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君……

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蘇昭又生氣了。

放任蘇昭離開之後,玄君也坐下來一個人生悶氣。

這種無處發泄的心情讓玄君暴怒。

「我們殿下又生氣了啊!」小雀過來分析殿下的的心情了。

玄君看了小雀一眼,然後哼了一聲。小雀就撇嘴:要不是自己拿了玄君的吃的,才不會跑來跟他說這些事情呢,現在看玄君這麼不耐煩的樣子,自己還不想說呢。、

「等等!這是給你的食物!」玄君在小雀離開之前,又開口了,並且拿出了早已經給小雀準備好的食物。

小雀是個看到吃的就走不動路的貨色,所以接到食物之後立刻就在玄君的身邊坐下了。

玄君就趁著小雀在吃東西,心情不錯的時候,問:

「你們殿下為什麼又生氣了?本尊覺得並沒有做什麼事情啊!」

相比之前的霸道和不近人情,玄君覺得自己現在做的已經夠好了,還要自己怎樣呢?

「那是因為我們殿下跟你的關係更好了,所以才會生氣的,你這個時候應該高興才對!」小雀大口啃著玄君弄來的稀有魔獸肉,一邊解釋。

雖然玄君聽得一頭霧水,不過好像還是隱約的明白了一點小雀的意思。

「因為她喜歡本尊,才會對本尊要求更多麼?」

玄君試探性的問,小雀就使勁的點頭:

「對啊,你想啊,若是殿下跟你不熟,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根本就跟殿下沒有關係啊!再或者之前殿下不喜歡你的時候,管你是什麼脾氣呢!可是現在不同了,殿下分明是想跟你在一起的,所以才對你生氣的!」

「所以啊,這個時候殿下生氣的時候,就是你做的不好了,你要改正啊!」

小雀說著,還用油乎乎的手拍了拍玄君的肩膀。

玄君雖然不像是神曉瑜一樣有很嚴重的潔癖,可是人家也是很愛乾淨的人,小雀的手剛才抓著肉吃,多麼臟啊,可玄君竟然是沒有在乎的。

或者說,玄君正在聽的小雀的解釋入神,根本就沒有感覺到。

只是過來的神相看到了。

然後神相很苦逼的嘆了口氣,他算是明白玄君對蘇昭有多麼的看重了,而且神相也聽到了小雀剛才說的話,神相表示,小雀說的這些都是屁話啊。

雖然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道路,可是問題也出現在蘇昭的身上。

蘇昭應該是喜歡玄君沒錯的,可是蘇昭不能正視自己的心!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是需要交流的,既然蘇昭有什麼不滿的話,就應該跟玄君說出來才對。

可是蘇昭將所有的話和不滿都藏在了心裡,這就讓玄君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即便是明知道蘇昭已經生氣了,可是玄君根本就不懂自己錯在什麼地方。

「神相,你來了啊!」小雀的心情似乎一直都很好的樣子,從來沒有生氣過,看到神相這個敵對的人也沒有什麼反感,而是很高興的沖著神相打招呼。

「嗯!小雀啊,我讓人給你準備了一桌子的菜,賞臉去品嘗一下吧!」神相笑呵呵的沖著小雀笑。

「賞臉!肯定賞臉!」小雀站起來就跑了。

玄君歪著頭看著神相:「你這是來拐我的線人?」

「玄君多慮了!」神相笑著搖頭,玄君對自己的敵意太深了,讓神相都不好化解呢!

不過想到之前玄君幫助神宮的對付嗜血鬼了,神相心中就多了不少的安慰。

「哼~你來做什麼?」玄君現在的心情不好,所以沒有跟神相談的心思,自然也不會對神相露出什麼好臉色了。

讓心情影響談判,這是很不明智的行為,可是玄君一點都不在乎。

而神相也是一個明白人,他知道玄君現在為什麼生氣,所以一點都沒有在意,反而是說:

「玄君遇到了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問我的,說不定我能夠幫助你!」

「你?!」玄君冷笑。

「你一個連婚都沒有結,女人都沒有一個的老男人,你懂得什麼?!」

玄君的這話把神相給噎住了,神相的確是沒女人的。

至少現在神宮的這些人都不知道神相有什麼女人。

反正玄君從在神宮的時候開始到現在都沒有見過神相有女人,像是神相這種級別的人,是有跟多女人有懷送報的,可惜神相一個都沒有看中。

完全就是一副坐懷不亂的得道高僧模樣!

玄君就覺得,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懂得男女之情呢!

「你幹嘛這幅表情?怎麼?說到你的傷心處了?」可玄君奚落完之後,卻看到神相臉上的笑容似乎是消失了。

像是神相這種人,就像是一個永遠的笑面虎一樣,臉上的笑容是不會消失的,不管遇到什麼情況,一直都維持的很好。

可是現在神相臉上的笑容竟然消失了,讓玄君覺得奇怪啊。

「老夫年輕的時候也有過戀人!」神相忽然說。

玄君差點岔氣,就神相這樣的人還有戀人?玄君怎麼就這麼不相信呢!而且這個老東西怎麼會這麼清楚的告訴自己呢?!

他相信,關於神相的這件事情必然算是秘史的。

神相這是要跟自己袒露心聲么?

好像是自己之前表現出來的、幫助神宮對付嗜血鬼的事情,引起來的反應啊。

「哦?」見神相不吭聲了,玄君就答應了一聲,表示自己很有興趣聽下去的。

可神相卻沉默的不吭聲了,吊胃口的本事也真是沒誰了。

玄君眼睛盯著神相,卻見神相像是老僧入定一樣,眼觀鼻鼻觀心的坐著不動了。

腹黑老公愛上癮 「哼~本尊沒時間陪你干坐著!」玄君生氣的哼了一聲就走。

神相才開口了:

「本相曾經的戀人跟蘇昭很像!」

玄君是不屑的,什麼女人能夠跟蘇昭很像啊!這不是打自己的臉么,說明自己找的女人太一般了么?!

即便是神相喜歡的女人,也不能跟自己喜歡的女人相比。、

不過這一次玄君還是很老實的站著沒動,示意神相把話都說完,無論如何,能夠聽到神相的八卦也是好的!

「老夫正因為經歷過這樣的女人,所以對蘇昭還是很了解的!她是喜歡你的!」神相很懂得說話的技巧。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就停下了,然後在意料之中的看到玄君扭頭看向自己,明顯是玄君的興緻已經被自己拉過來了。

「正因為喜歡,她才想要你更加完美,或者說,這就屬於你們之間的磨合!」

聽到神相說這樣的話,玄君就哼了一聲,他表示自己很不屑啊!因為這樣的話剛才小雀已經說過了,神相竟然跟小雀說一樣的話,讓玄君覺得神相很沒有誠意啊!

否則的話,為什麼不能說點其他的!

「大周太子殿下正是因為喜歡你,所以才想讓你改變一下,這樣也好你們兩人之後的相處!」神相接著又說,這樣的說辭明顯是引誘玄君把接下來的話都說出來。

而玄君也的確是說出來了:

「難道我們現在的相處不好么?」

神相嘆了口氣,他發現跟玄君說感情的問題果然很累人啊!怪不得人家蘇昭根本就不想跟他說話呢!

「你覺得你們現在的相處好么?蘇昭想要的是什麼,你真的知道么?」神相的反問把玄君給問住了。

平心而論,玄君還真的是不知道蘇昭想要什麼呢?

「有一點本尊確定,她是不會放棄大周的皇位的!」玄君說這話的時候也在觀察著神相,就是想用這句話試探一下神相,看看神相有什麼樣的反應。

大周的正統是太子蘇昭莫屬,而神宮是不想看到蘇昭佔據正統之位的。

神宮一直都不喜歡東大陸有強國崛起,尤其是大周,曾經底蘊深厚,幾乎統一整個東大陸的大周可以說是神宮最為擔心的。

一旦大周有雄主,那麼可能會脫離神宮的控制。

「哎~我知道蘇昭不會放棄皇位的!」沒想到神相這次竟然沒有反駁,反而是用一種很沉重的口氣嘆息。

玄君盯著神相,不放過神相臉上的任何錶情變化。

神相坦然的笑看著玄君,笑道:

「我也知道蘇昭不會放棄皇位的,而且大周皇位也非蘇昭莫屬了!」

「神相什麼意思?」玄君皺眉。

蘇昭並非是大周唯一的皇子,還有好幾個皇子呢!

而且現在大周的帝都就被蘇護霸佔著呢,可神相這話就帶有很深的引導性和確定性了。是什麼原因導致他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大周的皇子們都已經死了!」神相是用喟然的口氣說出的這種話。

「周皇后的皇子也死了?」玄君很驚奇,他都沒有得到這方面的消息啊。

「是的!蘇護為蘇昭剷除了皇位上的所有障礙!」神相篤定道。

玄君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很長時間沒得到關於大周帝都內的情報了,而這段時間蘇護做了一些什麼,他都不知道。

不過蘇護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既然他剷除了所有的皇子,那麼是不是也包括已經出去了大皇子呢?

蕭盛禹那邊勢力的人是有意保護大皇子的,並且想要在合適的時間擁護大皇子上位。

「這些都是蘇護做的?你如何得到的情報?」玄君緊接著問。

「蘇護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並沒有刻意的隱瞞!現在幾乎整個大周的人都知道蘇護除掉了所有的皇子!」神相說的幾乎所有人,一般也就是大周的統治階級了,也就是國家的高層們、

其實只要國家的高層和地主官僚階級知道就足夠了,蘇護因為殺戮皇族,必然是留下了惡名,讓那些上層階級們害怕了。

這是對蘇昭有利的!這樣一來,即便蘇昭的女子身份曝光了,那麼也沒人在乎了。他們絕對會擁護蘇昭,而不會擁護蘇護的。

與其擁護一個有能力且正常的女人做皇帝,也比找一個殘暴連自己的手足都殺的蘇護好啊!

可……蘇護為什麼這樣做?

他這是為了蘇昭,不惜一切了么?

真的是從一開始,蘇護根本就沒有心向皇位,他所要的不過是幫助蘇昭順利登基,成為大周第一代女皇! 其實玄君從蘇護回到帝都的時候就猜測到了。

蘇護可能是為了幫助蘇昭才回來的,他並非是有心想要皇位的!因為他曾經有清遠身份的時候,作為國師的玄君是蘇護談過的。

甚至蘇護可能是最早知道蘇昭性別的人。

現在看來,蘇護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蘇昭,就連他殘害手足,也是為了蘇昭鋪平了後路。

整個大周,除去蘇昭之外,再也沒有人可以做皇帝了!

當然,還得庄宗願意退位的情況下。

「庄宗!」

玄君的腦中忽然靈光一閃,覺得自己想到了什麼!他怎麼就把庄宗給忽略了呢!

雖然情報現實蘇護是去了楓木關的,但是誰知道蘇護會不會聲東擊西的去了九州城,把庄宗給殺了呢!

玄君覺得現在的蘇護完全是脫離了掌控,像是瘋子一樣,無法捉摸,也無法控制了。對於庄宗,玄君還是很有好感的,而且他覺得蘇昭也不會像讓庄宗死掉的。

「我有事離開一下!」

玄君瞬移走了,臨走之前還不忘記給神相打個招呼。

神相看著瞬移走的玄君,淺笑了起來;他知道玄君雖然喪失了記憶,但是僅僅是喪失了跟蘇昭相處的那一段,或者說是選擇性的忘記了跟蘇昭的記憶,而關於別人的記憶竟然是都存在的。

這就有趣了!

甚至說,玄君的記憶還是可以恢復的!

因為玄君忘記的只有關於蘇昭的記憶,這一段肯定是最刻骨銘心的記憶,最深的記憶擁有自動修復的功能,即便不能也最容易回想的起來的。

可能當初在本體消亡的時候,玄君選擇性放棄或者被動選擇的就是關於蘇昭的這段記憶。

總之,神相相信,玄君關於這一段記憶是肯定可以想起來的,而且一旦回復了這段的記憶,玄君本體的玄氣實力也會恢復的。

「等到玄君回復了實力,想想都覺得可怕啊!」神相又嘆了口氣。

一個人太強悍之後,是很難掌控的,或者說是根本就無法掌控的。

現在的玄君已經沒有了玄氣護體,只有魔法修為都這麼的桀驁不馴,難以掌控,可以想象等到玄君回復了實力之後又是多麼的恐怖了。

不過玄君真的能夠回復實力的話也好,至少在對抗西方帝國的時候就方便了很多!

西方帝國中的強者實在太多了,若是沒有玄君這樣的超級強者壓陣,等到西方帝國整個的壓制過來之後,神宮恐怕是對抗不了的,即便是有隱藏長老的情況下。

而被神相惦記的玄君已經來到了九州城。且是直接瞬移到了庄宗的面前。

「哇~玄君!你等等,不要走,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的!」正在床上摟著美人努力的庄宗被嚇到了,驚嚇到的庄宗竟然還有閑心害怕刺激到玄君,立刻就從床上彈跳起來,沖向了玄君。

玄君完全就是因為被庄宗撲來嚇到的,看著光著身子的庄宗沖向自己,玄君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