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對無敵兄弟,卻在片刻的時間之內就被人從空中打得吐血而落,樣子更是凄慘無比。

「這個黑衣人究竟是誰,為何之前在外門之中未曾見過,然而,考核的時候卻擁有如此驕人的戰績!」

人群之中有人低語,再一次將目光轉身了楚天羽,同時對楚天羽的身份也是充滿了好奇。

「怎麼辦,兩位東方師兄已經敗了,那麼我們還有機會進入內門嗎?而東方師兄承諾的獸珠是否會分配給我們。」

「別想了,那個黑衣弟子之前就已經擁有了三百多顆獸珠,很顯然,只要有人想打他的主意,那麼他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任何人。」

「只要敗在他手下的人,身上絕對不會有一顆獸珠留下!」

「沒錯,從這黑衣青年之前的行事風格就知道,兩位東方師兄身上的獸珠絕對會被他給搜刮掉的!」

人群之中發出一陣陣的擔憂之聲,但擔心不是東方少青和東方少陽兩兄弟,而是擔心他們是否還能夠擁有進入內門的資格。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就這樣看著那個黑衣人將兩位師兄身上的獸珠全部奪走嗎?要知道,二位師兄之前可說過,若是他們獲得的曾珠足夠多的話。」

「到時候,會按平均給我們分配的,讓我們也儘可能的進入內門之中,可現在若是獸珠被那黑衣少年奪去的話,那我們進入內門的希望就破滅了。」

人群中有人開口,語言之中充滿了苦澀滋味。

「要不我們三十多人一起聯手,或許還有一絲希望,即使敗了也就敗了,大不了將我們身上的獸珠送給就是了。」

「可如果我們不出手的話,我們現在身上的獸珠也不夠,同時現在距離考核結束時間也已經差不多快到了,怎麼樣,如何決定?」

一位面容青秀的青年這時候也是直接出主意道,顯然準備魚死網破了。

「哼,聯手?難道兩位東方師兄聯起手來會打不過我們三十多人嗎?」

財迷妻:老公太霸道 這時候,有人直接開口道,語言之中已經失去了戰意。

「哎,是啊,兩位東方師兄只要聯手,我們三十多人都可能不是對手,現在卻被這個黑衣弟子給一招打敗了。」

「既然我們再多的人又有何用?」

三十多人不斷的分析著,心中很不願意放棄,但看到不遠處那躺著的二十多道外門弟子的身影,他們就知道,入內門的希望真的已經沒有了。

無奈,無奈到心底!

「早知道勸說兩位東方師兄就好了,這樣也不用千里迢迢的給這個黑衣弟子送獸珠了!」

人群之中有人嘆息的說道,心中滿不是滋味。

「哎,有了,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這時候,人群之一個長得古靈精怪的少女也是突然間開口道。

頓時,周圍一群人的目光也是直接朝著這身材曼妙的少女看去,一時間也是讓得這少女有些害羞。

「你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啊,看得我好害羞啊!」少女語氣顯得極為微弱的說道,臉蛋卻是變得紅撲撲的。

「宣兒師妹,你剛剛說想到了一個好辦法,能趕緊說出來嗎?」這時候,那位面容青秀的青年弟子也是率先開口道。

「哦,好的,我想到的注意就是請林芊月師姐來對負那個黑衣弟子,現在外門弟子中也只有林師姐可以對付他了吧!」

所謂一語驚醒夢中人。

當周圍三十多位弟子聽到這宣兒師妹的話后,也是瞬間露出無比激動的神色,同時也是不斷的議論道。

「林芊月林師姐可是外門之中最強大的存在啊,自從進入外門第一之後就基本上無人可以撼動其地位!」

「沒錯,林師姐的實力在外門之中是絕對第一的,若不是她自己不願意進入內門,而故意壓制住體內的魂力,否則林師姐早就進入內門成為內門弟子了!」

說到這個林師姐,這三十多人每個人都充滿了激動的心思,彷彿看到了他們進入內門的最後希望一般。 休息的時候,葉佳期就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著喬斯年:「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我想回家了。」

「明天回紐約收拾東西,我去公司把剩下的事情處理完,我們就回去。」

「需要多長時間?」

「兩三天吧。」

葉佳期搖搖頭:「我可以先回去嗎?」

「你捨得把我一個人丟在美國?嗯?」

「可我也捨不得把小柚子一個人丟在家裡啊,我們出來好多天了,她肯定很想我們,肯定會哭,她才那麼點大,只認得爸爸媽媽。」

「……」喬斯年閑閑道,「不一定吧……別自作多情了。」

「什麼不一定啊,她肯定很想我們回家,我還答應她的,帶她去村子里看小弟弟。」

「噢。」

葉佳期覺得男人和女人本質上的不一樣就是,男人沒那麼顧家。她都快想死寶寶了,喬斯年卻一臉雲淡風輕。

看了一下午的展會,晚上的時候,葉佳期又約了方城一起吃飯。

方城下班雖然晚了點,但可以陪他們一起吃。

他照例脫掉白大褂,收拾了一下辦公室。

叫Candy的女孩子抱著報告站在一旁,看他準備下班,連忙道:「方醫生,你要下班了嗎?我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幫我把辦公室里的文竹和青蘿照顧下,我看它們怎麼一副快要被我養死的樣子。」

「……」Candy汗,「我試試。」

「嗯。」方城拿上車鑰匙,「哦,對了,今天找我的那個美女……是我姐,親姐姐,雙胞胎。」

「方醫生……」Candy有些尷尬,為什麼跟她解釋,「很漂亮。」

「確實很漂亮,有機會帶你見見她。」

「沒機會了吧……」

「嗯?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Candy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跟方醫生溝通。

「我姐和姐夫在等我吃晚飯,我先過去,有事打電話給我。」

「好的,你路上小心。」

「嗯。」

方城離開了醫院,開車去葉佳期訂好的餐廳。

推開門,喬斯年不知道在跟葉佳期說什麼,逗得她很開心,一直在笑。

方城記得以前……很早前,葉佳期不是這樣的,那時候的她就是個剛畢業的學生,帶著稚氣和青澀,這幾年跟著喬斯年,變化很大。

難得的是喬斯年一直喜歡她,這麼多年,待她如一。

「阿城來了。」葉佳期坐好,「菜都點好了,應該都是你愛吃的。」

「謝謝姐,你們明天就走嗎?不多呆幾天?」

「飛機票已經訂好,明天就該走了。你有時間就去京城,小柚子還沒叫過『舅舅』呢。」葉佳期道。

「一定會去的。」方城點頭,「姐夫,姐姐就麻煩你照顧著了。」

「沒什麼問題。」

包間里的氣氛倒很熱烈,經常是葉佳期帶動話題,喬斯年話不多,但也會參與他們。

葉佳期心情好,非要喝酒,喬斯年只好給她倒了杯紅酒,陪她一起喝。

她本來就是喝了酒話更多,果然,才一杯喝完,話就多了起來,一會兒拉著方城聊天,一會兒又靠著喬斯年的肩膀。 「可是,林師姐會願意幫我們嗎?」這時候,一位細聲細語的女弟子也是開口問道,眼神之中有著期待。

「林師姐雖然對曾珠沒有多大的興趣,但她卻對強者非常的感興趣,只要我們告訴她,外門之中出一個比她還要厲害的人物。」

「那麼,林師姐定然會趕過來收拾這個黑衣弟子的!」

一位身著紫衣的青年緩緩開口道,心中也是想好了對策。

「宋師兄,你真是太了解林師姐了,她確實就是這樣的人,若是我們將這黑衣弟子的消息告訴她,那麼她一定會幫我們出頭的。」

人群之中有人興奮的開口道。

「沒錯,說不定,林師姐早就得知了這個黑衣弟子呢,現在很可以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也說不定。」

「別管其它,我們現在趕緊去找找林師姐吧,他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如果在考核時間結束之前找不到他,那麼這一次我們的考核就算失敗了!」

人群之中有人有些嘆息的說道,一時間,所有人都開始行動了起來,朝著各各方向而去,尋找那最後一絲的希望。

而帶給他們希望的那個人正是外門武榜第一的林師姐,「林芊月」!

此時的楚天羽自然將這群人的對方清晰的聽在耳中,對於他們口中所說的那個外門第一林芊月也是有了一絲的興趣。

最起碼,在楚天羽的感覺看來,這個林芊月應該並不簡單吧。

早就可以突破至武王境,結果卻為了歷練而故意將自身的修為壓制在大武師巔峰,而遲遲不肯突破。

這種修練之法雖說非常的強勢,但如果沒有控制好的話,很有可能被反噬的,畢竟,修練這回事本身就是循序漸進的。

若是體質力量不夠,而強制性的將自身的修為壓制在一個階段的話,到時候,一旦突破,體內的武魂之力猛然間提升。

肉身和靈魂也是直接受到這股強大的武魂之力的反噬,若是肉身和靈魂足夠強大,倒也沒事,反而會讓自己的修為得到一個質的飛越。

可若是肉身和靈魂不夠強大的話,一旦遭受反噬的話,重者會有生命危險,輕者保不好就會損失全身的修為。

這種修練方法可謂是破后而立,充滿了風險。

由此楚天羽可以看出這外門第一的林芊月絕對是一個膽大心細之輩,最起碼他的自信和手段絕非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林芊月!

楚天羽倒是記住了這個名字,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和對方見面,如果那幫弟子找到了對方的話。

楚天羽倒是非常想與對方過過招。

將東方氏兩兄弟身上的空間戒指摘下之後,楚天羽也是再一次使用出時空之力,隨後也時看著搜刮掉對方身上的獸珠。

一時間,此時的楚天羽身上也是足足聚集了六百多顆獸珠了。

看到空間戒指之中這六百多顆獸珠,楚天羽也是不由得產生了一絲的無奈。

楚天羽對這獸珠根本是沒有需求的,當時的他不過是誤入了這天虛學院的考核之地,然後本著想尋找這裡的魔獸進行歷練的。

結果,卻不斷的被人追殺,甚至以他為目標想奪取他身上的獸珠。

而這些獸珠的來緣,自然也是那些將他作為目標的外門弟子敗掉之後被楚天羽給搜刮下來的。

說到底,楚天羽也是受害者啊。

即使有人去找那個所謂的林芊月,楚天羽也是不打算走了,直接在此地打坐了起來。

隨著時間緩緩過而,那些之前被楚天羽一腳給掃飛,受傷的弟子此時也是緩緩的清醒了過來,當看到楚天羽正閉目凝神在打坐的時候。

這三十多人也是非常默契的安靜了下為,隨後也是面面相覷,一臉陰冷的盯著前方不遠處正在樹下打坐的楚天羽。

「高師兄呢?你們見到高師兄了沒有?」

人群中有人輕聲道,頓時,周圍三十多弟子也是朝著四面八方看去,不一會,就會到了不遠處躺在地上的高方。

同時,東方少青和東方少陽兩兄弟也是被他們發現了。

當他們發現這二人竟然是外門第二和第四之後,心中也是震撼無比。

難道說,這二人也是被那個黑衣弟子給打敗的?

帶著震驚和疑惑,這三十多人也是緩緩的朝著高方與那東方氏的兄弟走去。

走到近前之後,這群人也是發現高方此時竟然睜著眼睛,並未昏迷過去,一時間也是喜出望外。

「高師兄,那邊我們看到了東方少青和東方少陽兩位師兄,他們二人為何也昏迷在了這裡,難道……?」

當這群在來到高方的身邊后,也是立即詢問道,眼神之中充滿了驚異。

一些弟子將高方扶起來之後,高方的眼神之中也是有些敬畏的看了一眼前方不遠處的楚天羽,隨後緩緩的開口道。

「你們沒有猜錯,東方氏兄弟二人也是被楚天羽給擊敗的。」

「什麼?難道說他二人聯手都不是這黑衣弟子的對手?」聽到高方的聲音之後,周圍一眾弟子也是充滿了震驚,隨即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呵呵,別說是他們二人,即使加上我,三人聯手都未必是這傢伙的對手,怎麼,看你們剛剛的樣子是想找他報仇?」

高方一直都未昏迷,只不過他的腳被受到了楚天羽強大手段的轟擊,一時間也是無法動彈,所以在看到這群弟子鬼鬼崇崇之後,心中也是多少猜到了他們的想法。

「若不是看到了高師兄,我們剛剛還真的差點就聯手再一次對他發起了攻擊呢。」

一位面容堅毅的青年開口道,看向楚天羽所在的位置時,眼神之中也是閃過一絲銳利。

「離開吧,這外門弟子之中,沒人是他的對手,這一次的考核,我們失敗了,沒有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一個如此妖孽的弟子。」

「不怪高師兄,只能怪我們實力不濟,高師兄為我們做的已經夠多了,謝謝了。」

周圍一眾弟子非常感謝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