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蛇和海鰍當然不能讓陳玄吃驚。讓陳玄吃驚的是這兩條海蛇和海鰍的體型,竟然超過了盤古神舟,剛剛從海中竄起的不過都只是這兩條海怪的半截身。

平靜的海面一下被打破,兩條巨大的海怪在海中展開了追逐。

超過兩里長的身形在海中劈開了兩條巨浪,甩動身軀時激起的波濤,足足超過了百米之高。方圓百十里內的海域,都被這兩條海怪攪動得動蕩起來。

「剛的能量波動原來是這兩條海怪。」陳玄懸浮在空中,望著下面這兩條巨獸,不禁失笑暗道:「我還以為是兩個人類跑到這無盡之洋的外海深處來了。」

外海之中有許多海怪,陳玄早就聽說過。據說靠近大陸的海域,曾經也有許多海怪為害。不是吃人,就是鬧騰得人類無法下海捕魚。不過經過人類數千年來,無數強者的清剿,稍微聰明點的海怪都退到了外海,不聰明的,也被人類強者屠戮殆盡。

前兩次經過無盡之洋時,陳玄並沒有怎麼在海上停留,也從沒發現過海怪。沒想到這一次,居然可以見到,使得陳玄想起了被遺忘之地中的人類當成是海怪的戈那斯。

「也不知道那頭龍神現在在阿芙妮那裡怎麼樣了。」陳玄心中暗暗思忖:「沒有了神軀,加上它的神魂在逃出主神墓園時應該受到了一定的創傷,應該沒有那麼恢復,估計還在沉睡中。」

「加肯,你以為我不敢自爆晶核嗎?」正當陳玄收回思緒,打算離開這片海域繼續尋找合適的小島時,忽然耳邊傳來了一個憤怒的聲音。「是這兩條海怪!」陳玄有些意外的看了下去,沒想到這兩條海怪居然還能夠開口說話!只是不知道是這兩條海怪中的那一條說的。

「阿拉姆,反正你也是個廢物,我不怕你自爆呢。」這一次陳玄聽清楚是那條海蛇發出。

「加肯,你不要太過份!」前面的那條海鰍大聲怒吼道,突然停止了逃竄,竟然回過頭來撲向了後面的海蛇。

海鰍張開了上百米寬的巨口,對著海蛇狠狠的咬了過去。那條海蛇顯然沒想到海鰍居然會回頭反撲,一下沒有防備,被海鰍一口咬住了身體,痛得嘶聲大吼起來。

海鰍雖然咬住了海蛇的身軀,但是這兩條海怪的身軀太長了,海蛇繞過身體對著海鰍的身體也一口狠狠咬下。

兩條巨大的海怪,在這片海域相互纏鬥,攪動得這片海洋不斷翻騰,一股股殷紅的血水逐漸染紅了海面。

陳玄看了一會,搖了搖,雖然這兩隻海怪的力量很強大,但是在陳玄的眼中,也不過是相當於聖域高階的樣。當然,如果真是一名聖域高階的強者和這兩條海怪中的任何一條對決,勝的自然是聖域高階強者。

海怪不過是憑著天賦和力量強大,聖域高階的強者耳有的是手段。至少一點,海怪就無法與聖域強者相比。那就是聖域高階的強者可以飛在空中,而海怪只能幹瞪著眼。

這兩條海怪只有這點等級,望了一會兒,陳玄不願再理睬海中惡鬥不息的海蛇和海鰍,回身朝著盤古神舟飛去。

正當陳玄網要飛入神舟時,忽然從海中射上了一道黑色的水柱。陳玄隨手一揮,擋住了這股水柱。海風輕輕拂過,陳玄的鼻際聞到了這股水柱上的濃重腥臭味,不由眉頭一皺:「這水柱有劇毒!」

陳玄手指一抓,這股正在落下的水柱又被抓了上來,然後凝成了一個不斷滾動的大水球。

托著這隻黑色的大水球,陳玄朝下方睥了一眼,還沒開口說話,那條海鰍大聲叫道:「上面的人類,那根水柱不是我噴的,是加肯噴的。」

「是我噴的又怎麼樣。」海蛇哼了一聲,朝著陳玄說道:「人類,不要妨礙我,要不然連你一起吃了,正好我也很久沒吃過人類了。」

「你看看,上面的那位大人。我說吧。」海鰍大聲說道:「加肯你太囂張了,竟敢對

這麼不敬。就不怕大人懲罰你嗎。」

「弱小的人類,也敢說什麼懲罰。」海蛇嗤笑了一聲,說道:「阿拉姆,你是被我嚇昏了吧一仰頭,對著陳玄又是一道水柱噴出。

「這條海鰍還挺狡猾的,居然知道挑撥我和這條海蛇!」陳玄淡淡一笑,伸指一彈,手中的水球飛出,將那海蛇噴上的水柱一下撞散了回去。不願再理會它們,回過身來就要飛進神舟之中。

「大人,救命啊,大人不要走啊。

。水中的那條海鰍忽然大聲叫道:「那位大人,你救了我,我會給你很多寶石金幣的,求求您

「嗯?」陳玄回過頭來,望向那條海鰍呵呵一笑,說道:「寶石和金幣,我可不需要

「大人海鰍見到陳玄回頭,精神一震,邊遊動身軀,躲避著海蛇的攻擊,邊大聲叫道:「大人,我還知道海中的很多寶藏,你救了我。我立刻帶你去

「對了,這條海鰍不知道在這無盡之洋中生活了多少年,有它帶路,我要找一座合適的小島應該容易得多。」陳玄心中念頭一轉。朝海鰍點點頭說道:「好吧,那我就救你,你等會要答應為我做一件事。」

海鰍大喜過望,連聲叫道:「好好,不要說一件事,就算是十件我也答應

「不用這麼多,一件就夠了。」陳玄哈哈一笑,朝著海面伸手一指,一道落雷在要追上海鰍的那條海蛇面前炸開。

「人類。你竟敢打擾我!」海蛇勃然大怒,尾巴一甩,小山般巨大的頭顱伸出了海面,對著陳玄又是一道黑色水柱噴出。

源源不絕的水柱不斷從海蛇口中噴來,似乎海蛇的腹中,潛藏了無窮無盡的毒液。

陳玄眉頭一皺,本來還不願意擊殺這條海蛇,既然它這麼不知進退,那只有送它一程了。

海蛇口中噴出的毒液被陳玄面前的一道火牆盡數擋了下來。陳玄的眼中,五彩光芒一閃,面前的那道火牆上,紅色火焰猛烈燃燒起來。這道火牆上,飛出了一隻火焰化成的手掌。

這隻手掌在空中迅速的變大,眨眼就遮住了這方天空,朝著海中的那條海蛇抓了下來。

燃燒著熊熊烈火的巨掌。伸入海中一把撈住了海蛇,將海蛇那兩里多長的身軀提出了海面。抓到半空,巨掌用力一捏,本來不斷扭動的海蛇,立刻軟軟的垂了下來。

「這條海蛇可能還有點小用處。」陳玄望著在火焰巨掌手中,猶如一條小蚯蚓一般的海蛇,心中微微一動,火焰巨掌一甩,將海蛇攝進了乾坤鐲中。

「得得得海鰍看著空中的那隻火焰巨掌,嚇得那龐大的身軀,在海中抖出一圈圈的波浪。

海蛇這麼巨大的身軀,這麼巨大的力量,在這個人類面前,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被這名人類拎到空中給捏死了,這名人類太可怕了!

這條海鰍在幼年時,曾經在近海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知道在人類中,有一些力量極為強大的存在。剛剛海鰍挑撥這名人類和海蛇,還有向這名人類求救,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可是沒想這名人類,果然擁有那無法想象的強悍的力量。

「我知道你叫阿拉姆,我需要找一個僻靜的小島,沒什麼打擾的,希望你能帶我去這名人類飄在空中,對著阿拉姆說道。

「僻靜和沒什麼打擾的?。海鰍有些意外,人類不都是喜歡珠寶和寶石的嗎?對了,這是位強者,可能就是不喜歡這些。想了想,海鰍說道:「大人,這裡附近沒有這樣的小島。只有一些礁石和荒島,我想那些荒島大人一定不會喜歡的

「哦?」陳玄微微有些失望,皺眉問道:「那你知道遠一點的地方還有么?」

「遠一點的?。海鰍那對跟房島不錯,不過距離遠了一點,離這裡大概有你們人類說的兩千多里樣

「兩千多里」。陳玄望著海鰍點點頭說道:「也不算太遠,那你在前面帶頭吧。」

「大人,可是哪裡不是我的地盤。」海鰍再拉姆遲疑的說道:「那裡是斯賓塞的地方。我要是去了,它一定會絞死我的

「斯賓塞?」陳玄眉頭一挑。問道:「它是誰?」

「它是一條章魚,力量比我們強多了海鰍阿拉姆說道:「我還是很久以前,通過海底無意中游到了那座小島附近,後來差點沒被它給吃了

陳玄望著這條狡得的海鰍,忽然揮手收了火焰巨掌和火牆,然後淡淡說道:「阿拉姆,你是想借著我的力量去替你報仇吧。」

「不是不是。」海鰍連忙說道:「大人,我沒有想過,不信我和你說清楚方向,大人可以自己去看看

「好了,你在前面帶路,那條章魚要是搗亂,我會順手幫你清理的。」陳玄淡然一笑,回到了神舟之中。

海鰍縮了縮那碩大的頭顱,急忙調轉方向朝著遠處遊了過去。

其實陳玄到不在意這條海鰍會搞什麼小動作,如果它說的那座小島真的可以作為這次閉關修鍊的合適地點,陳玄也不介意幫它料理了

海鰍在海中的速度很,但是兩千多里的路程,即使沒有停歇的奮力遊動下,仍然用了兩天多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一靠近這片海武,陳玄立玄感覺到了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這種感覺,使陳玄想起了當初渡天劫時,所碰到的那座島。

那座小島已經被陳玄施展法辦攝進了乾坤鐲內。而遠處的這座島,雖然靈氣沒有那座那麼濃厚,但面積卻要比當初那座要大了將近十倍。並且島上也不是一片荒蕪,還有著十分茂密的小樹林。

陳玄網飛出神舟,要到小島上空仔細打量一下,就聽見海鰍阿拉姆有些驚恐的聲音傳了過來:「大人,斯賓塞來了。它剛剛在海底睡醒,現在發現我們闖進它的地盤,很憤怒啊。」

「這座小島不錯,我很滿意,你和那個斯賓塞說,我只要這座島,讓它不要打擾我。」陳玄毫不在意的說道。

「大人。」海鰍的聲音有些無奈:「它不會睬我呢,要不你和它談談?」

「那好吧。」陳玄也知道要讓這條巨型海鰍去說服那章魚有些為難,點了點頭:「我去說說。」

「它上來了。」海鰍晃動著那巨大的身軀。遠遠的躲了開去,臨逃開前,還不忘拍上一記馬屁:「大人,依您的力量,對付斯賓塞是輕而易舉的,我先讓開地方,讓您好施展。」

兩條直徑足有六七十米粗細的巨大觸手突然從海中伸了出來。對著陳玄飛速的纏繞了過來。

那條章魚保羅,根本不打算和陳玄多吧嗦,還沒露出海面,就直接動起了手。

兩三百米長的觸手上,長滿了一個個巨大的吸盤。在空中一*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繞圍向了陳玄。

陳玄眉頭微微一皺,伸出手來,對著這兩條巨大的觸手揮手就是一道長長的刀芒斬去。

淡淡的青色刀芒閃電般的斬中了觸手。在兩條觸手上各劈開了一道長長的口。一陣詣天的巨浪從海中湧出,那條章魚保羅山嶽般的頭顱浮出了海面,八隻眼睛一起憤怒的望向了陳玄。

「人類!」章魚保羅瓮聲瓮氣的聲音傳來:「你為什麼弄傷我的觸手?」

陳玄啞然失笑:「不是你先攻擊我么?我斬傷你的啊。」

「你和那條泥鰍跑到我的地盤,我攻擊你的。」章魚怒聲說道:「現在還弄傷我的觸手,我耍吃了你。」

八條巨大的觸手一起伸出了海面,這條章魚的頭顱猛的鑽到了海中,倒立著又向陳玄發動了攻擊。海面上,就像突然立起了八根巨柱,一下將陳玄圍在中間,每根巨柱都發出了無數股強大的吸力。

陳玄的衣衫,被這些吸力帶動,在空中獵獵作響。望著這八根靠近過來的巨柱,陳玄嘆息了一聲,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尖燃起了一朵小的火苗,對著這些觸手輕輕彈了出去。

對付這些海怪,陳玄實在提不起多大的興趣。雖然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些海怪可能是恐怖的存在,但是在陳玄眼中,就算是它們的力量再強大,也不過就是體型稍大一點而已。

火苗飛到空中,忽然跳動了一下,被那八隻巨型觸手上的吸盤所發出的強大吸力吸動,立刻變成了百十朵,然後被吸進了觸手上的吸盤中。

海中發出了一聲震天動地的巨大怪叫。聲浪震蕩得周圍幾百里內的海水,翻滾起了無數的水花。一道道水柱衝天而起,一圈圈水波不斷蕩漾開來。那條章魚猛然縮回燃燒起來,差不多已經半熟的觸手「轟」的一下竄出海面對著陳玄噴出了一道烏黑的墨汁。

這些墨汁在空中飛速的散舁,形成了一片巨大的黑色雲霧,眨眼就將陳玄籠罩在了其中。

「章魚,我沒空和你多浪費時間,你再三的攻擊,是不是以為我不會殺你?」陳玄哼了一聲,伸指接連彈出了三朵小小的火焰。

剛剛陳玄手下對這條章魚留了情,被章魚的觸手吸進的那些南明離火,陳玄減弱了威力,不然即使是這條章魚縮回海里,仍然會一直燃燒,直到將它焚為灰燼為止。

但是見到這條章魚保羅已經嘗到苦頭。還要糾纏,陳玄已經不想再浪費時間,三朵離火神焰彈出,陳玄不在理睬那條章魚。身上真元一運,周圍出現了一座透明的障壁,逼開黑色雲霧,朝著那座小島飛去。

那三朵離火神焰一從黑色雲霧中飛出,就朝著海面上的那條巨型章魚飛來。這條巨型章魚還沒還得及縮回海中,三朵離火神焰已經落在了它的頭顱上。

章魚保羅發出一聲怪叫,一邊縮回海中,一邊伸出幾條出手對著自己的腦袋亂拍起來。

可是離火神焰並不是普通的火焰,即使是到了海中,仍然向著這條章魚的全身漫延開來。那幾條出手不但沒有撲熄火焰,反而將離火神焰引燃到了觸手上。不到半個小時,海中翻騰不息的巨浪平靜了下來,這條巨型章魚的屍身浮出了海面。屍身上,離火神焰仍然還在熊熊燃燒著,直到將它龐大的身軀化為灰燼。慢慢熄滅。,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東玄漫步專在林中體內那條混沌真示所化成的真示划拆在不斷起伏澎湃著,與島上的靈氣在形成了一種奇妙的共振。

這個世界的靈氣,雖然比起地球。要稍微濃厚一些,但是相對也比較駁雜得多。可能這個世界之中。是因為還有著為濃郁的魔法元素的原因吧。

小島上的靈氣要比棄羅大陸上純凈得多,讓陳玄走在其中,有種整個身心,正在被一遍又一遍洗滌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陳玄從未在雲羅大陸上,找到過一處靈氣稍微濃郁一點的地方。反倒是在這遠離大陸幾千上萬的外海,連這座小島在內。已經是所遇到第二處靈氣異常濃厚的所在。

不知不覺,陳玄已經走出樹林,來到了小島的中央。一座只有百來米高的矮山矗立著。山上的石縫中,清澈的泉水細泣湧出,在山腳下匯成了一個小水潭。

可以見底的水潭中,還有幾條不知名的小魚,正在歡的遊動。陽光照射下來,將水潭映照出了點點的金光。

帶著一絲鹹味的海風輕輕撫過。陳玄忽然感到整個人有種前所未有的放鬆。流水的輕潺,清風的徐送。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那麼寧靜和安詳。遠離了紛爭,沒有了塵囂。陳玄感覺自己那已經有些蒙塵的道心。此時忽然慢慢通透了起來。

伸手往那座矮山上一抓,陳玄將山上一塊幾米見方的白色大石攝到了潭邊。隨手一揮,這塊大石的表面頓時變得平坦光滑。

在這塊大石上坐下,陳玄的手一指。上千頭五色力士從乾坤鐲中蜂擁而出,由五色神將的帶領下,在水潭周圍布下了裡外三層大陣。

布成大陣后,光芒一閃,所有的五色力士沉入了地底隱藏了起來。

「可以開始了陳玄朝四周看了一眼,心中思忖著,然後閉上了眼睛。

外表上已經顯得有些殘破的盤古神舟。正橫卧在乾坤鐲內的一側。

這艘神舟自從在遺忘之地逃出時。遭到世界本源之力的阻截,以及在空間通道中被無數道雷電的轟擊。還有后阿芙妮和艾麗絲恢復神力時。從內部震破了舟身,實在已經是傷痕纍纍,需要再次大修了。

不過陳玄現在卻沒有立刻著手修復神舟。而是直接了進入神舟的深處,核心大陣所在的法陣空間內。

核心大陣對於伊比利斯的魔核。終於推演完成。伊比利斯留在裡面的所有知識。感悟,還有形成魔核的法則奧秘,完全被解構出來,形成了數團金光,飄蕩在法陣空間中。

伸手握住那幾團金光,陳玄一把捏緊,將其融進了自己的元神,整個元神頓時扭動膨脹起來。

海量的訊息,猛然在陳玄元神中爆炸開來,無數的畫面和感悟閃過了心頭,讓陳玄一下有種被撐住的感覺。

伊比利斯留在魔核內的,只是一道精神烙印,並不是它所有的記憶。但是魔核是一位魔神為重要的東西,等同於神明地方神格,伊比利斯留下的精神烙印,自然是包含了自己大部分記憶的強烙印。

一位生存了五六千年魔神的大半記憶會有多麼龐大?即使陳玄剔去了所有無用的東西,仍然花了好幾天將完全消化了伊比利斯的這道精神烙印和構成魔核的法則奧秘。

陳玄之所以要先吸收解構出來的這道精神烙印,主要的就是打算將那件超級神器時間之壺煉化,以便能夠完全操控這件神器之中的時間流逝速度。

據說這件神器是由當初誕生在這個世界中的第一代神明中,數位強大的神明打造,本來想借著這件神器領悟出所有法則中為神秘,為強大的時間法則。

但是由於時間與空間,是構成世界本源重要的基石之一,即使那些神明再強大,所擁有的力量仍然是世界本源所賦予,而他們的神魂中。也被牢牢銘玄上了不可磨滅的本源烙印。所以。直到那些神明全部隕落,也未能領悟出時間法則。

后一位古神在隕落前,終於從這時間之壺上領悟到,只要是這個世界中誕生的人,是無法徹底掌握時間法則,因為神魂中的本源烙印。已經決定了任何神明,魔神。都不可能擁有這種可以動搖所有位面。可以毀滅世界本源的力量。

雖然這些古神的努力失敗,但是母容置疑,這件超級神器的奇妙,讓陳玄從心底為之讚歎。外面看上去普普通通。像一把小小酒壺的時間之壺,其內部竟然有一個可以改變時間流逝速度的小個面,實在是神奇無比。

握著時間之壺,陳玄在乾坤鐲內的中間坐下,將從伊比利斯魔核中所吸收的知識回想了一遍,然後凝聚神識,化成一道分身,開始抹去壺上伊比利斯留下的伊比利斯精神烙印。

隨著伊比利斯的徹底隕落,它留在時間之壺上的精神烙印已經衰落了不少,因此陳玄也能稍微動用一點時間之壺的能力。但如果不將它的烙印抹去,陳玄就無法完全掌握時間之壺。

在陳玄的這縷神識化身不斷朝時間之壺探入下,伊比利斯的那道烙印開始蘇醒。陳玄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月,只中,隨著聲咆哮,一位高大的政頭魔神年提長槍,「之壺的壺身中一步跨出。挺起長槍,對著陳玄的神識化身就是一槍扎來。

「本尊都已經死在我的手下。被我徹底抹殺,一道小小精神烙印也想鬧騰?。陳玄冷笑一聲,迎著長槍,伸手一把捏住槍身,張嘴一吐。口中噴出了滾滾火浪。

那位魔神怒吼一聲,身上浮出一面黑色的防護罩,想要擋住這漫天撲來的火焰。但在這熾烈燃燒的離火神焰面前,那面黑色護罩連一分鐘也沒能堅持住,就立刻被火焰融化,然後這位魔神全身燃起了烈火。

片亥之間,魔神化作了一縷輕煙,消散在了空中。伊比利斯的后一點痕迹,也隨之徹底的消失。

沒有了那道精神烙印的阻擋。陳玄將神識化成的身體一晃,化作一道火焰,向著時間之壺的深處迅速漫去。

不多時,周圍原本昏暗的景色忽然一亮,這時間之壺的壺身魔紋幻化的空間中,出現了一座殿堂。陳玄將這道神識化成的火焰一凝在這殿堂前落了下去。

整座殿堂彷彿都是由點點的星光聚成,漂浮在黝黑的空間中,顯的璀璨而又神秘。殿堂的深處,擺放著一張高大的王座,四壁前,許多尊強大存在的雕像巍然矗立。朝那些雕像望了一眼,陳玄的這縷神識化身緩步朝著那張王座走去。一共十一座雕像。這星光殿堂的四壁前,那些強大存在都曾是這時間之壺的主人,現在卻已經因為各種原因而全部隕落。陳玄一一看去。果然在盡頭時,看到了伊比利斯的張牙舞爪的樣。

當陳玄的這縷神識化身在王座上坐下時,整座星光殿堂驟然放出了無比燦爛的光芒,一副的雕像緩緩在殿堂中的牆壁前浮出,時間之壺的一切運轉,瞬時瞭然在心。

時間之壺內的那座小位面,由外到內時間流逝的速度分成了兩層。外面一層與外界的時間是一致的,內面那一層則是依照時間之壺的主人自行調節。

依照主人的力量,時間之壺中的時間可以從加十倍到加百倍不等。的情況下,可以加三百六十五倍。也就是說。外界的一天。就相當於裡面的一年。不過這件神器只能加時間的流逝,而不能減緩時間。

「這件神器簡直就是特意為我量身打造的那縷神識化身留在了時間之壺的壺身,陳玄握著這把神器,心中充滿了無比的喜悅。

徹底掌控了時間之壺,陳玄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對於怎麼運用這件神器,陳玄心中早有打算,當即握著時間之壺退出了乾坤鐲。然後將時間之壺往空中一拋,整個人投進了壺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