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達爾皺眉道:「這群卑微的宇宙諸神,太不守時了!如果不是加百列大人的命令,我早就下令屠光了這群異端!」

那十八翼熾天使笑道:「加百列大人也是想將這些異端一網打盡!畢竟,宇宙諸神擁有神國,如果他們的真身龜縮在神國中不出現,即便是我們也很難將他們清剿乾淨。」

遠處,一個十八翼熾天使走來:「不錯!這是一個剿滅東方修真者和宇宙諸神的機會,不能太過著急。」

「我聽到一則傳聞,宇宙諸神中產生了內訌。原因是因為一個強大的異端強迫某些神系之主臣服。有不服者,都已經被殺了。」

「這件事我知道。據說那異端叫做富蘭克林,是煉獄的主人。他手上有一柄黃金神槍,非常的強大!」

「聽說他已經收服了超過三十萬神系之主,麾下屬神和普通真神達到了近千萬之多。」

「怕是給他時間,他還真能收服所有宇宙諸神吧。」

「哈哈……」

幾個十八翼熾天使大笑。

擁有十億天使大軍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將宇宙諸神放在眼裡。他們考慮的只是如何才能將宇宙諸神和東方修真者一舉殲滅。

正在這時,一股強大的神威從天使大軍的後方出現。

「來了!」 第2368章你套我話?!(二)

「要不是你不顧忌之前情誼,和李廣延聯手在永臨關外設伏,幾近將我們逼入絕境,雲卿和孩子就不會出事,而她如今也不會躺在那裡人事不知。」

君璟墨看著魏寰,聲音冷如寒霜的道:

「魏寰,雲卿的確是騙過你,可她只是為了自保,卻從未曾主動出手傷你。」

「她在與你相認之後,明知道你對她存了利用之心,明知道你對她的好都是不懷好意,可是她卻也從來沒想過要傷你性命。」

「她親手幫你奪了皇位,幫你斬盡了朝中隱患,甚至就連在替你籌謀皇權的時候,放著大好的機會,也未曾動搖你赤邯根基半點。」

「她對你的確存了算計之意,卻從未曾想過傷你,可是你卻絲毫未曾顧念過你們之間的姑侄情誼,絲毫不曾記得她之前幫你之情,生生將她逼到如此地步。」

「如果較真論起來,那個狼心狗肺的人,從來都只有你一個,而你也最沒有資格來指責雲卿背棄了你。」

君璟墨說話的時候九真一假,再加上他本就憤恨魏寰所為,左子月也曾經說過姜雲卿腹中的孩子雖然保住,可生下來說不定會有缺陷,所以他眼底的痛楚和陰沉完全沒有作假。

他看著魏寰冷聲道:

「你想要借雲卿和她腹中的孩子報仇,可如今害他們的也正是你。」

魏寰聽到君璟墨的話后,下意識的以為姜雲卿遇險之後,腹中的孩子沒了。

她臉上的欣喜之色頓時僵住,不敢置信的抬頭看著君璟墨,嘴唇突然便顫抖起來:

「她的孩子沒了?」

君璟墨陰沉著臉沒說話。

魏寰卻將他的沉默和不否認當成了回答,她猛的便睜大了眼,怒聲道:

「不可能……怎麼可能……」

「血鳳之力養著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沒了,以帝血養著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死……」

魏寰猛的抬頭嘶聲說道:「你在騙我,姜雲卿呢,她是拓跋族的血鳳,她是註定能打開天路的鑰匙,她不可能保不住腹中孩子。」

「你叫她來見我,你叫她來見我!!!」

魏寰身上原本有傷,連撐著坐起來都幾乎要耗盡全身的力氣,可是此時滿是激動之下,竟像是忘記了自己身上還有傷一樣,掙扎著就想要朝著君璟墨那邊撲過去。

只是她失血太多,被就回來之後越只是用藥吊著命,根本沒有好生替她將養,此時她手腳無力的虛弱之下,剛一起身就「砰」的一聲摔回了床上。

君璟墨猛的抬頭:「血鳳,什麼血鳳?」

魏寰緊抿著嘴唇死死看著君璟墨,不曾出聲。

君璟墨起身上前,一把抓住魏寰的手腕,將她半提了起來:「說!什麼是血鳳!」

魏寰看著君璟墨怒然出聲:「君璟墨,你無恥,你居然詛咒自己的孩子來套我的話?」

君璟墨鬆開她的手,一手抓著她的下巴陰沉著眼說道:

「我無不無恥用不著你來置喙,而我君璟墨的孩子,也絕不會因一兩句之言便出事。」

(本章完) 「超級士兵血清」?那是什麼東西?無限神域的競技者,可以穿梭進入無限個大千世界,從中得到的力量也是千奇百怪,陳勝哪有可能一一調查明白?不過看樣子,這種血清似乎可以讓注射者得到身體受傷之後,能夠快速自我修復的能力?

即使如此,這種能力應該也有上限的。否則的話,剛才面對自己那一槍,白頭雕就用不著就地打滾閃躲了。至於槍斗術……顧名思義,大概就是一種使用槍械為武器所創造的新型格鬥術吧。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至少,剛才的貼身格鬥之中,這種槍斗術也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超乎想像之外的威力。繼續再戰,陳勝有把握能夠將對方完全壓制。

但就在此時,奇變橫生!隆隆巨響當頭壓下,河灘上兩人都下意識循聲抬頭張望。只見高空中赫然出現了一個幽藍色的巨大漩渦,正不住地緩緩轉動。隱約可以看見,有幾條人影分別從旋渦裡面現身,被大風一吹,登時東南西北四散飄落,片刻間就隱沒在地平線下,也不知道究竟到哪裡去了。

兩人都能辨別得出來。從漩渦中出現的這幾條人影並非其他,正是血肉長城小隊和斑海豹小隊的成員。可是要知道,這漩渦距離地面,至少也有三、四十米那麼高,那是十幾層樓房大夏的高度了。在沒有保護和緩衝的前提下就這麼摔下來,哪怕是四星等級的斗戰者,也肯定有危險的。

霎時之間,陳勝和白頭雕心中同時為之一緊,不約而同地啟動了團隊通訊頻道,意圖自己小隊的成員進行聯絡。還未開始喊話,漩渦裡面又有一個人出現,飛快向下墜落。陳勝吃了一驚。叫道:「小蘇?」他不假思索,立刻向蘇紫菱跌下來的地點飛速跑去,要把她接住。要知道。她可只是一星級競技者。假如陳勝不出手的話,她可要被摔個粉身碎骨了。

眼見陳勝出手救人。白頭雕嘴唇牽動,流露出一個陰冷笑容。他拿出新彈夾給手槍換上,抬手瞄準了陳勝,意圖在他躍起接住蘇紫菱的時候開槍。公平決鬥?哈哈,真是一個不錯的美利堅玩笑。不過,還是等到那兩個男女都變成死人之後再來說吧。

打的好一手如意算盤。但陳勝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意識不到貿然出手救人的危險?陡然間他反手取出一團黑黝黝的東西。轉身過來猛地用力擲出,不偏不倚,恰好「咕嚕嚕~」地落到了白頭雕腳下。這金髮大鼻子定眼一看,原來竟是枚已經被拉開引信的手榴彈!

爆炸在即。連飛出一腳把手榴彈踢開都來不及了。白頭雕禁不住破口咒罵道:「*!」更顧不上什麼乘機開槍偷襲。立刻轉過身去魚躍飛撲。就在身體離地的同時,手榴彈赫然爆發出「轟~」一下震耳巨響,火光衝天,衝擊波排山倒海似地同時向四面八方橫掃過去,白頭雕被這股衝擊波推動。飛出了整整十幾步遠,然後狠狠摔下。登時就是一個嘴啃泥,連門牙也撞脫了兩隻,狼狽得簡直無以復加。

那邊廂,陳勝擲出手榴彈的時候。就知道了會是個什麼樣的結果。所以並沒有浪費時間去回頭察看。他準確判斷出蘇紫菱可能的降落地點,然後提前到達。眼看著對方已經下降到距離地面還有大約四五米左右的地方,陳勝順手把掌中的沙鷹放回儲物空間,同時反手取出千軍盪點地急撐,借力騰身躍升半空,伸出左臂,一把接住了蘇紫菱,將她抱個滿懷。

兩個人的體重,再加上從幾十米高空處摔下來的強大衝擊,合共怕不有千鈞巨力?這份力量完全壓在千軍盪之上,縱使它質地多麼堅硬強韌,終究還是有些承受不住。原本筆直的棍桿赫然彎曲如弓,顯然隨時都有可能就此折斷。

不過,陳勝也只需要它緩得一緩而已。趕在這件洪門至寶超越承受極限而真正折斷之前,他果斷放手,向上反躍。千軍盪登時「嗡~」地重新挺得筆直,被那股力量反激衝天彈出。同一時間,陳勝抱著蘇紫菱上升勢頭耗盡,改往下墜,卻不過只相當於從離地兩米多的地方躍起,要想平安著陸,自然易如反掌。

好不容易方才重新腳踏實地,那種踏實感覺,終於讓幾乎被嚇得傻了的蘇紫菱重新回過神來。她下意識用力摟住陳勝的脖子,「哇~」地嚎啕大哭出聲。要知道,剛才從旋渦中出來的那一刻,她當真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萬萬沒想到,最後居然還能死裡逃生。經此一役,她對陳勝的依賴感毫無疑問又加深了。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陳勝平安著陸,而且身邊還多了一名同伴。雖然看起來只懂得哭,可是誰知道她會不會也懂得那什麼se-kung-fu的?即使不會,開槍她總是會的。

情勢演變到這個地步,白頭雕深感對自己大大不利。和他出身的那個國家一樣,他從來不肯在自己不佔優勢的情況下,冒險出手戰鬥的。當下悻悻然翻身爬起,揚聲叫道:「陳,不過剛剛開始而已,接下來咱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玩這個遊戲的。所以這次就到此為止吧。再見。我們一定會很快再見的,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聲中,白頭雕隨手同樣擲出一個手榴彈。「轟~」強光炸裂,熾白光芒吞噬了四面八方。若不立刻閉上眼皮,定然要被強光燒壞瞳孔。陳勝本能地轉身過去,伸手用力掩住了蘇紫菱雙眼。等到這股突如其來的強光消散之後,陳勝重新站起來舉目張望,河灘上只剩餘了自己和蘇紫菱,哪裡還有第三個人?

不能第一時間把白頭雕解決掉,之後讓他和斑海豹小隊的成員們匯合在一起,那就要多費許多手腳,平添不少麻煩了。但第一次亂入不屬於自己常規任務的位面世界,誰知道時空傳送出口竟然會在半空之中?要想出手救人,就沒辦法和白頭雕繼續戰下去,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別說陳勝了,就是滾滾熊和白烏鴉這兩名四星斗戰者,也同樣不知道竟然會是這樣。因為利用中西幣亂入世界的話,時空傳送出口完全隨機開啟,沒有任何規律。這次開在高空,那還算好的。要是出口開在泥土和岩石裡面,又或者開在海底,一出來直接就被活埋或者淹死,那才真叫冤枉呢。

不過,進入別人正在經歷的世界,本來就是鑽神域空子。神域雖然對這種現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也絕不會加鼓勵和支持。那麼這些亂入的傢伙,自然也休想可以像正常情況下一樣,得到神域保護了。

蘇紫菱放下自己死命摟住陳勝脖子的兩條臂膀,把眼淚擦乾,站起身來,吶吶地道:「勝哥,我……我是不是……又拖你的後腿了?」

陳勝伸手接住從天而降的千軍盪,把它放回私人儲物空間,搖頭道:「沒事。讓他多活兩天而已。別說這個了,先聯絡其他人,看他們究竟都降落在哪裡。還有,我們要搞清楚這裡究竟是什麼……」

說話還未講完,突然間陳勝和蘇紫菱身上的骷髏紋章同時活動起來。下個瞬間,盜泉子的聲音從團隊頻道之中傳出,直接傳送進團隊所有成員的腦海。

「喂喂,有人嗎?肌肉蠻子,你聽得見嗎?不會是已經摔死了吧?大胸妞?熊兄?白兄?隨便誰都好啦,找個人來回答貧道啊。」

陳勝向蘇紫菱一笑,隨即抬手按上自己的骷髏紋章,凝聲道:「無良道士,我聽到你了。小蘇和我在一起,不用擔心。至於你嘛,我是從來沒擔心過的。」

「哦哦,肌肉蠻子,你沒事就……呸!不對,你怎麼又和那大胸妞搞上了?道爺警告你,這裡還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呢。你們兩個要亂搞也看看場合,打野戰可沒你以前看av那麼刺激。」

蘇紫菱面色一紅,禁不住低下頭去,更不敢多看陳勝半眼。陳勝則笑罵道:「又來胡說八道。別搞怪了。咱們先匯合。剛才你從出口出來的時候,應該看見地面上有條河吧?我就在河灘上。熊兄,白兄,如果你們也聽到的話,那麼就向我這邊靠近。」

「一條河?我剛才見到了。」團隊頻道中,插進來白烏鴉的聲音。他沉聲道:「我在那條河東南方向的山林裡面,現在就向你們那邊過去。」

「我在河的正南方。」滾滾熊的聲音同樣十分清晰地傳了過來。他頓了頓,又續道:「我現在就過……等等,有飛機!轟炸機!不好,它要投炸彈了!」

團隊頻道裡面傳出說話聲的同時,一陣「嗡~嗡~」的聲音同時從天空上傳來。那聲音迅速由遠而近,隨即從雲層中俯衝撲下,赫然是架螺旋槳飛機。飛機腹部彈倉打開,投放出十幾枚炸彈。 天使大軍的後方,無盡的星空下,一群群宇宙諸神攜帶著恐怖的神威憑空出現。

不是一個,而是一群接著一群。

每當一處星空閃爍神光之後,就會有一群宇宙諸神顯現。有的少則數十上百個,有的則多達數萬人。

僅僅半柱香的時間,天使大軍的後方就聚集著數千萬宇宙諸神。

是的,數千萬!

觀其恐怖的數量,即便是天使大軍中的十八翼熾天使們都感覺駭然。他們從來不知道,宇宙中竟然會有如此之多的神祇。

「神之主在上!難道這些宇宙諸神傾巢而出了嗎?」

「他們想做什麼?莫非是想與我西方神界爭奪初玄靈界的控制權?」

「宇宙中怎麼會突然鑽出這麼多神祇?要知道,在我神界的神譜上,所報備的神祇數量僅僅只有一千餘萬而已!」

「他們瘋了嗎?」

數千萬宇宙諸神,儘管看起來毫無軍紀可言,但堆積在一起仍然讓天使大軍感覺心驚肉跳。

因為,在這些宇宙諸神當中,至少隱藏著上萬名神系之主,也就是上萬名堪比十八翼熾天使的至高神。

這一股恐怖的力量!

即便天使大軍的數量達到十億,而且還擁有數百座天空之城,仍然不敢小視這上萬名神系之主。

星空下,靜悄悄的一片,陣形散亂的宇宙諸神卻無人說話,各個神系扎堆在一起,靜得令天使大軍突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轟!

就在這時,手持著黃金神槍的富蘭克林降臨,他出現在諸神大軍的前方,面無表情的看著天使大軍。

在富蘭克林的眼中,沒有絲毫的恐懼和緊張之色,他的目光平淡如水。但如果細看,就會發現他目光下隱藏的激動和狂熱。

隨著富蘭克林的降臨,宇宙諸神的眼中同樣露出狂熱的眼神,他們緊盯著富蘭克林手中的黃金神槍,像是在瞻仰至高無上的主宰。

一個十八翼熾天使飛來,輕喝道:「煉獄之主富蘭克林,請你告訴我,為什麼原定的七百萬諸神軍團會突然達到數千萬之多?你們有什麼目的!」

富蘭克林淡笑道:「宇宙諸神響應西方神界的號召,傾力進攻炎黃仙國的起源之地,這不是神界所希望看到的嗎?」

那十八翼熾天使冷聲道:「最好是這樣!不要讓我發現你們有任何詭計,否則在場的宇宙神祇都將被移送審判所,交由審判長加百列大人制裁!」

說完,他冷冷的目光掃視富蘭克林身後宇宙諸神們,他想在這些神祇的眼中看到驚懼與惶恐,但令他失望的是,這些神祇的表情非常的平靜,像是聽不見他所說的話一樣,這讓他有種一拳打在空氣上的無力感。

富蘭克林笑道:「請放心,吾等並無別的企圖,只是想為隕落在這個星球上的神祇報仇雪恨!你們說是不是?」

「是!」

數千萬宇宙諸神齊聲震喝,突然間所暴發出的恐怖神威竟然將那十八翼熾天使震退數百米。

富蘭克林眼中閃過一道嘲諷之色,道:「這位天使大人,您沒事兒吧?」

「哼!」

十八翼熾天使冷哼一聲,旋即灰溜溜的退回天使大軍的陣營當中。

沒有人知道他心中的恐懼,剛才數千萬宇宙神祇所散發出的神威,令他感覺如身在地獄,有種死亡的危機感。

不多時,又一位十八翼熾天使飛了過來,從他身上所散發的威壓來看,他的實力要比剛才的十八翼熾天使強大很多。

「富蘭克林,好久不見了!」

富蘭克林笑道:「艾德里安殿下!」

艾德里安微笑道:「我聽我的屬下說,你強迫某些神系之主臣服,有這件事嗎?」

他看了看富蘭克林手上的黃金神槍。

這柄黃金神槍,擁有無比恐怖的力量,令他感覺如芒在背。

富蘭克林道:「艾德里安殿下,是有這事!」

艾德里安道:「富蘭克林,我的朋友,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嗎?你應該明白,你的這一舉動已經引起了很多神祇的不滿,甚至令宇宙無數生靈失去了高貴信仰和生命,這是不可取的。」

富蘭克林笑道:「殿下,宇宙諸神如同一盤散沙,沒有凝聚力。所以,需要一位主人來領導他們前進的方向。誠然,某些神系之主冥頑不靈,但大多數的神系之主還是非常願意接受管理的。」

艾德里安笑道:「掌控了神物——黃金神槍的煉獄之主富蘭克林殿下,就是宇宙諸神的主人,我能這樣認為嗎?」

富蘭克林笑了笑,並沒有過多解釋。

不知為何,看著他的笑容,艾德里安感覺有些不安。為何不安,艾德里安又想不出原因。

就在這時,又有幾道神光降臨星空,出現在艾德里安的面前。

神光消散……

顯露出兩位女子和一位老人,三位宇宙諸神。

觀其氣息,這三位宇宙神祇的實力要遠超於富蘭克林。

其中一位女神,面容絕美,身著雪白長袍,手持神杖,頭戴王冠,周身蕩漾著濃郁的光明氣息。

另外一名女神,身著綠色長裙,墨綠色的長發垂至腳底,如同世間最美麗的瀑布,她的面容也絕美異常,氣質不輸於白袍女神。

那位老人,則是一身黑色長袍,長袍上紋著詭異的空間符文,他像是介於虛幻和現實的世界,身影忽明忽暗。

艾德里安神色一震。

因為,這三位神祇的實力都要比他強大很多,被宇宙諸神尊稱為神王。

白袍女神——光明女神梅麗莎殿下。

綠裙女神——自然女神安吉梅麗殿下。

黑袍老人——光明神王奧托邦殿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