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導致神合期的修士,都不輕易與同境界的修士動手,因為彼此都窺探不透對方,心中無底,動起手來便存在極大的顧忌。

而分神期及以下修為,修士只要修為稍高一點,便可窺探修為低者的境界。

彼此無法窺透,既有好處,也有壞處,總之少了許多一言不合便動手的衝動行為。

這也就導致諸多神合期大能,更願意鬥智,而不輕易斗勇。

不過,燕瀾卻很容易窺探出六丈獸人與五丈獸人的實力,前者為準逆天涅境,後者為九衍分神巔峰。

六丈獸人居然為女性,因為其胸前有兩顆豐碩的雌性標誌物,僅用獸皮束縛遮擋了一下。身上毛髮較之雄性巨魔獸人要少很多,但眉宇之間的凶威卻不輸於雄性。

燕瀾心中驚異道:「這個巨魔獸族當真是天賦異稟,隨便站出來一個守護者,都有九衍分神初期的實力。而蹲守在部落里的守護者,動輒就是准逆天涅境的實力,甚至有逆天涅境的大能現身。獅國皇域之中,如此強者都很難見到如此大量地出現。」

此刻,燕瀾身旁的巨魔獸人似乎在等候什麼指令。

燕瀾沒有急著進入巨魔獸族的部落領地,而是靜靜地望著那懸空的四人,尤其是為首的那名白毛老者,揣測著其修為境界。

突然,燕瀾目光驟凝,因為部落上空的四人開口說話了。

六丈雌性獸人道:「呵呵,巨莽居然帶回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娃娃,如此年輕的人族小娃娃,還真是首次遇到。大概……又是一個廢物吧!」

雌性獸人嘴角揚起高傲的弧度,似乎在她眼中,人族是一個卑賤的種族。

燕瀾聞言,當即知曉身旁的巨魔獸人名為巨莽。

一名五丈黑毛獸人道:「巨莽實力為九衍分神初期,唯有他殺不死的人族,才會帶回部落來。可見這個小娃娃天賦極不一般,二十齣頭就有至少九衍分神初期的修為。」

另一名五丈紫毛獸人不屑道:「哼,巨莽殺不死的人族,不代表能夠在我巨紫手下活命。數千年來,被帶回部落的九成人族,都命喪於我們護法手上,這個小娃娃必定也是如此。天賦再高,實力不夠,最終的結果只有一個死!」

巨紫眼中凶芒閃爍,眼瞳之內毫無感情波動,只有濃烈的殺氣洶湧。

五丈黑毛獸人哼道:「天賦如此之高的小人族,還是留給我巨黑解決吧,我可還沒殺過這麼鮮嫩的人類呢,這次你們誰都不許跟我搶。他若都不是我的對手,那就不必勞駕大護法出手了。」

六丈雌性獸人冷冷一笑,大概她就是巨黑口中的大護法。

白毛老獸人遙視燕瀾,眼芒微閃,一言不發。

雌性獸人轉過頭,望著白毛老獸人道:「巨魁族老,您怎麼看那小子?」

燕瀾眉宇微鎖,當即分清了四人的身份,七丈獸人名為巨魁,乃是族老;六丈雌性獸人是大護法;巨黑和巨紫乃是護法。

巨魁捋毛一笑,道:「如你所言,人族都是廢物。」

雌性獸人點頭道:「也是。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數萬年來,都找不到一個足夠優異的人族。人族果然都是廢物一群,巨魁族老,我們要不要換其他種族試試?」

巨魁搖了搖頭道:「巨如啊,人族的肉軀雖然都是廢物,遠遠比不上我們巨魔獸族,但人族卻是萬族之中最為聰明的種族。若是以我們的軀體,得到了人族的智慧,那我們巨魔獸族便是站在萬族之巔的種族。到時,哈哈哈……」

巨魁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原來這個雌性獸人叫巨如,嘖嘖,人如其名!」

燕瀾心底一笑,隨即心中又道:「巨魔獸族果然智力感人。這個巨魁,剛出來還有幾分高人之相,沒說幾句話,就透露出一股愚蠢的氣息來。不過,巨魔獸族還算沒蠢到家,至少知道自己智力不及人族。不過,他們要得到人族的智慧做什麼?難道智慧也可以掠奪嗎?」(未完待續。。) 燕瀾心中略微狐疑,他又想到一個問題:「想要智慧掠奪,可能巨魔獸族有這等天賦神通。可是為何要找一個實力足夠的人族?難道在他們看來,修為越高的人族,智慧就越高嗎?」

燕瀾眉頭一掀,笑道:「好像確實如此。」

沒有智慧,也就無法領悟萬物大道,天地至理,修為也就難以提升。

所以廣義上來講,修為與智慧成正比。

當然,不排除某些人傻人有傻福,遇到某種天大機緣,實力一飛衝天。

這時,巨如傲然笑道:「到時,天地之間,皆是我族地盤。萬族之命,皆是我族御奴。」

巨魁族老點了點頭。

巨黑與巨紫也神色激動,充滿嚮往。

巨魁道:「來了個小娃娃,沒什麼意思,交給你們三人解決吧。」

言罷,巨魁便竄進了一座石屋之中。

巨如遙望燕瀾一眼,道:「巨莽,把那小娃娃帶過來。」

巨莽得令,當即道:「人族,你不是想去我族部落嗎,走吧。」

燕瀾一笑,便跟著巨莽朝獸人部落走去。

來到霧瘴前,霧瘴自動分離出一個六丈缺口。

燕瀾走進缺口,穿行數千丈,獸人部落建築群終於清晰地映入眼中,與他之前魂力查探到的並無二異。

紫麟提醒燕瀾道:「瀾,這個部落內,藏有好幾道強大的氣息,務必當心。」

龍麟狂犀青岳道:「燕主,要不放我出去,讓我鎮滅了那個小妖精。」

紫漪道:「哥哥……千萬要小心。」

紫漪知曉燕瀾的脾性,所以對燕瀾從來不提什麼要求,只是一味地關心。

燕瀾道:「稍安勿躁!」

隨著燕瀾的到來,巨魔獸族部落之中,又陸陸續續走出一些獸人。

燕瀾目光一掃,這些獸人多為一丈兩丈的身高,實力多為分神期、嬰變期、元嬰期,就連那些看上去像是小孩的獸人,實力都有元嬰期和嬰變期。

燕瀾倒吸一口氣,心道:「巨魁說得沒錯,巨魔獸族的肉軀果然天賦強大,在不靠聰明智慧的情況下,隨便修鍊,居然都能修至這等境界。若是人類的肉軀有這等天賦神通,只怕人族真會成為萬族主宰。」

一道道目光,全部傾注在燕瀾身上。

目光之中,充斥著冷漠、敵視、狂躁、壓抑、憤怒等情緒。

「又來了一個不怕死的,嘿嘿,人族真是愚蠢啊!」

「哼,明知進入內域,有來無回,還要接二連三地進來,自然是蠢。」

「人族不光愚蠢,而且更加貪婪,他們進來肯定想搶奪我們巨魔獸族的寶貝。」

「殺了這個人族,殺死他,用最殘暴的手段殺死他!」

「殺死他!」

「殺死他!」

「……」

一聲「殺死他」吼聲響起,數百道聲音緊跟著唿應,頓時聲浪熏天,殺氣騰騰。

燕瀾沒有憤怒,因為他還沒解開心中的諸多疑惑。

雌性獸人巨如淡漠地望著燕瀾,旋即右手一揮,一道萬丈見方的透明平台懸浮於部落上空。

「卑微的人族,既然有資格來到我們巨魔獸族部落,那就用你的實力,證明你們人族不是萬族懦夫吧!」

巨如神色冷傲,聲音充斥著挑釁的意味。

「讓我巨黑來會會你這個卑微的人族,嘎嘎!」

五丈黑色獸人一躍而起,重重落到萬丈懸空平台上,與此同時,身軀膨大至五百丈,宛如山嶽,凶威懾人。

燕瀾仰頭,靜靜地望著巨黑,心道:「我要是肉軀有巨魔獸族的天賦神通,那我面對強大凶獸時,完全可以用肉身對抗,不必消耗靈力。」

眾多獸人見燕瀾遲疑,以為他心生膽怯,當即嘲聲四起。

「哈哈,人族果然都是膽小如鼠,懦弱軟骨。」

「這個小人族一定被我們巨魔獸族強大的神通鎮住了。」

「我們巨魔獸族,必定是萬界最強種族!」

「……」

燕瀾聽到這些喧囂,神色沒有多少變化,因為在他看來,五百丈高的巨黑護法,宛如五寸小兔一樣柔弱無力。

巨如見狀,神色更加冷傲,蔑笑道:「可憐的人族,若是害怕的話,那就自盡於此吧,省得髒了我們高貴的手。」

燕瀾抬起目光,望著巨如,淡然道:「這個傢伙太弱了,我怕一不留神將他掐死,換個更強的人來吧!」

「哈哈哈……」

四周頓時爆發出暴烈的笑聲。

「真他娘的可笑,巨黑可是我族護法,實力達九衍分神巔峰,你個人族小娃娃,是不是被嚇傻了?」

「肯定是被嚇傻了,巨黑護法,趕緊殺了這個人族吧,沒什麼看頭。」

「是啊,這次居然來了個小娃娃,真是沒什麼看頭的意思,要不是好久沒看到虐殺人族,我早就回去睡大覺了。」

「快快動手,我燉的肉還沒關火呢。」

「……」

巨黑咧嘴齜牙,暴吼一聲,右手伸長數千丈,直朝燕瀾抓來。

燕瀾驚奇,心道:「莫非巨魔獸族的肉軀,無論是手還是腳,哪怕是脖子腦袋,都可以無限延長?」

燕瀾剛開始還以為那是巨莽的獨屬本事,沒想到巨黑也會,看來是他們獸族的天賦神通。

燕瀾沒有反抗,被巨黑抓到了透明平台上。

「哈哈,我的族人們,既然大家都好久沒看到虐殺人族了,那我就為大家表演一個精彩的殺人遊戲。諸位看我將這個人族活活捏死,榨成人汁!」

巨黑耀武揚威地吼道,雙目充盈著得意與興奮。

「好……」

數千巨魔獸人當即歡唿吶喊,並且前來圍觀的獸人越來越多。

燕瀾依舊未選擇反抗,在他看來,巨黑掐他的力量,還不及被一根頭髮絲捆綁住強。

燕瀾連忙道:「等等,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問你們。」

巨黑咧嘴道:「哦?死到臨頭,居然還改不了好奇的毛病,好,看在你成為我表演道具的份上,允許你問一個問題。」

燕瀾問道:「你們巨魔獸族看上去這麼厲害,為何不走出枯骨獸域,到外面耀武揚威呢?在這個死氣沉沉的地方,住著不嫌悶嗎?」

巨黑神色驟冷,手上的力道也逐漸加強。

巨如眼芒驟寒,凌厲道:「小小人族,口無遮攔,巨黑,趕緊給我殺了他!」(未完待續。。) 「死吧!」

巨黑護法猛地咆哮,雙瞳之內沸騰著憤怒的火焰。

眾多巨魔獸人歡呼雀躍,興奮至極。

然而兩息過後,巨黑掌心之內並未流出一絲鮮血,眾多獸人不由微微詫異。

按理來說,以巨黑的掌力,燕瀾必定會變成一團爛肉,鮮血也會「滴滴嗒嗒」流下來。

燕瀾只剩一個腦袋露出巨黑緊握的右手。

巨黑原本十拿九穩的表情,瞬間僵固了,他立馬瞪大雙瞳,死死地盯著燕瀾。

巨如大護法也是雙眉一揚,微微不解。

燕瀾輕笑道:「這點力量還捏不死我。不如這樣,你儘管捏,我只要不死,便會問你們問題。再問一個問題,你們之前沒感應到中域與內域交界處的巨大動靜嗎?」

巨如眉心一緊,問道:「什麼意思?你不要說那股動靜是你弄出來的?我們部落有強大的防護禁制,中域之內任何波動,都無法波及這裡。」

燕瀾道:「那麼那股凶獸獸潮,就是你們乾的好事咯?」

巨如哼道:「巨黑護法,不要拖延時間,趕緊弄死這小子。」

隨後,巨如看向燕瀾道:「告訴你也無妨,那是我們在內域外圍豢養的凶獸,一般不會進入中域。但是中域若有極強的動靜,便會引起獸群發狂。所以,凶獸群是我們豢養的,但發動攻擊並不是我們指使。既然你喜歡問問題,那我也問你一個問題,先前那一道耀世彩光和兩道妖紅之芒,是不是你搞的鬼?」

燕瀾笑道:「只要你們回答第一個問題,那我便回答此問題。」

巨如哼道:「你膽子確實夠大,不但孤身進入內域,而且還敢跟我們嘴硬。巨黑護法,你到底在磨蹭什麼,還不趕緊捏死這小子?」

巨黑此刻額上已經滲出汗水,他早已將力量提升至極致,可燕瀾依舊淡定自若,談笑風生。

巨黑左手擦了擦額上汗水,微微苦澀道:「大護法,我……我已經用盡了全力,可……可還是掐不死他。」

「什麼,這個小小人族居然這麼厲害!」

眾多獸人當即驚呼起來。

在他們以前的印象中,極少有人族能夠承受得了獸族護法的捏壓力量。

就算有撐下來的人族,也都是實力雄渾的老者,幾乎未曾見過如此年輕之人。

巨如兩目一瞪,她清楚地知道,人族之中,九衍分神巔峰修為的修士極為稀少,尤其是像這麼年輕的修士,更是很難達到這等修為。

可眼前的情況卻是,燕瀾的修為明顯不止九衍分神期。

「莫非此子有異寶護體,抑或其修為達到了准逆天涅境?」

巨如心中如此思慮,她沒敢把燕瀾的修為往逆天涅境上想,因為那實在太過恐怖。

巨如同樣清楚,人族想要達到逆天涅境修為,極端艱難,故而逆天涅境修士極其罕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