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忌也沒法睡了,原本陳忌還只是頭疼如今黑石冒險團的安置問題,陳忌打算在確定麗貝卡無惡意后,把隊友們都帶來虛偽之城見見世面,沒想到夏洛克又給了他個更大的「驚喜」,而這個的「驚喜」,已經遠遠超過了陳忌能夠掌控的範疇了……

黑石冒險團果然是個奇迹頻出的地兒,一想到將來的隊友媳婦可能會是一個大惡魔,陳忌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這一覺陳忌是無論如何也睡不著了,索性坐了起來,從客廳的書架上隨手找來本深淵的著作,翻看了起來……

由於麗貝卡的實力強橫,城主府內的深淵武者們不多,夏洛克這個擅長隱匿的盜賊在一路漆黑的城主府內左轉右轉,還是找到了麗貝卡的卧室,在門口躊躇了好一會兒,夏洛克還是提不起勇氣敲門,只得偷偷的打開了隔壁的們,準備從窗戶里進去,給麗貝卡一個「驚喜」……

翻到麗貝卡的卧房陽台,窗內閃爍著淡淡的燈光,麗貝卡並沒有睡,而是靜靜的坐在桌邊思索著什麼,窗內那道美麗的靚影讓夏洛克有點兒把持不住了,深吸了口氣,盜賊剛想著破窗而入,耳邊就傳來了麗貝卡淡淡的聲音:「男人,窗沒關……」

呃……

夏洛克訕訕的推開了窗戶,麗貝卡已經轉過身,玩味的看著一臉緊張的盜賊,似乎在等待盜賊的開口。

夏洛克的心跳從沒這麼快過,看著麗貝卡臉上的笑容,夏洛克鼓足勇氣道:「婆娘做的不錯,知道給我留窗戶了……」

ps:感謝永遠有多遠5同學的打賞。。.。

更多到,地址 夏洛克的決意

作為一個盜賊,夏洛克也不是沒有爬過女人窗戶,只是來到麗貝卡的卧房之後,夏洛克有些無可侍從。夏洛克發現他的心中居然一點兒對麗貝卡的恐懼感都沒,讓盜賊也搞不清楚他為什麼會這樣了……

見麗貝卡還是饒有興趣的盯著自己,夏洛克深吸了口氣,對麗貝卡道:「我……想來你這兒逛逛。」

「你膽子挺大的啊」麗貝卡笑了起來,夏洛克的行動並沒有出乎她的意料,實際上夏洛克離開卧室的時候,麗貝卡已經感受到了他的氣息,只是麗貝卡想不到這傢伙居然會從窗子進來,而且是這樣一幅大言不慚的樣子。

麗貝卡發現,自從夏洛克和陳忌這兩個傢伙出現在她的城堡之後,二人的行為遠遠跟深淵世界的原住民不同,這兩個傢伙似乎不太忌憚她強橫的實力,特別是這個盜賊,居然會時不時的親近她。

麗貝卡不反感這樣的感覺,深淵住民忌憚麗貝卡的身份和實力,就算是再愛慕她,也只會恭恭敬敬的把這份心思藏在心裡,而夏洛克則是不同,麗貝卡能感覺到,夏洛克看向她目光中的那種炙熱。

見夏洛克遲遲沒有吭聲,麗貝卡笑靨如花道:「怎麼了?你來找我就是來看看我睡沒睡么?」

「呃……也不全為了這個……」夏洛克心中暗罵,自個兒這個**殺手怎麼會如此的不堪,平時見了女人,都是人家聽他忽悠,現在可好,嘴拙的連個話都說不明白了。

盜賊狠狠掐了自個兒大腿一下,刺痛的感覺讓心情稍稍平靜了一些,暗道了聲「死就死吧」,輕輕咳嗽了下,對麗貝卡道:「婆娘,做我媳婦吧」

……

麗貝卡獃獃的瞅了夏洛克半天,忽然捂著肚子笑了起來,清脆的笑聲進到夏洛克的耳中卻有些刺耳,夏洛克梗著脖子道:「行不行給個准信,就算你不答應,說出來也可以讓我了卻這份心事」

「真是個有趣的人呢?我可以理解為這是你們那裡的示愛方式么?」麗貝卡說完,夏洛克認真的點了點頭,道:「也不能算我們那兒的,只能算是我的」

「你喜歡我什麼?」麗貝卡的目光在夏洛克的臉上停留了下來,夏洛克咽了口唾沫,想都沒想便道:「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喜歡是種感覺,這玩意兒沒法形容」

麗貝卡點了點頭,她並不認為夏洛克是在欺騙她,只是……深淵之外的人類都這麼有趣么?難道他就沒想過,雙方無論是實力,還是身份的差距如同天塹一般?

麗貝卡並不知道夏洛克是一國財政大臣之子,就算知道$淫蕩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了,麗貝卡也不會在乎,只是夏洛克黃花菜一般的實力,有本事去維繫他的這份愛情,不被外界的壓力所傷害么?

如果將來有了來提親的大惡魔,夏洛克豈不得眼睜睜的看著二人的分離?

當然,這些話麗貝卡都沒有告訴夏洛克,實際上她對夏洛克並沒有任何的惡感,在奴隸市場的時候,她就發現這個膽大包天的小賊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在麗貝卡漫長的一生中,還是第一次有人給了她「婆娘」這個稱呼,而且夏洛克那種為了夥伴,想要把一切事情都承擔到自己頭上的樣子,在麗貝卡的眼中也蠻耐看的……

「這樣啊……我知道了。」麗貝卡點了點頭,示意夏洛克繼續說下去,夏洛克卻有些惱怒,對麗貝卡吼道:「我不是問你知不知道我是問你願不願意將來跟我在一起陳忌那邊的事情我去跟他說,你不是寂寞么?跟我們離開這裡,帶你去見識你沒見過的世界一個城主而已,做的不開心就不要做」

「讓我也加入你們的冒險團?」麗貝卡饒有興趣道:「你們冒險團就那麼好么?」

「總之不會讓你寂寞就是」夏洛克說完,對麗貝卡道:「給我個答覆」

「對你們的生活方式,我還是很嚮往的……」麗貝卡輕笑道,見夏洛克喜不自勝的模樣,麗貝卡卻搖了搖頭,對夏洛克道:「我並不討厭你,也可以做你的女人,只是……我有一個要求」

見夏洛克忙不迭的連連點頭,麗貝卡道:「你什麼時候能夠擁有大惡魔的實力,我就嫁給你,整個虛偽之城,算是我的嫁妝,怎麼樣?」

「大惡魔?」夏洛克疑惑道:「我們那裡沒有這種實力分級」

「就是跟我相當的實力,你也不希望將來總被我管束著吧……」麗貝卡笑道:「這是我們家族的族規,雖然老傢伙們都死了,但是我卻不想違背他們的遺願。」

「行,大惡魔就大惡魔……等我回去問問陳忌,沒準他會知道呢」說完,夏洛克就從窗戶竄了出去,連條影子都沒給麗貝卡留下。

夏洛克離開的這段時間裡,陳忌的心情也始終難以平靜,陳忌一直在反思,是不是對待麗貝卡的態度應該寬容一些,以前陳忌只是從冒險者的道義作為行事的準則,而實際上對於深淵住民來說,踏上他們土地的冒險者,才是真正的侵略者。

深淵的魔物另當別論,而深淵住民卻已經是智慧生命的範疇了,冒險者可以和他們交流,可以和他們交易,除了這些傢伙們實力強勁了一些,跟地獄甚至大陸上的生命,區別不大。

特別是麗貝卡這個深淵領主,陳忌發現跟她打交道反而比跟教廷人士打交道還要順暢一些,如果是那些教廷騎士們擁有著麗貝卡這樣的實力,他和夏洛克如此的忤逆,恐怕早就小命不保了。

難道要改變心中長久以來針對深淵的態度么?

陳忌的心中有些遲疑不定,這可並不是一件小事,如果真的這樣做了,很可能會改變整個大陸的勢力平衡,到時候一旦引發了亂子,那可不是冒險者之間的團戰了,很可能會是種族甚至不同的空間之間的戰爭……

陳忌還在猶豫,就聽到了房門被推開的聲音,夏洛克一下子就竄到了陳忌的床邊,一臉急切的對陳忌道:「大惡魔是什麼有沒有領域職業者厲害?」

「別一驚一乍的行不?嚇我一跳」陳忌白了夏洛克一眼,剛才腦中好不容易有些順暢的思緒一下子就被這個冒失賊給攪和了,看著夏洛克急急火火的模樣,陳忌對夏洛克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盜賊也不好意思跟陳忌說自作主張想要把麗貝卡收進冒險團的事情,對陳忌道:「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通常來說,一個惡魔相當於領域職業者上段的戰力,對付一般的領域強者問題不大,大惡魔嘛,實力各不相同,像是麗貝卡的話,可以抗衡一個配合默契的五人團,當然,團員都是以領域職業者為前提。」

夏洛克聽了陳忌的話,獃獃了看了陳忌良久,口中喃喃道:「這婆娘玩我……」

「呃?」陳忌有些奇怪道:「她跟你說什麼了?」

「她說我有了大惡魔的實力,就願意嫁給我」夏洛克嘆了口氣,道:「誰知道大惡魔是這麼回事兒,我剛才還在回來的路上瞎樂呵了好一會兒,不行我得去找她理論……」

「你還嫌死的不夠快啊……」陳忌同情的看了夏洛克一眼,道:「她都給你機會了,你努力達到領域職業者的實力就是了?到時候我再給你套抗性裝備,讓你能收拾她,乖乖當你媳婦……」

「你的意思是我能成為領域級的強者?」夏洛克奇怪的看了陳忌一眼,道:「你還真是看的起我」

「至少你現在放棄的話,連你喜歡的女人都追不上了……」陳忌說完,從符文背包中摸出把匕首丟給夏洛克,對夏洛克道:「你看看這個……」

藍色的匕首閃爍著淡淡的光芒,夏洛克接過匕首之後,匕首上強大的魔力波動讓盜賊的目光變的獃滯了起來,夏洛克可以發誓他從未見過這樣工藝精湛的匕首,匕首握在手中的感覺,就像是手臂的延伸,雖然是第一次見到這把匕首,但是夏洛克感覺這匕首就像是天生為他準備的一般……

「這……」夏洛克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過了好半晌才對陳忌道:「有這麼好的東西,你怎麼不早給我」

「現在也沒說要給你,我給你的不是匕首,而是希望……」陳忌說完,把夏洛克手上的匕首奪了下來,對夏洛克道:「實力的強大才是硬道理,你如果不具備相應的實力,是無法發揮出匕首的威力的……」

夏洛克嘆了口氣,目光卻沒有從陳忌手中的匕首上移開,陳忌手裡的匕首已經完全超越了夏洛克對武器的定義,陳忌笑著搖了搖頭,對夏洛克道:「別看了,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我要這個也沒用,等你實力相當的時候,我會把匕首送你的」

「可是你也知道,職業者升級是怎麼回事兒,我可不想五六十歲了再來深淵見我媳婦」夏洛克一臉失落的說完,那意思是還希望陳忌幫他想想辦法。

「她現在又不是你媳婦,你這麼著急幹什麼……」陳忌說完,嘆了口氣,心裡卻明白夏洛克恐怕這回真陷進去了,倒不是說麗貝卡不好,而是隊友會跟一個大惡魔成為情侶,這事兒怎麼想都覺得詭異。

「可是萬一在我提升實力的過程中,有別的大惡魔來把她搶走了,到時候我怎麼辦?」夏洛克惴惴道。

「她不是都答應會等你了么?給她點信心吧……」陳忌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這個已經墜入愛河的小賊,苦笑了起來,回想起剛認識艾薇兒的時候,他自己似乎也是這個樣子。

算了,都是過來人,可以理解。

陳忌苦笑著搖了搖頭,把手中的匕首丟給夏洛克,又從符文背包中摸出了一把閃著橙色光芒的匕首,對夏洛克道:「跟她說,這兩把匕首當做你的聘禮,有別的大惡魔來,就讓她捅死他們……」

「……你真夠為我著想的。」夏洛克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陳忌的兩把匕首隻是看上一眼便知道價格不凡,夏洛克儘管是王公貴族之子,也從未見過這等的珍寶,對於陳忌的慷慨,夏洛克倒是挺感動,只是夏洛克冷靜下來了之後,卻發現他並沒有去命令麗貝卡捅她的同類的立場……

雖然相識的時間不長,但夏洛克基本可以確定,麗貝卡並不是一個多麼在意身外之物的女人,不然也不會放過陳忌物資交易的誘餌了,這兩把匕首的價值,遠遠改變不了那個固執女人的決定。

夏洛克很糾結,他也拿不定主意該如何去做了。

「擔心她收了匕首也不會改變決定?」陳忌笑著看了夏洛克一眼,見夏洛克點了點頭,陳忌道:「區區兩把橙裝,也不要太心疼了,試探一下她對你的心意也好,反正這兩把匕首早晚也是你來用,你就當做先寄存在她這裡吧……」

陳忌的話讓夏洛克稍稍想開了一下,夏洛克回過神兒來,對陳忌道:「橙裝是啥?」

「我家鄉對於裝備等級的定位……」陳忌說完,指了指夏洛克腰間的那把從牧龍人手中弄來的骨質匕首,對夏洛克道:「你的這把匕首如果用我家鄉的說法,就是一把綠裝,我家鄉把差不多等級的裝備,用顏色來作為區分它們之間的優劣。」

夏洛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反正陳忌的家鄉早已在盜賊的心中當做聖地了,不然也不會出現陳忌這麼一個奇葩的傢伙……

「裝備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也不用為這兩把裝備患得患失了,如果你真的可以打動你喜歡的那個魔女的話,我會祝福你們。」陳忌笑著拍了拍夏洛克的肩膀,盜賊感激的點了點頭,一溜煙的功夫就回到了床上,再次細細端詳起了手中的那兩把匕首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陳忌和夏洛克早早的就找麗貝卡告別了,陳忌感謝了麗貝卡的招待,並表示過一段時間還會來探訪城主大人,麗貝卡的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夏洛克的身上,顯然她一直沒有忘記,夏洛克昨天晚上的表白。

「婆娘,雖然你坑了我,但是我還是要跟你說聲謝謝。」

夏洛克的目光不再猶疑,而是不卑不亢的和麗貝卡對視了起來,麗貝卡點了點頭,對夏洛克笑道:「一晚上過去了,你沒改變主意?」

「一輩子也不會改變了吧。」夏洛克說完,有些自嘲的笑了起來,對麗貝卡道:「我脾氣有些倔,從生下來就這樣了,大不了打一輩子光棍而已,你不是說什麼時候擁有大惡魔的實力,你就嫁給我么?那你就等我,帶來個大惡魔的頭顱回來提親吧」

夏洛克的話讓麗貝卡身後的兩名深淵武者隨從都不屑的笑了起來,麗貝卡看著夏洛克炙熱的眼神,就知道這傢伙說的一切都格外的認真,麗貝卡的目光有些複雜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兒,麗貝卡從王座上站了起來,來到夏洛克的對面,對夏洛克道:「男人,我相信你,也會等你。」

「還有……這個,先寄存在你這裡,是聘禮」夏洛克說完,丟給了麗貝卡一個布包,扭頭對陳忌道:「咱們也該走了。」

說完,夏洛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府邸的大廳,陳忌苦笑著看了麗貝卡一眼,轉身追了兩步,跟上了夏洛克的步伐。

「真是個有意思的男人啊」麗貝卡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露出了些許失落的神情,攤開手上的布包,橙藍交輝的兩抹色彩,散發出了華麗的光華。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東西藏著掖著,怎麼我一直就沒從他們的身上感受到呢?」麗貝卡把橙色的匕首拿到了手上,忽然發現那把藍色的匕首下,還壓著一張紙條。

如果有人想用強的,拿這個捅他

「這算是關心么?」麗貝卡的臉上再次洋溢起了一抹令人無法側目的笑容。

離開了城主府,出城的路上夏洛克毫不停留的前行著,陳忌苦了吧唧的跟在盜賊的身後,比腳程的話根本不是陳忌的強項,氣喘吁吁的出了城,見夏洛克停下了腳步,陳忌沒好氣的來到夏洛克的身旁,對夏洛克道:「想通了?聘禮都送出去了……」

「早晚連她都是我的」

夏洛克彷彿經歷了一番心靈上的洗禮一般,擲地有聲道:「不就是達到領域級么?我又不比別人缺胳膊少腿,憑什麼達不到?」

「這事兒也不用心急,再說就算你沒達到領域,她早晚還會是你媳婦。」陳忌笑了起來,見夏洛克還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陳忌決定不再隱瞞這個小子了,對夏洛克笑道:「讓你達到領域是很麻煩,但是一個大惡魔的頭顱對咱們冒險團來說還是可以做到的,你的事情大家都會幫忙咱們在深淵歷練上一陣子,只要實力差不多了,大伙兒就跟你一塊兒提親去」

ps:感謝都是用戶已存在同學投出的月票。。.。

更多到,地址 「哪個兔崽子!」

小院里傳來一聲嬌呵。

接著一身火紅的女子出現在院子里。

那身火紅的衣物,是用某種獸的皮毛製成的,像現代的皮草,一看就軟乎乎的。

初箏:「……」

我草!

忍住!

紅鷦眯著眼打量初箏,片刻后笑起來:「鳳凰?稀客。」

紅鷦穿著方式和外面的獸人沒什麼區別,只是那身火紅的獸皮,給她添了幾分媚態和嬌俏。

初箏:「……」

全世界的大佬都認識我,就我不認識。

「聽說你能看病。」初箏控制自己摸毛毛的衝動,綳著嚴肅的語氣。

「不會。」紅鷦身體沒骨頭似的,倚在院子里的架子上,雪白的長腿交疊著,修長筆直,紅色的軟毛掃過她大腿,誘惑十足。

初箏一腳踩在倒下去的門板上,門板應聲而碎。

「幫我治個人。」應該不算人吧?

「我說了,不會。」紅鷦是笑著的,可是眼底沒有任何笑意。

初箏準備動手。

沒有什麼事拳頭解決不了。

打贏了還能按著摸毛毛!

【主線任務:請在半個時辰內,花掉三株三葉仙藤。】敗家能解決的事,為什麼要動手呢,文明一點不好嗎?

初箏:「……」

初箏深呼吸。

紅鷦此時已經警惕起來:「看在你是神獸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踹我門的事,現在請你出去。」

初箏翅膀動了下。

紅鷦已經準備好打架。

緋紅色的翅膀扇過來,猛地攤開。

三株水靈靈的三葉仙藤躺在翅膀上。

紅鷦:「……」

差點以為要動手。

紅鷦盯著三葉仙藤,似乎有些心動,她眯著眼思忖片刻,將那三株三葉仙藤拿走:「先進來吧,把門給我修好。」

初箏讓吞象把人弄進來,順便把門給人家修好。

吞象:「……」



約莫一刻鐘后。

初箏被趕出門,連同三葉仙藤也被紅鷦扔了出來。

「你沒告訴我要救的是這個倒霉玩意,不救,我也救不了!!快滾!」

紅鷦砰的一下關上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