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林帝景的震驚並沒有完全的消散,林妖兒緊接著的一句話硬是讓林帝景感到這一切來的實在太快,快的有些離譜。

「妖兒,你說的是真的?這件事絕對不能開玩笑!」

「是的,我沒有開玩笑,是真的!」林妖兒重重的點點頭,心底卻想到人家都和朱寅那個啥了,如果說還能認錯的話,那就不是傻而是愚蠢了。

「那個梅邦就是朱寅,蕭本源也是朱寅殺死的,我也是朱寅救的。傲滄可以作證,如果不是朱寅的話,我想我們兩個都早死在滄瀾墓冢了。」

「是的,爺爺,是朱寅救了我們!」林傲滄在一邊附和道。

「糟糕,你們兩個真是壞事,現在給我滾回家去,如果我兄弟有任何事,我饒不了你們兩個!該死,蕭黯然,你最好遲點動手,不然,我和你沒完!敢動老子的兄弟,天王老子都沒商量!」林帝景狠狠瞪了林妖兒兩人一眼,轉身便閃電般的奔跑出皇家獵苑。

蕭黯然的狠辣,林帝景是知道的,這時候他什麼事都能做出,朱寅為什麼會易容,為什麼沒有找自己,林帝景是知道的,朱寅是不想牽連他,畢竟現在索達尼亞公國對朱寅下達的是舉國緝殺令。

朱寅那,你當我怕什麼,為了你的事情,我現在和蕭家早就水火不兩立,現在還差一個機會,只要這個機會來到,就能收了。到時候,就是蕭家徹底被連根拔起的時候。

「我又欠你兩條命!」林帝景想到林妖兒和林傲滄差一點就被殺死,就不由感到一種后怕,更加堅定了要將朱寅救回的想法。

「嗖!」

可惜當林帝景竄出皇家獵苑后,沿路竟然沒有發現一點蹤跡,朱寅和伊桑就像是憑空消失掉一般。蕭家的人倒是在獵苑周邊進行著巡邏和擒拿。但是其中卻沒有一個是朱寅,難道說在那個神秘靈王的幫助下,朱寅逃脫了?

不過不管是怎樣一回事,既然知道朱寅現在叫做梅邦,易容藏在瑞德本城內,林帝景就不可能找不到。

「傳我令,秘密搜索梅邦,一經發現,馬上稟告於我,記住,梅邦是我的兄弟,任誰都不許騷擾!」

「是,大人!」

一道身影從林帝景身邊詭異的冒出,一躬身隨後消失在遠處。

……

朱寅和伊桑一出皇家獵苑便察覺出空氣中那種不同尋常的氣息,兩人對視一眼,在朱寅的指揮中,在伊桑的爆發中,兩人硬是在所有蕭家成員的戒備中沖了出去,悄無聲息的沒有一點騷亂。

偌大一個瑞德本,靈王總共也沒有幾個,只要蕭黯然不出面,便沒有誰能夠擋住伊桑的腳步!

朱寅不是不想和林帝景相認,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再掩飾,林妖兒是遲早會將自己的身份告訴林帝景的。只不過在皇家獵苑那種情形中卻不是最佳的選擇,朱寅就是想認也必須選擇機會。

比如說現在,通過某個人。

瑞德本城現在是戒備森嚴,朱寅想要出城是沒有任何的可能,就算是有著伊桑的幫助都不行,畢竟這是一個水城,任何一艘船的開動都將會讓其餘人警覺。既然暫時性沒有辦法離開,就不如好好的陪蕭家玩玩,將恩怨解決下,失去掉後台的索達尼亞公國,朱寅不相信迪卡斯還能夠如何自己。

「舅舅,咱們去一個地方,我想去償還一份恩情,當初要不是他的話,朱氏家族早就被滅,而母親也沒有可能被救出!」朱寅笑著道。

「那一定要去感謝人家,去哪找誰?」伊桑問道。

「梅特學院,院長法瑞爾!」

朱寅腦中浮現出法瑞爾的身影,這個曾經為了照顧自己,而甘願冒著危險留在梅丹城,被蕭家重傷都不曾撤出的院長,朱寅當初答應了法瑞爾要前來,現在既然來了就不能不去拜訪。

「嗖!」

近乎兩道幻影在半空中劃過,朱寅和伊桑小心翼翼的向前飛行著,梅特學院作為瑞德本城內的四大學院,不管是位置還是規模都相當容易尋找。當初法瑞爾給朱寅詳細的說過梅特學院,所以朱寅倒是很容易便尋找到。

梅特學院的正門是一種怎樣的樣式,朱寅並沒有機會欣賞,現在的他根本沒有機會在梅爾學院的公眾地方過多的停留,鬼知道這裡面有沒有蕭家的眼線。幸好梅特學院內的學生沒有誰能夠捕捉到朱寅和伊桑的身影。

「鈴鐺!」

在梅特學院西北角有著一處密林,這裡是梅特學院的禁區,沒有法瑞爾的命令,任誰都不得靠近一步,擅自闖入者,將會遭受到最為慘烈的攻擊。只可惜,密林中的陣法在朱寅眼中一文不值,很為輕鬆的出現在密室中央,一處竹樓前。

「嘭!」

朱寅剛想著要開口說話,誰成想下一秒竹樓內傳出一道劇烈的爆炸聲,一根根翠竹四散亂飛,空氣中瀰漫起一片碎屑,一道身影在爆炸流中向著朱寅這邊飛來。 他從沒想過,他妹妹的戰鬥力居然這麼彪悍。

看著他妹妹一次又一次把他外公噎得說不出話來,他簡直要化身他妹妹的超級迷弟了!

他一直絞盡腦汁的想要幫她妹妹說幾句話,但是他對他外公的尊敬和畏懼是刻在骨子裡的。

和他外公站在對立面的時候,他一腦袋的漿糊,根本想不到什麼話和他外公吵。

等他妹妹和他外公吵完了,他才發現,他妹妹根本不需要他幫忙。

他妹妹單方面強勢碾壓,完虐他外公。

他妹妹真是太帥了!

他妹妹打了一個漂亮的勝仗,他沒能幫上什麼忙,找個律師還是很容易的。

他用最快的速度找了一個他最信任的律師過來。

律師擬定了一份協議,謝老爺子看過之後,覺得沒問題,在協議的最下方,簽上了他的名字。

簽完之後,他這段時間一直亂糟糟的心,忽然沉靜下來了。

自從知道他新兒媳肚子里懷的是個男孩兒,他就一直在糾結。

糾結到底是把謝家交給謝雲臨好,還是交給他嫡親的親孫子好。

現在好了。

塵埃落定。

以後,他再也不用糾結了。

協議一式兩份,謝老爺子一份,謝雲臨一份。

謝老爺子看著協議上的內容和他親手簽下的名字,無奈的嘆了口氣。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他要是現在就把謝氏的繼承權要過來,他謝家老的老、小的小,廢物的廢物,不用十幾二十年,用不了幾年,謝家的勢力就會被謝家的政敵蠶食。

等不到他親孫子長大,謝家就沒落了。

謝雲臨不肯暫時替他親孫子保管謝家的繼承權,等他親孫子長大成人還給他親孫子,那他就只能選擇謝雲臨做謝家的繼承人。

這是沒辦法的事。

只能這樣了。

好在,他確實是真心疼愛謝雲臨的。

真正做了決定,他忽然覺得,謝家給了謝雲臨和給他親孫子,差別也沒多麼大。

他嘆了口氣,忽然釋然了。

事已至此,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修復他和謝雲臨、謝錦飛之間的關係。

謝雲臨是以後的謝家家主,有了今天這份協議,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他要想以後他孫子過得好,他現在就要對謝雲臨和謝錦飛加倍的好,好讓謝雲臨和謝錦飛以後看在他的面子上,多照顧他孫子。

收起協議,他的神色和藹了許多,手指虛點著葉星北的額頭,嗔怒中帶了幾分慈愛:「我今天才知道,你這丫頭,好大的脾氣!」

葉星北呵呵。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她這外公果然是大丈夫,能屈能伸,變臉變得真快!

謝老爺子拿出長輩對晚輩的慈祥和藹的態度,葉星北也不好咄咄逼人。

她勾起嘴角,甜甜一笑,「外公,我都是被我兩個哥哥寵壞了,您多擔待。」

不就是裝模作樣嗎?

誰不會!

葉星北這話,謝錦飛愛聽。

他揉揉葉星北的腦袋,低頭看著葉星北,滿眼寵愛:「我和大哥確實喜歡寵著你,但可沒把你寵壞,我妹妹最乖最可愛了!」 「你還說?」謝雲臨冷睨他:「不是和你說了,不能對北北講,北北怎麼知道的?」

謝錦飛縮了縮脖子,「我昨晚氣壞了,一氣之下跑了出去,又覺得家醜不可外揚,無處可去,我就找五哥喝酒去了,我什麼都沒和北北說,是北北自己猜出來的。」

「是啊,大哥,你別怪二哥了,他什麼都沒說,是我自己猜出來的,」葉星北說:「老爺子這樣對你,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看他臉色不好,一下就猜出來了。」

「那也要他去你眼前晃,你才能猜出來,」謝雲臨恨鐵不成鋼的瞪了謝錦飛一眼:「你要是不去顧家,北北見不到你,去哪裡猜?」

謝錦飛低下頭,訕訕說:「我錯了。」

「我覺得二哥沒錯,」葉星北說:「我們是手足,是這世上最親的人,遇到煩心事,當然想找自己人訴苦,不然難道還跑去大街上,隨便找個路人吐苦水不成?你們有事不找我,那我以後有事也不告訴你們!」

「北北,我不是這個意思,」謝雲臨看她肚子一眼,溫聲解釋:「現在不是你情況特殊嗎?上一次……」

「這次這不是沒事嗎?」葉星北打斷他的老生常談,抓住岳崖兒的手,「你看,我這次是有備而來是不是?我也很心疼寶寶們的,我知道萬無一失,我才來的。」

謝雲臨看了岳崖兒一眼,無話可說了。

他妹妹家這個家庭醫生很神奇。

上次他妹妹因為坐快車,趕到這裡之後,吐的一塌糊塗。

今天,雖然臉色也有點差,但精神看上去很好。

看他妹妹對她這個家庭醫生這樣依賴的樣子,想必就是這個家庭醫生的功勞了。

他妹妹這個家庭醫生,年紀雖輕,本事卻很厲害了。

也是了。

能被顧君逐看上的人,肯定差不了。

他揉揉葉星北的腦袋,「以後別這麼衝動了,我一個大男人,跪幾個小時又死不了,你肚子里的寶寶要是有個萬一可怎麼好?」

「我知道,我心裡有數,」葉星北低頭看他的膝蓋:「跪幾個小時是死不了,可你的膝蓋怎麼受得了?要是落下病根,多受罪?」

「沒事,」謝雲臨不以為意:「我一個大男人,哪有這麼嬌氣?」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你大男人又怎麼了?膝蓋又不是鐵打的!」葉星北白他一眼,看向岳崖兒:「崖兒,你快幫我大哥看看。」

岳崖兒點頭,走到謝雲臨身邊。

謝雲臨無奈的搖搖頭,配合的把褲管卷了起來。

葉星北看到謝雲臨青紫腫脹的膝蓋,眼眶又紅了,眼淚止不住的湧出眼眶。

謝雲臨無奈又心疼,揉她的腦袋,「傻丫頭,這有什麼好哭的?」

「你才傻!」葉星北拍開他的手,氣惱的說:「他罰你,你不會跑嗎?你就說你有公事,有急事,你先跑了再說!你怎麼就由著他這麼折磨你?」

「跑了和尚跑不了廟,」謝雲臨淡淡笑笑,仍舊去揉她的腦袋,「大哥不是傻,大哥有分寸,沒事,乖,我沒事,別哭了。」 他必須承認,他欠謝老爺子的。

畢竟,他和謝錦飛都是被謝老爺子帶到京城來的,他和謝錦飛如今的一切,也都是謝老爺子給他們的。

可情分這東西,用一點,少一點。

他欠謝老爺子的恩情,要是上來就翻臉,別人肯定說他忘恩負義。

沒辦法,他就只能一點一點的消耗他和謝老爺子之間的情分。

謝老爺子的恩情,他還一分,他欠謝老爺子的就少一分。

多還幾次,他就不欠謝老爺子什麼了。

等他把謝老爺子的恩情還清了,謝老爺子也就別想再折騰他了。

讓他跪幾個小時,既不會損傷他的前途,也不會損害他的名聲,就是受點罪而已,他無所謂。

「你有什麼分寸?」葉星北氣的捶他:「有什麼比自己身體更寶貴的嗎?身體是一,其他的都是零,一沒了,你有再多的零有什麼用?」

見她淚水還是不停的往外涌,謝雲臨覺得溫暖又窩心。

他忍不住伸手把葉星北攬入懷中,下巴擱在她的肩窩,閉上眼睛,輕輕拍打她的脊背,呢喃說:「北北,沒事了……別哭,大哥沒事,真的沒事……」

懷中抱著香香軟軟的身體,謝雲臨一顆心也柔軟的一塌糊塗。

自從媽媽去世后,他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這麼溫暖柔軟的懷抱了。

很奇怪……也有些好笑,他妹妹才二十歲出頭,可他竟然在他妹妹的懷抱中,回憶起了媽媽的懷抱的溫暖和踏實。

腦海中不禁回憶起他爸媽還沒去世,他的妹妹也還沒丟的時候的畫面,他的唇角忍不住翹了起來。

那時候的日子……真美好啊!

只可惜,回不去了……

他摟著葉星北,越抱越緊。

感受到他的傷感,葉星北忍不住叫了一聲,「大哥?」

「沒事……我沒事……」謝雲臨吁了口氣,鬆開葉星北,笑吟吟的拍拍她的發頂,「我妹妹長大了,今天真是太能幹了,讓大哥刮目相看!」

「就是就是!」謝錦飛佩服的看著葉星北說:「近朱者赤!北北,你這肯定是被五哥影響的,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五哥威武霸氣的影子,妹妹你今天的氣場兩米八!」

「什麼呀!」葉星北被謝錦飛佩服的星星眼逗得破涕為笑。

謝雲臨忍不住又揉了揉她的發頂,左手握住她的手,右手握住謝錦飛的手,最後把他們兄妹三人的手握在一起,含笑看著他的弟弟妹妹,堅定說:「沒事了,以後我們會越來越好的……」

「對!」謝錦飛用力點頭:「老爺子簽了字據,以後沒想頭了,肯定不會再折騰大哥了。」

「那可未必,」葉星北哼了一聲,「他要是心裡不平衡,心氣不順,可能還會來找大哥出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