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小如蠅頭的小字記載滿了數以千頁的大部頭,幾乎融合了周生目前所掌握的所有資源,科技,知識(得自的龍族的大道符文,得自鴻鳴帝國的高等科技,以及本世界的諸多神秘、魔法、武技、神法之類的東西還在持續收集,解析中),可以算是周生所掌握的資源中最具代表性的存在!

——以樹形冶鍊者為骨,樹形的枝葉是融合了x能力「能量吸收」的高效能量收集器;

——以精元熔爐為神,融合了大道符文對能量的強效運用,是最高效的能力運用!

——以得自卡巴裝甲的控制核心,配合獸神將神水晶對能量的操縱、對空間的操縱,不僅能對祭煉之物進行最細微的錘鍊!也能一次性的錘鍊大量的血肉丹田;

……

幾乎融合了周生全部的知識與資源的『生物形態太陽爐』,具有強大的控制能力,強大的自我防禦能力!

能夠接受機械科技、生物科技,乃至精神能力的控制,也能夠嚴格的按照設置進行自我控制;還能夠裂制融合了生物、煉金、魔法。異能全屬性的『入侵種』!

其名為——哨兵戰種!

哨兵,其意為鎮守四方的守衛者!

隨著時間的流逝,位於修鍊空間正中央的周生身上代表著意志之力的白芒漸漸變淡,漂浮在周生雙手之間翻動的『典籍』也漸漸翻到了最後!

不過,對於已經全力保持著意志之力扭曲現實的周生來說,典籍的這些變化,已是無法察覺了!

因為一直以來意志之力消耗后的難以恢復,所以周生也從未有全力,毫無保留的使用自己的意志之力,運轉《洗念經》燃燒智火,此時此刻,運使著意志之力的周生的意識正奇妙的進入了無限的現實與虛幻的扭曲之間!

沉迷於其中——

在智火的照耀下,屬於的周生的知識,無數資源的屬性如流水自周生的心中淌過,無數小小的支流,如溪流匯聚向大海,漸漸的聚成一汪由知識和歲月沉澱的『海洋』!

所謂意志,不正是因為其不為任何外物所動,不為任何內心的動念而動搖,縱九死而無悔的嗎?

只是因為意志之力的恢復而保留的周生,又如何能得以展現號稱第一的意志之力的神奇呢!

心中閃過一絲明悟,識海中的智火,念頭瘋狂的閃耀著,無數的文字,符號,符文自晶瑩的念頭、跳躍的智火中閃過,變換著,最終,構成『典籍』的最後一頁!

介於血肉和植物木質之間的黑色『大樹』撐起『數百米高』穹頂,樹身中空,零星鑲嵌著的閃耀晶石構成玄奧的軌跡,令人目眩;而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樹身正中的『熔爐』!

中空的樹身有方圓數丈的赤紅晶石,構成了一個燃燒著熊熊炙火的熔爐,其中流轉的達到符文,恍若星空流轉於其中!

樹下,若鋼鐵糾結的樹根纏繞著抓住大地;

其上,人形的哨兵種悄無聲息的站立於大地,拱衛著;『熔爐』!

『樹梢』之後,赤紅的大日正閃耀著無法直視的耀芒!

——其正名為「大日生化暴兵熔爐」!

可熔煉,可暴兵,可收集資源!(未完待續。。)

… 隨著大日熔爐煉製典籍的最後一頁完成,早已薄弱不堪的意志之力就如風中的殘燭一般,搖曳了幾下,徹底的縮回周生的識海!

沉迷於真實與虛幻之間奧秘的意識回到現實,念頭閃動,周生的身形直接自修鍊空間正中消失;

小世界,主星

自周生開始去具現太陽爐煉製之法時,冴子、靜香、藤乃還有一直大大咧咧的愛爾奎特,四女便是一直在大廳等待著周生,而星月等諸女,因為有各自的任務,雖然同樣關心周生,等待著周生的消息,但卻沒有一直呆在主星等待周生的消息!

「生,你情況不怎麼好?」在察覺到了周生氣息出現的第一時間,冴子便發現了周生的狀況不怎麼好!

「沒什麼大礙,只是精神損耗過大,可能要休息一段時間了!」周生面色疲乏之極;

將具現出的典籍交給冴子,周生道:「冴子,這是具現出的太陽爐煉製資料了,你先看一下,再交給實驗室的主腦,看實驗室能不能製作出一個母型太陽爐出來(傳承自樹形冶鍊者的特性,在獲得控制者允許后,可複製自身);」

「先不說這些了,靜香快來看一下生的情況;」

此時的周生只覺得自己意識匱乏之極,眼皮子都快撐不住了!更別說是控制自己的身形了,行走間,已是步履連姍;

作為周生團隊中唯一精通醫術的靜香,在見到周生的第一瞬間,便已然察覺到周生的狀況不對。不用冴子呼喚,便已經快步上前扶住了周生;

給周生細緻的檢查了一下。對著一臉關望的三人,靜香道:「放心吧。生確實只是精神匱乏,需要休息!」

「只是,以周生的修鍊水平,恐怕要休息『一段時間』了!」

「無妨,只要人沒事就好!」

「放心吧,我真的沒事;」

周生強打著精神,對冴子和圍攏著關心的盯著自己的愛爾奎特和藤乃安撫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恐怕是沒有時間陪著你們了。要注意休息,愛爾奎特每天的修鍊不許間斷……」

……

將有些事大概的讓諸女關注一下,周生便回到了修鍊空間中,恢復自己消耗的心力與意志之力!

端坐於虛空,意識瞬間沉入識海的最深處,那是意志之晶的所在;

經過具現太陽爐煉製之法的消耗,原本已有米粒大小的意志之力不足原本的百分之一,細如微塵,想要恢復原本的狀態短時間內是不用想了;

雖然意志之力有所縮水。但周生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暗淡,正相反,周生此時臉上。心中流淌的,卻是無法掩飾的高興!

經此一『役』,明悟了意志之力的真諦。這卻是耗時百年,也未必能夠實現的惑事;

蓋因此時。在周生的識海最深處,如微塵一般的意志之晶卻是閃耀著如大日一般的耀目光輝。深邃而浩大!

……

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周生心與意合一,別無旁念,開始恢復自己消耗殆盡的精神!

洗念經運轉,智火與意志之晶的光輝照耀整個識海,淬鍊周生的念頭,凝練靈魂!

隨著時間的流逝,燃燒的智慧智火和意志之晶的光芒如初升的太陽升上正空,輝耀四方!

人們常說修鍊不知歲月,周生雖然還沒有到達那樣的境界,但這一開始修鍊,恢復自身耗損的精力,卻也已經用去了數月!

小世界的星系輪轉雖然是與太陽系的流轉相同,一樣是二十四小時制,但晝日輪轉的時間卻是不同的!

自恢復性的修鍊中醒來,周生活動了一下沉眠已久的身體,回到莊園中,卻正是夜時正中,眾女都在休息!這裡是周生等最安全的大本營,而且諸女等除去留守的四女亦都有事,卻是無人值守!

夜色正濃,無所事事的周生嬉笑一聲,向冴子和靜香的卧室摸去;

因為冴子、靜香、星瑤和月瑤的身份,所以四女各自的卧室適合周生的大卧室連在一起的,這也方便周生幹壞事,也讓四女在平日里有足夠的空間去處理各自的事情;

冴子雖然是個修鍊狂人,但也有勞逸結合的時候,平日里沒有修鍊,也會去玩玩遊戲,看一看周生為其準備的諸般典籍;

靜香專研醫術,丹藥煉製,其卧室之後,便是其書房,實驗室……

而星月二女,平日管理內外,也自有其策劃辦公的地方;

話題迴轉,周生摸入二女的房間,自是一番風.流……具體情節請自行想象……

豎日

一連修鍊了幾個月的時間,然後一出來又與二女胡鬧了半宿,當周生安心的睡了一覺,走出卧室的時候,以周生等的莊園在主星上的位置而定,小世界的時間已經是九點以後了;

諸女已經完成各自的早練,準備開始各自新一天的任務了;

又只餘下冴子、靜香、藤乃和愛爾奎特四女留守;

早餐的時間早就過了,周生只得吩咐預留的家政機器人烹制一份食物,然後一邊與藤乃和愛爾奎特閑聊了解最近幾月魔女永恆朱紅與多華宮仄的動靜,一邊等待自己專門留置的機器人上菜;

而留置家政機器,則是因為平日里雖說有諸女在打理整個莊園,但也有諸女不在或是有事無法抽身的時候,列如說周生現在,家政機器人便是為此準備的!

而且,莊園之外,還有無數的靈植需要打理,那無數的靈植,可不是周生團隊里的這百十來人所能打理得過來的,還是需要周生準備的這些機器人打理呢!

叫家政機器人可不一定就只會家政!整個主星種植的靈植可都是這些機器人在管理的;

了解了最近自己的任務沒什麼變化,也飽餐了一頓。 快穿之配角逆襲之戰 好好的滿足了一下自己空乏已久的胃口,周生方才起身向生物實驗室行去;

已經沉睡了數月。周生此時雖是精神飽滿但卻沒什麼心思去修鍊!

走入寬大的實驗室主廳,周生呼叫自己用來管理整個實驗室的主腦。那可是周生砸進去不少資源製造的超級主腦,代號——淵;

「淵,報告冴子轉交的大日生化暴兵熔爐煉製法進度,以後略稱為大日熔爐;」

「是,先生;」

周生覺得既然這些智腦都是自己的私有物,而平日里稱呼自己為『主人』自己聽著又有些彆扭,就全都改成了『先生』這個帶有尊意的尊稱!

反正這些主腦的忠誠也不是一個稱呼所能代表的!

「先生,由冴子主人轉交的《大日熔爐》煉製法技術已經全部解析(大日熔爐只是周生已經解析了的全部知識的大總和)完畢;」

「大日熔爐的形體也已經培養完成,但是實驗室缺少構成大日熔爐組成所必需的魔法符文與大道符文的能力。而諸位女主人也同樣無法構成大日熔爐所必需的符文,所以實驗室未能完成大日熔爐的母型,未能投入使用;」

「只需要完成最後的符文組件,大日熔爐就可以投入使用了嗎?」

「是的,先生;」

「那麼調出已經完成調製的大日熔爐生體,由我進行熔爐符文的刻畫,同時以90單位對大日熔爐進行複數的生體裂制;」

「是,先生,任務日誌已經記錄;」

「標註為1號培養槽中培養的大日熔爐生體培養液已經抽離。培養槽以落下,是否對其進行移動;」

「不用,我過去吧;」

生物實驗室內實驗培養室之一,寬大的培養室中。一個高僅在三米,樹身粗約半米的小型大日熔爐赫然立於培養室正中的一個基座上,其四周。因為周生的命令,90個堪堪升起的基座上。透明的培養槽正在緩慢的升起,同時注入培養液;

專為實驗室配備的機器人正如織的穿梭其間。投入裂制大日熔爐生體的胚體;

在身後自動升起的座椅上坐下,周生舒服的扭了扭,輕聲對實驗室的主腦吩咐道:「淵,投影出大日熔爐中所有的符文組件,以規定的方式排列;」

身為周生的專職實驗室主腦,淵不僅擁有龐大的計算能力,同時也是實驗室所有智腦的實際控制者,所有的智腦,都算是淵的身體,能夠在在其間自由的切換,包括機械智腦與生物智腦之間!

「是,先生;」

隨著淵的回應,數量龐大的,一圈波及近十丈的龐大光影以周生為中心瞬間展開——密密麻麻的,大的僅有拳頭大小,小的細如蠅頭的大道符文與魔法符文縱橫交織,遮蔽了周生所有的視線!

仔細的對比了一下大日熔爐所需的符文構件,與自己腦海中那日毫無保留的使用意志之力和之火之時所見的、所理解的符文相對比,周生將投影出的符文拉開,開始對比著構建所需的符文;

像樣構建出一個完整的符文,不僅需要完全了解一個符文的形體,還需要了解那個符文的具體意思,解其真意,融入精神,刻寫出的符文才會具有效力;

若非如此,也就不需要等到周生來構寫這些大日熔爐所需的符文構建了!

在周生的團隊中,每一個人,都有著完全臨摹符文的形態的能力,又何須等到周生醒來親自動手!

因為只有周生一人全部了解那些符文的意思,而且,在這些符文中,有很多符文都是需要其相對應的力量才能寫出的!列如得自道家的符文需要一靈力或是靈氣構寫,魔法符文需要以靈氣與精神融合產生的魔力構寫……

現在的周生雖然完全了解那些符文的意思與作用,但還做不到全部用一種符文代替!

…………

金色的罡氣隨著周生的指尖在空氣中舞動而構成一個個細微的文字,如精靈般在空氣中舞動,然後再周生的驅使下,再度構成一個個繁複的符文;

完成能以自己的罡氣構寫的符文,周生任由已經構成的符文在空氣中飛舞,然後驅使著小世界本身的靈氣,開始構寫另外的符文……

隨著時間的流逝,無數不同的符文在周生指尖構成,而後,這些有不同的力量所構寫的符文在周生的驅使下,在構成一個類似於周生所創建的精元熔爐的模樣,只是這個類似於精元熔爐模樣的熔爐,卻是多了許多根莖與觸鬚!

想要徹底的完成一個大日熔爐所需的符文構建,但看那龐大的數量,便知道那是一個一看再短時間內所能完成的任務,縱然是以周生的強大,刻畫構寫那繁複以數十萬計的符文,沒有個一兩個星期的時間也是不可能的!

構寫了大半日的符文,粗略的完成了大日熔爐符文構建的大致框架,周生便有些不耐煩了;

在想到若是按照自己的原計劃,自己還要在構寫至少九十套大日熔爐的符文構建,周生覺得自己簡直要瘋——「淵,維持這九十個大日熔爐生體的培養,但中止對其後的複數培養;」

「是,先生;」淵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和迅速;

思及自己的分魂能夠具有自己一樣的能力,周生便留下一個分魂在培育室繼續構寫符文,自己則是出去找冴子她們去了;

反正只要周生的主魂允許,周生的分魂也能夠獲得控制小世界的許可權,一樣具有周生的知識,完全能夠替代周生自己;至於剩餘九十個給其他神殿傭兵隊伍準備的大日熔爐所需的符文構建,就等現在的這套符文構建完成,由這個大日熔爐的母型去「孕.育」、「賦予」!

反正最多也就是多耗幾個月的時間而已!

每每思及冴子諸女,周生便覺得很是愧疚,諸女一路無怨無悔的跟隨著自己,但自己卻是沒有多少幾次陪著諸女出行遊玩過,像是這一次,自己一修鍊,便是數月過去!數月未見!

周生打算趁著這次觀察任務有的是時間,陪著諸女好好的遊玩出行一次!

平日里總是修輟不斷,也該歇息歇息,出門見識一下這個世界的諸般景象——根據愛爾奎特的情報,這方宇宙的地球,可是比周生所在的地球要『驚艷』多了!(未完待續。。)

… 雖說已經確定了要全『家』出遊,但也不是真箇把家裡的事情全部放下,立馬出門;不過,這真要是立馬出門也對周生等沒什麼影響!

不管在哪,想要返回小世界那也是一個念頭的事兒,而且還是隨時隨地的!

「淵,按照記錄中已經解析的卡巴裝甲重力操縱技術,與x基因融合技術,以練武場為圓形進行覆蓋式,建造具有重力場、能量吸收能力的生物練武場;」

「是,先生;」

趁著囑咐四女收拾幾件衣物作為出行在外的掩飾,周生囑咐自己的實驗室主腦開始建造新一代的練武場;然後,便與靜香,冴子和藤乃還有愛爾奎特四女出門去了!

為了讓自己一行人的出行更加有趣,一行人選擇了步行出門,到時再看具體情況乘坐交通工具;

一行人各自背著一個小小的包裹,一出門便遇見了隔壁的多華宮小町,「周生先生,你們一家人是要出去旅遊嗎?」

「嗯;」周生點點頭,打了個招呼,「是的,已經很久沒有陪著她們到處走走了;」

「可是先生還是能夠陪著冴子小姐她們出門不是嗎?」

說道這,這個被封印了記憶的前大魔女似乎響起了什麼,又覺得有些疑惑:「我連我家的那口子長什麼樣子都忘記了!」

事實上,這傢伙根本就沒有過丈夫,多華宮仄和多華宮霞這兩兄妹根本就是其以自身魔力配合魔法技術孕育出來的!也算是多華宮小町確確實實的孩子,只是沒有父親在中間起作用就是了!

而多華宮小町記憶中的丈夫。根本就是火火里風音讓深影家的人在封印多華宮小町記憶時隨便捏造的!其模樣對於多華宮小町來說自然就只是一個模糊的影響,就連這個模糊的影響。都是多華宮小町根據自己的記憶模糊生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