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了這令人驚駭畫面的池鯉鮒安娜和鈴木美娜子以及站在兩人身後的倉兼范子,徹底地目瞪口呆了。

那個看上去並沒有多麼高大的身影,舉手之間,就把那可怕的巨大怪物消滅了,她們並不知道白色巨蛇只是虛有其表,真實的實力連它生前的千分之一都沒有。

所以親眼見證之下,剩下的只有深深的震撼,那強大到難以想象的雷電神威,就和神靈一樣,因為面對那樣的巨蛇,恐怕也就只有神靈才能輕易地消滅了,而雷電不也是只有神靈才能使用的能力嗎?

鈴木美娜子之前就已經見過了某人那使用雷電的能力,所以並不是太吃驚,只是震撼於他消滅了那白色巨蛇的輕鬆態度。

池鯉鮒安娜則不同,她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震撼的畫面,從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幽靈開始,就已經推翻了她的世界觀,剛剛的一幕又再一次推翻了她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人類,居然可以強大到如此地步嗎?

倉兼范子同樣處於震驚之中,甚至后怕不已,幸好當時……

「出來吧!」處理掉白色巨蛇之後,李學浩並沒有離開,而是繼續看向了井口,裡面,可不止是白色巨蛇的靈體那麼簡單。 第1693章送的原石

顧野在沙發上坐下,隨意地拿了一塊小的紅色的遞給顧雲念。

「你不是說平安符要用玉石雕刻嗎?我就想起一次任務中,我救了一個人,送給我了一些石頭說是翡翠原石。不過帶著不方便,我就找了個山洞藏起來,這次回去就是找那個山洞花了點時間,再找人把石頭給切了帶回來。」

顧雲念有些驚訝,「那人送了你幾塊毛料呀,竟然能解出這麼多翡翠。」

顧野可不像她,有作弊的能力,能看到石頭裡是什麼。

想想在奧島時,賭石出翡翠的概率,不知是顧野的運氣,還是那人送給顧野的毛料都是挑選過的。

「我就切了七個石頭,還有兩個裡面什麼都沒有。那人家裡有翡翠礦,就送了我三十幾個,餘下的還沒解。」

顧野說著頓了頓,微微嚴肅地問道:「這些原石夠不夠,能不能再換幾塊平安符。你和你媽身上都多帶幾塊,安全一些。你喜歡翡翠,等餘下的原石運回來后,解出來再給你。」

他驚訝平安符的神奇,卻也見過不少神異之物,更欣喜有平安符這樣的存在。

他就怕因為自己,再牽連到顧雲念和雲水謠,有平安符在身,至少能抵擋一些危險,爭取救援的時間。

「呃……我難道沒說過,平安符就是我自己刻畫的嗎?」顧雲念有些遲疑地問道,回憶顧野看到平安符的那天,兩人的對話。

「沒有!」驚訝過後,顧野很肯定地說道,眼中露出好奇,「我能看看,平安符是怎麼刻畫的嗎?」

「可以呀!你等等,我回公寓去拿工具。」顧雲念找了個借口,回跟慕司宸住的公寓,把玉牌和刻刀的工具箱從空間里取出來後上去。

先拿了一塊空白玉牌遞給顧野,「爸,這些原石,你讓人給媽做一些首飾,餘下的給切成這麼大的玉牌,打磨光滑給我吧。」

顧野接過小小的薄薄的玉牌,在手中看了幾眼,應下,「好,我明天就去安排。」

顧雲念才又取出一塊,當著顧野的面,刻畫起來。

刻畫平安符的符文顧雲念已經很熟練,一塊玉符很快就刻畫完。

平安符的符文附加聚靈陣符文,顧雲念再拿出配線,飛快的編織成了一個平安結串玉符身上,遞給顧野。

「爸,這枚平安符,就掛你車上吧。」車禍那天回來,顧雲念又給了顧野另一塊平安符帶身上。

顧野震驚地看著顧雲念手中的平安符上金光一閃,玉牌就變得更加的水潤通透。

直到顧雲念把平安符遞給他,才回過神來。

「好!」他接過平安符,頓了頓,擔心地問道:「刻畫這些符文,對你有沒有影響。」

他是見過,一些神神異異的能力,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顧雲念搖頭,正色道:「沒有。只是會耗費精力,睡一覺就好了。」

「那就好!」顧野鬆了口氣,還是微蹙眉囑咐道:「你這樣的能力,別告訴其他人了。也別再隨意製作玉符。」

(本章完) 第173章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葯

蘇沐迅速往耳麥指示的方向掠去,她的行進毫無章法可言,耳麥里更是與對方各種交流,一會L1,一會L4,各種亂報自己所處位置,忙得不亦樂乎。

霍彥霆等人剛攀上山崖,根據胡半仙耳麥里聽到指示蘇沐進攻的消息,迅速做出判斷:

「老黑,找狙擊點;胡半仙,時刻監控裡面情況。

鍋灰製造爆炸,分散他們注意力;火柴詳細勘察地形,情況允許帶蘇沐與我們匯合。

我和大鳥主攻尋找他們真正的大本營,待方位確定,聽指示進攻!」

話音剛落,大夥便機警散去。

蘇沐這邊的槍聲越來越急促,子彈更是貼著頭皮呼嘯而過。

此時她已經摸進12點方向的那群別墅,別墅群中間有個人工池,池塘上面叢立著各種奇形怪狀的假山,還栽種了很多鬱鬱蔥蔥的綠植。

她趕忙躲了進去!

沒過多久,胡半仙在他們的專屬耳麥頻道提示一條可供通行的通道。

霍彥霆等人立馬遵照行進。

老黑架好狙擊槍,一寸一寸移動狙擊鏡觀察著,突然他發現一個不同尋常的情況:「老大,好多人被抓了,但是他們沒有被就地解決,而是全部押往一處。」

「12點方向?」霍彥霆問道。

「是。」老黑回道。

「胡半仙,我們通往哪裡?」霍彥霆繼續問道。

「4點方向。」胡半仙一改平日的沙雕樣,語氣沉著鎮定,「我發現4點方向有古怪,那裡熱感很強。」

霍彥霆當機立斷:「火柴,你去12點方向,援助蘇沐。」

「是!」

「大夥注意安全。」

霍彥霆話音剛落,老黑射出一槍,一道已經死透的屍體滾落至大鳥和霍彥霆腳邊。

來不及道謝,大夥繼續保持警惕前行。

這邊,蘇沐正準備找機會溜出假山看看對方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葯,因為她也看到一波又一波的戰士們被押著往這邊走來。

就在這時,火柴靈敏的身姿映入她的眼帘,剛想提醒他注意安全之時,對方似有察覺,握著機槍毫不顧忌地掃向這片假山群,大有一番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狠戾。

千鈞一髮之際蘇沐閃進空間,但不遠處的火柴卻沒那麼幸運,為躲避子彈襲擊他四處亂竄,最終大腿中彈,從假山上栽了下去。

假山的碎石還在往下掉,池塘開始浮起血腥之色。

蘇沐雙目通紅地喚著火柴的名字,雖然她知道火柴此刻壓根聽不見,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卻將蘇沐吞噬乾淨。

不給她傷悲的空隙,蘇沐咬牙告誡自己必須冷靜,祈禱這些人趕緊散去她好去救火柴。

這時,有幾人跳下池塘,將半死不活的火柴拉了上來。

蘇沐心口發顫,無數次想閃出空間跟這些T組織人員拼個你死我活!

其中一人一腳踩在火柴腹部,罵咧道:「總算出現瀚宸星的兵了,還以為他們不經打全死光了呢。」

「咳咳咳!」火柴痛苦咳出聲,然後用星際通用語冷諷一聲,「別特娘的高興太早,我的戰友會給我報仇的!」

「想死?沒那麼容易!」對方抬起一腳踩在火柴中槍的大腿上,狠狠碾踩:「拖走!」

待人散去,蘇沐趕忙閃出空間,跟著火柴被拖走劃出的血印尋了過去。

看見火柴被他們拖進屋裡,她縮倚在門口,豎著耳朵感應裡面發出的動靜。

「巴雷特大校,哦不!巴雷特大人,廢物差不多都到齊了,我們開始吧。」對方出聲。

(本章完) 幽雪染的雙眸里,淚光閃動,她聲音哽咽的低斥著凌蒼冽道:

「你什麼沒事?你的身體都被刺穿了!你會死的!我一劍要把你殺了,你幹什麼反過來哄我啊!你是傻嗎!」

幽雪染聲聲質問著他,她拔高了音量,每一句話落下,眼淚也隨之從眼眶中湧出來。

幽雪染在想這個人怎麼這麼傻了。

被她捅了一劍,還要為她打掩護,還要裝作沒事似的來哄她。

她喚著輝夜麒麟,讓輝夜麒麟動用靈力幫忙將凌蒼冽體內的劍拔出來,幽雪染含淚凝神,從自己的身體里喚出了月魄稜鏡。

凌蒼冽只是對幽雪染微笑,輝夜麒麟將霜念劍拔出來的時候,他的眉頭都沒皺一下。

幽雪染用月魄稜鏡中流淌出的靈氣之水清洗凌蒼冽的傷口,她扶著凌蒼冽坐在床上,將浸滿了靈氣之水的帕子輕輕按在凌蒼冽受傷的腹部。

他雖沒有皺一下眉頭,可控制不了身體的反應,大滴大滴的冷汗不斷往凌蒼冽的額頭上冒出來,又從他的臉頰上落下。

然而凌蒼冽一點都不覺得疼,他靠在床上,望著跪在他身旁,給他輕按傷口的幽雪染。

女子烏黑如雲的長發垂在肩頭,她專註的凝視著自己腹部的傷口,而那濃密纖長的眼睫毛上還垂掛著晶瑩的淚珠。

凌蒼冽想要抬起手去盛接那欲掉的淚珠兒,然而幽雪染低著頭將他抬起手來連忙道了一句:

「你別動!」

「我想抱你。」凌蒼冽說道。

幽雪染喉嚨一塞,還是硬下心來道:「就你這樣,還想抱我!敢再扯到了傷口,我會揍你的。」

「那你揍我吧,我還是想抱你。」凌蒼冽說道。

為了讓他別亂動,幽雪染的身子往他的懷裡靠了靠,女子身上所散發而出的幽香縈繞在凌蒼冽的鼻尖,男子眉目舒展,即便面色蒼白,嘴唇發青了,他望著幽雪染的眼神也依舊充滿了溫柔。

「我傷了你,你不怪我嗎?」幽雪染一直低著頭望著凌蒼冽腹部的傷口,沒敢去看凌蒼冽一眼。

「是我不對,把你給嚇到了。」凌蒼冽說道。

「你有病啊!我把你捅的半條命都要沒了!」幽雪染生氣的低吼了一句,幽雪染心裡急,他怎麼連自己的生命都不愛惜呢!

「我相信,雪染絕對不會故意傷我的,你就算知道是我,真的打算要傷我,在青天白日里砍了我,我也會想,你一定是有一千萬個不得已的理由的。

就算你真的一劍刺穿我心臟了,死在你的手上,明明是世間最好的事。」

凌蒼冽語氣溫和的說著,他說的坦然,他明亮的眼眸里光芒閃爍。

幽雪染凝起眉頭,盯著他良久:「我真的想揍你了!」

說什麼死啊,殺的!什麼叫死在她的劍下,她的夫君,她所愛的男人怎麼能有這樣的念頭呢?

凌蒼冽對幽雪染眨了眨眼睛,「揍我吧。」他現在虛弱的樣子,看上去像個欲求不滿的受虐狂似的。

幽雪染鼓起腮幫子,她怎麼捨得揍他,一點都不捨得。 一聲突兀的「出來吧」,將池鯉鮒安娜和鈴木美娜子正準備靠近的腳步驚得一頓,井裡面居然還有東西嗎?

兩人小心翼翼地看向井口。

只見從井口中冒出一道淡淡的煙氣,比之剛剛白色巨蛇出現時的煙霧翻湧的動靜要小得多。

煙氣從井中鑽出,漂浮在井口上方,最後變成了一個盛裝美女。

所謂的盛裝,並不是指顏色艷麗的和服,而是一身寬袍大袖色彩斑斕的袍服,更傾向於漢服多一點。

穿著盛裝漢服的美女看上也就二十歲左右,身體裹在寬袍大袖之中,仍能看出那美妙的身姿,頭上沒有任何飾品,黑色的長發由中間向兩邊分開如瀑布般披散而下。

精緻絕倫的五官,不施粉黛,額頭正中間,有個火焰形狀的櫻紅圖案,不知道是後天烙印上去還是本身就是如此,宛如畫龍點睛的一筆,將主人襯托得更加嬌艷嫵媚。

「千姬,謝過大人救命之恩。」盛裝美女懸浮在半空中,朝李學浩鄭重地行了一禮。那不是鞠躬禮,而是一種給人感覺非常典雅的禮儀。

「救命之恩嗎?」李學浩淡淡地看著盛裝美女,對方自然也是一個靈體,但一個靈體能存世幾百年,而且還是和一頭巨妖的靈體待在一個空間之中沒有被吞噬,想想也知道並不簡單。

「真中,這是幽靈嗎?」池鯉鮒安娜和鈴木美娜子見沒有危險,已經走了過來,前者看著漂浮在空中的盛裝美女問道。

「嗯。」李學浩點了點頭,看著盛裝美女問道,「你想成佛嗎?」

盛裝美女似乎知道成佛的意思,溫婉地搖了搖頭:「千姬還有未了的心愿沒有完成,所以請恕千姬拒絕大人的好意。」

「哦。」李學浩輕應了一聲,沒有勉強她。盛裝美女身上沒有任何的血腥氣,而且,身為靈體的煞氣也少得可憐,但這並不代表她即將消散滅亡,相反身上給人一種「勃勃生機」的感覺。

淡淡的金光在李學浩眼底深處一閃而過,接著他終於知道盛裝美女為什麼能存世幾百年而又沒有被白色巨蛇吞噬的原因了。

原因就在她額頭上的那一道火焰形的櫻紅圖案上,那是被後天烙印上去的,不是烙印在她的肉體上,而是在她肉身死亡之後,直接烙印在了靈體上。

那個「火焰之印」,李學浩普通狀態下看不出任何異常,但在「法眼」之下,卻能清晰地察覺到,裡面透出的那絲凌厲而又狂暴的靈氣。

那居然是一個「法印」,其中蘊含的又是破壞力極強的靈氣,難怪她能在幾百年中不被那頭白色巨蛇的靈體所吞噬。

或許是看出被盯著的地方,盛裝美女微微地撫摸了下自己額頭上的烙印說道:「這是蚍蜉大人賜給千姬的符印,可以保佑千姬萬邪不侵。」

「蚍蜉大人?」李學浩微微一怔,這是個陌生的名號,他猜想可能就是當初布置下這個鎮壓白色巨蛇陣法的「同道中人」。

盛裝美女解釋道:「是的,蚍蜉大人來自天朝上國大明國,當時千姬身死,靈魂也即將被吞吃,是蚍蜉大人救了千姬。」

李學浩聽得不由皺了皺眉,他有一點想不通,既然那什麼蚍蜉大人救下了她,為什麼不帶走她,還讓她和那麼恐怖的白色巨蛇靈體待在一起,就算白色巨蛇無法吞噬她,但那種和巨獸「作伴」的恐怖感覺一定很不好受吧。

「為什麼他不帶走你,而把你留在這裡?」李學浩直接問道。

「當時蚍蜉大人好像是被什麼人物追殺,急於離開,說過後會來接千姬,但是幾百年過去了,蚍蜉大人……」說著,盛裝美女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顯然也是想到,幾百年沒有來接自己的那位蚍蜉大人,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李學浩也是暗自心驚,以那位叫蚍蜉的「同道中人」可以布置下幾百年後仍能運轉自如的陣法,可見當時的實力並不下於現在的他,甚至猶有過之,但卻還被人追殺不得不匆匆逃走,那追殺他的人到底是什麼實力?

「請問,你是德川千姬嗎?」一旁鈴木美娜子在看了一會盛裝美女在之後,忽然開口問道。

「您,認識我?」盛裝美女臉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有些不可思議地看向鈴木美娜子。

李學浩和池鯉鮒安娜兩人也露出古怪之色,當然不是因為鈴木美娜子認識盛裝美女,而是「德川千姬」這個名字太大名鼎鼎了,開創幕府時代的將軍德川家康的孫女,也是戰國時代最後一位公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