,一般都是兩隻大的和一群小的!

待到周生摸近土莽的生活地,因為蛇類那獨特的感知系統,還未待周生靠近,就被發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